霧潯

灣家人請注意喔~
多半都是繁體字,然後霧潯這名字繁體很多劃我知道www簡體是「雾浔」,稱呼的話有潯就好了w

目前是準備爆炸的高三,因此更新會很慢——很慢——
還請各位見諒(土下座

有事請噗浪找喔w
https://www.plurk.com/decaysnow

【刀剑乱舞|三山】少女心破碎【06】

  ※注意事项:

  学园paro

  路人(迷妹)视角的纪录体,不会标日期只会标示数字。

  会有各方人马乱入,欢迎来认亲w

  看起来很像变态的跟踪日记(喂


 

  |★☆《正文》☆★|


 

  〔#26〕

 

  找定位置后,我用一种蛮好笑的姿势蹲下,贴着墙角看起来特别的蠢,突然体会为什么偷窥或偷听的人被发现时那个姿势充满了笑点了,没亲身体验过还真不知道。

  “哈哈哈,直接进入正题吧。”令人耳熟能详的笑声从里头传出来,那是那是、粉丝团里有人偷偷录下来在迷妹里流传的音档,一个不小心会着迷的在音档结束时按下重新播放,一个不小心过了一个晚上的那个!

  是三日月学长的笑声啊啊啊啊!

  听到的瞬间我全身血液沸腾,还抓着本子的手狠狠震了一下,虽然通常只要是下课时间都可以去朝圣(?),就算只是在外圈围观而已,但即使是这样、光是那笑容就足以令人心醉,原本一直想要去跟踪、不是是追随!可惜一直找不到机会,但是现在、我可是正大光明(?)的在偷听三日月学长讲话喔!而且还很幸运地先开了录音笔喔!

  天阿我今天是被幸运之神眷顾了对吧对吧对吧?!

 

  “还不打算收手的那些家伙,还没处理掉吗?”三日月学长淡淡地说到,从语气听不出任何情绪起伏,但我的鼻血感觉快忍不住喷发而出了,咿咿咿咿三日越学长的声音好苏呀呀呀!

  “还没,那些人打算把事情再闹大一点,烛台切已经‘尽力’让焦点偏离了。”特别在尽力那两个字加重音,不知该说那是辩护还是埋怨,一个人猜测应该是后者站的成分会多那么一些些……可让人更意外的是长谷部老师竟然也有参一脚!

  向来奉公守法一板一眼主命最高的长谷部老师为什么要参和进来?还是老师们揪团一起来的?这没理由啊!作为信奉主人至上其他通通不重要的人士,除非是他认定主人指定否则不会跟着一起来吧。

  可山姥切同学的事……完全想像不出是谁指使他。

 

  “……可以不用强调的,长谷部君,我是想到那一班的爆走能力很强,作为转移焦点的角色应该能发挥不错的效果,但没想过他们这么、不受控制。”烛台切老师辩解,本人作为乱源之一的人士对他深感歉意

  “他现在的处境并没有比之前好多少,对他而言还变得更糟了,被人当作话题谈论反而使他更难受。”长谷部老师冷冷地回复,以客观的角度评量当局的情势。

  阿,说的也是,山姥切同学不喜欢被人当作焦点吧,能低调就低调,平时那几乎遮住整张脸的造型可能也是想尽量让人降低对他的关注率,虽然这种看起来好像是中二病发作的造型,让人不免对他投以异样的眼光,成效如何大概只有他自己能知道吧。

  听他们两人有点准备吵起来的争端,轻盈的脚步声踏入了两人之间,两人的声音戛然而止。

 

  一瞬间,由脚底升起的寒意窜过全身,我反射性地抱着笔记本发颤,身体本人告诉我,我被盯上了?

  左右环顾一下周遭,除了我以外没有再多其他人了,转角处的监视器对着另一方,西下的太阳照的我全身有点的发热,肌肤表面渗出一层薄汗,可是有点冷……肯定是我想太多吧,一定是的!

  从背包夹层底处掏出小雾送给我的护身符,仅仅埋入手心中,那些有的没的肯定都是错觉!


 

  〔#27〕

 

  “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就先别管了吧。”小雾开口,冷静梳理有点火药味的两人情绪“既然造成了就别再去追究,我们现在只是一群人类,不是历史朔行军也不是附丧神,想改变过去也做不到,检非违使他们也不会坐视不管看我们‘胡作非为’。”

  “重点是,现在该怎么做。”

  语末,像是被打了一剂强心针,刚刚的不安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对小雾的敬佩。

  想不到小雾他也有这一面阿……还以为他只会发疯而已。

  “雾刚说他已经跟那些人的说好了,找个晚上出来谈。”随后,是三日月投下的一颗震撼弹。

 

  “三日月/爷爷/雾/主上?!”几个人叫了起来,不小的声音回荡在教室里。

  笔从手中滑落,掉在地上发出清脆声响,内心的惊讶转为惊恐‘不会被他们听到吧?!’这样的想法塞满整个脑袋,血液就此停滞,脑内的讯息和耳朵接受的大量吵杂声混成一团,音乐教室里的吵闹持续了大约数分钟之久,才回过神把笔捡起来,他们、应该没发现、吧……?

  “放心吧,爷爷我会跟着雾去会面,雾会当诱饵,到时再把那群人一网打尽。”三日月笑了起来,招牌笑声里带有地不知是甚么情绪,但绝对不是轻松的那一种。

  小雾他、要当诱饵吗?

  阿对了,这几天老是不到人,也用各式各样的理由回避我,是因为她去找那些人谈判了吗?

  怎么会……这事情没有严重成这样吧,如果是那种恶霸,‘谈’事情最后变成‘乔’事情吧?

 

  “主上你不要乱来!一期殿不是警告过你了吗?”这是、膝丸老师的声音“那些孩子们不是还得靠你吗?”髭切老师跟着补上一句,这对兄弟果然也是参与人员之一吗……那么屋顶的那事

  小雾苦笑一声“粟田口的孩子们我会好好照顾,不会让他们知道这件事,一期、鸣狐、鲇尾和骨喰他们也会帮忙,应该不用太担心啦。”语气十分不稳定,他打哈哈的笑了几声试图掩盖。

  以他的性格,实在让人安心不了阿……

 

  对了,小雾为什么说是‘粟田口的孩子’,小雾的全名不就是‘粟田口雾’吗?

  他的口气,好像是自己不是粟田口的一家似的,分离出来的另外一个存在,和她点名的那些人又是另外一种姿态在粟田口家族里,记得有时他会说一些他家里的事,感情很好很治愈的样子,听着会忍不住会心一笑的可爱小日常,而且我的午餐不就是小雾说“家里的小萝卜头挑食不吃差点变成厨余’的吗?

  还有、‘主上’……?

  越来越搞不懂他们是甚么关系了阿……

 

  “如果主上有任何需要请通知我一声,长谷部随时为您效命。”

  “就说了叫我雾了啦……有事我会通知你。”

  “是!”

  “长谷部樱吹雪了喔~”


 

  〔#28〕

 

  谈话似乎告一段落,几个人似乎有急事在先回家了,留下部分人还待在教室里。

  天色渐暗,学校里的几盏路灯已点亮,教学大楼里只有几间教室还是亮的,大部分人都已经回家了吧,我也差不多该回家了,再不走等等就没饭吃……猛然之间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教室门口和楼梯是在同一侧,如果要下楼绝对会经过门口,如果我下楼时他们正好看见,我的偷听行为不就曝光了吗?!

  完了从小到大没做过什么坏事没经验,现在骑虎难下还不能轻举妄动,被发现我的人生就完蛋了啊!

 

  难道说,我得等他们全部走人之后再走吗?

  这项提案好像满保险的,但缺点是不知道要等多久的时间,可是我现在走肯定会被他们发现不对劲,可疑指数不知上升的几个等级……啊啊啊没有多少经验和事前想像演练果然很亏嘛!

  “被被那边呢?”正当我苦恼时,小雾的声音轻轻的传进我的耳朵里,山姥切同学那边?有什么事吗?“鹤丸桑已经去找他了,迦罗酱和小贞去处理那些人,而那些钱的事……就看同事们肯不肯接受我的说词了,目前发展还算顺利。”烛台切老师苦笑着说着,末了补上一句“长谷部君知道你这样乱来肯定会生气。”

  “有什么办法,他肯定想挑个最保险的方式,能让所有人都接受并合理化的方式收尾,但我想要速战速决嘛,时间越长被被他肯定越难受。”像是鼓起嘴巴把声音闷在嘴里,小雾含糊不清的说“我才不管那么多呢,反正我又不会有事。”

  听到这话,险些一口老血吐出来,他这种性格实在让人觉得胃痛,作为局外人的好友也想说一句:智障吗你!最好是没有事啦!不要让人操心好嘛!

 

  “那走吧,约好的时间就快到了。”三日月学长说着,零零散散的脚步声踏出教室,我收起录音笔,鬼鬼祟祟的躲在转角处偷窥,几个人都出教室后把音乐教室的门锁起来,接着才一起下楼。

  是避免有人进去偷东西吗?音乐教室好像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办公桌里大概只有课本和学生的作业资料什么的,除非是要窜改资料好像是用不到这类东西,要说有甚么值得在意的……他们刚刚谈话时留下的蛛丝马迹?

  总不会已经发现我的存在吧……?不对所教室门什么的,应该是老师的个人习惯,出于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的概念,锁起来不让人家乱翻、总比没锁让有些资料被捣乱好的多,这么思考还挺合理的。

  等等,不太对。

  猛然之间突然想起这栋大楼的一楼有铁门在,工友伯伯在学校人都离开的差不多时会把门锁起来,曾有小动物跑上去造成清洁的同学困扰的纪录,既然谁都不想去处理那些生物的固态排泄物,那就把铁门锁好、不要制造清扫麻烦;但有时候工友还在修东修西清水管清水沟啊甚么,会由最后一位离开的老师代劳。

 

  尽全力放轻脚步走出转角处,喀拉喀拉拖行的声音从下面传下来,听得我心跳漏了一拍。

  “这样就行了吧?”

  “嗯嗯,锁的钥匙还在工友那边,依他的习惯打完牌后,就会来处理了。”

  “那好,先去吃饭吧!不吃饱没体力干架!”

  “喂。”

  “不要老是想用物理解决阿。”

  “唉嘿☆等等等不要捏耳朵会痛会痛会痛——!”

 

  呼……好险铁门只是拉上,还没锁,等他们再走远一点就下去把门开一个缝钻出去,而跟踪嘛……等等我在想想该怎么解决。

  我猜他们会走的方向应该是正门吧,等等用跑的搞不好还有机会追上他们。

  追不上就、先解决我的肚子再说,吃饭皇帝大嘛!


 

  〔#29〕

 

  呼,还真被我追上了,还顺便去便利商店买了一个面包来吃,连我都佩服我这运动能力低下的人能跑这么远,而且他们似乎还没发现的样子,今天的我果然很幸运吧!

  虽然从一开始就跟丢了,在路上晃了大约十几分钟只好先去便利商店买点东西来吃,结帐的时候‘刚好’的看见鹤丸学长和山姥切同学从便利商店前经过,不得不说说山姥切那平凡无奇的装扮第一眼还认不出来,但他旁边的鹤丸、一身银白似雪显眼的很,尤其现在天有点暗了,一身白的人走在路上简直人形反光板!让人不注目都不行!

  接着我便赶紧跟上去,抱着自己的包包跟着他们身后不近也不远的距离,左拐右弯通过许多小巷子,虽然转的头都晕了,险些记不得回去的路,反正目的地似乎已经到了,而且……总感觉真的有要干架的的感觉。

  地点是废弃的工厂仓库,我站在对街上,不敢踏近任何一步,曾听说这里经常有游民在这里游荡,没有妥善的整理和维护,现已脏乱不堪,纸箱和垃圾堆在道路两旁,像是食物腐败和馊水的恶臭充斥鼻腔,回去衣服不洗个三遍可能味道还会残留在上面吧……

 

  为什么会这么臭啦!他们还敢把这里当作基地来谈判吗?!

  明明听说过镇公所为了维护市容,每个月都会有清洁队定期来清理,但好像不见其成效……

  刚刚在附近也发现疑似烛台切老师的车,还有几台灰色厢型车停在周遭,真的没问题吗?现在是要干架对吧?

  明明最近的公民课本都在推动‘共识决’,光是段考考卷就几乎有四分之一的考题跟共识决有关系,怎么现在事件中心的人还在用物理解决问题啦!坐下来和平的唇枪舌战不好吗?累的只有脑袋不是全身心都累阿,虽然某种程度火药味更重了……

  算了,站在这里胡思乱想也没用,搞不好他们已经打起来了,正门我绝对不想走,太臭了,不如先去附近看看有没有其他路可以进去,找找有没有能帮上忙的地方。

 

  来到另一侧,还真让我找到一个侧门可以让我进去,从正门那一路延伸到侧门的纸箱填满了视线,但比起正门的臭味,这里只有属于箱子的气味,比起正门让人舒服了不少,有些粉尘飘在空气中,如果是过敏患者肯定不想来这里吧,但我没过敏所以还没问题。

  可是、总有一些东翻西找推倒箱子的声音,还有些光线从暗处透露出来……不会吧这里有人在吗?是游民吗?这很危险吧!要不要撤退?可是都来到这里了撤退好像对不起自己,要是小雾出什么事的话……不行!小雾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会良心不安,很对不起他、再也无法抬起头正眼看他的!我绝对不要这样!

  首先,先远离那些光线的原点就没问题了吧,这里箱子很多,同时代表的是可以当作掩蔽物的东西很多,躲躲藏藏摸黑到仓库门口什么的,我应该还做得到吧,今天的我可是幸运女神宠召呢!

  话才刚说完“喂,你是谁?”压低的冷声从身后传出“啊啊啊啊对不起我错了——!”

  呜呜难道是幸运女神是整我吗?!说好的幸运S呢?!


 

  〔#30〕

 

  然后,我被抓了。

  抓我的是一个皮肤黝黑的男性,穿着另外一所高中的制服,一身黑的造型简直像是完美保护色的隐藏于黑暗中,不注意看可能还不会发现他,冷漠的翻弄附近的纸箱,看起来像只孤傲的黑狼,完全不想理我。

  “迦罗酱一直都是这样,不用太在意啦!”疑似他的同夥的小学生拿着调整了一下手电筒的位置,至少让我们所处的空间不会太暗,不然等等又看不见那个被他称作迦罗酱的人了。

  和穿得一身黑的高中生相反,小学生穿着白色滚金边水手服,看起来大约四、五年级左右,是个神采奕奕的小孩子,时间已经不早了,但他的体力好像用不完似的,到处跑跑跳跳的用肩膀夹着手机和手机对面的人说着一些听不懂的话,手上的动作也没停下,将几个封装完整的箱子排成一列,顺便在一本小册子上写下什么。

  一身黑的高中生找到同样封装完整的箱子会给他检查,检查完后会跟其他同样的箱子放在一起,然后继续在其他地方翻翻找找。

 

  “那个……请问你们是?”过了一会儿才敢开口询问,突然被抓过来但甚么也没做,有一种我被放置处理的感觉,而且我完全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好像也完全帮不上忙,但继续发呆好像也不太好。

  而且我好闲阿,没是做发呆也很无聊啊。

  “阿,忘记跟你自我介绍了!”小学生敲了下手掌恍然大悟的说到“我以为你会从雾那边听到我们的事,看到我们时会马上认出来。”说道这话时好像还有点小失望,眉角下沉了一点,像是在说我没认出他让他很失望似的。

  “呃、抱歉……”呜阿……就算小雾有说,但任谁也没办法立即辨认出来是谁吧?

  “阿、没关系没关系!这也是正常的嘛!”小学生摆了摆手,摆出不在意的样子安慰我“我叫做太鼓钟贞宗,是雾的朋友。他之前吩咐我说如果你真的跟过来了,不要让你乱跑,这里满危险的,乱跑卷入什么事他可能没办法帮你。”

  小孩子圆圆的手指指向一边,黑漆漆的一片只能看出大致仓库的轮廓,微弱光亮从窗口透出,可能是工厂里面的灯光设施不太好吧,太鼓钟开口说“尤其是那边,他特别说了千万别让你去那边,被卷进去群架里面他不能保证你是直的出来还是横的出来。”

 

  阿咧,虽然我的目的本来就是到仓库那边去,但听他的说词真的颇有道理的……可是、“小雾的攻击力很高吗?”看他瘦小的模样,而且随便推一下就跌倒了,让人难以相信最后躺着出来的不会是他,他才是最危险的那个人吧!

  太鼓钟露出惊恐的眼神,缓满且慎重的点点头说“很高、非常高,他的名言是沉迷输出走火入魔,是个防御力和攻击力有着极端落差的人,虽然不耐打、但打起人来很凶残。”听起来很像他玩游戏的风格……是个专门升攻击力的家伙,生命可能还会加减升一下,但防御通常不在考虑范围内。

  想起他玩游戏时只要被攻击一下就岌岌可危的生命,忍不住多问一句“虽然攻击力很强,但他的防御力没问题吗?被打到就危险了吧?”很危险吧?打群架时防御力低肯定还是会被打到吧!

  太鼓钟听着我的话,露出莫名的微笑,瞬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不然你以为被被和三日月为什么会在那边啊。”太鼓钟对我眨眼睛,开口说道:

  ‘只要先把人打挂就不会被打啦。’

 

  我就知道!!!你们这群暴力行事的家伙!!!!

  想当初是谁跟我说考试只要不要错就能考到一百分的啊!这道理很实用嘛!白痴嘛混蛋!!

  “放心啦三日月还会帮被被挡一下,反杀这件事他可干过不少次喔!经验丰富的很喔!”太鼓钟兴奋的眼睛闪闪发光“我跟你说喔!他阿,以前常常耍帅替被被挡刀演一出反杀剧,这可是让被被教训过不少次,气呼呼的叫他不用每次冲上来挡,每次进出手入室总是成双成对的,手牵手甜蜜的很,到了现世后,为了解决缠上被被的那些人,他也背了不少锅喔!”

  话中夹杂了一些的词汇是小雾曾说过的词,虽不懂意思但多多少少能听懂一点,但他说的‘锅’……?

  “锅?三日月学长做了甚么吗?好像没听说过。”有关三日月学长的传言不少,有些是有心人的空穴来风,有些则是真伪不明,许多传言不知道是谁的脑补,反正大多数都不可信就是了,最近迷妹们好像也没啥大动静的样子。

 

  “有阿,像是干走办公室的钥匙、还有帮忙被被解决那些混混之类的。”太鼓钟掰着手指说道“咦?干走钥、钥匙?”这粗鲁的用词,前几天好像才听小雾这么形容过,但对象不是三日月学长,而是髭切老师。

  “对阿,因为被被他被那些混混威胁,逼不得已要去处理那些人捅出的篓子,听说是收保护费还是霸凌的太凶,有人偷偷写了纸条藏在钱袋里面想告密,但可惜被那些人知道了。”

  “那些人抓着被被的把柄要求他把纸条找出来销毁,于是爷爷他才去偷走备用钥匙,让被被可以处理这件事,之后把钱袋塞在鞋柜里也是爷爷干的,原本想说让这件事像是一件恶作剧,但意外间得知那些人还有一些走私违禁品的小秘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这里的原因。”

  拍拍排成一列的箱子,太鼓钟贞宗笑的好不灿烂。



 

  |★☆《TBC》☆★|

 

  这篇有点长,感谢耐心阅读的各位(虽然这系列的每一篇的篇幅都是往越来越长的方向发展W

  抱歉又拖了很久……((因为又想着想画正太正太爷姥好萌正太萌萌哒(*´艹`*)(然后一直拖拖拖(喂

  之前学校事情有点太多吃不消,接下来会努力填坑的!!!

评论(3)
热度(23)
©霧潯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