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潯

灣家人請注意喔~
多半都是繁體字,然後霧潯這名字繁體很多劃我知道www簡體是「雾浔」,稱呼的話有潯就好了w

目前是準備爆炸的準高三,因此更新會很慢——很慢——
還請各位見諒(土下座

有事請噗浪找喔w
https://www.plurk.com/decaysnow

【刀剑乱舞|三山】少女心破碎【05】

  ※注意事项:

  学园paro

  路人(迷妹)视角的纪录体,不会标日期只会标示数字。

  会有各方人马乱入,欢迎来认亲w

  看起来很像变态的跟踪日记(喂


 

  |★☆《正文》☆★|


 

  〔#21〕

 

  在烛台切老师的英文课结束前,老师发下一人一本的笔记本,用着无限灿烂的笑容看着我们,不愧是以帅气闻名的烛台切老师,心脏都要为之停止!

  呜呜呜好帅啊啊啊啊嗷嗷嗷嗷!

  “记得喔,罚抄是到这次段考的进度。”烛台切老师十分温馨的提醒道。

  搭配上刚刚发下的笔记本,我觉得已经能预见未来了,我能肯定我现在的脸色肯定很难看,不只是我,基本上眼睛没瞎的同学都是脸色刷白的模样“呃、那个,老师。”见似乎大局已定,相信老师都是善良亲切、都会为学生的手部肌肉着想的人,努力做最后一点垂死挣扎的班长举起手。

  “有什么事吗?班长。”烛台切老师如沐春风的说道,觉得那渺茫的希望似乎只剩下渣渣,随着风消逝“请问……真的要抄吗?”班长吞了一口口水,如赌客般下注为数不多的积蓄,拚搏幸运女神的眷顾“嗯~制造别人的诽闻是不好的喔,而且你们太吵了,我想全年级的人都知道了吧,那么你觉得呢?”

  显然地,幸运女神是偏袒颜值较高的一边,我彷佛能听见我手部肌肉的哀号声。

 

  抱歉了,我的手,可能会酸痛好一阵子吧。

  正所谓字如其人,烛台切老师的字也是帅的不可思议,那行云流水、龙飞凤舞的字迹、在转折处加重的力道,浓浓的个人风格在字里行间展现无遗,似乎有不少迷妹光看字就能看上一整天的样子,不知道评断为重度脑残粉还是变态。

  因为我不是迷妹,我只知道那像是艺术体的字,烛台切老师应该练字练的手很酸,因此为了报复世界,烛台切老师决定让我们疯狂练字也练的手很酸。

  怎么办,这已经不是长谷部老师那种字工不工整的问题了,还是整个字体的结构曲线和形态上的问题啊!

 

  我敢肯定,今天学校的内部论坛肯定满满的都是有关长谷部老师的处罚政策的互相取暖串。

  毕竟这方法说有效还真有效,我们这一群小屁孩学生们也不能对老师做甚么,而且骂老师的肯定会被迷妹肉搜,迷妹的威力我也是见识过,且基于对师长的尊重这样做也不太好。


 

  〔#22〕

 

  果不其然,出了教室去洗手间晃了一圈果然有听到人在讲这件事。

 

  “唉我跟你说阿,那个人阿……听说情感关系很复杂喔~”

  “嗯嗯~!我也有听到那个传闻,好像还是他们班传出来的。”

  “唉——怎么你们都知道了阿,我还想说要当成惊喜小八卦跟你们说呢。”

  “拜托~!他们那班声音超大声谁听不到阿,我们班听到都要笑趴了!”

  “我知道!你们笑得超崩溃的!虽然我们班也差不多~”

  “他们脑洞很大耶,根本就是胡猜乱猜比八点档演的还扯,我合理怀疑他们出社会后会不会去当八点档的导演!”

  “导演我是不确定,但演员肯定有!你知道那个班上多少个戏精吗?各个都超有戏的!上次我同学揪团跟他们班的人一起去桌游店玩,随便cue一个人他们就进入异次元了www”

 

  老实说,这些话听得我有点想挖个洞把自己埋起来。

  天啊啊啊啊——还真的一群人都知道了啊啊啊啊——

  完全理解了那个会抄到死的处罚用意了,说好的保密现在演变成一群人都知道,为了稍稍让大家转移焦点才弄了个如此凶残的处罚下来,这实在太深谋远虑了烛台切老师!

  反正大家应该都知道了,脑洞大到都要穿越地心了,既然已经注定要手酸了,为了抒发我这有苦难言、而且想听听有什么新想法与脑洞,我决定去找小雾看看~

 

  这次小雾没有不见,乖乖地待在教室里,看到我出现在教室门口马上自己蹦达出来,笑容满面八成是想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了吧,我顺便偷看了一下他的桌面,上头堆整齐放了一堆课本,中间压着一本小笔记本,摊开的空白页面渗着从背面透出的墨水,看不见书封……不知是做笔记用的那本、还是写脑洞用的那本。

  但出于本人对他平时习性的理解,八成是脑洞的那本。

  “唉嘿嘿嘿嘿嘿嘿嘿……”蹦达出来时还附带奇怪的笑声,更加佐证了我的猜测。

  你上课都不好好上课齁!

 

  “你们班还真狂呢。”小雾冒出的第一句话是表扬一下我们班,虽然语气听不出是褒是贬,不过暂且让我当成褒意吧。

  “不要挖苦人了啦~你才是,上课不上课,开脑洞?”回敬了她一番话,本想他应该是笑呵呵装傻就带过继续聊下一个话题,但她的眼神突然变得凌厉,神态冷漠,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模样“……让人困扰很开心吗?”极度压抑的疑问从喉咙深处冒出来,但只是一瞬,下一秒他又回复成那种看起来很欢乐、很愉悦的模样。

  应该不是我错觉……小雾不开心、吗?

  明明平常都是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模样为什么突然变成这样……因为山姥切同学的事?

  可都脱离嫌疑了,还突然跟三日月学长凑成cp……这话我仔细思考后说的。

 

  虽然有关山姥切的事闹得沸沸腾腾,但几乎像是共识般,没有任何一个人有提到三日月学长的名字,不过可能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跟知道三日月学长找山姥切的事只有我们班知道吧,现在班上都是水生火热的状态,除了我、谁还有闲情逸致去偷偷查看现在情况是怎么样的吧。

  “要上课啰,快点回去吧。”小雾推了我一下,力道没有控制好,我往旁边踏了好几步才站稳。

  我点了点头,目送小雾迳自转身回到教室里,有些落寞的背颖让我不禁怀疑我是不是做了什么奇怪的事,但这明明是烛台切老师先起头的,应该是怪不到我身上阿。

  百思不得起解,最终只好摸摸鼻子抱着疑问回到位子上。


 

  〔#23〕

 

  被叫去辅导室后,山姥切同学整个下午都没有回来,据老师说是请病假先回家了,包括隔天的病假也一起请了。

  但不管是谁都知道病假只是表面上的说法,实际上就是避风头。

  好像不小心把谣言炒太大了,作为谣言发源的其中一员,突然有点对不起他。

  不过如果是事实的话也不需要那么不想承认吧,大大方方地说出来不好吗?

  因为小雾的那种反应让人很在意,忍不住传简讯给他,希望他能坦白地对我说内心话,可是发了出去后没有像以往一样马上收到回应,就连下课去他的班上找他也不见人影,像是刻意躲着我似的。

  我该不会踩到他最大的地雷吧?

 

  我该不会,因为这件事跟他友情决裂了吧、不对,不可能,光想像就无法接受,他那个人的性子我也很清楚,不可能只是一个被卷进去的起哄事件就从此切八段!

  放学的钟一敲,我马上到他们班门前准备堵他,他像是已经预知到我会这么做似的,桌面收拾干净,深蓝色背包还挂在书桌一侧,但人已经不在位子上了。

  这该不会叫我要等他回来吧……不对,他有说过其实不需要每天背着包包上下学,他家的参考书、自修、学习讲义等等有的没的已经堆成了山,如果当天没作业要做就可以直接丢下包包偷跑回家惹。

  还记得他这么说的同时,两手还举起来比“YA”,一个不认为没什么大不了还以此为傲的概念。

  但是阿、想这么多还不如找人问问比较实在,胡乱猜测乱枪打鸟的失误率高的吓人,

 

  问了下跟他比较要好的同班同学,虽然对方有点狐疑,甚至照着随身的小镜子、完全没有正眼看我一眼,奇怪了怎么有人这样啊,很没礼貌耶……不过还是得知他在下课前说肚子痛要去厕所,然后就一去不回了。

  总觉得他不可能是去厕所,这动线实在太好猜了,毕竟身为边缘人的一员,行动范围除了教室就是厕所,没有再多了,如果是要躲我肯定是往其他地方去,比如直接回家。

  嗯,这可能性大到我无法忽视,但保险起见还是先在学校里找过一遍好了。

  首先先扣除一二三年级教室的可能性,每个年级的阶层感很重,社团里有些人戏谑地说‘学校是种性制度的体现,三年级是贵族,二年级是平民,一年级是奴隶,胆敢跨越会出人命。’,虽然不确定是否每个人都认同这个观点,但还是先把这个可能性删除。

  接下来是办公室,学校的办公室是垂直分布的,英文、国文、数学三大主科包办一到二楼,三楼是自然和社会科办,四楼是辅导室和专任办公室,五楼目前是封闭状态,而学务处和教务处是在其他栋大楼里,但专任办公室几乎是荒废的状态,因为专科老师比起搭电梯到四楼还是比较喜欢待在专任教室里。

  说到专任教室……前阵子三日月学长不是和山姥切往艺文大楼的方向去吗?


 

〔#24〕

 

  艺文大楼也是部分专科教室在的位置,另外一部分在科学大楼里,之前擅闯艺文大楼顶楼的髭切老师和膝丸老师应该是待在自然科办公室才对,而莺丸老师……记没错莺丸老师是音乐老师吧?那小雾他会去音乐教室那边吗?

  可能性好像挺大的,但他去音乐教室那边干麻?打探消息?发泄情绪?

  若是要打探消息或是发泄情绪的话去找烛台切老师好像比较实在吧,毕竟活动是他办的,虽然暴动是我们、造成祸害的也是我们,归咎责任怪在烛台切老师身上好像有一点、不太好,他大概是想帮山姥切同学洗刷冤屈(?)之类的,只是没想到会被我们搞成这样。

  想了一下我还是先绕到英文科办一趟,但烛台切老师的位置上没看到人,其他老师授课完才刚回到位子上,正忙着收拾考卷、批改作业、准备下次的功课等等,办公室后方的矮柜上一叠叠连绵的山脉,存在感之高让人无法忽视——深吸一口气,相信各位老师都不是自掏腰包,而是动用公款买练习簿,让学生抄到死的。

 

  为了确认老师不是趴在桌子上休息才没看到,我胆战心惊的走进办公室来到老师的桌前。

  嗯、好,真的没人,我可以赶紧逃出这个充满凶残气息的地方了。

  离开前偷偷检视了一下老师的桌面,如老师一贯的风格,干净整洁有条理,看起来很舒服;就连黏在电脑萤幕边框上,写着代办事项的便条纸都是整整齐齐的,角落的小垃圾桶里满是撕成两半的便条纸,大概是做完后就把便条纸撕掉丢进垃圾桶吧,纸张上整齐的断面让我一度怀疑老师到底是用美工刀割的还是手撕的,好像是又好像不是啊!

  隐约看见纸上有‘音……’的字样,学校里有音的除了音控室就是音乐教室了,应该是去音乐教室吧。

  结果还真的跟莺丸老师有关?还以为是我乱猜咧。

 

  回想起来,小雾好像跟他们都挺熟的,常常在他们身边晃来晃去。

  而且还知道各种奇奇怪怪的小道消息,就连髭切老师干走钥匙这种事都知道,还自备望远镜到顶楼了,不知该说是跟踪狂还是甚么。

  嘶——仔细想了一下我应该不会被归类在共犯什么的里面吧?拿望远镜偷窥别人,不知道犯不犯法,但如果真的犯法的话……

  仔细思考利弊,以我的智商好像也想不出能做甚么抵抗,抵抗失败反而嫌疑更重,干脆直接放弃治疗去当小雾的狱友好了。

  阿——想这么多都没用阿,真是的,现在是要想要怎么把小雾找出来才对!

 

  果然,还是得亲身走一趟否则无法确定吧。


 

  〔#25〕

 

  用着不快不慢的速度来到艺文大楼里,跑太快肯定被怀疑,除了上课时间通常这里比较少人来,鬼鬼祟祟、不发出一点声音登上楼梯,不知为何我脑中是忍者棒棒的BGM,还是泰拳版本的,突然发觉我好像被荼毒太深了呢。

  探出半颗头从楼梯口查看,音乐教室的门是关起来的,墨绿色的窗帘掩盖所有玻璃窗口,没有一丁半点光或声音透出来。

  “喂!你在这做甚么?”

  听到这声音吓得跳起来抓紧旁边的扶手免得没站稳一路滚下楼梯,脚步没踩稳往下滑了几个阶,身体撞在楼梯上差点疼出泪“同学!同学!你没事吧?”那个人也被我的反应吓到了,赶紧冲过来。

  “没事没事!”挥了挥手表示自己没事,顺便趁这时看清楚是谁。

  “同学你在做坏事吗?不然怎么这么震惊?”学务处的体育老师大包平紧张的打量我,不由得在新中比起一个赞。

 

  要说为什么吗?当然是因为大包平老师是所有老师里最好呼呦的一个啊!

  就连演技差到爆的人去骗大包平老师,老师都上当了,这简直是天助我也,要是其他人来我还不一定能蒙混过去!要说编理由的话我也是很强的,绝对不差那些嘴炮连篇的人!

  “老师你突然那么大声当然会吓到阿!我是来找东西的,但不知道掉在哪里。”对付老实人的起手式,先把所有的锅先扣到他头上“阿、对不起。”大包平老师一愣,眼神有点放空的倾向,很明显是被呼呦成功了,在内心为自己点100个赞,我真他妈机智啊!

  “没关系,我没事,老师不用理我,去做自己的事吧!”挥了挥手,一溜烟离开老师的视线范围,在视线死角处偷偷观望,大包平老师脸上果然一片空白,骚了骚脸颊搞不清楚头绪,过了数秒回过神后一边叫着“莺丸!”的进了音乐教室。

  果然音乐教室里有人!你们这群人不开灯都在干坏事齁!齁!齁!(激动)

  咳咳,形象毁灭了。

 

  等他进去过个几十秒后我才到窗子附近,特别留意不让自己的影子溜进缝内。

  一下就被人知道还怎么偷听!做人就是做好做满,偷听也得听好听满才对!

  艺文大楼的窗户和门都是普通的玻璃,没有特别用隔音材质,应该是能听到一些些的……

  但里面只有一片沉寂,大包平老师走进去发现没人吗?不对,如果没人他早出来了,还是说是陪莺丸老师喝茶才没声音?

  可正常来讲喝茶不都会闲家话常一下吗,大包平老师的性子又很直、很冲,大喇喇地想说甚么就说什么,不会看气氛的技能等级应该是点满的,要他安静不说话可能性有点低。

 

  过了一阵子才有点动静“你们是要互看到几点啊?”来自大包平老师的质问。

  “嗯,说的也是呢!”这声音是!小雾!

  他果然在这里!不对、现在眼下的问题是他为什么会在里面,还有他想做甚么。

  从背包里翻出一支录音笔,上次小雾揪团一起买的,据说标榜收音能力极好,虽然曾经一度觉得是浪费钱,但现在刚好能用上!挑了个离声源比较近的地方,偷偷的把录音笔放在窗沿上,如果我没有听清楚的话回家后可以再播出来听一次确认。

 

  OK!万事俱备!

  最后,去个安全不会被发现的的位子蹲着。

  如果有人来的话就说我是来找笔的吧!



 

  |★☆《TBC》☆★|

 

  持续铺垫铺垫铺垫……路人妹子你废话好多阿(喂

  之后会把乐乎上繁体字的会转成简体字在PO上去,希望这样阅读起来会比较轻松ε٩(๑> ₃ <)۶з

评论(2)
热度(27)
©霧潯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