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潯

灣家人請注意喔~
然後先說一下,在樂乎這邊大多數人看得懂的是簡體所以文會轉成簡體版的,但直接對話的話還是繁體字(因為輸入法不是繁體的話很容易搞錯字)
請各位別太介意w

腦補速度跟手速成反比,大概就是個網路線拔掉才會產文的寫手
( cp : all姥、雙狐 ...((以下n個cp省略<<吃很開(然後又進化了... )

有事請噗浪找喔w
https://www.plurk.com/decaysnow

【三山】鏡中人【超級大遲到的情人節慶祝文】

   ※注意事項:

  標題可無視,內容八成應該會跟你想的不太一樣w

  ooc注意,幼化注意,因為這位嬸嬸是個變態的正太控和蘿莉控(喂

  遲到的情人節小短文,開學第二天就是情人節有點忙不過來……


 

  |★☆《正文》☆★|



 

  家中的長輩有說過,鏡子是能印照出不同世界的事物的其中一種媒介,同時也有映照人心以及意識投影的能力,雖然更多時候是用於梳妝打扮時能將自己打理得體面,對這說法他是抱持疑惑,不相信但也不否認。

  直到他房間裡的穿衣鏡裡,一名身著紺藍色狩衣的成年男性的身影一閃而過。

  第一次看到幻覺的孩子當場嚇得躲進被窩裏,半天不敢出來,只露出半顆頭像隻小貓咪驚恐地瞪著穿衣鏡,金色細軟的髮絲有些凌亂的貼在頰上,一隻湖綠色圓滾滾的大眼睛瞪著穿衣鏡的模樣十分可愛,孩子咬著被被支支吾吾地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他發誓,他從小到大沒做過甚麼壞事!他都有好好地聽爸爸媽媽的話,碗裡的飯菜都有好好吃完,就算是討厭的青椒他也是眼眶含著淚的努力吞下去,媽媽給的零用錢都有存進小豬撲滿裡,除了有時候跟宗近偷偷去買糖果來吃……

  嗚嗚、怎麼辦,只是跟宗近去買糖果而已阿!

 

  躲在被窩裡的山姥切內心疑似天人交戰(?)的過了一個上午,直到他的母親叫他出來吃飯才暫且拋下這些事情。

  這些事還是先隱瞞起來好了……

  雖然他是這麼想沒錯,但宗近提出出去玩、實則買糖果時,他猶豫了一下還是點頭答應了。

  反正不會再看到那個藍藍的人了吧……這麼想的山姥切喜孜孜的含著糖果靠在三日月身邊,想盡快把那個詭異的幻覺拋之腦後。

 

  但回到家後他馬發現他錯了,那個藍藍的人突然出現在鏡子裡面又突然消失。

  『那個人還在!』他嚇的摀著嘴巴不敢叫出聲,他怕那個人會突然衝出來攻擊他,他有聽說過類似的案件,新聞上報導的,雖然爸爸媽媽看到他在時會刻意轉台不讓他看到,說是有些事情小孩子不用知道。

  怎麼辦……如果跟爸爸媽媽講的話會不會害到爸爸媽媽……

  同年齡像是孩子王般的人有說變態的犯人會監事受害者的一舉一動,若跟誰求助、那個人也會進入犯人的名單當中,雖然宗近過那是危言聳聽不用相信,但是、但是,真的好可怕阿!

 

  這樣的日子過了一段時間,那個藍藍的人又出現了好幾次,甚至在夢中也出現了,把他嚇的天天提心吊膽,深怕那人下一秒又出現。

  爸爸媽媽關心時都裝作沒事,直到三日月強壓著他逼問時他才說出來,哭哭啼啼對他說「這樣會害到宗近的……」三日月聽到他說的話突然有一種、被狠狠打到的感覺,像是誰用力撞進他的胸口,掀起的波瀾久久不能平息「沒事沒事,那我們一起去房間看看好不好?」摸摸他的頭安撫情緒。

  三日月內心像是少女般小鹿亂撞,但他還記得眼下是山姥切說的那個『藍藍的人』比較重要,這段時間山姥切一直隱埋起來不說,不早點解決的會讓他更害怕的。

  「可是、」知道他又想說出拒絕的話,三日月捏了一下他的鼻子「我很厲害的喔!如果他要攻擊你我會幫你打跑他,你不相信我嗎?」眨眨眼睛,山姥切知道、三日月有著與如玩偶般精緻外表不符的攻擊力。

  別說是同年齡層的,比他大八歲的人可能也打不贏他,一個不小心反擊還得擔心會不會把人打到送醫院。

 

  「我相信宗近!」

  「哈哈哈,那就好。」


 

  兩人手牽手的進了房間,山姥切有些害怕往他靠近了一步,指著房間裡的穿衣鏡「就是這面鏡子。」目前還沒有變化,那個藍藍的人還沒出現……

  三日月盯著鏡子上看下看也沒發現什麼異狀,鏡中只有他和山姥切的倒影,看起來和他一直以來在山姥切房裡看到的鏡子一模一樣,沒有任何改變。

  「鏡子沒有被人動過吧?」看不出有任何奇怪的跡象,三日月皺起眉頭「沒有、阿,每個禮拜整理房間時都有擦鏡子,但是媽媽應該不會害我阿?」事情的發展好像越來越懸乎,他和山姥切一樣不相信也不否認,畢竟信者則靈、什麼事也說不準。

  嗯……他不是名偵探,沒辦法說什麼真相只有一個這類的話,但至少要讓切國安心才行。

 

  「切國,你有說過他也出現在夢裡,對嗎?」突然被問起,山姥切一愣,點了點頭「除了他以外有夢到什麼人嗎?」

  「嗚、夢裡那個藍藍的人坐在沿廊上,好像在喝酒?旁邊有幾個人經過的樣子,記不太清楚……那個夢中他好像在賞月,他轉過來看我的時候夢就醒了。」扯著衣服下襬努力回想,眉間突起小小的山脈「好奇怪的人和夢……」

  『恩,確實很奇怪呢。』不知是誰帶著無奈的笑意這麼說,三日月腦海中突然冒出這樣的一句話。

  可是他沒有感到應有的驚訝,反而很自然的、像是那聲音就是自己所說出來似的,冷靜且平淡的接受這件事,事後想起來就連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議。

 

  「我想,他應該不是壞人吧。」

  手掌貼在光滑的鏡面上,隱約能看到鏡中有一個披著白布的少年在裡面,他知道那是幻覺、是腦中的影像影響了感官接收,才會有鏡子裡有人這種錯覺產生。

  那個少年,大概跟切國說的那個藍藍的人一樣,可能在上輩子有一點緣分吧。

  「可能他並沒有惡意,只是對你有興趣而已吧,但不小心嚇到你了。」細想起來還有點好笑,切國阿,他是因為你想他才出現的,你越想他就越常出現阿!

  或許還有其他的原因,不過暫且就讓他當成這樣吧。

 

  「真的?」山姥切圓滾滾的眼珠子盯著他,對這種說法還抱持懷疑「真的,你不用怕他、也不用想他是什麼,他不會傷害你的。」

  山姥切的眉頭舒展開又皺起「但是……」說不要去想他,就越會去想阿。

  大概跟巷子口禁止進入的標誌一樣,越被禁止反而會越想知道裡面是甚麼。

  「這麼說也是……」知曉他還未說出口的話,手抵在下巴上思考,腦海中迸出一個聲音說道『「那麼、你就想著我好了!」』三日月下意識的複頌那聲音,回過神才想起自己說了什麼。

  「想著宗近?阿、原來如此!」想著宗近的話就不會去想那個藍藍的人了!

 

  「嗯嗯~」山姥切雙眼閃亮亮崇拜的看著他,像是他解開千苦疑惑在那瞬間豁然開朗的感覺,好感度直升一百個百分點,依照不知那裡的國際慣例,此處應有摸頭殺!

  呃、抱歉,不小心太激動了;之前看到有一款宅圈的遊戲,其中一個角色和切國給人的感覺很像,去論壇查一下資料後,被其他宅宅們洗腦了,回到正題。

  那句話是他不小心說出來的,雖然好像不錯但有種欺騙切國的罪惡感……這樣切國就會天天想著我了,不管吃飯睡覺洗澡玩遊戲都會想到我,害怕恐懼的時候會在心裡叫著我的名字——天阿,感覺、心臟快要爆炸了!

  「宗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宗近臉上的笑容突然變得、好燦爛?像是少女漫畫般的有各種粉色的泡泡和花朵在後面飄著襯托氣氛,是想到什麼事了嗎?

  不懂,為什麼宗近突然開始少女心了?

 

  「阿,抱歉,想出神了。」山姥切湊近他的臉,直直的盯著他的眼睛,三日月吞了一口口水。

  「不會、沒關係,宗近在想甚麼?」宗近的臉好像比剛剛紅了一點,是發燒了嗎?但剛剛還好好的,應該不是吧?

  那聲音又從腦中冒了出來『「在想我們什麼時候結婚。」』頭一次,三日月這麼想找個洞鑽進去。

  等等我們發展沒那麼快連親親都還沒有阿阿阿!

 

  「結婚?」捕捉到關鍵字的山姥切複誦,宗近突然變得好奇怪喔,為什麼臉變得這麼紅,還是說真的是發燒了?!

  「不是!沒有沒有,阿哈哈哈哈哈……」三日月乾笑的卡在喉中,瞪大雙眼愣愣的看著山姥切一手放在自己的額頭、另一手撥開他的劉海放在他的額頭上,苦惱的鼓起雙頰「好像溫度一樣……可是臉頰特別燙?」軟嫩的小手摸索他的臉,三日月覺得他快爆炸了、物理的爆炸。

  這是夢嗎這應該是夢吧!切國好可愛喔為甚麼我的老婆這麼可愛!等等我才沒有想老婆什麼的還沒有發展到那裡啊啊啊啊!

 

  「切、切國。」

  「嗯?」

  『「跟我結婚吧!」』

  「嗚?好阿。」/「等等那不是我說的是那個、!呃,切、切國,你剛說什、什麼?」

  「好啊?」

  【系統】三日月宗近,爆炸(1/1)


 

  兩道極近透明的影子一旁看到了一切,紺藍色的人影用袖子遮住唇部微微一笑。

  『還真可愛,對吧?』一個不小心惡趣味發作就多玩了幾次了『不要欺負其他本丸的我們。』迎來的是自家戀人的手刀,輕輕地敲在他的額頭上,力道很輕但馬上有兩隻眼睛泛淚像隻大狗般看著白色的人影『主上不是說了嗎?確認他們沒事就好了,不要干涉它們的生活。』

  在轉世前他們是同類,但既然已經轉世了,那就不要再多做干涉,或許他們有前世的記憶,但用這種方法激發……他不知道該說是好還是不好,雖然眼下的局面是和樂融融的小情侶,但誰知道會發生甚麼變數呢?

  『法律規定雙方都是未成年人、而且在你情我願的情況下是不構成犯罪的喔。』紺藍色的人影把白色的人影抱著懷中,用力蹭著他說道『再說,最近不是西洋的情人節嗎?切國你對我好冷淡阿——』看我們讓其他本丸的我們相處融洽不覺得欣慰嗎?感情要從小培養起阿——

  『三日月!』用力推開那個疑似會把眼淚鼻涕往自己身上抹的藍色大狗狗的臉推開『回去本丸再說啦!』藏在白布下的臉紅了起來,彆扭地轉向一邊。

 

  『主上他說他有準備一盒巧克力……要我們回去後一起享用。』

  在出發時主上對他說的,三日月那時好像在追蝴蝶(?)還是被兄弟追(O)的樣子沒有聽到,八成是故意的吧……要他親口對三日月說。

  『切國。』三日月突然壓低聲線,讓人不自覺的認真起來『怎麼了?』

  『回去本丸我們就結婚吧!』說著抓著對方的臉頰用力親下去!

  『三、日、月!』



 

  |★☆《End》☆★|

 

  其實不太確定但依稀有印象是雙方未成年人你情我願的話不算犯法的樣子?

  不知道有沒有修改掉?記得好像只有增加一方為成年人是犯罪那一塊的樣子。

 

  歡迎猜猜看是哪個本丸w

  猜對就~點文or圖吧(自重阿喂

  ↑可以看一下上次點文時發生了怎麼樣的悲劇www

评论
热度(32)
©霧潯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