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潯

灣家人請注意喔~
然後先說一下,在樂乎這邊大多數人看得懂的是簡體所以文會轉成簡體版的,但直接對話的話還是繁體字(因為輸入法不是繁體的話很容易搞錯字)
請各位別太介意w

腦補速度跟手速成反比,大概就是個網路線拔掉才會產文的寫手
( cp : all姥、雙狐 ...((以下n個cp省略<<吃很開(然後又進化了... )

有事請噗浪找喔w
https://www.plurk.com/decaysnow

【刀剑乱舞|三山】少女心破碎【02】

  ※注意事项:

  学园paro

  路人(迷妹)视角的纪录体,不会标日期只会标示数字。

  会有各方人马乱入,欢迎来认亲w

  看起来很像变态的跟踪日记(喂


 

  |★☆《正文》☆★|



 

  〔#5〕

 

  长谷部老师的上课风格还是一样严肃呢,上着上着思绪忍不住飘向坐在旁边的山姥切同学。

  他跟三日月学长是甚么关系呢?

  阿,差点被长谷部老师点名,好险好险……要是这本笔记本被其他人拿走那是羞耻play啊!

 

  下课后跟隔壁班的小雾讨论看看好了,虽然她的脑洞很大但直觉很强,或许能猜中一两件对的。

  而且小雾跟山姥切同学好像是旧识?记得就是小雾说他长得很漂亮的,可惜小雾的脑袋不知道装了什么,大概是被他称为脑洞的东西吧,聊着聊着总会跳了好几个次元跟异世界,每次她一讲起来就会兴奋得不得了,要理解总得花好一段时间呢……

  阿,想一想她提到‘本丸’或是‘审神者’这类单词的频率好像挺高的,在私下时有时候还会对着山姥切同学‘被被、被被’的叫,可惜小雾的声音太小了山姥切同学好像没有听到。

  这么说的话,等一下试着能不能从她口中套出话看看……

 

  长谷部老师宣布下课后,山姥切同果然一溜烟就不见了,跟我预想的一样!

  女同学们纷纷表示哀怨,在经过三日月学长的‘洗礼’后,看她们兴致不怎么高的样子,可能到下午就放过山姥切同学了吧。

  好!小雾你就乖乖的讲出你所知道的事吧!


 

  〔#6〕

 

  去了隔壁班没找到小雾呢……明明通常都待在班上的,去了洗手间也没看到人。

  倒是从窗户瞥到一眼三日月学长和山姥切同学,发现瞬间的兴奋感像是找到新物种般的雀跃,可惜的是他们一下子就走进视线死角了,让她脸贴着窗户叹气。

  照那方向看来,好像是去隔壁的文艺大楼?

  班上的下一节是烛台切老师的英文课,烛台切老师不会和上次一样把烹饪教室借来,开启【型男大主厨】模式一边煮菜一边上英文课吧?虽然真的超好吃!大家都超期待还有机会再用那样的方式上课!但追求完美、史上最帅的烛台切老师没有事先提醒,做好万全准备前是不会那样上课的,所以这个可能,排除!

 

  还是说是三日月学长班上的课程?

  询问领头羊班长大人,三日月学长这节应该是膝丸老师的物理课,如果没有调课的话是这样没错,还是说、我眼睛业障重?

  不对,应该有原因才对。

  可恶,这种时候小雾不知道跑去哪了,不然可以靠她的超强第六感的——

 

  阿、山姥切同学回来了!

  看起来好像没什么改变,帽帽和金色浏海盖住大部分的脸庞,隐约能从发丝间看到红通通的脸颊……?

  嗯?脸颊?

  据我所知有些人天生脸蛋就粉嫩粉嫩的,我有认识的人就是这样,老是被人误会脸红很困扰的,毕竟是天生婴儿粉嘛不怪他,虽然我并不清楚山姥切同学有没有婴儿粉的体质,但姑且先当他有吧,小雾可是说他天生丽质,长得很漂亮的呢!

  嗯、如果没有之后再说!


 

  〔#7〕

 

  平静地度过两节课后到中午了……不负众望的山姥切同学又消失不见了。

  奇怪了,他会瞬移吗?怎么一转头人就不见了?

  算了算了,我现在应该要先去找小雾吃午餐的,她应该知道些甚么,但一个不小心爆炸就忘记她讲过什么了……这么一说好像我这朋友当的很失职阿。

  外面骚动挺大的,记没错厨房阿姨说过今天是吃水饺,学生餐厅门前的空地已经挤满了一群人,放眼望过去全都是人头,密密麻麻的人群耸动,感觉密集恐惧症患者可能会崩溃,莫名庆幸自己不是前者。

  传简讯给小雾好了,今天要去哪里吃午餐呢~?

 

  过了几秒钟后她回信了,说要去四楼阳台,还附注提醒记得带着望远镜去。

  谁会带望远镜上学啦小雾wwwww快去吃药啦wwwww

  不对,如果是小雾的话或许有可能会带,以她的性格、八成是一整天都把望远镜挂在脖子上到处趴趴走,被叫去教务处训话也是义正严词的说:“校规里没有规定不能带着望远镜趴趴走!”堵了老师的嘴后帅气转身走出办公室。

  这种87分不能在高的是她一定做的出来www我敢肯定www

  好啦好啦~该冲去找小雾了!


 

  〔#8〕

 

  到了四楼果不其然的看到趴在栏杆上、姿势不怎么优雅的用望远镜偷窥的小雾,我一点也不意外w

  “唉唉?你没带望远镜喔?”转头过来用望远镜上下检视她几回后才冒出第一句话,非常有小雾的风格,无死角360°的完美发挥天兵属性“除了你还有谁会带望远镜上学啦!”

  虽然我并不讨厌她这种个性,甚至有点乐于吐槽她,不过有时候太任性还是令人头疼呢阿w

  “很多阿~不要小看望远镜邪教的功力!”从栏杆上跳下来,挂在脖子上的望远镜刚好砸在她的肋骨上,但她好像感觉不到痛似的持续蹦蹦跳“喝咿~吃午餐噜~”发出奇怪的状声词也是她的特色之一,虽然意义不明,时日至今我仍不明白她的状声词有任何涵义,但只要知道她现在很high就可以了。

 

  午餐的位置是在四楼阳台的凉亭,木制的秋千摇椅。

  记得是辅导室管理的,定期会有人修理保养,老师或学生有空的时候会来这里休息,辅导室的老师有时候也会到这里辅导学生,一人坐一侧、吹吹风顺便聊聊天,比起待在郁闷的室内好多了,但缺点是冬天楼上温度低风又大,坐在这里肯定被冻成冰棒。

  摇椅的一侧摆着两人份的便当,我的那一份一直是她帮忙准备的。

  说来有点厚脸皮,因为我自己不会做菜,而且小雾说等我买好午餐回来她都吃完饭了,因此她就自动自发地帮我准备一份,不过就她自己的说法是“反正要准备午餐的人很多,那群小萝卜头一个个都不乖爱挑食,多一份可以省得做太多的变成厨余。”

  嗯,照她这说法看来,我吃的应该是差点变成厨余的菜,应该不算太罪孽深重?


 

  〔#9〕

 

  吃完午饭后,她把望远镜塞给我,叫我看艺文大楼的顶楼。

  然后,三日月学长在艺文大楼顶楼阿阿阿阿阿阿阿——!!!!

  似乎也吃完饭了,用卫生纸擦拭嘴角,跟在一旁白的晃眼的鹤丸学长互相抬杠,就鹤丸学长的表情应该是互呛的样子,鹤丸学长还处于下风,用窘迫的笑垂死挣扎中,旁边还有莺丸老师和髭切老师和膝丸老师帮忙补刀。

 

  呜呜呜呜三日月学长好帅喔喔喔喔喔喔——笑容好苏喔喔喔喔喔喔——

  等等三日月学长看过来了?他好像发现我跟小雾了?

  “小雾小雾小雾!”我拿下望远镜用力摇动小雾的肩膀,但小雾自顾自地对着三日月学长的方向挥挥手,即便被我抓着肩膀摇动站不太稳险些跌倒“你不看一下那边吗?”小雾冷静地丢给我一句话,我愣了神,一夥手忙脚乱地拿起望远镜往三日月学长的方向看。

  很重要,要说三次:

 

  三 日 月 学 长 他 在 对 我 挥 手 ! ! !

  三 日 月 学 长 他 在 对 我 挥 手 ! ! !

  三 日 月 学 长 他 在 对 我 挥 手 ! ! !

  呜阿阿阿阿阿阿阿我此生无憾了阿阿阿阿阿阿阿——!


 

  〔#10〕

 

  现在有点神智不清,感觉走在云端上轻飘飘的,整个人由里而外的容光焕发(?)了呢~

  其实刚刚三日月学长一挥手,我马上腿软跌在地上,吓了小雾一跳,在她搀扶着才到木椅上坐好。

  “你是被真剑必杀了嘛……是说你什么时候变成爷爷的粉丝了啊?”小雾不能理解的用指头戳我的脸颊“唉~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呢~”大概是……昨天?

  不过小雾称呼三日月学长方式是爷爷?怎么之前好像没听她说过?

  三日月学长有一个奇怪的口癖,有时会自称自己爷爷,虽然以他如老人家般沉稳的性格,称爷爷好像也没甚么不对,但他今年才刚成年阿,称爷爷好像太老了而且很奇怪,粉丝们多半还是叫他三日月学长。

 

  “对了,你怎么会知道三日月学长他们在那里吃饭啊?”说来很奇怪,小雾怎么会知道三日月学长会在那边吃饭,而且还知道要戴望远镜这种一般学生的书包里不可能出现的物品,除非是有特别目的或是有些活动之类的,不然不可能会带吧。

  而且在艺文大楼顶楼……记忆中那里是封锁起来的,打扫区域没有分配到那一块,也不知道有没有专门的人员在整理那一块,先不论学长他们跑上去吃饭,但在场还有三位老师耶!这么违反规定没问题吗?

  “嗯~很多原因,以及我看到髭切老师把顶楼的钥匙干走了,不要说出去喔!”竖起食指放在唇前“包括老师跟学生集体违用未开放区域这件事,在场人员有谁也不可以讲。”不然会造成很多问题的,小雾眨眨眼睛暗示她。

  用力点点头,她也明白说出来会有多少人暴动,三日月的狂热粉丝会挤爆这个阳台的。

  “说好了!违反的人是笨蛋!”伸出小拇指打勾勾,这是他们两个的小秘密~


 

  |★☆《TBC》☆★|

 

  总觉得这个时间线过得好——慢——阿——<<明明就是废话太多

  每一小篇都在立小flag,如果按照这种节奏立到完结会有多少个flag呢~?

  ((总觉得这话说的像是主角也太爱立flag

评论
热度(31)
©霧潯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