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潯

灣家人請注意喔~
然後先說一下,在樂乎這邊大多數人看得懂的是簡體所以文會轉成簡體版的,但直接對話的話還是繁體字(因為輸入法不是繁體的話很容易搞錯字)
請各位別太介意w

腦補速度跟手速成反比,大概就是個網路線拔掉才會產文的寫手
( cp : all姥、雙狐 ...((以下n個cp省略<<吃很開(然後又進化了... )

有事請噗浪找喔w
https://www.plurk.com/decaysnow

【刀剑乱舞|三山】少女心破碎【01】

   ※注意事项:

  学园paro

  路人(迷妹)视角的纪录体,不会标日期只会标示数字。

  会有各方人马乱入,欢迎来认亲w

  看起来很像变态的跟踪日记(喂


 

  |★☆《正文》☆★|



 

  〔#1〕

 

  说来有点羞耻,我竟然会为了一个人写日记,明明我从来不写日记的,可这心情到现在依然未止,这就是恋爱吗?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呢,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嘛。

  会选择写在笔记本里的原因吗……大概是因为觉得这样比较安心吧,打在电脑里或手机里总感觉、不太对?反正等我回过神时我已经抱着这本笔记本结完帐走出店门口了呢,若说不写的话还真的有点浪费。

  对了,我还记得在书店里挑日记本的时候嘴角总会不自觉的上扬,差点让老板以为我疯了呢,明明只是在发厨而已www

  特别挑了深蓝色书皮的笔记本,那个人、应该不会介意我这么做吧?

 

  今天看到他的笑容时,内心止不住的悸动,深深的感受到学园王子的魅力,明明我曾经最看不起那些围着帅气的人尖叫的女生,认为她们在如何尖叫,那些高高在上的人也不会看她们一眼,完全搞不动她们尖叫的意义。

  曾经她会跟她的好闺蜜小雾两人手勾手的互相咬耳朵说悄悄话,评论那些疯狂的女同学们。

  但是现在,我觉得自己能稍微理解一点了,即便是在远方默默注视着他也会觉得满足,虽然很想隐入那群尖叫的女孩子中好让自己显得较不显眼,但、还是算了吧,疯狂粉丝的路线并不适合我这种女孩子,还是按照传统少女漫的套路前进好了,就算不可能会有结局也没关系。

 

  啊啊,怎么觉得我把自己写的好圣母喔www明明我又不是那样的人www

  不过阿,三日月学长真的、好帅喔///////


 

  〔#2〕

 

  今天,我近距离的看见三日月学长了///////虽然大约隔了一道墙的距离,但我还是看到了////////比起平常在数十公尺外得拿手机或相机放大画面的状况,今天这隔一道墙的距离真的是、好近阿////////

  他今天早自习时来到我们班上,说要找一个叫做山姥切国广的人,但因为那位同学他好像去其他的地方了,位置上摆著书包却没有人,明明是早自习的说,是能去哪里啊?

  三日月学长没有找到人有像有一点小失望,但微微一笑后向帮忙回答的男同学道谢,转身缓步离开,直到转角看不见身影后,班上的女生‘哗’的一声炸开来,叽叽喳喳地讨论、尖叫着,当然我也是其一。

  那宽厚的背影让人有种想要依靠的欲望,脸上那淡淡的微笑更是令人为之疯狂,那一个早自习里,我捂着脸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没有向其他的女生一样又叫又跳的引来老师关切已是我尽最大的能力隐忍冲动,若要尖叫的话我可能是里头最大声的一个呢www

 

  但那个负责回答的男同学倒是很不会看气氛,说什么他看见三日月学长转身的一瞬间,眼神冰冷的可以冻死生物,而且总带着微笑的嘴角在那一瞬上扬了一点点又甫回覆平静,身边的气息有一点狂暴有杀气的感觉,总感觉有点不详、会发生大事什么的……

  超扫兴!!

  分明是在忌妒三日月学长很帅,而且人家学园王子的身份摆在那里,怎么想都是在羡慕嫉妒恨,身边总是有一群女孩子在旁边尖叫、被众人爱慕,会嫉妒也是正常的。

  说出这样的话,他免不了要被他的拥护者们斥责一番啦!

  要我说的话就是:活、该!

 

  于是我们这群拥护者们除了把他的课本上写满了三日月学长的名字,每一个拥护者都写一次,但我没有跟着搅和在里头,那本课本上留下各种字迹不同但写着同样的名字,看起来像是狂热粉丝的祭坛缠绕着众人的执念。

  看上去的第一眼有点害怕,带头起哄的领头羊班长大人在察看成品时还吓得往后跳撞倒后面的桌子,那名男同学拿起执念物欲哭无泪的模样有点令人可怜……觉得他有点衰阿。

  阿、当然啦!他们没有写上三日月学长的全名,只有他的姓氏而已,不管怎么想,写上全名实在是太过逾举了对吧。这可是完全没有否定的余地喔,我们只是一界草民,怎么能写上或是说出王子的全名呢,不论是谁也不能做这件事喔。

  啊,当然,他朋友是例外的,我们可能会强迫他的朋友不能叫他的名字或全名呢?

 

  不过,三日月学长要找山姥切同学做什么呢?


 

  〔#3〕

 

  山姥切同学回到教室后,马上遭到众女生的围堵,多半是很兴奋的口气,有一些女生则是不满他早自习不在,害三日月学长找不到人,但山姥切同学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在制服外套里穿的连帽衫,那宽大的帽子把他的脸遮的密实,可能是大一号的尺码吧。

  说起山姥切同学,对他印象多半是白色的帽帽跟他那金色的长刘海吧,除了这两个我对他没有其他较为特殊的印象,要我介绍他的话...没办法具体的形容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好像是因为他不想出风头的样子,导致我们对他的印象也就是如此。

  我从没看过他帽子底下的容貌呢,有点好奇是长什么模样,记得曾经听小雾说过长的很漂亮、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要将自己的面容隐藏起来,待在班上已经半年了却没有人看过他的庐山真面目。

 

  他被一群女生围着时,紧抿着双唇不发一语,不管问他什么都没有回应,连表示有听到问题的应声都没有,但我现在想了想大概是因为问题太多还有些是同时问的,他不知道该从哪个开始回答起,所以才都没有回吧。

  不过其他女生因为他没有回答他们的问题而有些生气的样子,但因上课钟敲了只好先回到座位上,窃窃私语的说要在下课时再去堵他。

  觉得……好像有点伤及无辜的罪恶感?

  狂粉的攻击范围太广了,但过了一阵子(冷静一堂课?)大概就会回复正常了吧,不过山姥切同学的风评被害大概是无法避免了。

  本来就有点孤僻和不善交际,希望不要被霸凌才好。


 

  〔#4〕

 

  不过事实证明,我错了。

  在下课中一敲,那群女生马上围在山姥切同学的座位四周,打定主意要问出一个所以然来,山姥切同学见此阵仗,显得局促不安,左右张望找寻是否有可以逃离此闹剧的方法,我本想出声制止她们一下,但有个人更早出声停止了这人数差的欺压。

  三日月学长,在带头的女同学准备拍山姥切同学桌子逼问时,气喘吁吁地出现在我们班上门口,连气都还未喘匀就开心地开着满背景小花往教室里叫到“切国!”配上脸上淡淡绯红以及满满粉红的背景,看起来像是某老梗少女漫画会出现的场景。

  在那瞬间,我突然回归以前那种不屑迷妹发痴的状态,或该说是被小雾影响,看到两个男性感情很好就会自动跳戏变成上帝视角评论。

  唉唉?我明明就不是腐女来着的,腐的是小雾阿怎么我也跟着进入这种状态。

  啊啊,算了、不管啦!继续继续!

 

  对众女性同学而言‘ 三日月学长竟然会对山姥切同学露出这种思春少女的神情! ’的震惊远远比不上‘ 三日月学园王子殿下竟然来我们教室!!! ’带来的震惊强,可见粉丝们在意的重点完全在三日月学长身上,只要有其他人就完全不是重点。

  “ 切国~在害羞躲着我吗? ”三日月学长来回扫视教室,最后定睛在被众女生围的桌子上“咦?你们……?”疑惑的歪着头、笑的人畜无害“不好意思打扰了。”

  教室里的旁观男生们不自觉的摩擦手臂,好像是教室的温度突然下降而产生的反射动作,但那些女生们依旧沉溺在三日月学长来到我们教室的震惊与喜悦,没有意识到他话语里隐藏的意思。

 

  “可以借一下切国吗?上课就会回来啰。 ”三日月学长笑着说,那温柔的嗓音好像有魔力似的,像是迷惑夏娃的蛇,隐藏在话语里的毒药迷惑了在场的所有人,石化的僵在原地,意识在那一瞬间已被剥夺,等到回过神时,已是上课钟再度敲响的时候了。

  原本围成一圈女同学已经回座,迷茫不知所措的左顾右盼,皱起眉头思考着刚刚发生什么事,却想不起一丝半点,在历史课的长谷部老师数度拍响桌子发出噪音才将她们的心思拉回到课堂上。

  山姥切同学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宽大的帽子将他的大半脸盖住,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不过,真的什么也没发生吗?



 

  |★☆《TBC》☆★|

 

  一个不填坑就开坑的节奏←喂

  其实这个坑是很久之前的~只是一直坑着(喂


评论
热度(55)
©霧潯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