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潯

灣家人請注意喔~
然後先說一下,在樂乎這邊大多數人看得懂的是簡體所以文會轉成簡體版的,但直接對話的話還是繁體字(因為輸入法不是繁體的話很容易搞錯字)
請各位別太介意w

腦補速度跟手速成反比,大概就是個網路線拔掉才會產文的寫手
( cp : all姥、雙狐 ...((以下n個cp省略<<吃很開(然後又進化了... )

有事請噗浪找喔w
https://www.plurk.com/decaysnow

【刀劍亂舞|刀嬸】跨年禮物三池派??【物理本丸】

【刀劍亂舞|刀嬸】跨年禮物三池派??【物理本丸】


  其實刀嬸的味道可以當作沒有,完全不需要擔心顧慮www



  |★☆《正文》☆★|




  一開始,是在網路上發的一則訊息:


★☆★☆★☆★☆★☆★☆★☆★☆★☆★☆★☆★☆★☆★☆★☆★☆★☆★☆★☆

  【神經病▲萬年不吃藥(ゝ∀・)⌒☆】:


  【跟風】哼哼哼哼哈哈哈哈٩(๑•̀ω•́๑)۶

  覺得我是哪個類型?

  1、總攻

  2、普通的攻

  3、是攻的時候比是受的時候多一點

  4、是受的時候比是攻的時候多一點

  5、普通的受

  6、總受


  <回覆>


  【我只是路過】:6

  【男神♂結婚♂見父母】:6

  【世界上第一的變態\\\\٩( 'ω' )و ////】:毫無疑問的6!感謝我!

  【極樂淨土】:6(笑

  【新坑不填坑】:6來!跟上隊形!

  【面具才不是本體(/‵Д′)/~ ╧╧】:6(ノ◕ヮ◕)ノ*:・゚✧

  【邊緣人互助協會理事長】:6666666

  【神經病▲萬年不吃藥(ゝ∀・)⌒☆】:怎麼每個都6啦!!!!(メ ゚皿゚)メ我才不是總受,總受明明就是邊緣人!

  【妹妹是世界的寶藏】:沒辦法怎麼看都是6ヽ(́◕◞౪◟◕‵)ノ

  【邊緣人互助協會理事長】:靠腰我躺著也中槍?!

  【男神♂結婚♂見父母】:@邊緣人互助協會理事長:你現在躺在床上齁?誰在你旁邊啊?@面具才不是本體(/‵Д′)/~ ╧╧

  【邊緣人互助協會理事長】:@男神♂結婚♂見父母:那只是習慣用語好嘛!

  【面具才不是本體(/‵Д′)/~ ╧╧】:@男神♂結婚♂見父母:他在我旁邊沒錯啊,炸毛了。

  【男神♂結婚♂見父母】:喔喔~~~~

  【妹妹是世界的寶藏】:現在才幾點啊不要開黃腔!!

  【新坑不填坑】:為了兩個總受的地位吵起來了喔~

  【神經病▲萬年不吃藥(ゝ∀・)⌒☆】:我才不是總受!!!!

  【邊緣人互助協會理事長】:我才不是總受!!!!

  ……

  ……


★☆★☆★☆★☆★☆★☆★☆★☆★☆★☆★☆★☆★☆★☆★☆★☆★☆★☆★☆



  霧雀鷨忿忿不平的敲打著鍵盤,轉職鍵盤戰士為了總受的稱號不落到自己頭上,辯駁的同時出陣的隊伍也已經歸來,在本丸裡吵吵鬧鬧的,雜亂的腳步聲八成又是極短們正號召著全本丸的人,聲源飛快的朝向她所在房間靠近。

  無心顧及那些騷亂是怎麼回事,審神者焦躁地扯著頭髮盯著飛快增加的留言數。

  現在是2016年12月31日晚上11點31分,就要跨年了,2016最後一次跟風若是這樣收尾,這樣到2017全部人都會叫她總受啊!

  她才不要!她可是攻耶怎麼是受!(粗體)

  這時,一則訊息和房間的門在同一時間發出聲響:


  【邊緣人互助協會理事長】:@神經病▲萬年不吃藥(ゝ∀・)⌒:別傻了你,你就是總受!!總受的地位就交給你了神經病!

  「大將!三池的刀在同一場中來了!!!」這次連戰隊擔任總隊長的厚藤四郎一手扛一個踹倒紙門衝進來,可憐的紙門倒下發出碰撞聲,木製門框差點撞到此本丸攻擊力最兇殘的霧雀鷨,只差數公分,紙門就要跟世界說再見了。

  接收到消息的霧雀鷨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睛,身為三池派難民終於脫難心中忍不住的狂喜!

  紙門徹底倒下後,厚看到的是霧雀鷨憤怒驚喜意外喜極而泣等等情緒混雜再一起的臉「大將你的顏面神經失調了喔?」扛在肩膀上兩把太刀也盯著霧雀鷨,愣了半秒後,淺橘色頭髮的男子開口「呦,總受你好啊!」擺擺手開玩笑地對她打招呼。

  「我才不是總受!!!!!」審神者的哀號瞬間貫穿全本丸、突破天際,聽到的人忍不住不給面子放聲大笑。



  「咳、咳。」接過一期一振遞來的水杯,溫熱的茶水一口飲盡後,豪邁地用手背擦去嘴角的水沫,但因喝的太急有些嗆到,連連拍著胸口輕咳數聲「不是說了慢慢喝嘛。」萬年近侍山姥切國廣感到無奈,自家的審神者果然不管過了多久都沒甚麼長進。

  因為這次的刀劍男士跟弟弟們有一些關係,自從知道他們實裝後偶爾會提到他們的名字,坐在一旁的一期一振難得情緒穩定的想先認識一下兩位新人,作為保護者這兩位聽說沒什麼問題的樣子,跟那個甚麼龜什麼甲的不一樣,應該是不太需要擔心,但保險起見先還是先確認過再說吧。

  不過霧,你身為審神者在新來的刀劍男士面前能不能有點形象阿,即使已經沒有了也請先撿回來好嘛。

  雖然這個本丸的審神者某種意義上,已經變成了改公文的長谷部。


  「好啦好啦!被被你再唸下去就要變成媽媽囉,還是說你想當媽了?」空水杯置於掌中心,緩過氣的審神者順便調戲了自家的近侍「蛤?!」山姥切頭上的金黃色的呆毛因震驚豎了起來,想起審神者偷偷藏起來的本本不由的臉上一紅。

  像隻小黃貓炸毛的模樣相當可愛,霧雀鷨的眼睛瞇成一條線,內心的愉悅感不言而喻「你在說什麼?!」每次看他的呆毛跟著主人情緒晃啊晃的總令人感到有趣,審神者露出疑似癡漢的笑容摸摸他的頭安撫「甚麼也沒說喔~」

  「主上,拿別人的布擦手很不道德的喔。」騷速劍的仿刀——另稱蕎麥屋一針見血的提醒道。

  「我才沒有擦手呢!」霧雀鷨鼓起腮幫子反駁,山姥切低下頭抓著布退了退「被被就算我沒擦手,你的布也要洗囉,逃也沒用。」彈了個響指,突然從門口冒出的堀川和厚一起合力,不理會對方的反抗,強行把山姥切連人帶被被的帶走了,房間內剩下審神者看護的一期一振和兩把三池刀。

  氣氛瞬間變的很奇妙。



  蕎麥屋饒有興致的觀察著她,大典太另稱關東煮自帶陰影的數著榻榻米上的紋路,一期一振依舊一期一振「對了,還沒自我介紹對吧!我是這座本丸的審神者霧雀鷨,叫我霧就好了!」被詭異的氣氛影響,霧雀鷨打破沉默,笑著拿出自己的手機,打開那個回覆數字爆炸的訊息。

  「蕎麥屋跟關東煮!」特別用網路上的特殊叫法,從他們苦笑的反應可以知道他們肯定有在滑推!

  從自家刀刀那邊得來的經驗,貞醬那時候有手機可以賴但推特還不能用,小烏丸則是有手機平板電視但推特不知能不能用,而這次活動看起來他們應該是有手機有帳號能滑推喔~

  哼哼哼,這就好辦了。


  「你們是看到這則推後才叫我總受的對吧?」沒有半點寒暄當作緩衝空間直接進入正題「是。」蕎麥屋笑了起來,一根腸子通到底的審神者阿~挺有趣的。

  「你們也有推特吧。」滑到首頁點出自己的個人空間「我有,但大典太還沒辦。」據實說出來,一期一振適時的從箱子拿出一台新手機顯示著推特的登入介面遞給蕎麥屋「互追一下吧w」接下手機的蕎麥屋露齒笑「歐給w」

  霧雀鷨不停傻笑,然後就是……


  「請你把物吉的推特交出來!」一秒低頭五體投地土下坐,她已經命中注定新的一年也是物吉難民了,所以至少在下一年可以脫離難民吧!

  「不行喔審神者,政府有特別說過不可以洩漏還沒回本丸的刀的推。」蕎麥屋呵呵地笑,霧雀鷨的肩垮了下來「還以為追推特是自由的阿……」一期一振輕敲了她的背一下「?」她回頭,只見一期一振神情淡然地看著她。

  喔~懂了懂了,不愧是一期!


  在眼神交會的瞬間理解對方的意思也是審神者的一種技能,打起精神的霧雀鷨重新坐正,無聲的交談在新來的兩種食物(X)眼中十分怪異,審神者轉過去一秒鐘精神變好了?什麼意思?不懂。

  「好啦好啦~不提物吉這件事了。」拿起手機藏在袖子後偷滑蕎麥屋的推,不意外的找到留言區有看起來像是物吉的帳號,幸運草的頭貼加上暱稱,哼哼哼哼不愧是一期,不能給帳號可沒說不能自己去找齁「你們來的時間和我發推的時間重疊,有原因嗎?」接下來就是最重要的事了,攸關她的攻受地位。

  她露出最活潑燦爛的笑容「請誠實回答喔!」看起來活像個變態。

  「因為大典太看你總受好像挺有趣的,剛好你們進度也到50000了就和大典太一起回來了!」蕎麥屋也用爽朗的笑回應「你對我受有興趣啊?」哇哇沒想到刀刀竟然會知道攻受是什麼耶好神奇喔,祖宗他還只知道他是岳父而已「……嗯。」大典太點點頭,微微抬起頭終於有點精神了。

  「原來如此阿~」拍手合掌,歪著頭瞇眼看著他。


  「我是攻喔。」她強調。

  「恩。」關東煮不慍不火的回應。

  「是攻喔。」繼續強調。

  「恩。」大典太相信時間會證明一切。


  「攻喔!」我很明顯就是攻阿怎麼是受!

  「閉嘴。」亂入的一期一振笑。

  「是!非常抱歉!」誰都能惹但是一期一振惹不得!



  爭執結束後,到大廳院子裡與已經開啟宴會的自家刀刀們胡鬧遊戲,轉眼間就要準備倒數了。

  「聽說、今年的煙火特別漂亮喔!」霧雀鷨姿勢不怎麼優雅的踩在屋簷上,用力上下揮擺手臂指向天空,另一手抓著半空的酒瓶身子搖搖欲墜「快點快點!看天空看天空!」

  「吐了要自己清喔。」坐在廊上的山姥切國廣萬分無奈,替自己斟酒,身上的布已經換了一件,穿起來一時間不太習慣「哥哥才是,一下就醉了要注意喔!」蘿莉外貌的二代目山姥切國廣奪走他手上的酒瓶,手插腰像個小大人的教訓他。

  「嗚……反正像我這種仿品……」扯了扯被被縮起來「跟是不是仿品一點關係都沒有吧。」蕎麥屋抱著一桶空酒桶對他說「新、新人?」怕生的二代目山姥切躲到山姥切身後,露出半個頭觀察他「對喔,是新來的~」聽過這本丸有兩把山姥切國廣,不知為何的二代目變成的小蘿莉的樣貌,還Lv99惹不得。

  沒想到是真的阿「之後請多多指教。」蕎麥屋對他露出像是鄰家哥哥溫和的笑,二代目的山姥切猶豫的了一下,露出嫩嫩的小臉努力回應「……請、請多多指教!」


  舞台上的電子螢幕開始播放計時器的倒數,庭院裡擠滿了人,霧雀鷨粗略的算一下,很好很好!全本丸的刀都到了呢!

  「10!」她喊出第一聲倒數「9!」數道聲音附和的跟著喊。

  「8!」她將雙手圈著一圈放在嘴前當作大聲公「7!」坐在地上的人站了起來跟著一起喊。

  「6!」很好很好!大家都一起來了!「5!」心情大好的霧雀鷨更向前進了一點,想要更清楚的看見自家的刀。


  「4!」她搖搖晃晃的身子踩在屋簷的邊緣,期待著飛上天空的第一道煙火「3!阿、」不小心踩不穩腳步掉了下去,她第一件想到的是酒瓶還沒蓋起來。

  「2!」熱絡於倒數的眾刀沒注意到她發生了什麼事,臉朝下的她看著地面離她越來越近。

  閉上眼睛、想著新的一年因地心引力種進土裡,好像也是是個不錯的跨年方式?

  沒聽說過有人這樣跨年耶!好像也不錯!


  「1!」不如她預期的臉先砸到地面,倒是接過腹部的支撐力讓她差點把肚裡的清酒全吐出來,頭暈目眩的仍用手死死的按著自己的嘴巴。

  煙火在天上鳴爆,爆炸聲幾乎掩蓋了他的聲音「你過了一年還是沒半點長進阿。」一點也不溫柔地把她放在地上,奪過她手上的酒瓶,這時她才注意到兩人身上都被剛剛沒關上的清酒淋濕了。

  「欸嘿嘿嘿……」傻笑裝笨不認罪,蠢蠢的模樣一如既往「你才、退步許多吧!」別人家的一期一振都是王子殿下,就你變成閻王級弟控!還超兇!

  「妳以為是誰害的?」替她打理衣裝,因為剛剛導處跑到處滾已變得凌亂,本人完全不在意但一期可看不下去,早上才替她梳頭打理整齊現在都弄亂了……真是麻煩。

  「當然是我!」「知道還敢講?」「嘿哈哈哈~」



  「你害我沒看到開頭的煙火喔。」打理好後兩人一起坐在沿廊上,身上都是清酒的味道,等等肯定要被燭台切念了「你害我差點去三途川走一遭喔、痛!」摀著肚子裝出被重擊的模樣,腦袋上不易外的迎來一顆暴栗。

  「活該。」雖然語氣冰冷但嘴角卻在笑,她眨眨眼睛突然笑了起來「請不要把腦洞動到我頭上來喔。」用食指戳了她的額頭警告,一期一振用眼角看著她「腦洞是病,得治。」

  「沒有啦,新年了嘛~」她晃了晃腦袋不怎麼正經地說「恭賀新喜新春開吉什麼的想說說看而已啊。」上次不知道有沒有說到,太久了、她一時想不起來有沒有說過,或該說每一天都過得太充實,太多事情了記不住全部。


  「今年,請多多指教囉!一期!」突然正經起來正坐對他低頭敬禮,突然的轉變毫無銜接讓一期愣了神,隨後嘆了一口氣輕笑。

  「今年也請多多指教,霧。」同樣正坐對她鞠躬,抬起身四目相視。

  然後一陣沉默。

  「違和感超重的對不對?」她問「是阿。」一期一振答,這麼恭敬瞬間有種眼前的人不是他的錯覺

  「嘛,果然這種風格不適合我們阿嘿嘿嘿~」「只有你。」「好痛、怎麼又打我啦!」


  果然還是這種相處模式最讓人心安了,歛下眼簾,一期一振默默的心中想著。

  「吶,一期。」盯著天空的霧雀鷨喚了他的名「又怎麼了?」先說好是腦洞的話不要跟我說「我覺得我快吐了怎麼辦?剛被你扛的那一下肚子好痛喔快不能呼吸了頭好暈……」眼神迷茫搖搖晃晃的快要倒地吃吐了一期救我——

  「吐了記得自己清。」嫌棄的自動離開位置,還以為他想講甚麼,導致期待落空心情很糟「嗚嗚嗚……」被丟棄的霧雀鷨淚流滿面摀住嘴巴努力往廁所爬過去,果然她家的一期還是她家的一期,不會過一個年就變成了王子版本的一期。

  在旁邊全程觀看的大典太好心的幫她帶過去,還是用抱的不是扛的簡直佛心來著,她覺得她遇到了既被被後的第n位天使。




  |★☆《End》☆★|


  因為在發了那一則跟風後得到了一堆6,然後在同一場大典太和蕎麥屋都來了,所以就寫了這篇www<<這是真的

  cp味應該不是很重?(喂)


评论
热度(2)
©霧潯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