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潯

灣家人請注意喔~
多半都是繁體字,然後霧潯這名字繁體很多劃我知道www簡體是「雾浔」,稱呼的話有潯就好了w

目前是準備爆炸的高三,因此更新會很慢——很慢——
還請各位見諒(土下座

有事請噗浪找喔w
https://www.plurk.com/decaysnow

【三山】祕寶之里~岳父大人☆(喂)【物理本丸】

【三山】祕寶之里~岳父大人☆(喂)【物理本丸】


  ☆全都是個人妄想,有cp傾向請注意,爺姥請注意。

  ★這是個祖宗大人想要孫子來玩玩的故事←喂

  ☆創作審神者持續安定亂入中,依舊的物理本丸。

  ★持續大量的ooc。




  |★☆《正文》☆★|




  「祕寶之里阿。」望著徘徊在周遭的怪火精靈們,三日月宗近饒有興致撿起地面上被精靈碰觸後化為二倍的玉,有著紅、藍、綠三色的玉因為路面不平四處滾動。

  在濃霧中行軍的隊伍不只他們一支,風穿過冰冷的枯骨發出的陰森笑聲更為這座森林添上一點色彩。

  他輕輕一笑,看向自家可愛的戀人。

  「宗近……」他的戀人也看著他,困擾的微微皺起眉頭。

  即使是這樣也是非常可愛呢,我的切國。


  「爺爺你想卡在那裡多久還不上來?」加州清光對兩人的謎之氣氛不予置評,認命的扮起黑臉,冷冷地看著跌進坑裡面、好像還閃到腰的間斷性失智老人,以及他落坑前散落一地的玉,嘆了一口氣,又要重新收拾了。

  他的看護山姥切國廣對他鞠躬表示歉意,清光擺了擺手要他別在意,指那個身邊冒出橘色氣場的爺爺,明明甚麼也沒幹但是已經黃疲勞了是怎麼回事阿喂,只不過掉了兩次坑,炸彈和毒箭根本沒打到他過,這樣就黃疲勞了那他們算是什麼?

  大和守安定拍拍他的肩膀「這一趟結束審神者就會讓你們去休息了。」因為爺爺的關係,清光的頭上也冒出了黃臉的小圖示,心累造成的。

  清光看向還在飄櫻花的山姥切國廣,不愧是此本丸永遠的近侍,照顧這個間斷性失智老人還能櫻吹雪常駐,安定湊過來咬他耳朵說『你也不想想誰照顧這本丸的審神者最久,比起審神者、爺爺還算好了。』

  一個不小心又『婊揚』了審神者,清光點點頭無法再同意更多。


  「並不是,審神者只要放生就好了,但放生宗近會發生很可怕的事。」耳尖的山姥切聽到了他們的悄悄話,一邊從洞中把三日月拉上來,但三日月的重量明顯大過山姥切,沒辦法順利的把他拉上來,同刀派的岩融放下手邊的玉,騰出手幫忙才將失智老人拉上來。

  「原來如此阿,但總隊長、偷聽可不是件好事喔。」散落一地的玉已經收拾好,清算了一下掉落的玉只有6顆,還算不錯。

  「你們講太大聲了。」應該連三日月都聽到,還對他露出憨憨的笑,這應該不是他的問題。

  「是、是~」重新整頓隊伍,空中憑空出現一疊花牌,山姥切無猶豫的直接翻開下一張花牌。


  「怪火。」平靜地說出花札上的圖案代表意思,怪火精靈從花札上浮現,妖異的火焰盤旋在山姥切周遭,六隻怪火精靈驅散了附近濃霧,花牌再次顯現。

  「喔喔!這樣就有四倍了吧。」陸奧守吉行笑著跟怪火精靈們玩了起來,雖是火焰卻沒有溫度,也不會燒傷他們,但有著把玉變成雙倍的能力,可說是十分神奇的物種呢。

  怪火精靈調皮地鑽進山姥切的布裡面,惹得他一陣發笑「不要亂玩啦。」像是聽懂他的話,精靈從另一邊鑽了出來,對他微微低頭表示歉意。

  三日月從後方抱住山姥切,下巴放在對方的肩頭上「國廣是我的喔。」像個賭氣的孩子對著怪火精靈說,還偷親了山姥切的臉頰一口,山姥切的臉頓時轉紅又變青「三、日、月、宗、近!不是說過出陣的時候、不可以嘛!」

  「為什麼它們可以爺爺我不行!我也想待在切國身邊阿!」精靈還鑽進你的白布裡面,為什麼身為他的戀人出陣時還得跟他保持一段距離!


  這不公平!明明主上都特別准許他們兩人一起出陣了!

  就算堀川國廣舉著刀在審神者後面笑得特別燦爛但審神者都允許了,除了刃生危機特別嚴重外有什麼不可以!

  ……雖然這刃生危機已經不是可不可以的問題了,堀川的可怕程度堪比閻王級弟控的一期。

  而且脇差夜戰有加成,他上次才在手入室躺了兩天。

  明明他們只是睡在一起,什麼都還沒做怎麼就先把他送手入室了,連審神者都想為他點蠟的可悲感。


  「因為你在外面、!」意識到自己想到了不太對的東西,明明連發生也沒發生過……山姥切臉上竄起緋紅,趕忙改口「不是!我甚麼都沒說!」反而弄得更令人好奇了。

  外面……?阿、確實呢,如果可以他也想這麼做呢,因為在本丸內有堀川在,不管做甚麼總覺得背後有一股殺氣,即使是上千歲的老人家也禁不起這種待遇阿……在堀川鞭長莫及的地方比較好呢。

  「切國?」大概猜到山姥切想到什麼事,三日月帶著笑意提高音調「沒有!」山姥切幾乎是大叫的回應,像隻炸毛的貓急著脫離三日月的懷中。

  但太刀和打刀的差距讓他無法如他所願,向其他人呼救,但同隊的隊員紛紛轉頭選擇性無視。

  媽的在本丸裡閃不夠還要出來閃嗎喂。


  『喀擦。』一道不屬於刀劍或是武器裝甲發出的聲音獲取了眾人的注意力,穿著西裝打領帶的敵刀捧著相機還帶著手銬的站在山姥切和三日月面前。

  身上散發紅色火光的敵刀拿著手銬走過來,在所有人還沒反應過來時銬在了三日月的手上。

  『你被逮捕了,依時間政府的法律你有權保持沉默,接著我們會將你送去小烏丸大人的休息室那裡,請在那裡稍待片刻,等待花札抽二十張或是提早結束一張通行札的權限,便可以回歸隊伍了。』專業公務員字正腔圓的男性聲音從枯朽的喉嚨中發出來,濃濃的違和感讓一群人完全接受不能。

  『小烏丸大人就拜託你們了,感謝你們配合這位老前輩。』說著還帶著泣音,以及其他的敵刀一齊掩面哭泣,感覺到他們快崩潰了。

  等等,現在是怎麼回事?


  三日月被敵刀們強勢帶走,山姥切看著他的背影發愣。

  剛剛他好像有說小烏丸對吧,還說了兩次。

  上次的鍛刀活動,審神者難得人品爆發的二十回鍛到小烏丸,是他和太鼓鐘貞宗一起鍛的,因為審神者這回竟然會人品爆發的鍛到稀有刀已經是世界一大奇觀了,讓他們因為太震驚以致完全忘記是誰鍛的,反正就當作一起鍛的吧。


  雖然他對這位老前輩不太熟悉,但大概知道對方是個自稱『所有刀劍的父親』的刀,獅子王總說這人太古板愛說教而且一點也不有趣。

  其他小道消息則說小烏丸一針見血的指出獅子王也是平安時代千年老人家的一員,完全不想承認是老人家的獅子王就開始鬧彆扭的樣子。

  山姥切是不理解在這個本丸年齡平均大約九百歲的情況下,超過一千歲有什麼好鬧彆扭的,但獅子王會反感的原因應該不止這一點?

  「繼續吧。」把花札抽完二十張把三日月那傢伙領回來。




  另一邊,被帶進小烏丸休息室的三日月。

  看著那名坐在眾多敵刀中間用著長輩的口吻說教的刀,三日月愣。

  「對父親要恭敬才是,還不好好檢討你們所做的事?」小烏丸坐在椅子上,手上拿著數樣不同的物品疊的像座小山,雖然只又一隻手撐著以奇葩的角度堆高的物品卻穩如泰山,周遭圍了數圈對他五體投地土下坐的敵刀。

  ……原來每次活動的刀劍休息室是長這樣啊,他還以為是維持刀的型態等審神者召喚呢,三日月重點錯誤的反而開始觀察休息室本身。

  「工作期間竟然在聊天泡茶玩桌遊看雜誌,你們對你們所屬的單位有任何的忠誠性可言嗎……」連珠帶炮句句確實一針見血的教訓敵刀眾,一旁三日月發現牆壁上有面液晶電視正在直播隊伍出陣,剛好特寫是自家戀人的臉,開著小花趕緊找了個頭等席坐下。


  教訓完後敵刀一秒大逃亡,小烏丸放下手上舉的一堆東西,覺得成就感十足,能讓他們徹底悔改真是太好了呢,如果不論敵刀們的心理陰影面積的話。

  這時才發現旁邊多了一個紺藍色的人影,目不轉睛的盯著電視,粉嫩的櫻花積了一地。


  「三日月。」小烏丸叫了他的名字。

  「嗯~」隨意地應了一聲,持續地開著小花。

  小烏丸向他靠近「給我坐到後面去!離電視那麼近不怕眼睛瞎掉嗎?」接著強制把人脫離電視機前面,別以為他不知道離電視太近看的話視力會受損,這是基本常識好嘛!

  他可是所有刀劍的父親,怎麼會不知道這種常識呢?

  「等等我不要離開我的切國——!!!」



  「就你所言,那名披著白布的金髮男性是你的戀人吧。」費了一點心力解釋,小烏丸才明白他們的關係,三日月點點頭,身後開出了小花「是的,岳父大人。」

  這稱呼是怎麼回事阿?為甚麼會變成岳父阿喂!

  他是過了一段時間才來的,但來的時候儼然已經變成了上門提親的概念了。

  加州清光在一旁塗指甲油順便內心吐槽,算算時間山姥切他們應該也翻完花札了「爺爺你別忘了堀川他不同意還是沒轍喔。」他是此本丸第三位顯現的刀劍,跟山姥切的交情不在話下。


  瞬間三日月的背景變成了晴天霹靂「爺爺你就算自帶背景也不能這樣玩喔,搞的像靈異現象似的。」逐漸接近的腳步聲和簡短的對話聲,內容大概是非常感謝你們救了我一命,只差沒有90度鞠躬外加公式化的敬謝詞。

  山姥切的聲音有點窘迫,違和感太重了讓他非常不習慣,腳步聲到了門前,加州清光已經收拾好化妝包隨時可以閃人。

  門口上的燈亮了起來,山姥切開了一到小縫窺探裡面的情況,第一次到這種地方非常緊張,這裡不是所謂的敵人的大本營嗎?

  但怎麼、跟他想像的不太一樣?


  他大概有猜到紅火的敵刀是把人帶去小烏丸那裡拯救蒼生的存在(?),帶紫火的紅火的助手,藍火和綠火則是……受害者。

  小烏丸訓話有那麼的、可怕嗎?

  三日月不知為何的晴天霹靂,小烏丸坐在他對面一臉正經,清光則是抓起化妝包往他這走。

  「加油。」一把將門全部拉開,山姥切的手還拉在把手上、整個人被門拉著走,清光拍拍他肩膀側過身用高機動快速離場。

  山姥切站在門口死機。


  「切國~!」三日月一看到他,偽·少女心爆棚的背景又變成大量的小花「宗近……」他就靜靜的看著三日月被小烏丸放倒,姿勢不怎麼優雅地趴在地上,叫著他的名字努力朝他匍匐前進。

  他現在應該先關上門再開門嗎?這應該是他的開啟方式錯誤吧。

  覺得受到了巨大的精神衝擊需要SAN值檢定的山姥切果斷關門「切國——!!!」悲鳴般的叫喚聲隨著闔上的門板一起消失,山姥切看了看門邊上的牌子,確確實實的寫著『小烏丸休息室』六個字,抿唇內心天人交戰,再次打開厚重的門板。

  「這個只有臉能看的傢伙你真的要嗎?」小烏丸一腳踩在三日月的背上,無比認真的問山姥切,底下的三日月放棄抵抗心已死的讓他踩著,切國剛剛的第一反應竟然是關門!爺爺心好痛!怎麼這樣對爺爺呢?!難道說、是嫌爺爺麻煩了嗎?

  疑似被審神者如黑洞般的腦洞能力影響,三日月被自己的胡思亂想弄得心力交瘁,臉與地板親密接觸再起不能。


  房間裡的氣氛被詭異的分成了三塊,一塊是山姥切身邊的『請問現在是怎麼回事???』的狀況外模式,一塊是地上的三日月周遭的『藍瘦香菇(難受想哭)』的內心自虐模式,一塊是小烏丸身邊的『你真的要嫁給他嗎?』的女兒(?)出嫁父親模式。

  要不要是只要不要帶回本丸吧,山姥切認真的點了點頭「(本丸)要是少了他的話,(審神者)會感覺很不安,可能做出一些反常的事吧……」審神者只要一沉默就是種煎熬,不吵不鬧乖乖地坐在審神者的位子上,在某方面應該算是本丸的末日了。

  最後默於唇瓣間的話語不知是在說審神者還是自己,山姥切查覺到房間裡氣氛因為他的話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三日月抬起頭驚喜地盯著他,他選擇低下頭像是裝死般的逃避現實。


  「這樣阿。」小烏丸像是慈父般點點頭,從三日月身上走下來順便把人拉起來,走近他並踮起腳尖摸摸他的頭「之後兩人要好好地互相扶持喔。」溫柔地露出笑,像是認可的塞給他一把笛子「我會跟在你們本丸的那把小烏丸說的,之後他應該不會再刁難你們。」

  刁難?這麼一說才想起有這回事,三日月常常因為偷懶被小烏丸暴栗,但在他面前裝作沒事的模樣,且是三日月偷懶有錯在先,他就沒有再多加追究。

  「岳父……」從地上爬起來的三日月第一件事是抱住自己的戀人「叫父親即可。」小烏丸微笑「不過內番偷懶還是不會放過你喔。」三日月燦笑著回應「是,父親。」

  「趕快回去本丸吧,太晚的話你們家的審神者會發瘋喔。」揮揮手目送他們離開,他有聽過待在那本丸的自己形容的本丸,是個挺有趣的本丸呢,之後跟他商量一下用靈力的方式依憑在他身上好了,反正是同一把刀,審神者應該也不會反對吧。

  能看到孩子長大了還真好呢,休息室的門再次闔上,坐在名為『電腦』的物品前思考下一次要給什麼樣的樂器,螢幕上顯示了樂器的存量以及各家的審神者所持的樂器量。

  小烏丸勾起嘴角,為了樂器好好努力吧,審、神、者、們。



  「嗚嗚你們終於回來了!審神我等你們好久喔!還以為你們是不是去私奔不回來了!」送回本丸後,第一個衝出來迎接的是一頭亂髮的審神者,身上衣服凌亂還沾上許多塵土和葉子,估計是因為太擔心焦慮導致腦袋發昏在院子裡亂滾發洩情緒。

  跟在她身後出門迎接的一期一振和燭台切無奈的搖頭,審神者一發瘋誰也攔不住。

  「沒有要私奔……/我們要結婚。」山姥切和三日月同時開口,但是講的是截然不同的兩件事。

  「嗚耶?」發現事情好像變得好玩的審神者眼睛一秒亮了起來「什麼什麼?!詳細呢?!」


  「三日月?!/對吧切國~」山姥切的質問對上的是對方笑咪咪的同意,不愧為天下五劍最美的一振,山姥切一時語塞說不出半句話。

  「OK沒問題啊,什麼時候結,6/15可以嗎?」審神者眼睛都沒眨一下的用大大的笑容決定了時間,簡直可以看到堀川散發著黑氣向她砍去的預景「為什麼審神者你已經決定要哪一天結了……」胃突然痛了起來,審神者這種替別人擅作主張的毛病短時間是改不了了。

  「因為這一天是你們的結婚日阿,公認的喔!」拿出自己的手機,點了據說叫做『推特』的圖示,快速在搜尋欄上敲上幾個字,把手機翻轉給他看「這?!」螢幕畫面上滿滿跟他倆相似的圖片,有幾張甚至……臉皮薄的山姥切臉上漫起緋紅。

  「恩!就如你所見了!」審神者笑著作結。


  嘻笑玩鬧調戲山姥切一番後,審神者目光一轉到他手上的樂器「好啦,不說這個了,你有拿到樂器對吧。」明明就看到了不是嗎,還有明明就是你起頭的……「笛子。」遞出樂器,審神者在接下樂器後大愣。

  「笛子阿……」雙手恭敬的捧著笛子,審神者望向本丸一角堆起的笛子山和三味弦。

  恩,好像拿不太到琴呢。

  踮起腳尖拍拍他「沒關係沒關係,笛子也很好的,反正還有活動,不用擔心啦~」頂多再多打個幾局罷了,當審神者的其中一個優點就是耐力變得特別好,尤其是持久戰的活動。


  於是本丸被笛子山淹沒了。

  審神者依舊不理解為什麼,琴是有這麼難掉嗎?

  最後的兩把琴感覺還像是憐憫她快要發瘋才給她的,不然換到山姥切的近侍曲後本丸裡的琴數量只有零了。

  小烏丸笑的特別燦爛的拍拍她的肩膀,告訴她不用太擔心,先從土裡面出來要緊,不然等等真的要入土升天了。




  |★☆《End》☆★|


  一點自家本丸的記錄。

  又是個混了很久才更新的節奏,在此土下坐道歉<(__)>←喂


  (可能會有番外←去填坑!


评论
热度(27)
©霧潯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