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潯

灣家人請注意喔~
多半都是繁體字,然後霧潯這名字繁體很多劃我知道www簡體是「雾浔」,稱呼的話有潯就好了w

目前是準備爆炸的高三,因此更新會很慢——很慢——
還請各位見諒(土下座

有事請噗浪找喔w
https://www.plurk.com/decaysnow

【刀劍亂舞|鶴山】生理本丸【02】

【02】較為不同的本丸

 

 

 

  |★☆《正文》☆★|

 

 

 

  「 兩位,很抱歉打擾你們打情罵俏,但有件事需要趁你們主上不在時說明…… 」

  沒有聽過的男聲從音響孔傳出來,敲打鍵盤的損友三號調整視窗的大小,使兩人能將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順道用眼角確認一下自家的刀不會突然冒出來嚇他一跳,活潑的小天狗可是精力旺盛阿。

  其他人的頻道都先調成靜音以免有人拆檯,以這群人的性子拆臺不過也只是舉手之勞。

  滿腔的哀怨與心酸外帶第n張工具人專業認證,拜託,讓他好好報復的整一次人吧。

  讓她體會一下工具人的極致報復吧!

 

 

  「 打、打情罵俏? 」爭辯中的鶴丸和山姥切愣了一瞬,爭辯的話語被瞬間遺忘沒了下落「 嗯?不是嗎? 」

  從攝影鏡頭看到的是兩個白色的大福感情很好的在吵架,一片白白的外加上方絕讚的光源,在某種程度上他認為已經達到刺眼的程度,說是反光板也不為過……

  但身為當事人的兩人似乎不是很能接受,抽了抽眼角看著對方,作為活了上百年至千年的刀劍附喪神,腦中第一個迸出的詞是『相愛相殺』,對於過往的鮮紅色的記憶產生不太一樣的解釋,突然有些接受不能。

  「 開個小玩笑而已,別當真。 」自知場面有點尷尬,語氣一轉變成較為隨興的口氣,擺擺手要他們別在意「 回到正題吧。 」

 

  「 你們這個本丸,比較不太一樣。 」因為你們家的審神者是腐女。

  沒有把後半句說出口,目光直直盯著兩人後面的掛軸,這兩個人認真的表情讓他好想笑。

  「 你們的審神者戰鬥力本身就滿高的了,這座本丸原本是作為讓她能為政府效命的場所,但因破壞力太大了,才選擇用任命審神者的方式導正時間軸,必要的時候政府會直接派遣她出陣討伐敵人。 」頓了一頓「 不過基本上還是你們出陣,才能對時間的影響會降低到最小。 」

 

  裝出嚴肅的模樣,看攝影機對面的兩人豎起耳朵傾聽的模樣,憋笑肚子一陣一陣的抽痛,睜眼說瞎話隨口胡扯的東西不知能否掩過耳目。

  作為反光板的兩人偷偷交頭接耳交換訊息,最後輕微點點頭肯定。

  好單純!即使刃生漫長,但人生不長的人依舊很好騙!

 

 

  這樣的發現讓他更有自信了一點「 可是呢,她有一個缺點:」

  「她的精神常常非常不穩定,在地上打滾噴鼻血立墓飛天甚麼根本是家常便飯,不信請看你們頭上。 」關於這點他可沒說錯喔,動不動就失血過多真的是家常便飯,他還見過她一邊噴鼻血還一邊立墓碑的模樣,十分駭人讓他精神受到了創傷。

  兩人一同抬頭看著上方天花板,一塊小木片恰好的落了下來,鶴丸用手背將它擋下,山姥切咕噥著甚麼低下頭,鶴丸聽到後笑了一笑。

  音量很小,只有兩人聽的到,麥克風收不到他們的聲音,調大音量也沒無法聽到隻字片語,他果斷選擇繼續亂講話。

  「 因此,你們還有一個小小的工作:維持你們審神者的精神狀態。 」

 

 

  「 精神、狀態? 」咀嚼著他說出的特殊詞語,兩個白大福互相看了看,頭上滿是問號問號問號,上方疑似出現『那是甚麼?能吃嗎?』的跑馬燈循環五倍速播放。

  「 不管是抓狂、低迷、奇行種或是什麼狀態都可以喔,只要維持住同一個狀態就可以了。 」只是單純地維持精神狀態還不夠精確,他再補充一句「 就算一直流口水喘氣噴鼻血這也是可以的喔。 」

  「 真的? 」兩人難以置信的問。

  「 真der。 」損友三號憋笑回應。

 

  「 具體來說? 」鶴丸問道。

  「 啥也不用做。 」損友三號答。

 

 

  「「 甚麼也不用做?! 」」兩人對他說出的話難以理解,模樣讓他想起了學生時期第一件作業、一打開了一個字也看不懂的原地死機。

  真是認真的好孩子,肯定很難接受吧,雖然如此但會因此感到很開心的人,一定是太單純了沒想過有什麼隱藏的目的,能夠這麼負責任還真是好啊。

  想想他家沒被分配工作十分悠哉享樂的和泉守兼定,早知道他當初絕對要趁堀川國廣來之前把他踹去工作,不然等堀川來了他根本死也不會做。

  再說堀川還會幫他做。

  想到這裡有點哀傷,有種一輩子注定輸給那些人生勝利組的感覺。

 

  吐了一口氣調整心情,先把眼下的事做好再說。

  「 好好出陣、遠征、演練、內番,受傷了乖乖去手入,鍛刀什麼的隨你們高興,好好享樂就好。 」眼角餘光看像擺在一邊狐之助給的教學事項,看著標題唸出來「 執行正常職務,不用想太多做甚麼,『好好跟大家一起享受人生就好』。 」

  「 就這麼簡單。 」

  再多就太浮誇了他會被拱出來請不要這樣做謝謝。

 

  「 真的? 」「 真的。 」

  反光板二人組面面相覷,損友三號也不急,拿起一旁已經泡開的泡麵開始吃。

  「 好好玩就好? 」「 沒錯,就是好好玩就好。 」

  損友三號在暗處露出陰險的微笑,很好、目的達成,接著就看他們的個人造化(?)如何了!

 

 

  鏡頭回到抱胸思考的兩人這裡。

  要維持審神者的精神狀態,但就具體而言只是奉工執行本丸的職務,除此之外就是享樂?

 

  「 你覺得審神者的精神很不穩嗎? 」鶴丸輕聲問「 嗯……但是她朋友說的,應該、是? 」

  山姥切想起她突然開始迷之抖動流口水的情景,像是著了魔般眼神變得腐爛,但一注意到他的視線馬上收斂回歸無事的樣子,直覺告訴他審神者隱瞞了什麼天大的秘密,且眼前桌上人像纏繞的氣息更讓他相信這件事。

  雖然那氣息並不會令人難受,但光是存在在那裏讓人有一點點不明的壓力……審神者到底是什麼人呢?

  思考這個問題的山姥切,腦袋似乎有點打結頭上冒起細微煙霧,像是煮沸的熱水壺即將爆炸「 冷靜一點。 」用手刀輕敲他的腦袋,鶴丸覺得有點好笑。

 

  比起目前還不知道是何方神聖的審神者,眼前的山姥切比較能吸引他的注意力。

  不知道是因為擔任近侍,或是本來的個性就是如此,目前看來是把認真又彆扭的刀,腦袋一條筋,有點呆呆笨笨的,容易思考一些事情然後腦袋過熱冒煙爆炸,意外的有趣呢!

  好想給他驚嚇!(((`・ω・´)))←認真顏

 

  「 先別想這麼多了,審神者應該不會對我們有害,不是嗎? 」拍了拍山姥切,言下之意是不要想太多,免得你等等突然爆炸「 阿,嗯…… 」山姥切呆呆的點點頭表示理解。

  「 所謂的維持精神狀態大概是指、要我們這群刀劍男士顧好自己,受了重傷甚至更嚴重的斷刀,可能嚴重影響審神者的心神、精神崩潰等等的才是要注意的,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 」鶴丸對山姥切解釋,看他露出恍然大悟的模樣忍不住噴笑。

  「 就是顧好自己的意思吧,好好注意這點就行了。 」腦筋思考的山姥切做下結論,損友三號聽到也只是笑著附和「 是的是的,差不多就是這意思。 」

  嘛,反正他只是名坐在搖滾區頭等席的旁觀者,他只想知道那傢伙怎麼噴鼻血死的呀。

 

  得出結論後,審神者的朋友結束了通訊。

  「 那麼,去找藥研他們吧。 」支撐著地板站起身,山姥切在心中估算一下時間,這時候刀裝應該已經做好了,需要聚精會神製作的物品,希望不要被他們剛剛的騷動打亂才好「 鶴丸? 」

  鶴丸微微偏頭用眼角偷看一旁空著的書櫃。

  曾經待過神社使他對這類扭曲的靈力較為敏感,書櫃後面的靈力跟桌上的人像同樣且更加深沉了,是藏了什麼奇怪的東西他並不清楚,但目前就他們的能力而言,並沒有辦法把那受審神者靈力保護的書櫃移開,但感覺有極大可能是審神者的秘密,還真令人好奇阿~不知道會是怎麼樣的驚嚇呢!

  等之後有能力跟山姥切一起來探究好了!

  「 鶴丸? 」「 阿、來了。 」

 

 

  兩人一同回到大廳與製作刀裝的藥研和五虎退會合,將剛剛在審神者房間裡發生的來龍去脈簡單解釋一遍後——

  開始尋找五虎退身邊的小老虎。

  「 因為聽到類似爆炸聲的聲音……小老虎們、嗚、真的非常抱歉! 」含淚欲泣的五虎退連連鞠躬道歉「 好了好了,總之先把他們找出來吧。 」鶴丸擺擺手安慰道「 反正一定還在本丸裡吧,應該不會跑到本丸外面去,就先去找找看吧。 」

  「 總不會是抓著審神者的衣服一起飛到其他本丸去了吧~? 」說完上補上一句開玩笑的話逗五虎退開心,順便立了一個flag。

 

  現在鶴丸則是非常懷疑那五隻小老虎是不是真的跟著審神者飛到其他本丸去了。

  因為新設立的本丸,規模還不大,據狐之助說之後會應審神者的戰績以及刀位數增設部屋,聽說也可依照審神者的心情改變本丸的時間,無論是日夜或是季節皆可。

  這還真是嚇到他了!不知道能不能趁冬季時收集好幾桶雪,在其他季節來個見面禮呢~?光想就覺得很有趣呢!

  雖然很重要,但對現在的鶴丸而言這些不是重點。

 

  「 ……你、! 」跌在深坑裡的山姥切,身上的白布混著泥土和塵灰連人捲成一團,塵土染在白布上為明顯,看上去整個人灰撲撲的,模樣悽慘但山姥切眼神兇惡的像是要把使作傭者千刀萬剮的樣子。

  鶴丸蹲在洞口邊緣上,往下看著山姥切,鬆落的小土塊從邊緣落下,從山姥切的角度可以見到鶴丸腳下的土塊開始崩裂。

  「 喔喔!嚇到了嗎?! 」剛剛發現本丸裡不知為何有許多洞,把其中一個洞稍稍掩飾一下還真沒想到山姥切會上鉤呢!

  坑的寬度並不算大,頂多容納一、兩個人的體積,深度比他倆的身高還再深一些。

 

  「 你做的?! 」山姥切質問「 因為我是仿品嗎…… 」因為身為仿品而自卑的性格,讓他把許多事情通通往他是仿品這一點作為結論,低了低頭用沉默拒絕其他的言論「 才不是呢! 」鶴丸苦笑「 這跟是不是仿品一點關係都沒有啊。 」

  山姥切低頭繼續沉默,扯了扯自己的布把自己包得更緊了。

  鶴丸在心中輕嘆一口氣,還真是固執阿,不過就這洞的大小以及當事人的情況,不能放著他不管,要是放著不管可能到明天早上他還會待在這個洞裏面。

  他還沒看過他的光輝呢,怎麼能被塵土掩埋呢?

 

  「 好啦好啦,伸出手吧。 」鶴丸對他伸出手「 還要找五虎退的小老虎不是嗎? 」山姥切頓了頓,微微抬頭看著那隻伸出的手。

  「 但、 」「 好了快把手給我啦! 」打斷他的話,那隻手更往他的眼前湊,山姥切覺得有點不妙。

  「 等等! 」山姥切叫到,親眼看著鶴丸腳下的土塊崩裂「 什麼、嗚阿! 」失去支撐慘叫一聲地跌進洞,還來不及用手撐住邊緣,一團白白的鶴已經落入洞中,從洞口傳出二人分的悲鳴。

  另一頭的藥研和五虎退同時間轉頭看向聲源,腳邊有五隻沾上塵土的小老虎,剛剛突然發現在刀裝室後方的叢林裡有幾個坑,小老虎不小心掉進去了,所幸洞不深是手臂能及的長度,五隻小老虎都平安無事。

  「 是一起掉進洞裏面了吧。 」已經料到是怎麼回事的藥研用手背推眼鏡「 去拿條長繩子綁在樹上,讓他們兩個上來吧。 」

 

 

  山姥切果不其然的送進了手入室裡面,陪伴同行人鶴丸一枚。

  「 這樣就沒問題了,等等休息一下就能正常活動了。 」藥研收起藥膏,對著山姥切和鶴丸說道,因為正裝上全都是土,於是換成了內番的衣服,但因山姥切目前還沒有備用的白布,因此暫時用薄棉被代替,在上藥時造成了一點點困難,他指的是心理層面的。

  但比起山姥切的彆扭的包著一件棉被,讓人覺得自己好像做了什麼不能做的事;一旁鶴丸戰戰兢兢的正坐,直勾勾的盯著他替山姥切上藥更令人困擾阿。

  聽到他的話後鶴丸用力的猛點頭,剛剛緊張的神態放鬆了下來,看著山姥切皮膚上原本顯眼瘀青逐漸變淡,手入室的藥有部分是用主上的靈力加持過,在刀劍男士身上的作用效果會更變得更快,雖不清楚作用原理但還真是讓人吃驚呢!

  「 ……這樣就抵銷了吧? 」像隻小貓繃著身體讓藥研上藥,小腿肚上的瘀青消去後把捲起得褲管拉下來,不管是鶴丸還是藥研的視線都讓他很不自在「 抵銷? 」捕捉到奇怪的關鍵字,鶴丸稍稍提高音量問。

 

  「 ……之前不是跌在你身上?在審神者房間的時候。 」原來當肉墊是這樣……那時候應該好好道歉才是,尤其對方還是名刀名劍,被他沉默帶過總覺得不對。

  「 阿、那個沒關係啦! 」完全沒想到對方有掛記這件事,不提鶴丸也差點忘了這件事「 你根本沒多少重量阿,除了那時額頭會痛啦哈哈哈。 」愉快地拍拍對方要他別在意。

  在腦中稍微模擬了一下當時得場面,以及剛剛他掉進洞裡的場面做對比,怎麼想都是承擔他所有重量的山姥切會比較痛,而且……雖然因為布的關係讓他身形看起來稍微寬了一點點,但是實際上很輕。

  他無比懷疑山姥切披著布的原因不只是因為他是仿品自卑的緣故,其中有一部分是要增加自己的視覺體積,雖然本人可能沒有自覺。

  「 真的? 」「 真的真的。 」

 

  「 對了,你原定的行程是甚麼啊? 」鶴丸轉移話題,若是以山姥切的性格而言,那些對話一定會開始循環,沒完沒了還是用沉默結束,不如先轉移他的注意力比較實在。

  山姥切怔了怔,一下子轉不過來,稍待數秒鐘後才回神。

  「 去遠征補充資源,出陣等審神者回來之後再做決定。 」原定行程是這樣,但是事實與想像中的行程截然相反,這一折騰已是下午,再過不久天色即將染上橘紅,若是去遠征……回來已是日落。

  審神者也還沒有分配今天的佃當番以及廚當番,中午在一陣鬧騰中也沒有選出廚當番的人選,意即現在他們連午餐都還沒吃。

  這時候山姥切的肚子非常適時的咕嚕咕嚕地叫了起來。

 

  「 嗚…… 」摀住自己的肚子,用棉被把自己縮成一團,低著頭腦袋上又升起熱氣。

  「 阿、說的也是,我們還沒有吃午餐呢!www 」喔喔這樣看起來就比較小隻了,這才是原本的體型吧,還真是嚇到他了呢!

  雖然講的話是安慰,但心裡想的是差了十萬八千里的重點錯誤。

  「 還有你們也該清洗一下了。 」藥研指了指旁邊籃子裡堆放兩人分衣物,尤其白布很難洗乾淨,不管是鶴丸的衣服還是山姥切的布「 晚餐我跟五虎退做吧,你們先把那堆衣物洗乾淨。 」而且要是鶴丸來煮的話,誰知道會有什麼樣的驚嚇呢?

  為了自己的健康還有胃著想,他覺得先將攸關生命的食事先包辦下來是在明智不過的選擇。

  再說他完全不想處理那堆滿滿都是髒汙的白衣服,太費力了,讓他們自己處理正好。

 

  「 嗚喔!噗哈哈哈! 」看到那一籃的髒掉的白布,疊得像座小山特別壯觀,突然理解藥研不想處理的原因「 那我們走吧山姥切! 」瘀青已經不可見,手入室的藥效果還真好,真令人驚訝呢!

  鶴丸一手拉山姥切一手抱著那一籃衣物衝了出去「 喂!等等!鶴丸! 」身上的棉被在拉扯中掉了下去,身上沒有了遮擋外表的布山姥切變的很慌張,奈何在力氣上贏不過鶴丸,只能被拉著走。

  手入室只剩下藥研一人,以及剛剛去清點政府補助的資源回來的五虎退,站在門口抓著門框探出一個頭「 那是……山姥切先生? 」此本丸只有四把刀,其中兩把在這裡,一把是鶴丸剛剛拉著一個人衝出去了,剩下那個被拉的人只可能是山姥切「 是阿,沒有披著布的模樣,讓人很驚奇吧? 」

  「 嗯嗯!真漂亮呢! 」五虎退發自內心的讚嘆,沒想到在白布下會是這麼耀眼「 他聽到話會生氣的喔。 」藥研起身戳了一下五虎退額頭「 欸?嗚!? 」鍛刀室時鶴丸做的第一件是掀山姥切的布,他的反應是尖叫然後給了鶴丸一顆暴栗,至今仍印象深刻阿。

 

  「 好了,我們去廚房吧,做今天的晚餐。 」

  不過阿,審神者要什麼時候才會回來呢?

 

 

 

  |★☆《TBC》☆★|

 

  拖了非常久才弄出第二章,在此土下坐道歉<(__)>

  然後讚嘆被被和貞醬,20鍛鍛出祖宗了啊!!!。:.゚ヽ(*´∀`)ノ゚.:。((狂喜亂舞

  是說花丸第八集的會不會就是被被啊好期待喔喔喔!!!

评论
热度(13)
©霧潯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