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潯

灣家人請注意喔~
多半都是繁體字,然後霧潯這名字繁體很多劃我知道www簡體是「雾浔」,稱呼的話有潯就好了w

目前是準備爆炸的高三,因此更新會很慢——很慢——
還請各位見諒(土下座

有事請噗浪找喔w
https://www.plurk.com/decaysnow

【刀劍亂舞|鶴山】純腦補

【刀劍亂舞|鶴山】純腦補


  ★正太化請注意。

  ☆單純是個小腦洞~



  |★☆《以下的全都是腦補》☆★|




  最初的見面純屬意外,雛鶴碰到在賣場走丟的小被被,一張圓嫩的包子臉帶著淚,發音不標準的說要找監護人哥哥。

  雛鶴的性格不是多有正義感、挺隨興且愛玩,原本覺得有點麻煩、想要加快腳步走掉,但是看他年紀太小,旁邊有帶著奇怪笑容的人朝他走去,想到老師曾經說的人口販子,才勉強地拉著小被被的手去櫃檯找他的家人。

  到了櫃台後,小被被拉著雛鶴不放,是個很怕生的孩子,雛鶴拿他沒辦法便一起待在櫃台等他的家人來。


  但沒想到雛鶴和小被被的監護人是舊識,一不小心邊買邊聊得太開心了,一個不注意兩家的孩子都跑不見了,帶著大包小包風風雨雨氣勢磅礡像是歷經戰場的衝向櫃台嚇到了周遭的人。

  小被被拉著雛鶴的衣襬躲在他身後,雛鶴倒是游刃有餘的拍拍他的頭安慰他,看著周遭的人受驚嚇的模樣開啟了殘念驚嚇系鶴爺的道路(刪除線)。

  兩人的世界,便開始有了交集。



  不知道是誰提議的,性格隨興的雛鶴一家人說要住大一點的房子,便搬到了小被被家隔壁。

  小被被家的人一向喜歡悠閒且寧心的地方,房子是選擇比較偏向市郊的地方,比起市區較為安靜,而且房子會寬敞許多,房子與房子間有圍牆作分隔,雛鶴一聽到小被被在隔壁,便想給他一個驚嚇,疊了好幾個箱子爬到圍牆上,著實嚇了小被被一跳。

  但是雛鶴不小心太興奮,把上來時的箱子被弄倒了,尷尬地杵在圍牆上下不去。

  小被被原本想叫雛鶴跳下來,但想圍牆有點高度,跳下來一定會受傷,自己力氣也不夠大,接不住雛鶴,趕緊跑回家告訴監護人讓他們搬梯子來讓雛鶴下來。


  監護人知道後果不其然的教訓了雛鶴一頓,失望的雛鶴身跪坐在房間裡面壁反省,小被被趁大人不注意的時候,偷偷塞了一個小袋子到雛鶴手裡,希望能讓他稍稍開心一點點。

  小袋子是用水藍色漸層的布料做的束口袋,繩子是亮橘色,系著一個小金牌作固定,裡頭裝的是巧克力,似乎是握在手裡太久好像有一點點融化的樣子。

  雛鶴原本想要趁大人不注意時偷吃,但轉念一想把巧克力留了起來。



  之後兩人感情在不知不覺間越來越親密,詳細來說是越吵越親密。

  俗說說的好,每個作死的人身後一定會以一個幫他擦屁股收拾善後的人。

  雖然好像不是這麼說,阿反正能懂就好。


  尚還年幼的兩人常常一吵就無法開交,吵著吵著從惡作劇講到學校的老師的朋友的親戚家養的貓咪指甲剪的時候超不安分,吵著吵著到底原本在吵什麼兩人也忘記了。

  有時候懶的爭辯乾脆鼓起嘴巴不說話的冷戰,短則三十秒,長則一分半。

  這冷戰就連和雛鶴同齡的小伽羅都被嚇到了,為甚麼才不講話一分鐘左右,一開口就是歷經滄桑滿腔愁緒決定破鏡重圓還自帶背景音效的感覺。

  兩家監護人則是蹲在一旁,一邊開著小小花拿著錄影機把過程拍下來,抱著哪一天他們長大後放給他們看肯定很有趣的想法幫忙做著紀錄。



  因為住家是在市郊,常日需要早點起床去上學。

  雛鶴一開始非常不習慣這種時間起床,老是睡眼聳聳的樣子,穿錯雙襪子、走路不小心掉進水溝、撞電線桿等等,看的小被被很不安心,雖然人家比他大,而且明明是哥哥來著的。

  因此在平日時,小被被會早點起來去雛鶴家叫他起床。

  不知不覺中,在早晨時看到一名金髮的小男孩跟比他高一個頭的銀髮男孩、手牽手的去上學,已成為這社區的治癒景色其中之一。


  相反的,一到假日時小被被會賴床賴的很晚,誰也叫不醒,像是整個人黏在被子上,沒辦法讓他與被子分開。

  似乎是他非常喜歡身上有披著一塊布、或是說喜歡戴著有帽子的布料,讓他比較有安全感,平時會帶著連帽T恤,在家裡常常披著一件被被到處走來走去。

  尤其是冬天的時候,很難從溫暖的被窩中離開,平日都得依依不捨的蹭蹭棉被才爬起床,假日時當然是窩在裡面不出來啦~


  而這時候,就輪到雛鶴登場啦~!

  不知道為什麼雛鶴總有能力把小被被從被窩裡挖出來,但小被被總是會有點魂不守舍的樣子,可以推測是經歷了強大的驚嚇。

  雖然老是被嚇但膽子還是沒被練起來的樣子,似乎還因此更容易被嚇了。


  於是某一天假日,雛鶴精神飽滿的起了床,想到昨天要小被被叫「歐尼醬」才肯起來,可惜失敗了殘念,虧他還挺期待小被被叫歐尼醬的。

  於是他決定要小小的報復了一下★

  興沖沖的開了堀川家的門,小跑步的往小被被的房間前進,這點噪音還吵不醒小被被,當然能讓他稍微醒一點也是不錯~


  戴上準備好的面具,他把小被被從被窩裡挖出來,雖然整個人像隻八爪章魚的抓著被子不放,但是露出臉還是辦的到的~

  「 山~姥~切~ 」用力搖晃小被被的肩膀,對方果不其然的微微地動了動眼皮,再一下下就會睜開眼睛,他把臉靠近他一點,放大自己的音量。

  「 山姥切~!!! 」小被被眨了眨眼睛,轉頭看像搖晃著他的人——


  「 該 起 床 了 喔 。 」

  一張放大的路克臉在他面前,蒼白的皮膚配上面目猙獰的樣子,裂開的笑容露出森白的尖牙齒,突出的金色眼睛滿是癲狂,配上逆光的黑影,面貌十分可怕。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小被被的哀鳴,響徹天際,引來左右鄰居以及兩家差點準備抄傢伙的監護人的關注。


  之後雛鶴果然被教訓了一頓,小被被縮成一團包子不敢出來。

  「 山姥切對不起! 」頭上頂著一個包,雛鶴用最標準的土下座姿勢道歉,一旁還站著像是惡鬼般的監護人,背景一片黑都快看不清兩位監護人的臉了。

  「……歐尼醬八咖!」隔著棉被的罵聲有點模糊,但雛鶴很清楚地聽到了『歐尼醬』三個字,心中某處被莫名的被打擊了一下,心情突然沒有原因好了起來,背後冒出莫名的小花背景。


  「對不起嘛~!」心情好,語調也變得比較愉快。

  雛鶴家的監護人燭台切突然覺得這事情發展好像偏了方向,看著兩隻小的做著單方面的道歉,背景還莫名開出粉色小花不知怎麼回事。

  小被被的監護人本作長義也覺得背景有小花,但是沒有立即察覺是怎麼回事。


  在這之後雛鶴送了一件白色的貓耳斗篷給小被被,他收到時眼睛都發亮了。

  後來被被只要是天氣不熱都披著貓耳斗篷到處跑,但一說到要洗貓耳斗篷時眼眶泛淚的模樣,讓監護人很是頭痛,只好狠下心抱著罪惡感的搶了斗篷拿去洗。

  雛鶴知道後,用力盧監護人幫忙出錢,又買了好幾條斗篷給他,小被被收下時像是看救世主的眼神,至今令人難忘。

  之後兩人氣氛良好的手牽手到處逛逛以及製造驚嚇,小倆口在不知不覺間成為如影隨形的存在。


  但是小被被的監護人本作長義一直有個疑問,為什麼他家的孩子好像一直往雛鶴家跑啊……難道是要住在他們家了嗎?

  不過在那裏有著光忠前輩顧著,這樣也不壞啦~www

  本作·從來想過flag這麼好立·長義·千金難買後悔藥·以下58字略,看到自家養的乖小孩一步一步踏進別人家還完全沒有察覺,遲鈍程度連光忠都想替他默哀了。

  而這時候兩個小團子已經手牽手,想兩隻貓咪般的窩在一起睡午覺了~




  |★☆《完》☆★|


  好想看被被叫鶴爺歐尼醬——((亂滾亂滾被被被砍

  對了不知道路克是誰的話,可以去搜尋看看,關鍵字打上死亡筆記本會更好找喔~

评论(1)
热度(25)
©霧潯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