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潯

灣家人請注意喔~
然後先說一下,在樂乎這邊大多數人看得懂的是簡體所以文會轉成簡體版的,但直接對話的話還是繁體字(因為輸入法不是繁體的話很容易搞錯字)
請各位別太介意w

腦補速度跟手速成反比,大概就是個網路線拔掉才會產文的寫手
( cp : all姥、雙狐 ...((以下n個cp省略<<吃很開(然後又進化了... )

有事請噗浪找喔w
https://www.plurk.com/decaysnow

【刀劍亂舞|鶴山】生理本丸【01】

【01】審神者

 

 

 

  ☆ 很抱歉的這本丸的全員都智商低下,智商君全部都下線了喔耶~((喔,還有幾個在啦。

  ★ 隱性ABO設定,有生理男子的描寫,無法接受請勿往下,小孩子會有但不一定會寫到(喂!

  ☆ 有私設女審神者,但沒他的CP請放心,只會看她在發廚發腐發神經病。

  ★ 以上可~往下吧! 

 

 

  |★☆《正文》☆★|

 

 

 

  作為刀劍,忠誠於主人與斬殺敵人是他等的本職,是即使作為仿品也能執行的職務……山姥切一直都是這麼想的。

  被時間政府給予機會,被審神者喚醒進行殺戮之職,討伐搗亂時間的朔行軍,作為戰刀的他毫無怨言。

  但當他躲在在審神者房外,從紙門後面看著審神者辦公的矮桌正上方有個大洞,在略顯昏暗的房間給予一道光芒照耀矮桌,使矮桌莫名顯得特別神聖、祥和以及那個位置的重要性,由破了洞天花板落下殘骸零散的掉落在矮桌四周也不減其的視覺觀感。

  天花板破洞飄散的塵埃使門外的兩人咳嗽打噴嚏時,兩人呆然的面面相覷,身上的白布佈上一層灰,有些滑稽,腦袋還沒將語言能力重新組織說不出一句話,除了在口鼻前搧手將塵煙搧去外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 審神者…… 」飛出去了呢……四周的殘骸木片上還留有幾根剛落下、潔白反射著光的長羽。

  鶴丸國永盯著天花板上的大洞,即使在漫長的刃生當中他只有聽過空降部隊,從屋頂上掉下來他還勉強能接受、噸位很重把屋頂壓垮他還可以掛起笑容打趣的說要減肥了,但長出翅膀從房間裡衝破天花板飛出去的還頭一次見呢……

  「 ……很強。 」在瞬間像海嘯般襲來的靈力差點讓他站不穩腳步,被靈力衝擊的感官一時間還無法回復正常,扶著紙門撐住身體才不至於跌倒。

  山姥切國廣注意周遭也被靈力衝擊的物品,不是移位就是撞到牆上,突然發覺他們當作遮蔽物的紙門十分堅固耐衝擊呢( 重點?! ),審神者從結界中取出的做工精緻華美銀色圓錐形的…長槍? 榻榻米上有輕微拖行造成的割裂痕跡,看得出那把長槍的鋒利絕非裝飾品。

 

  現在問題來了,審神者帶著武器氣勢磅礡長出羽翼衝破天花板是要去哪裡? 

  距她上任時間才一個小時,她要去哪裡?

  兩人互相看著彼此,在塵煙定下後尷尬的氣氛也漫開來。

 

 

  將時間點回推一下,這座本丸是由新上任的審神者管理,狐之助在指導完審神者的基本任務後便回去了,期間審神者聚精會神很認真地在聽指導,在結束指導後仔細地將任務表看過一遍,一點也不敢怠慢的模樣讓人十分放心。

  只是偶爾會摀住耳朵上掛的小盒子說什麼「 跟他有關的本本全都收! 」「 現在我有事不能到場,拜託你了! 」「 喔你已經買了嗎?!! 太太我愛你啊!!! 」的話。

  雖然山姥切並不是聽得很懂,既有提到『 愛 』這樣的字眼,大概是審神者很喜歡某個人、吧。

  除去審神者不知道為什麼會用手背抹去嘴角的口水,偶爾會突然迷之抖動、被關切時會會用特別燦爛的笑說沒事……以過去多次轉手的經驗,這種類型的主人好像、沒有看過。

 

  之後去鍛刀室鍛刀解日課,一次3:20交給刀匠精靈手傳帖後出現了鶴丸、另一個則是20分鐘。

  鑒於時間不長,審神者吩咐他們彼此互相交流一下等待鍛刀時間結束、去隔壁房間製作刀裝,她先回房跟朋友問點事。

  雖然有些話聽不是很懂,但審神者做事挺謹慎的,初始刀的山姥切和初鍛刀的藥研都這麼想,倒是剛顯現的鶴丸對審神者滿滿的懷疑,在各種驚嚇後等到了五虎退的顯現。

 

  「 要不要去審神者房間確認一下? 」不親眼見證不會死心的鶴丸提議,耐不住對方為達到目的的各種死纏爛打的山姥切嘆了一口氣後,請藥研跟五虎退去製作刀裝,自己則領著鶴丸去審神者房間『 一探究竟 』。

  接著就目睹了審神者如戰線崩壞般慘叫般大吼一聲「 不准燒啊啊啊啊!!!!! 」從結界中抽出武器,背後長出翅膀以靈力衝破天花板飛出去,留下一地的殘骸以及一臉錯愕的兩人。

  於是就變成現在這樣了。

 

 

  「 真是嚇到我了呢…… 」從洞中窺探天空,外頭天氣很好,艷陽高掛、晴朗無雲,在天上飛行視野肯定很好,姑且不論審神者的目的為何「 對了、你覺得審神者會給我一對鶴的翅膀嗎? 」

  可以衝破天花板或是空降帶來驚嚇還真不錯呢!

  不知道是刻意或是下意識忽略審神者這個問題本身,鶴丸像是完全不在意審神者、甚至沒有被剛剛那波靈力影響,見他泰然自得的模樣山姥切的自卑模式又發作,仿品果然比不上那些名刀名劍吧……

  「 應該、會吧。 」既然對象是名刀,審神者應該會答應的。

  「 如果是那樣就好啦~ 」鶴丸回以他燦爛的露齒笑,率先踏入許多木塊殘骸的房間「 首先就來搜索看看吧,像是尋寶那樣! 」大幅度誇張地擺動身軀,身上的兵庫鎖發出金屬摩擦聲,鶴丸笑嘻嘻地將目光投向審神者矮桌上的…鐵盒子?

 

  「 凡事有果必有因,既然審神者的最後是在那個東西前,肯定跟那脫不了關係! 」手指放在下巴前裝出思考的模樣,隨後打了響指揮動手臂指向那個鐵盒,誇張的動作讓袖擺大幅度擺動。

  在有些昏暗的房間裡,除了被光照射的矮桌、最顯眼的就是全身白晃晃的鶴丸,揮舞著袖擺在視網膜上留下了一處白色,有些沾上塵灰能不減其風采。

  「 那你要過去嗎? 」腦袋大概只有一條筋的山姥切拋出直球的問題,突然將鶴丸炸的手足無措。

  「 呃…… 」

 

  由於被光壟罩的矮桌氣場完全不是普通人能接近的,掉落的木塊自動彈開、連點灰塵木屑都沒有落在桌上,在桌上除了那個鐵盒子,還有像是祭壇般擺了各式各樣的、小型人像? 

  不是很懂但能感受到主上的靈力纏繞在周遭,雖因強烈的執念而扭曲卻亂中有序,可見他對那些物品的敬仰與狂熱。

  對此鶴丸猜測審神者是多神信仰的人,對於她的宗教還不理解,不清楚這樣擅闖私人空間是不是會觸犯禁忌之類的,每種教派的思想都不太一樣、規矩也不同,若是在無意間惹怒審神者說不定會被刀解……

  這審神者看起來是很認真、會說到做到的人啊……

 

  「 只要確認就可以了吧? 」不理解為甚麼鶴丸臉色突然變得有些…尷尬?

  一向腦筋思考的山姥切邁步踏進房間,現在他腦中想的是執行近侍的職務,五虎退和藥研還在刀裝室等著,資源消耗到一定程度要去遠征補充資源、出陣先緩緩等候審神者回來再決定等等內容。

  確認沒事可以先回去,如果有事就先處理完再回去,除了事件順序稍有更動,但結果是不會變的。

 

  「 等等阿山姥切不要衝動! 要是審神者生氣怎麼辦? 」要是觸犯禁忌怎麼辦? 你看他桌上一大堆的人像啊!! 感覺就是不允許他人接近的感覺啊!!!

  「 事後對她說明因為看到天花板上有洞、只是來檢查而已,只要說明清楚她應該不會發怒吧。 」從一開始便發覺桌子周遭的靈力不尋常的強大,山姥切大概也猜的到那張桌子有審神者十分看重的物品,但究竟是什麼讓審神者飛出去呢?

  不要燒是指…有什麼威脅她嗎?

  「 那、我們兵分二入怎麼樣? 」鶴丸提議道,那個鐵盒子應該有什麼訊息在吧! 保險起見不要兩人站在同一方向「 好。 」

 

 

  他與鶴丸從兩側緩緩靠近矮桌,隨著距離接近、靈力的威力也越強,兩人屏氣凝神專注在那塊鐵盒子上,在鐵盒子另一面有著數著格子顯示著不同的人,其中一個格子印出的是鐵盒子對面的畫軸,也就是現在他們所在的房間。

  除了映著畫軸的格子、還有另一個在拍攝中庭營火的格子,格子上有許人…或是刀?將手上的柴火丟進營火內助燃,似乎能聽見樹枝表皮剝裂發出劈拉啪啦的聲響。

  兩人對於刃生中最常發生的災難——火災,並沒有什麼好感,不由得一起皺起眉頭。

  而其他格子的人倒是笑得挺開心、嘴巴開開合合相談甚歡,但(沒戴上耳機的)山姥切和鶴丸沒有聽見半句話,無法判斷是什麼情形。

 

  從格子裡看到他們身邊有『審』的紙張推測,這幾人是其他本丸的審神者,而審神者有說要和朋友問點事,這幾個人應該就是她口中的朋友吧。

  雖然不知道他們在討論什麼,但從審神者衝破天花板飛出去前說的不准燒,和某個格子已經生起營火的情況……合理推斷這兩件事應該是有關連性。

  可是畫面上其他人拍手大笑、露出不懷好意的惡趣味眼神、趴在桌子上一抽一抽憋笑顫抖的模樣,兩人不禁狐疑這真的是審神者說的『朋友』嗎……?

 

  「 現在……要做甚麼? 」山姥切輕聲詢問鶴丸,看著畫面上的營火大概知道審神者為什麼會飛出去的原因,對方低頭思考後便走到矮桌前坐下「 鶴丸? 」畫面上屬於審神者的格子出現了鶴丸的身影。

  「 呦! 我是鶴丸國永,對我的出現嚇到了嗎? 」鶴丸笑著對著鐵盒子揮手打招呼,雖然聽不見其他審神者的聲音,但可以肯定他們有聽見鶴丸的聲音,紛紛招手向他問好,即使是趴在桌上的那位也舉起顫抖的手招了兩下。

  果然名刀就是不一樣嗎…?

 

  山姥切安定的又陷入了自卑狀態,想著鶴丸一個人應該能順利解決的轉身離開,卻不料被抓住了布「 接下來怎麼辦阿山姥切? 」接下來看到的是鶴丸有點僵硬的笑顏。

  「 阿?! 」看他剛剛泰然自得坐下去做自我介紹還以為對方已經知道要做甚麼了。

  「 至少幫我找個台階下吧! 」那只是他突發奇想說來自我介紹一下吧,但沒想到會有回應阿!

  一轉頭還看到身上滿是陰暗氣息的山姥切要走,於是他趕緊抓住對方,兩個人( 或說兩把刀? )總比一個人好,隨便做點什麼讓他可以下台吧!

 

  「 我、我也不知道阿… 」反正像他這種仿品什麼的…鶴丸無形象的模樣有點嚇到他,下意識往後退「 那該怎麼辦啊? 我要繼續唱獨腳戲嗎?! 」

  抓著山姥切身上的被被往身上拉,太刀與打刀的力量差距立見分明,山姥切因拉扯重心不穩往鶴丸身上倒,使額頭與後腦勺親密接觸,造成兩把刀因撞擊不約而同發出的吃痛聲。

  「 嗚…… 」山姥切低頭摀著後腦勺、疼的齜牙裂嘴,用布把自己包起來縮成一團球,摔倒的位置剛好在鶴丸的懷中,衝擊力被緩減大半,除了被撞到的後腦勺很痛,比較慘的應該是被當成肉墊的鶴丸。

  「 痛、阿哈哈哈抱歉抱歉…… 」鶴丸扶著被撞紅的額頭,拍拍懷裡的一團球安慰,撞的腦袋有點昏、滿是星星的暈頭轉向的看不清楚。

 

 

  兩人的話藉由置放在桌上的麥克風,傳到螢幕另一邊的數人耳裡。

  「 大姨媽家的刀、沒錯吧。 」專說風涼話的損友一號饒有興致的盯著螢幕上的兩顆白大福「 今天剛上任,剛好撞到場次,但鍛刀竟鍛到傳說中的稀有刀阿。 」不知道該說是不幸還是幸運呢?

  就她之前知道時間撞到時,哭得要死要活的模樣,洩恨的大吃特吃一頓,順便增重3公斤之後繼續哭著減肥,他想答案應該滿清楚的。

  「 喔喔~ 」損友二號坐在咖啡廳裡欣賞著新入手的本本,旁邊數名刀開著小花品嘗著現世的甜點「 誰叫她上一次場貪玩導致修羅場,申報延後上任時間,不然現在就能帶著刀一起去場次玩了啊,現在本本還有生命危機呢。 」再說,休息時間沒有同好陪她聊天有點無聊呢。

  說完後轉頭用和善的笑問短刀們要不要再點幾道甜點,接著被一名空色頭髮的青年揍了一拳,理由是笑容太變態。

 

  「 報應阿……可不會這麼簡單的呼呼嗚阿哈哈哈哈哈…… 」損友三號用手背撐住下巴,腦袋裡盤算著壞主意發出迷之笑聲「「「 你不要因為之前場次她放你鴿子就精神受創好不好?! 」」」人家擺明就是要放你鴿子你怎麼還不知道?

  被會心一擊真劍必殺的損友三號瞬間石化,肉眼可見的身邊掉下許多黑線。

  「 ……反正我做甚麼,你們都不會阻止我不是嘛。 」駭進政府的運輸系統把本本送貨位置更改,送去淨化時,你們笑的可開心了好意思講這話?

  「 沒錯啊,不會阻止喔。 」損友四號應聲道,反正她一定以能力去阻止本本被燒掉,再說燒的人根本不是要淨化本本、而是淨化被本本污染的本丸空氣,某種方面而言她真是罪孽深重阿。

  雖然她完全不知道淨化的真實層面也算是挺可憐的啦~

 

  專業坐在搖滾區隔岸觀火說著風涼話的數人,完全沒有要阻止他的意思。

  成千上萬種壞主意在腦海中閃過,損友三號除了發出迷之邪笑敗壞社會風俗之外,歪腦筋順便動到現在還在桌前爭辯的兩顆白大福,腦中出現過去那傢伙腦補過度,大量噴鼻血差點送醫急救的畫面。

  好啊、不是喜歡本本嗎?就讓你家本丸全部變成本本素材幸福到失血過多而死吧!像幸福死這種戲劇性的發展,對你肯定是至高無上的榮耀對吧!

  明顯理智下降腦袋燒掉智商也跟著下線的損友三號,飛快地敲打鍵盤駭入那台電腦中,確認無誤後調整麥克風的位置。

  『 兩位,很抱歉打擾你們打情罵俏(我不是有意的是故意的),但有件事需要趁你們主上不在時說明…… 』

 

 

 

  |★☆《TBC》☆★|

 

  對的人如其名,生理本丸的審神者暱稱叫做大姨媽。

  簡單來講就是因為太容易爆發像是天天都在大姨媽情緒變化很大所以被稱作大姨媽了~

 

  接著即將展開『我該死的損友教壞我家孩子但是本本好好吃我該先立墓還是插旗子?!線上等急!』的審神者幸福+胃痛+智商下線的故事~

评论
热度(18)
©霧潯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