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潯

灣家人請注意喔~
然後先說一下,在樂乎這邊大多數人看得懂的是簡體所以文會轉成簡體版的,但直接對話的話還是繁體字(因為輸入法不是繁體的話很容易搞錯字)
請各位別太介意w

腦補速度跟手速成反比,大概就是個網路線拔掉才會產文的寫手
( cp : all姥、雙狐 ...((以下n個cp省略<<吃很開(然後又進化了... )

有事請噗浪找喔w
https://www.plurk.com/decaysnow

【刀劍亂舞】太鼓鐘貞宗的日記【9月戰力擴充活動還願文】

【刀劍亂舞】太鼓鐘貞宗的日記【9月戰力擴充活動還願文】

 

  1900場!!!1900場!!!1900場!!!!!((很重要要說三遍(x

  不枉費嬸嬸打到彌留狀態終於打到了阿!!!!!

  任務全破還拿到貞醬好感動!!!

  總之,就是來還願的wwwwwww

 

  全部都是自家的本丸描寫,但時間順序實際上有些改動。

 

 

 

  |★☆《正文》☆★|

 

 

 

  〔活動圖E4|第一日〕

 

  在白金台待了許久,看過多次怒氣沖沖裸奔的刀劍男士、到處都是咆嘯著『貞醬!』的怒吼聲,精神上稍稍受到了一點衝擊,原來我這麼受歡迎阿……看來不華麗盛大的出場可不行呢!

  在許多隊伍中領隊的三人總覺得十分熟悉,聲嘶力竭地叫著我的名字呢!只是我高舉雙手叫著回應的時候他們好像都沒看到呢,可能太激動了吧~

  不過下一次、或是下下一次時一定會注意到我的吧!

  總之、今天華麗的在活動地圖實裝了喲!

 

  有點興奮啊!物吉哥和龜甲哥他們都傳來訊息祝福呢!

  龜甲哥不意外的傳來許多粉紫色繩子的照片、物吉哥也是,聽說繩子在這個時代中,代表是被帶回本丸的意思,真希望能趕快去那個叫做本丸的地方呢!

  只不過物吉哥還特別強調了,我們這個刀派叫做「貞宗」,如過遇到叫錯名字的隊伍,一定要好好教訓他們一頓!雖然不清楚是有發生過什麼事,但物吉哥說的總不錯的吧!

  好想趕快見到光醬喔!

 

 

  〔活動圖E4|第二日〕

 

  昨天看著許多隊伍的持續在E4往返,有些興高采烈地帶著其他的我回去了,有些則是灰頭苦臉的喊著我的名字繼續前進,明明我努力大聲叫喊吸引他們注意,但好像還不夠呢,沒有注意到我的繼續走。

  不過沒關係,總會看到的吧!

  等他們情緒沉澱下來後,之後就會看到我了!

 

  今天用手機上的通訊軟體和E3的不動行光跟E2的明石國行聊天喔~!!

  據他們說,這次活動的隊伍都比較激動的樣子,因為在這活動期間還有一些任務可以解,過一陣子還會有新的獎勵活動,聽說是審神者們努力投票的心血換來的,總之就是讓審神者們的鬥志十分高昂的樣子。

  藉由耍廢當遊戲廢人順道成為駭客的明石的幫忙,看到活動入口處的大廳畫面,熱鬧非凡,有些審神者甚至自備大箱子一腳踩在上面怒喊口號、有些非常開心的洗溝一邊吃零食回到大廳、有些隊伍高舉寫上名字的旗子非常開心的帶著人回去。

  每個本丸都會因為審神者的不同而有極大的差距,要是被不適合的本丸帶回去那簡直是生活在水生火熱之中,因此要好好慎選本丸,選對本丸上天堂、選錯本丸下地獄。

  以上為躲到小房間內玩線上遊戲、讓出陣隊伍完全找不到他的明石心得!

 

  雖然被說得好像很可怕,但總感覺很有趣呢!

  不知道會被什麼樣的隊伍帶回去呢!

 

 

  〔活動圖E2|第三日〕

 

  今天的隊伍也是非常有精神呢!

  一大早就聽到喊著我名字的聲音,只不過我回應的時候還是不理我啊~

  這時候明石傳了訊息來,說是時間政府心情好,送了幾台遊戲機過來,很閒的話可以去他那邊玩。

  於是今天到E2去找明石玩wii了喔!!

 

  一邊吃著三色團子一邊玩遊戲,聽到外面許多的慘叫聲。

  據明石說,那是迷路的隊伍說發出的哀號,在市區中央有家商店,雖然在地圖上標示出來但很容易找不到,天色暗巷子又多,許多審神者們在同一條街道上一試再試,就為了找到這家店。

  好像是政府給他們的集章任務的樣子,集滿地圖上所有的章就能得到禮物,其中一個點就是那家店,在這次的四張地圖都有,說完翻個身繼續睡了,可是手上的搖桿手指還沒停下。

  然後啊,我湊過去看了一下他遊戲機的螢幕,發現他竟然閉著眼睛也能打出金牌!

 

  這就是傳說中的遊戲廢人啊……真是厲害!

  我也要努力了!華麗的上吧!

 

 

  〔活動圖E2|第四日〕

 

  現世的發明真的很神奇呢!

  一不留神就玩了一整天,要是被光醬知道肯定要被罵了吧。

  不過像明石那樣閉著眼睛也能拿到金牌的等級還差地遠呢!

 

  中途一個穿著黑色衣服紅色的頭髮的男孩突然從窗戶突襲進來,狠狠踹了明石一腳,教訓他說「 你還在這裡摸魚! 」把他爆打了一頓強硬的拖出去,說了「 螢可是等你很久了,還在這邊玩遊戲不回去! 」、「 再混讓龜甲把你吊在天花板上喔! 」什麼的。

  不過跟龜甲哥有甚麼關係啊?

  雖然不清楚,但好像還在這邊玩遊戲可不行呢,光醬他們肯定還在E4找我吧!

  再不回去可不行呢!

 

 

  〔活動圖E4|第五日〕

 

  真是的,怎麼一個個都這樣啊!

  光醬,這樣瘋狂的模樣可一點也不帥氣喔!

  雖然不知道為甚麼本體在發光好像滿帥的,但頭髮都亂了喔!

 

  鶴桑已經完全瘋了,看到一隻丹頂鶴在路上瘋狂衝撞,用長腿踩在敵人臉上拍著翅膀亂叫,與看似輕盈的體積不符疑似質量超重,所經之處滿是坑坑洞洞,許多敵人的腦袋鑲在土壤中拔不出來。

  果然沒有我是不行的阿……不過話說回來,伽羅醬呢?

  一開始還有看到他,但之後不知道去哪裡了,還是融入背景裡了?

 

 

  〔活動圖E4|第六日〕

 

  今天我找到伽羅醬了喔!

  在天上!!以經進化成神龍了!!!

  好帥!這樣登場肯定非常華麗令人驚艷吧!

 

 

  〔活動圖E3|第七日〕

 

  鑒於過了一個禮拜他們的精神還是非常的亢奮,完全不聽人話。

  剛剛還看到疑似Medjed的生物飄在空中、還發出像是破壞死光的光束,看起來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樣……街上看起來像是經歷一場大戰爭的模樣,感覺待在E4的生命危險好像有點高,於是我決定出去找不動玩玩~

  雖然總是拿著甘酒喝得醉醺醺的,不過還是個好人喔!

  最近得知在E3和E4都有傳說的便當店,一直想去看看呢!

 

  聽說E3的便當店藏在茂密的竹林之中,有許多隊伍在竹林前半部分迷路找不到便當店、哭號聲驚天地泣鬼神,連敵刀都敬而遠之,後半部分則是傳來許多歡呼聲,終於找到了、讚嘆便當超好吃這類的話。

  為了避免跟迷路的隊伍一樣悲劇,我請了不動當地導遊幫忙帶路~!

  正如傳聞所說,真的有超多隊伍在前半部分迷路抓狂發瘋呢!

 

  為了避免引發騷動,不動帶著我抄小路鑽進去,作為短刀在隱密行動這方面真的非常的方便呢!記得以前還在伊達府時,鶴桑常常會拉著我去嚇伽羅醬呢!好懷念阿~

  到了之後,和不動一起躲在便當店的後台吃便當,偷聽著來往隊伍聊天談論的話題。

  提到找不到我們時總會忍不住想要偷笑,要是他們知道我就在這裡的話,一定會大吃一驚吧!

  這肯定是鶴桑常常掛在嘴上說得『驚嚇』吧!躍躍欲試呢!

 

 

  〔活動圖E4|第八日〕

 

  昨天便當店老闆人很好的給我一張E4所有特產店的詳細地址,因為地標挺多的,有些的還特別難找!有了這張地圖方便許多呢!

  因此今天和不動一起來搜索E4了喔!

  似乎是因為E4的集章特別難集,因此很多隊伍都是抓了狂似的到處亂竄,嚇到了不動呢。

  「 頭一次看到傳說中的噴射機阿! 」這是不動看到長谷部的想法。

  於是我回他「 伽羅醬可是變成龍了喔! 」噴射機什麼的才不稀奇呢!伽羅醬可是變成龍了呢!

 

  一整天都吵吵鬧鬧的!順說便當超好吃!

  可是他們竟然到現在都還沒有找到我,不高興!(鼓頰)

 

 

  〔活動圖E4|第九日〕

 

  今天看到一隻隊伍,全身散發著金色佛光,用飄移的方式飄過去。

  據其他的我說是『心靈祥和』樣子,已經達到無欲的境界,對於能不能看到我已經不奢求,只是單純來打好打滿的樣子,因為政府還有了一個任務是要打1200回的戰力擴充。

  看起來非常華麗的樣子呢!只可惜即使我站在他們面前他們還是飄走了,還是穿過我的身體漂走了,現在想起來還有一點可怕……不過阿,果然每家本丸都不一樣呢!

 

  真期待會遇到怎麼樣的本丸呢!

  活動開始到現在已經經過了九天,許多隊伍都赤疲勞了呢……見面的時候對他們說一句「等很久了吧!」吧~

 

 

  〔活動圖E4|第十日〕

 

  雖然已經十天了,但天上飛的那條龍還是沒看到我啊……

  真是的,真想告訴伽羅醬飛那麼高,偵查不夠的話也是看不到的啦!

  鶴桑和光醬的偵察也不算高,這樣要到甚麼時候才會發現我啊!

  還是說,要我華麗的出場呢?

 

 

  〔活動圖E4|第十一日〕

 

  今天比較安靜呢……

  沒有許多奇異物種在街上跑的感覺真奇怪,就連盤據在天上的伽羅醬都不見了。

  向政府人員詢問後知道是那座專產奇異物種的本丸今天剛好一周年,所以才會變的比較安靜和和平,難得沒像前幾天都那樣吵吵鬧鬧的,可以愜意的好好摸魚了。

  雖然那麼說……但還是像之前那樣比較好啊。

 

 

  〔活動圖E4|第十二日〕

 

  今天再次詢問了政府人員,已經第十二天了……真的能回到光醬他們那裏嗎?

  他們給予的回答是:不一定。

 

  每一座本丸都至少會顯現一個我,只是時間早晚的的問題。

  我能夠像這樣到處跑來跑去,是因為那座屬於我顯現的本丸非常活躍的關係,而是哪座嗎……沒有說,只說了『能最吸引你目光的,就是屬於你的本丸。』。

  最吸引目光……他是有見到有一座本丸非常的特立獨行、到處衝撞亂飛的、昨天還一周年的……但那座本丸不管是誰都會注意到吧,不動的反應也很明顯阿。

  嗚……嘛、一定能遇到的吧!

 

 

  〔活動圖E4|第十三日〕

 

  越來越著急了。

  什麼時候才能回去呢?

 

  努力的叫喚他們的名字,但他們製造的爆炸聲完全掩蓋了我的聲音。

  而且跑好快阿!隊伍裡有三名已經修行完極化回來的刀!完全追不上!

 

  如果光醬在的話一定會說焦急過躁的話可是一點都不帥氣囉!

  可是在隊伍最前面的光醬,完全沒注意到我阿……似乎是有了超能力,手上的本體竟然還會發光……

  這個本丸、真的很引人注意阿……

 

 

  〔活動圖E4|第十四日〕

 

  據說明天時間政府要進行『維修』,說是讓『藥研藤四郎』回到過去修行的連結準備與各家本丸接上,因此要全部封閉的樣子。

  這段期間,還沒回到本丸的刀必須待在政府的辦理休息室裡,不可以亂跑。

  似乎是因為休息室的分配是照每座本丸未獲得的刀分配的,今天提早得到了消息。

 

  目前預定會跟我一起待在休息室的有物吉哥、龜甲哥、大典太、騷速、日本號。

  接著物吉哥建了一個群組把我們的帳號全部拉進去囉~

  一開起來又看到龜甲哥在正常發揮了www是滿滿的龜甲縛參考資料喔!

 

 

  〔休息室以及E4|第十五日〕

 

  這個本丸,是貞宗派、三池派以及日本號的難民阿。

  好像稍稍理解了為什麼我好像回不去本丸的原因,因為貞宗派是這個本丸很難得到的一個刀派,有經驗的物吉哥笑著說上上次活動時他看著一群爆走的人,叫著他的名字卻沒看到站在路中間的他,像一陣狂風般從他身邊颳過去。

  而且還叫錯了,他是「物吉貞宗」不是「物吉貞忠」阿。

  據說當時的情形是一把長髮的天下五劍帶著五位短刀在夜戰地圖裡狂奔著,帶路的那位眼睛一直都是閉著,可能是因為這個原因,即使那位天下五劍的練度藉由那張圖從1等升到62等,他們還是沒有發現物吉哥就站在旁邊看著他們殺進來又殺出去。

 

  原來不只有我有這種經歷,物吉哥也有阿~

 

 

  〔活動圖E4|第十六日〕

 

  今天遇到一個帶著大老虎的男孩,手中拿著一張集章地圖,看起來好像也點失落,在附近的街道上低著頭踱步著。

  問了原因好像是找不到剩下的的集章區而苦惱,活動也快要結束了,擔心會不會一直都找不到,因為審神者的狀態已經有點精神不正常了。

  而任務單上只剩下踩完所有點,想要把所有任務解完、讓審神者開心一點,以他現在的模樣有些、會被檢非為使帶去隔離的預感呢……

 

  於是我把那張E3便當店老闆給的E4特產店詳細地址給了他,他有些驚訝的接下那張地圖,驚喜的模樣像是得到了十分貴重的寶物,連聲道謝趕緊跑回隊伍行列中。

  光醬以前說要帥氣的幫助他人,感覺還不錯嘛!

 

 

  〔活動圖E4|第十七日〕

 

  昨天那名帶著大老虎的男孩拿著他給的地圖,和一群短刀以及一名披著布的打刀,照著順序一個一個景點去走走看,臉上開心的神色十分明顯。

  隊伍也不急,像是郊遊般的慢慢走,帶著大包小包的甜點和餐點,在各個集章點漫步遊覽,偶爾還會找個位子坐下休息一起吃點心,氣氛非常好呢!

  只可惜他們太執著去跑集章點,沒有來找待在王點的我呢~

  不過也沒關係啦~反正是做了好事!

 

 

  〔活動圖E4|第十八日〕

 

  今天特別熱鬧呢!那座超級顯眼的本丸今天大遊行啊!

  看見了疑似玄武的巨型烏龜在路上行走!

  鶴桑也進化了!進化成白色的鳳凰在天上飛舞耶!

  還有大老虎和龍在街上橫行,龍不用多說一定是伽羅醬,而那隻大老虎跟前兩天看到的那隻長的好像喔!體型變大了好幾倍!

 

  原來這座本丸已經湊齊四大神獸了嗎?www

  雖然顏色和屬性好像不太對,但看起來超有趣的呢!

  不過阿,雖然一直叫著貞醬,但今天他們還是沒有看到我啊……

 

 

★☆★☆★☆★☆★☆★☆

 

 

  晨間,E4王點。

  二樓的房間裡,太鼓鐘貞宗躺在床上呈現大字形、一隻腳還伸出床鋪,被主人踢開的被子可憐的皺成一團攤在床邊,緊閉的木製窗戶隔音效果意外的好,行軍隊伍的腳步聲與刀刃碰撞聲被阻擋在窗外。

  「 呼阿~ 」嘴角還掛著口水的男孩打了個哈欠,翻個身將身體移回床上,稍稍移動尋找比較舒服的姿勢,用頭蹭了蹭枕頭後再次進入夢鄉「 光醬…… 」像是回憶起過往的時光,忍不住勾起大大的笑容,指尖拉扯著床單像是找到尋覓已久的依靠般的不肯放開。

  難得靜謐的早晨卻有著奇異的違和感,在街口探查的敵刀繃緊神經、左右確認並無來軍後吐了一口氣,藉以抒發心中的疑慮不安,轉身準備回到隊伍「 喝! 」雪白的太刀從天而降,伴隨著金色兵庫鎖的碰撞聲,鋒利的刀刃將鬆下警戒的敵刀斬成兩半,黑紅色的死血飛濺,瞠大的雙眼不敢置信的看著那把太刀。

  對方優雅的展開背後的雙翼回歸隊伍行列之中,純白無垢的背影消失在淡去光芒的眼裡。

 

  房間的窗戶稍稍打開一個小縫,藤紫色的眼睛往縫裡看了一看「 阿,在這裡啊。 」成熟穩重的聲音帶著笑意的說道,確認對方還在睡覺後,將窗再次關上,向外頭的人輕聲說了些什麼,引起了一些騷動,還在夢境中的太鼓鐘貞宗也察覺到些許異狀,但下意識的將它帶進了夢境的場景。

  「 噗、嘿嘿…… 」太鼓鐘貞宗忍不住噴笑「 要是光醬在的話,鶴桑你一定會被臭罵一頓的喔…… 」

  刻意放輕的腳步緩緩踏上木製樓梯,小心翼翼的不想吵醒正在睡夢中的人,縱使心中無比雀躍能見到對方,仍將手壓在胸口上想要抑制心臟的跳動。

  能在這個時代,以這樣的姿態見面,不知道是多麼幸運的事。

 

  輕輕拉開房門盡量不發出聲響,看他豪邁的睡姿忍不住噗哧的偷笑,不管過了多久、貞醬還是貞醬呢……

  幫他把被子重新蓋好,寵暱的揉了揉他的頭髮,燭台切光忠環視房間檢查房間的狀況、以及還有哪些是屬於他的物品,在這十八天內,貞醬過得怎麼樣呢?會不會著涼?有沒有好好睡覺?有沒有好好吃三餐?……諸多疑問藏在心頭,但依眼下的情況先得把貞醬帶回本丸休息呢。

  稍稍翻找檢查將貞醬的私人物品裝在一起,再三確認房間內沒有其他遺漏物後,溫柔的抱起被被子包裹的貞醬,輕聲對隊伍宣布歸回本丸。

 

 

  ——貞醬。

  睡夢中,令人熟悉的聲音喚著他的名字,他扯著棉被翻身,蹭了噌溫軟的被窩,把頭埋進枕頭裡面,熟悉的感覺讓他十分放心,不管是那個人的語氣,還是在髮間穿梭的五指。

  ——再不起來可來不及吃午餐了喔,貞醬。

  那人寵溺的笑了出來,捏了捏他的臉頰說道。

 

  「 嗚嗯……? 」迷迷糊糊的應了聲「 貞醬! 」看見他醒了,身邊飄落的櫻花瞬間增加數百倍,有些還從房門口炸了出去伴隨著某人被波及、十分熟悉的慘叫聲「 光醬……? 」總是非常帥氣的笑容,難得因為開心過頭而顯得蠢蠢呆滯的模樣「 嗯嗯! 」大力的點點頭,金色的眼睛裡滿是喜悅。

  「 光醬?! 」瞬間清醒過來的太鼓鐘貞宗盯著燭台切光忠的臉「 真的?!我、我不是還在E4嗎?! 」左右環視一番,這裡並不是他在E4所待的房間,外頭的鬧騰更不是在E4時所聽到的大量爆炸聲,而是歡喜的慶祝聲。

  「 真的! 」剛剛被櫻花衝走的鶴丸國永趕緊跑回來「 趁你還在睡夢中時把你帶回本丸了,嚇到了吧?!! 」

 

  「 欸欸!真的嚇到了! 」太鼓鐘貞宗驚訝地瞪大雙眼,他還以為是他華麗登場後才會回到本丸的!

  「 然後、抱歉阿貞醬,因為擔心你這幾天有沒有發生什麼事,我稍稍偷看了你的日記。 」燭台切愧疚地低下頭。

  「 我不知道你一直都在旁邊看著我們發瘋阿!讓你看到了一點也不帥氣的模樣啊! 」雙手摀著臉,這簡直是刃生之恥。

 

  為什麼要聽審神者講什麼『C8763』?!

  為什麼沒有想到是貞醬比較重要還是審神者的腦洞比較重要?!

  為什麼出陣時不冷靜一點看清楚周遭!

  而且貞醬幾乎全程都在旁邊看,為甚麼完全沒有發現?!

  太多能說的點已經說不完了,他看那本日記時超想挖一個洞把審神者埋進去,天阿為什麼他完全沒有發現簡直大失職啊!簡直不配為保護者集團一員啊!

 

  燭台切光忠像是看到黑歷史般簡直羞恥play的摀著臉,太鼓鐘貞宗忍不住笑了出來。

  「 沒關係喔!這也是光醬的一部分嘛! 」伸出手抱住他,拍了拍他的背安慰「 現在,我們終於再見到面了呢! 」

  「 嗯! 」打擊73的燭台切光忠感動的用力抱緊太鼓鐘貞宗,瞬間體會到何者為打擊差以及傳說中的等級差(lv.99 v.s lv.1)的貞醬趕緊拍打他的背「 等等光醬放鬆啊! 」

 

  「 呼呼……差一點…… 」連連拍著胸口喘氣,差一點肋骨要被壓斷了「 抱歉阿貞醬…… 」擺擺手表示沒關係,太鼓鐘貞宗望向了熱鬧的院子。

  「 只是這樣就不能華麗的登場了呢…… 」被這種方式帶回來,總覺得有些莫名的不甘心,想要更盛大的出場阿……「 沒關係,還有一個人期待你超久的喔! 」燭台切光忠笑著說到,那傢伙現在不知道清醒了沒有,半夢半醒的彌留狀態總該結束了吧!

  「 盛大華麗的登場吧! 」

 

 

★☆★☆★☆★☆★☆★☆

 

 

  「 嗨嗨——! 」一腳踩在木箱子上,手裡拿著麥克風跟酒的審神者大破音的叫到「 物理本丸第不知道幾屆歌唱比賽——! 」

  「 雖然不知道今天是慶祝甚麼但總之還是開party的物理本丸歌唱比賽主持人不是我——!!! 」口齒不清飛快講了一長段話不帶換氣的審神者,跟著擔任燈光師的大俱利伽羅和壓切長谷部指向了立在院子中央的巨大舞台。

  聽說這次製作博多難得撥了大量資金給他們,且不只有本丸裡的刀、還有許多人和非人一起參與製作,具體來說有甚麼人參與她也不清楚,這企劃一直都是伊達組全程監製,她只是個在搖滾區來亂的人而已。

  嗯!不知道會是怎麼樣的宴會呢!

 

  擔任燈光師兼代理審神者二職的長谷部,這次難得拋下了規範,十分濫用靈力的將本丸變成夜景。

  「 OK、OK! 」像是在麥克風試音的陌生聲音從音響傳了出來「 欸? 」審神者把酒瓶當成加油棒的動作停擺在空中,腦袋突然一片空白。

  沒聽過這個聲音,也不是自家的刀刀們用變聲器發出的,那樣的話她不管那聲音變化再怎麼大都認的出來。

  不要問為什麼,有一種感覺就是不會變的。

  視線完全集中於在舞台上,審神者用像金魚草(請參考鬼燈的冷澈)的表情死盯著上方,過度撐大的嘴吧有點脫臼的隱憂。

 

  四周突然颳起漫天的櫻吹雪將所見一切全部包圍,伴隨著逐漸調高的音量以及燈光的調控,櫻吹雪往舞台上聚攏,從上方棚架落下的素雅色絲綢好似顯現時情景。

  「 給你的禮物,嚇到了吧! 」笑著說到的鶴丸和光忠坐在她的兩側「 雖然有九成九九的時間都在胡來,但不可否認你是這次的精神領袖呢。 」能夠如此深刻影響所屬附喪神的審神者,並不算常見阿。

  看她的模樣,等等肯定要像金魚草那樣發出奇怪的尖叫了吧。

  櫻花瓣散開,待在白金台的青黃色的竹雀輕巧著地,伴隨著音樂的上揚,他開口拿起麥克風說到:

 

  『 等很久了吧!嘿嘿、沒有啦,我就是傳說中的貞醬! 』

  「 貞醬——————!!!!! 」

 

 

 

  |★☆《END》☆★|

 

  拖了很久終於寫完了~!

  寫到這時貞醬都在六圖練到66等了啦www

  於是說~稍稍加了點東西~

 

 

 

  |★☆《同場加映》☆★|

 

 

 

  「 吶、鶴桑。 」太鼓鐘貞宗支著下巴看著充滿恐怖與驚嚇的農田,想想這與背景十分相符的風格感覺嚇不了審神者呢。

  鶴丸國永搖著扇子望向他「 ? 」臉上帶著奇怪形狀的墨鏡,聽說是萬屋配合某家拍戲的本丸而販賣的。

  審神者好像非常喜歡那部戲,因此買了許多周邊,被管帳的博多叫去罵了一頓。

  還好前一陣子剛好地下城又開放了,有好好的去掏空大阪城的地基以及錢財,賺了一筆錢才沒有罵太久,

 

  「 這本丸的特色是正經不過三秒鐘吧? 」

  演練場適時爆炸的櫻花很好的證明了這個事實,先不論他們又做了什麼事了,總之有人跟著櫻花一起飛上天還很high的大吼大叫呢。

  「 差不多~ 」手靠在眉梢上遮擋陽光仍看不清飛上天的是誰,放棄確認到底是誰的鶴丸暗地裡打著壞主意。

  聽說審神者的倉庫裡有一個叫做『火箭』的東西,下次爆櫻花時也順便施放火箭吧!肯定是令人吃驚的景象吧!

 

  「 你們把我帶回來時,一定有發生什麼事吧? 」

  直覺告訴他絕對不會錯,他有自信可以確定這個事實。

  閃著亮光的眼像是為這問題導出他所想要的答案,不用說鶴丸也清楚貞醬、早就猜到一定不會是正正經經和和平平的結束了,連地下城這種的都能搞出一堆爆炸,想必戰力擴充肯定不會平平淡淡的結束。

  「 喔喔,想知道阿~ 」

 

 

★☆★☆★☆★☆★☆★☆

 

 

  晨間,E4王點。

  二樓的房間裡,太鼓鐘貞宗躺在床上呈現大字形、一隻腳還伸出床鋪,被主人踢開的被子可憐的皺成一團攤在床邊,閉鎖的木製窗戶隔音效果意外的好,行軍隊伍的腳步聲與刀刃碰撞聲被阻擋在窗外。

  「 呼阿~ 」嘴角還掛著口水的男孩打了個哈欠,翻個身將身體移回床上,稍稍移動尋找比較舒服的姿勢,用頭蹭了蹭枕頭後再次進入夢鄉「 光醬…… 」像是回憶起過往的時光,忍不住勾起大大的笑容,指尖拉扯著床單像是找到尋覓已久的依靠般的不肯放開。

  難得靜謐的早晨卻有著奇異的違和感,在街口探查的敵刀繃緊神經、左右確認並無來軍後吐了一口氣,藉以抒發心中的疑慮不安,轉身準備回到隊伍「 喝! 」雪白的太刀從天而降,伴隨著金色兵庫鎖的碰撞聲,鋒利的刀刃將鬆下警戒的敵刀斬成兩半,黑紅色的死血飛濺,瞠大的雙眼不敢置信的看著那把太刀。

 

  老大有這樣犯規的嗎?!別人家的鶴丸國永不會飛天為啥這家的會?!

  做為新人雖然早有耳聞有一家的附喪神非常的……鶴立雞群,招搖程度堪比自帶特效閃瞎每位單身人士的鈦合金狗眼的終極異端者情侶,作為FFF團分隊的小隊員的任務就是要討伐他們,但現在、對不起了各位,我已經、沒辦法再戰鬥了……

  咳咳、他的意思是「 快點通知還在那邊泡茶打混摸魚互相衝康的同伴們! 」!

  鶴丸國永優雅的踩過他的屍體飛了起來,拉了拉黏在嘴巴上的X字型膠帶,心情很好的看向屋頂上的同伴們——每個人的嘴上都黏著膠帶,雖然如此還是非常悠閒自在的單方面進行著輾壓。

 

 

  因為審神者已經到達抓狂的境界了,雖然勉強還有一些基本認知(EX:地板不能吃、刀裝不能吃、土可以吃但光忠會生氣這類等等),但就整體感官而言……誰來把她關回去封印阿?

  披頭散髮的坐在沿廊上發出尖細、像是用指甲刮玻璃般的笑聲,常常意義不明的直點頭、拍大腿狂笑,有時一動也不動、像是被按下暫停鍵的停在上一秒的動作,有時會突然加速向著某刀衝過去。

  早早就結束活動的人品爆發審神者好友帶著點心過來探望時,還以為她想練體操瑜珈、轉職當街頭藝人之類的。

  『挑戰人體新極限』、『創造人類史上的新里程碑』那位審神者是這麼評價的,雖然審神者是眾所皆指的非人。

 

  保護者團體已經警告審神者不要靠近他們家的小孩,以免造成心靈上的衝擊,但被稱作小孩的刀刀們倒是覺得小題大作,就刃生而言,最應該被管理的應該是維新時代的刀吧?哪輪的到他們這群古刀。

  總之在各種的意見爭執,審神者間歇姓大爆走的情況下,在本丸裡約定了一個不成俗的小約定——在嘴巴上黏上X字膠帶的人,代表人家很忙、有事、不想說話、嬸嬸你做人失敗不想理你……等等,有貼上這個標誌的刀刀,審神者不可以騷擾,不然就丟出去餵馬。

  此方法意外的成效極好,審神者前行突刺的技能被完全封印了,除了有保護者的短刀集團們,近乎全本丸的刀刀嘴巴都黏上了膠帶。

  除了廚當番和吃飯時間,但這些時候大鬧的話會被光忠丟出去餵馬,她對這點的基本認知還是有的。

 

  於是造就了安靜到不像這家本丸出陣的隊伍。

  很快的,他們來到了王點,殲滅掉那群泡茶玩UNO的敵軍後,意外發現這次早班的隊伍非、常、混!連獎勵刀劍都沒準備好,身上空無一物只有滿桌的牌和茶,其他的沒有了。

  「 賀數!五吆喝數!撒搭降呢?!(客訴!我要客訴!貞醬呢?!) 」被膠帶矇住嘴巴無法正常說話的燭台切光忠,顧不上帥不帥氣的帶著海帶淚敲打UNO桌上的服務鈴製造噪音,大俱利伽羅習以為常無比淡定拍拍他的背安慰他。

  「 工風,稜令稜令~(光坊,冷靜冷靜~) 」鶴丸笑笑安慰,指了指附近的房屋「 撒搭風一丁在遮李謀處啦!(貞坊一定在這裡某處啦!) 」

  往好處想,他們可能還可以把這桌UNO摸回家呢。

 

  在前日五虎退所拿到的那張地圖以及他對那個人的敘述,可以肯定一定是從貞醬那邊取得的,能如此詳細、且上面還在某一區畫了一個圈寫上『龍形伽羅醬的盤踞地★』後面還畫了一個像是龍的小塗鴉,他可以完全肯定這一定是出於貞醬之手!

  於是昨日才會像一群暴民上街頭遊行,他有聽到有人形容是【物理本丸四大神獸大遊行】,不過看了看陣容他覺得這形容實在太精闢了他無力反駁。

  反正能把貞醬帶回家就好了嘛!

 

  但就結果而言,大張旗鼓的遊行是帶不回貞醬的,物理本丸用18天1900場快2000場的時間證明了這個事實。

  總不會到3000場才有吧阿哈哈哈哈哈……

  憑這堪稱鬼畜的運氣,鶴丸開始懷疑這可能性了。

 

  「 找到了。 」藥研的聲音從上方傳來「「「 甚麼?!! 」」」伊達組的三人立即反應大叫,太激動了還有點破音!

  腦中浮現審神者多次哭暈在鍛刀室、多次把刀匠精靈踹進去火驢的場景,難道、傳說中這該死的人品終於累積到了嗎?!

  光忠海帶淚瞬間進化成噴泉,大俱利伽羅難得瞪大眼睛表示震驚,鶴丸從鶴進化成傘蜥蜴了!

  「 安靜一點! 」手指豎在唇前表示禁聲「 他還在睡覺。 」睡得正香對外面一切渾然不知是發生了甚麼樣的事。

  「 趁他還在睡時,把他帶回去,給他一個驚嚇吧。 」打趣地模仿鶴丸的口調,藥研笑著說到。

 

 

 

  |★☆《真的END了》☆★|

评论
热度(9)
©霧潯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