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潯

灣家人請注意喔~
然後先說一下,在樂乎這邊大多數人看得懂的是簡體所以文會轉成簡體版的,但直接對話的話還是繁體字(因為輸入法不是繁體的話很容易搞錯字)
請各位別太介意w

腦補速度跟手速成反比,大概就是個網路線拔掉才會產文的寫手
( cp : all姥、雙狐 ...((以下n個cp省略<<吃很開(然後又進化了... )

有事請噗浪找喔w
https://www.plurk.com/decaysnow

【刀劍亂舞】光醬與貞醬【9月戰力擴充活動祭品文】

【刀劍亂舞】光醬與貞醬【9月戰力擴充活動祭品文】



 

  |★☆《正文》☆★|



 

  『 光醬——迦羅醬剛剛咕噥著說要光醬特製的毛豆麻糬——! 』介於兒童與少年間的活潑宏亮嗓音,從大廳遠遠且清楚的傳進他的耳裡,讓燭台切光忠忍不住露出老媽子式的笑容。

  『 貞——! 』接著傳來羞憤的低吼聲、加上急促且雜亂的足音,伴隨著作為被追的一方清脆歡喜的笑聲,即使不多加說明,他也能在腦海中拼出具體畫面。

  哎呀哎呀……貞醬不是說過了要對迦羅醬好一點嗎?不可學鶴桑欺負人啊。

  聽到這樣的騷動,忍不住讓旁邊一起下廚的堀川笑了出來「 感情真好呢! 」從廚房門口走過的陸奧和獅子王,憋著笑地向他招了招手,不用說也能明白他們想表達什麼。

  唔……這音量全本丸的刀都聽到了吧。

 

  「 是阿。 」對著微笑的堀川露出無奈的微笑,看著裝盤好的毛豆麻糬,開始苦惱等等該怎麼把麻糬交給迦羅醬呢?他肯定會鬧彆扭的不肯收下吧。

  不過,迦羅醬其實很開心吧,或許有些困擾,但自從貞醬來了之後,臉上的笑容也增多了,餵野貓時也不會對其他的人的靠近感到反感,只是上次他拿著攝影機靠近時、還是被他拒絕了。

  想到此、燭台切忍不住噗哧一笑,堀川投來了然的笑容。

  「 能以這種姿態在這座本丸相遇真是太好了呢~ 兼桑! 」

  於是遠處的兼桑打了一個噴嚏。


 

★☆★☆★☆★☆★☆★☆


 

  午後,在早上一番鬧騰後終於回歸平靜。

  從本丸門口傳來短刀們開心的笑聲以及歡迎遠征歸來的聲音,粟田口家族的短刀簇擁在遠征歸來的一期一振身邊,圍在他的身邊幫忙將遠征取得的資源做整理;同隊的新選組難得沒有鬥嘴、笑鬧的說要去整審神者,被正在登記獲取資源量的長谷部念了一番。

  坐在本丸附近樹下的大俱利迦羅身邊有著數隻野貓,身後則是五虎退的大老虎,無聲地開著小花撫摸腿上的小貓,若是現在告訴光醬他肯定會抓著相機衝出去吧!

  屋簷上的鶴丸不知道又想做什麼驚嚇,他身上兵庫鎖的聲音已經完全曝露出他的所在位置了,在另一間房裡吃著布丁、用棉被代替白布的山姥切像隻幼貓般警戒的盯著屋簷的邊緣,不時還要看照會間歇式變成失智老人的平安老人家們。

  太鼓鐘眨了眨眼睛,將本丸的一切盡收眼底,勾起嘴角饒有興致的轉頭看向坐在矮桌對面的燭台切,桌上滿滿的針線工具,在他手中是山姥切的布,已經徹底清洗乾淨,一瞬間還想不出原來的樣子。

 

  「 光醬。 」太鼓鐘貞宗雙臂交疊趴在矮桌上,用圓滾滾的金色眼睛打量著他「 怎麼了? 」緩下手中的縫補工作,燭台切抬頭看向太鼓鐘「 還想吃冰棒的話可不行喔,你今天已經吃了兩支了,在吃下去會拉肚子。 」

  雖然語調十分溫柔,但讓太鼓鐘忍不住繃起背脊、目光游移不定往外頭飄,額上滑下幾滴冷汗。

  「 貞醬。 」燭台切微笑。

  「 我、我沒有吃!也沒有向主上撒嬌!也沒有說想吃現世的巨無霸冰淇淋! 」貞醬緊張的用雙手在胸前左右來回擺動表示否定,慌張的神態讓燭台切笑了出來。

  「 撒、打、醬。 」重音。

 

  「 真的沒吃!我只有吃兩支沒再多了!……啊我不是要說這件事啦! 」太鼓鐘懊惱的抓了抓頭髮「 光醬、如果我離開了,你會來找我嗎? 」重新趴在桌上,歪著頭問。

  燭台切和太鼓鐘最早一起待在伊達府,接著是大俱利迦羅,在伊達府三刃一起相處了好一陣子,直到燭台切當作嫁妝到水戶德川家,過了好些年、才遇到喜好驚嚇的鶴丸,接著再度分離。

  好不容易,經過了漫長時間,終於四個人終於齊聚在一起了呢。

  「 當然會囉。 」寬大的手掌放在太鼓鐘的頭上,用溫柔的力道揉了揉「 不管是迦羅醬和鶴桑、以及本丸裡的大家,都是一樣的喔。 」像是一個完整的圓,可以無限制的加入組成圓的行列,但只要一個人離開圓就再也不完整了。

  「 審神者也說了,既然來到這個本丸就不准擅自離開阿,不管是誰、絕對會把人找回來。 」還開玩笑的自嘲說他們本丸是變向的黑暗本丸,來了就要做好心理準備呢。

 

  「 哈哈!這世的主人真是個好傢伙啊! 」想起了審神者看到他高興到在地上瘋狂打滾、又叫又鬧的吵著開party的模樣,是個深深喜歡著他們這群神明們的人呢!「 是阿。 」笑顏在兩人兩上展開,能夠以這樣的姿態在本丸裡團聚,真是太好了呢……

  「 嘿嘿嘿~ 」貞醬的笑容十分燦爛,在陽光下莫名地有些晃眼「 謝謝你呢!光醬! 」重新挺直背脊坐好,露出難過卻努力撐起的笑容,與記憶中他離開伊達府時、看到貞醬的笑容如出一轍。

  「 貞醬?! 」查覺到不對的他丟下手中的物品,伸手想抓住貞醬的肩膀,帶著黑手套的手卻穿過了太鼓鐘的身影只碰到了空氣,記憶中的笑容逐漸消失在陽光中。



 

★☆★☆★☆★☆★☆★☆



 

  「 貞醬——!!! 」燭台切從床鋪上驚醒,腦中混沌的環視周遭,十分熟悉的房間、半開的衣櫃裡衣架上還掛著他的衣裝,放在另一側檯子上的刀架放著三把刀,其中一把就是他的。

  他茫然錯愕的看著唯一一個還空著的刀架、與另外三把不同長度的刀架明顯不是給他們使用的,是短刀用的刀架。

  「 光忠/光坊。 」被他的聲音吵醒的兩人擔憂的望著他,眼睛下面的黑眼圈、除了有這幾天的勞累,還有半夜被他驚醒無法睡得安穩的因素在裡面「 抱歉…… 」失落的低下頭,又夢見貞醬到這個本丸了……夢境中的一切太過真實,讓他下意識的完全相信貞醬已經來到這個本丸了。

  「 睡吧。 」蓋上被子躺下「 在不睡明天的工作可沒體力做了喔。 」

 

  「 不,明天會有很多時間休息的喔。 」不屬於房間三刃的女性聲音從門外傳來「 審神者?! 」雖然已是深夜,但憑藉著月光還能判斷那是審神者的身影,再說此本丸內唯一的女性就只有審神者,聽聲音再怎麼樣也不會認錯人。

  當然亂不在討論範圍內、他是例外,不過自家審神者的聲音好歹也會記得吧。

  「 時間政府宣布明天準備要開『戰力擴充』喔,明天我也要先回到現世去了,到時間政府調整好前你們就先好好睡覺休息吧。 」說著還打了一個哈欠「 貞醬有在戰力擴充喔,可能提早跑去那邊做準備了,我們在白金台才找不到他……真是的,好歹跟我們講一下在去嘛!害我們白找那麼久! 」

  接著賭氣的對燭台切說道「 光忠!等貞醬回來時你一定要教他報備行蹤的重要性啦!亂跑亂跑的讓人很擔心耶!遇到壞人或被其他家審神者帶走怎麼辦?! 」

 

  「 主上…… 」被綁在心頭上的煩惱散了開來,燭台切露出淡淡欣喜的笑「 光忠我相信你教育的方法!肯定沒有問題的! 」審神者一手插著腰一手對他豎起大拇指,霸道的將任務交給他「 那就交給你了! 」

  主上我什麼都還沒說阿……有這樣性格的主上該是喜是憂呢?

  「 嗯?對我有意見的話可以說出來喔~! 」看來應該是喜憂參半吧。

  明明連活動都還沒有開始不是嗎……還真是任性呢,他們的主上。

 

  「 教育貞醬的任務,交給我吧! 」

  「 很好!光忠果然非常帥氣呢! 」

 

  2016年9月,戰力擴充活動。

  物理本丸,參上!



 

  |★☆《END》☆★|


  之前的祭品文~

  等等把還願文也放上~

评论
热度(3)
©霧潯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