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潯

灣家人請注意喔~
多半都是繁體字,然後霧潯這名字繁體很多劃我知道www簡體是「雾浔」,稱呼的話有潯就好了w

目前是準備爆炸的高三,因此更新會很慢——很慢——
還請各位見諒(土下座

有事請噗浪找喔w
https://www.plurk.com/decaysnow

【刀腐】短刀被被【03】

【03】狂

 

       ★ 此本丸沒有一把正常的刀,每個都是瘋子~

       ☆ 一點也不意外。



 

       < 正文 >



 

  點心會完後,五虎退把他抱到老虎身上坐好,交代老虎要好好顧著他,接著短刀們才一起出發。

  「 欸咻~ 」粉色頭髮的男孩率先踏上屋頂「 頭香! 」高舉雙手彈起自在的在空中移動「 秋田你不是說過頭香是這世界上最沒用的發言嗎? 」第二個踩上屋頂的前田問道,像是計算好般小幅度在原地彈起,等待第三個爬上屋頂的平野再一起行動。

  看著短刀們一個一個竄上屋頂在空中追逐,這讓趴在老虎身上的小山姥切滿滿的不解,體型龐大的老虎在五虎退帶領下也能順暢的在屋頂上移動,和剛剛的景象情況有些不同。

  剛剛那六振刀光是聽到『 屋頂 』二字看起來都是一副快吐的模樣,大概能猜的到他們之前在屋頂上的訓練有多麼慘無人道,精神傷害爆錶,但到短刀們身上...好像是在遊樂場遊玩的表情,一點不悅的情緒也見不著。

  山姥切環住老虎的頸部、整把刀貼在牠的背脊上,視線裡全是白虎柔軟的皮毛,雖然觸感與保軟效果十足,但同時也很難攀住,每次跳落時下半身總會依物理定律凌空飄起來,著地時會直接撞上老虎身體,雖然毛皮有緩衝的作用...老實說,幾下下來、屁股有點痛......

 

  「 被被怎麼了嗎? 」領著老虎的五虎退輕輕撫摸小山姥切的頭,對方將臉完全埋在老虎的毛中,隱隱約約能看見緊閉雙眼抿唇的模樣「 不舒服嗎? 」腦中閃過無數推測,比事主還要緊張的五虎退著急的想問到答案,領著老虎踩踏作用較為溫和的轉瓦前進「 不是... 」

  因為著地的時候一直撞到屁股所以屁股有點痛,這理由太過羞恥難於開口了。

  「 嘿嘿,那麼讓我背著怎麼樣? 」厚從另一側靠近他們,露出爽朗的露齒笑,大概能猜的到他在後面目睹了全程也理解原因了「 ...那就麻煩你了。 」小小聲的回應「 沒問題! 」

  厚踩上強彈力的磚瓦跳到正在低空飛越的老虎身上,雙膝跪在老虎背上,一手穩住身子、一手將他拉起依附在背後,小山姥切主動環起他的肩頸貼在後背,在下墜前雙臂勾起彎腿處跳離老虎身上,動作一氣呵成,只是五虎退的表情好像有點小失望?

  是,怎麼了嗎? 遲鈍的小山姥切不明白他為甚麼會有點失望,天空上突然冒出搶戲的人更吸引他目光。


 

  「 呦! 對於我的出現嚇到了了嗎! 」在他們上空憑空出現一隻身上纏繞著白炎的銀白版鳳凰,揮打巨大的翅膀居高臨下的看著他們,比起毫不意外的短刀們,因失去記憶首次看到這種景象的小山姥切張大嘴巴不敢置信地看著那亮到他有點睜不開眼的鳳凰。

  那聲音,怎麼聽怎麼耳熟阿...這是?

  「 哈哈,嚇到你了還真是抱歉阿~ 」顯然完全不想踏上屋頂的銀白版鳳凰撲搧著翅膀,饒有興致的在上空跟著他們移動,巨大的身軀以及長尾羽上纏繞著白炎,不維持一定距離可能會被火延燒到,銀白版鳳凰也有自覺跟他們保持安全距離避免燒到他們。

  「 鶴爺,你又把田弄得很恐怖了吧。 」亂對著他搖搖頭,像是對這情景見怪不怪「 今天長谷部心情特別好,建議你趕快弄回去喔。 」露出戲謔的笑提醒他「 小心被打下來關在屋頂上喔。 」對方聽到提醒身體一顫,露出跟那六人聽到屋頂的同樣表情。

 

  「 呃、好。 」整隻鳳凰的顏色黯淡下來,振翅飛向農田的所在體,看他離開的背影,感覺有點像在虐待動物於心不忍。

  「 他是鶴丸國永,就是之前一直嚇你的那把白白的刀。 」藥研對他解釋,山姥切因驚嚇而暫時選擇性忘記的記憶復甦,想起自己在沿廊上逃跑,那把白白的刀裝扮成各種模樣由各種奇葩角度與位置鑽出來的驚魂廊。

  現在還有些心有餘悸,究竟是怎麼的刀可以上一秒從木板地下竄出來下一秒還從橫樑上倒吊下來啊?

  「 ...不是鶴嗎? 」從名字到衣裝都是鶴,據他在那驚魂廊上的遭遇,他很確定鶴丸有變成一隻丹頂鶴從房門內破紙門而出,也有帶著鶴的面具拿著掛著提燈的棍子扮成引路人模樣,還有許多不勝凡舉,反正都跟鶴有關。

  「 是鶴阿,但現在是鳳凰。 」藥研繼續說。

  小山姥切無語了。

 

  隨後後藤解釋:

  因為五虎退修行回來,五隻小老虎變成大老虎了,因此審神者一個突發其想,想湊個本丸四大神獸,一開始大家都當審神者又在日常發病,雖然審神者是說了就會做的類型,但四大神獸什麼的聽起來只有跟那幾個有龍有虎玄武朱雀的人有關係,跟其他人一點關係也沒有,完全不放在心上。

  但到第二天發現,某位不管是怎麼變化都只會變成丹頂鶴的鶴,突然變成銀白版鳳凰在本丸低空飛行,差點把本丸燒掉才發現原本不會飛的鶴變成鳳凰會有怎樣的災難,不會飛的鶴頂多是在地上跑來跑去而已、但變成鳳凰後差點把本丸整個燒掉,許多燒刀的PTDS差點跟著發作。

  火災可是刀劍界意外的NO.1,被眾刀懼怕,見到鳳凰版鶴丸基本上都是躲得遠遠的,最後是在本丸無比可靠的近侍山姥切把鶴丸丟進水池滅火,接著請求審神者在本丸建造一個結界讓鶴丸『 學飛 』,等到苦訓一個月後鶴丸終於能夠飛行後才將結界解開。

  但是很不巧的,在那一個月中,鶴丸無師自通可以自由改變自己靈力的型態,變鶴變鳳凰變換自如,惡作劇完後變成鳳凰就飛天,只要看到鳳凰就能猜到鶴丸又幹甚麼蠢事了。

  因此,本丸有一個公認的區別法 : 看到有鶴代表鶴爺在整人、看到有銀白版鳳凰代表鶴爺在逃跑,簡單明瞭非常實用。


 

  「 就是那樣~ 到了。 」鶴爺的話題告一段落,他們來到掛著『 古備前 』牌子的房間,帳子半開裡頭有個抹茶色頭髮的人,茶香在房間裡飄盪著,與本丸的熱鬧像是不同的世界,光是在門外也能感覺到房間主人的氣場,使這一區變得悠閒靜謐彷彿世外桃源。

  「 ...到這裡是要? 」跟著前田和平野的腳步踏進房門,看著兩人像那把刀行禮問候「 是來讓鶯丸認證喔~ 」從房外飛進來的烏鴉搖身一變變成今劍,站在房內中心笑著對他解釋「 這個本丸的特殊隱藏規矩,除了靈力外第二個分辨能出是這座本丸的識別證。 」

  每家本丸的因審神者不同、靈力也不一樣,除非是有血緣關係的審神者靈力源相似才會變得比較難以分辨。

  但正如之前所說,審神者的性格多多少少也會影響附喪神,而他們審神者的個性又是如此特殊,走出去只要是腦袋正常的都會覺得物理本丸的刀全都是突變種。

  「 識別證? 」只要是精神突變物理突變的就是物理本丸的刀了,如此標誌性的物理特徵還需要再加上其他東西提高識別度嗎?

  還是說,因為他是仿品...?

 

  「 嗯~ 因為是突變嘛。 」察覺他又往死胡同理想,今劍笑著摸摸他的頭「 不是大包平阿。 」飲茶望著窗外發呆放空的鶯丸突然開口飄出這一句話,還沒理解這句話的意思身體先進行反應。

  「「「 哈啾!!!! 」」」在場的所有人全身一顫一同打一個小噴嚏,來自身體裡的衝擊力怎麼擋也擋不住,『 大包平 』像是有甚麼特殊的能力般,在鶯丸說出那三字時不知為何的開始打噴嚏。

  等等,咦?

  突然發現事情真相好像不是那麼撲朔迷離或是峰迴路轉山姥切看著帶他來的短刀們,突然發現自己好像想錯了方向,短刀們向鶯丸道謝後拉著他一起退出了房間。

  看他有些呆滯的表情,短刀們露出有些抱歉的表情一人一句解釋。  

 

  「 鶯丸的突變能力,被審神者稱做『 大包平流感 』,只要是有被鶯丸當成大包平過的刀們只要當鶯丸提一次大包平,就會像是感冒那樣打一次噴嚏,如果是複數以上會隨著次數增加症狀加重,基本上只要是這座本丸的刀都有被鶯丸當成大包平過。 」

  「 只要看到同一個隊伍的刀在同一時間一起打噴嚏,就是我們本丸的刀了。 」

  「 還有,在時間政府實裝新刀時全本丸得重症全倒的就是我們本丸了。 」

  其實根本沒有甚麼特殊的理由,只是單純全本丸都有感染、來確認一下他是不是也是大包平感染戶罷了,本丸的獨特性也造就了刀們的特殊性,會衍伸出這種能力百分之百是審神者的錯。

 

  但、若如他們所說,他是這本丸的初期刀,理當一定有感染過大包平流感,為什麼還要帶他來鶯丸這裡確認呢?

  小山姥切心中的一個疑問浮了上來,看著短刀有些尷尬地找話題,內心的陰暗面不知不覺漫開來。

  對於這本丸裡的每一把刀,他都有一些模糊不清的印象,像是在水中看著岸上的人,每個人都有點印象,在本丸初期發生的事算是其中比較明顯的,每把刀的小秘密他都有記得一點點沒有忘記,每把短刀喜歡吃的甜點是什麼他也記得一點點,點心會時他可以從拿到的甜點大概推斷有誰跟他交換,那幾乎是下意識的行為了。

  但為甚麼,他們好像不太信任他呢? 明明可以將他從記憶模糊的水中拉起來,卻猶豫不決的在岸上觀看,好像要讓他回復記憶但又沒有做一些可以直接想起來的事,雖然現在算是到處逛逛體驗以往熟悉的事物,可是...

  在他們眼中,他是以前那把山姥切國廣的『 仿品 』,即使知道是同一把刀,心理上無法完全信服。


 

  似乎因為他們帶他去確認大包平流感的關係,山姥切突然變得安靜許多,也更陰沉的了點,這種轉變怎麼想也不對勁,向他們告別後自己一個人回到了堀川派的房間。

  於是短刀會議緊急展開,主席是初鍛刀小夜,司儀亂,紀錄藥研。

  「 各位覺得螢火蟲求婚怎麼樣? 被被總是動物之友的心態,碰到動物就會瞬間心軟了。 」第一個提議者是看起來是短刀但實際是大太刀的螢丸,提議內容是求婚,聽起來好像跟他們原計畫八竿子打不著,但、是、呢。

  「 意見採納,審神者換夏夜景時就是你上了。 」藥研俐落地接下拋在空中的轉筆,在紙上寫下螢丸的名字以及提議,瀟灑豪邁的字體看上去特別霸氣,推了推細框眼睛眼神示意亂「 那麼,各位還有甚麼提議呢? 」不知不覺中好像已經完全偏離主題了。

  「「「 我! 」」」參加會議的短刀們各個毛遂自薦,高舉雙手揮動想讓自己變得更明顯一點,參與場面十分熱烈,作為主席的小夜發動自己在真劍必殺時的顏藝「 通通坐好! 」憤怒猙獰殺氣騰騰的模樣可謂效果拔群,不到一秒hold住了全場的氣氛。

 

  或許有人會感到奇怪、包括靈魂模式到處飄的審神者也看不懂這到底是甚麼發展,原本應該是討論要怎麼安慰山姥切怎麼突然變成求婚了?

  將鏡頭轉到山姥切時就能明白了,小山姥切在房間裡來回踱步,念著本丸裡每一振刀的名字折手指,要求自己對於本丸裡的每一振刀都要想起十件形容他們的事,每數全部手指山姥切就會雙握拳眼睛亮了一個色階,臉上掛著笑容小雀躍、躍躍欲試的挑戰下一個的模樣十分可愛!!!!

  他可是這個本丸的初期刀山姥切國廣,他的記憶中確實有這段經歷,雖然有些模糊但十分確定,若是他們還有點不相信就想辦法讓他們信服!物理本丸的隱藏特點就是不屈不饒,再加上審神者狂屬性的加持是絕對不會照正常路線走的!

 

  而短刀們為甚麼會開始討論求婚呢? 這問題非常簡單。

  請看清楚的它們的刀種,是『 短刀 』、短刀喔! 作為最高機動的刀種,隱蔽偵查的也是很高,到堀川派門前走一趟再回來幾秒鐘就辦的到了,拜託、他們可不是太刀,偵查隱蔽高掌握現況簡直輕鬆無比,隨時確認現況掌握情報擬對策才是王道!

  比起碰到這種情況還窩在房間苦惱、直到鼓起勇氣去找山姥切才發現他已經自我調適完了才開始想下一部對策的太刀們,短刀擁有的機動優勢比人家早起跑太多了,簡直完勝!!

  而且你看,被被這麼~可愛! 不早一點拐回來要是被其他刀種那些自以為成熟穩重的『 大人 』拐走怎麼辦? 既然有了機動優勢當然要開始提早想對策啊!

  於是短刀們( 附加不知道為什麼也在短刀集團裡面的螢丸而且怎麼又不帶不動了?! )在地下(?)如火如荼地展開了!!

 

  目睹全程的幽靈型態審神者雙手合十表示正太都是天使,她的( 瘋人院 )本丸有淨土了喔耶!

  但沒想到一轉頭又碰上一期一振閻王模式下般若惡鬼臉,然後又被送回重生點等待復活了,感嘆著一期尼竟然學會看見靈體的技能,忽略了在一期後方比著狐之窗手勢的鳴狐,兩人在順利解決審神者後還擊了掌一起回房間去看針孔攝影機和麥克風錄下的短刀會議。

  在重生點的審神者摸了摸自家代理審神者的頭,感嘆著今天也是個美好的一天呢~

  「 來讓這場混戰變得更有趣吧!!! 」

  今天的審神者,依舊狂的沒藥醫!!



 

  < TBC >

 

  物理本丸就是要狂的猜不到劇情走向!!!

  太正常的感覺都不像物理本丸了,所以正常的攻略劇情是不會出現的啦!!!!

  (ノ>ω<)ノ喔~耶——!!ヽ(∀゚ )人(゚∀゚)人( ゚∀)人(∀゚ )人(゚∀゚)人( ゚∀)ノ

评论
热度(24)
©霧潯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