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潯

灣家人請注意喔~
多半都是繁體字,然後霧潯這名字繁體很多劃我知道www簡體是「雾浔」,稱呼的話有潯就好了w

目前是準備爆炸的高三,因此更新會很慢——很慢——
還請各位見諒(土下座

有事請噗浪找喔w
https://www.plurk.com/decaysnow

【刀亂全員向】公寓本丸【05】

【05】玩偶之家

 

 

 

< 正文 >

 

 

 

   「 欸? 是你們? 」糖果城的守衛抱著一跟pocky棒朝他們跑過來,糖霜製成的的小雪人很開心的跟在他身邊,雪人頭上灑滿糖粉的彩色軟糖發著淡淡的光「御手杵...? 」山姥切艱難地從一堆氣球泡泡內爬出來中,小雪人好奇地睜著糖霜做的黑色眼睛盯著他們。

   降落處是裝滿氣球與泡泡的巨大環狀深洞,底部似乎還在製造氣球泡泡,腳下滿滿是緩緩浮起的氣球泡泡要不陷下去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憑著自身打刀的高機動讓他勉強能夠從這看似有趣的地域脫出。

   「 呃、是。 」拎起巴在頭上的小雪人溫柔的放在地上「 建議你們趕快從那一堆的泡泡裡出來喔。」有些為難的說,目前從氣球裡脫出的只有山姥切一人,三日月發揮了他老爺爺的實力,不知為甚麼明明是向外爬卻越陷越裡,膝丸正幫著髭切脫出中,這干平均年齡破千的爺爺們現在氣球流沙內、越陷越下去...

 

   「 因為等等那個會爆炸。 」指了指那個底部正在產生大量泡泡和氣球絲帶的巨大環狀深洞,山姥切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御手杵說了什麼「蛤? 」背景配上到處蹦來跳去、高舉雙手揮動的繽紛大玩偶真是良好的對比。

    「 會爆炸阿~ 」髭切用著歡愉悠閒的口氣重複了剛剛御手杵說的話「哈哈哈,會爆炸呀~ 」不知道為什麼現在只看的到頭的三日月跟著重複,完全不擔心因自身安危而無所作為的兩人,反而挺期待爆炸的樣子。

   「 兄者啊啊啊啊!!!!! 」唯一的正常人膝丸仍不放棄最後希望。

 

   「 阿、來不及了。 」爆炸的歡樂尖叫聲如海嘯般地將他們淹沒,雙手摀著耳朵才沒讓耳膜跟著一起爆炸,圓環閃爍七彩的跑馬燈,圓環內的氣球泡泡包含三人一起往下墜「啊啊啊啊啊!!!!!!! 」此為膝丸的尖叫聲,正逐漸轉變為嘶吼聲。

   那瞬間,山姥切徹底感受到審神者曾經說過的話: 審神者的特性可能會藉由靈力供給而感染全本丸,所以不同本丸的氣氛才會差這麼多,當作自家本丸跟論壇上其他本丸之間巨大的SAN值差距解釋。

 

 

   他們審神者特性是『 不受命運擺布 』、講簡單點就是『 不按牌理出牌 』。

   青色的大蛇率先衝出來,白色的大老虎踏著他的身軀跳出深坑,正上方出現金色光子的鐘錶表面,探出深藍色的人影,於心底內湧出的莫名歸屬感使他止不住嘴角的上揚。

   亂來,才是他們這個本丸的風格!!

 

   圓環底部的爆炸衝力把裡面氣球與泡泡轟上天即使是已經脫離的三人也無法避免,只要是在圓環的範圍內都不能免於一難,再次被氣球淹沒的三人迅速用自己的能力脫離氣球中心,歡騰的氣氛隨著衝飛的氣球飆到衝到最高點。

   離爆炸中心不到數尺的山姥切自然也是被波及的一員,被衝飛的身軀被同本丸的夥伴拉著「你沒多重( 生存 )也沒多少防禦能力( 統率 )就不要站那麼前面啊!! 」躲在後方遮蔽物後的御手杵一手抓著他的被被,另一手將掛滿了小雪人的pocky棒固定在地上。

   若是沒被他抓著,可能就要直接飛撞到牆壁上了吧?

   無暇思考多餘的內容,定睛在即將再次墜落的同伴身上,山姥切發動自己球體能力。

 

   剛剛掉落樹洞裡的時候是被震驚而忘記了這一點,有了經驗的山姥切並不想同一招中兩次。

   而且自家主上究竟是有多愛搞墜落?!! 她連O怒神都不敢站離遊樂設施十公尺以內了還敢弄一堆墜落的東西給他們玩?!!

   銀灰色的大型球體表面上出現正六角形蜂巢格紋,有點類似足球上的紋路但密度更高,山姥切稍稍動作,球體沿著格紋分裂六角形「山姥切?! 」內側同樣是類似衛星砲的槍口「 沒時間跟你解釋。 」但他很清楚這用途並非攻擊性。

   表面積最大的青蛇膝丸扭動著身軀,被衝擊的大部分蛇腹還有些麻痺,若直接墜落到地上...「 變回原形!!! 」下方傳來髭切的吼聲,表面積較膝丸小且離衝擊點稍微遠一點的白獅型態髭切焦急地對他吼著「快點!!肘丸!!! 」即使還是叫錯名字但會為他著想的髭切一反剛剛完全不在乎的優閒神態,焦慮地想救下自己的弟弟。

 

 

   依言變回原形的膝丸與白獅同速度下墜中,大型貓科動物的髭切已經完全做好了著地的準備「這種狀態的話,髭切也變回原形會比較好喔。 」三日月拿著懷錶似笑非笑的看著下方。

   「 ? 」一圈的小型機械排成圓形,槍口頂端匯集著湖水綠的光束,光束匯集到圓中心連成網,光束彼此之間也做出較細的連結,迅速的織成一張巨大的蜘蛛網「注意彼此距離啊!!! 」山姥切依附在餅乾作的花台上叫著。

   髭切還來不及做出反應,龐大的身軀已撞上光子聚成的蜘蛛網,緊接著是摔在毛軟毛皮上的膝丸、以及游刃有餘自己找位置降落的三日月,接住大獅子的光網中間往下凹陷,膝丸拍打著髭切提醒才讓他變回原樣,接著環狀的小型機械向中央收齊。

   環的圓周越小,空間越少,索性變成數個同樣大小的環,隨著高度往下降至地面,製造出類似空中階梯讓三人踩踏。

 

   「 這樣就行了吧。 」確認三人身上沒有外傷,倒是收到三人好奇的目光,山姥切扯著斗篷帽沿別過臉去。

   以自家審神者的尿性,八成還會遇到很多類似如此的掉落遊戲,早點習慣並早點找到解決對策會比較好,雖然他並不保證審神者會這麼無聊還用這麼多次,現在已經幾次他還算不出來嗎?

   「 不過,三日月你的能力到底是什麼? 」看他游刃有餘還十分悠閒的模樣,山姥切並不是很高興,因為他這團人玩了兩次的自由落體「好像是...save&load? 還有應主上要求加快一下遊戲進程,不過這不是我操控的,是主上決定的,爺爺我只是媒介。」晃了晃手上的懷錶,三日月笑的人畜無害,說出了在遊戲裡最op也最廣為人知的技能 : save&load,多少人是這樣把遊戲破關的?

   「 所以還兼具skip功能嗎。」常常熬夜玩遊戲的DK御手杵點點頭表示理解。

 

 

   「 那麼,在場就剩一個人了... 」全場四人看相身上黏著一堆小雪人的御手杵,對方搔搔臉頰有些尷尬「其實不只我一個...蜻蜓切和日本號都是這座城堡的守護者,只是一個去糖果工廠幫忙,一個跑去找次郎喝酒了......阿、還有同田貫,從一開始就好像掉進糖果工廠裡的某個縫隙,小雪人們還在找。 」於是乎就剩下他一個人守城。

   城堡周遭的大玩偶配合的讓出一個位置,並一致舉起手指向遠處不遠處的糖果工廠。

   「 ...理解,那麼你的能力是...小雪人? 」人畜無害的小雪人代替他回應,用力的點了點頭,用星星演的方式盯著他瞧,聚集到他的身邊將他包圍在其中。

   充滿活力的模樣讓他想起本丸裡的短刀,常常會把他從房間角落拖出來說要玩老鷹抓小雞,說他身上的被被很適合當母雞然後一群人縮到他身後,鶴丸也不知道為甚麼特別恰好地從樹上掉下來說要當老鷹,然後就半強迫性的開始遊戲了。

 

   「 呃、可以這樣說,我的能力應該是召喚師之類的,作用的話...我現在還有一點心靈創傷,你們真的確定嗎? 」御手杵看著掛滿身上、看似天真無邪對他微笑的小雪人,勉強擠出一個僵硬的笑容。

   「 不、 」「 可以啊。 」還沒說完話便被三日月打斷「 爺爺我還滿好奇的呢~ 」『 嗚哇~ 』三日月手上捧著一隻小雪人,戳著糖霜做的臉頰,眼瞳裡倒映在水中的新月正在發亮。

   「 呃...那、 」御手杵神色複雜且用雙手摀住雙耳「要離遠一點、 」還沒說完,三日月手上捧著的小雪人先發難,糖霜做的的眼瞳周遭溢出黑色的糖水,嘴巴張得老大像是對著仇人嘶吼般的扯裂著單純可愛的面容。

   『 嗚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刺耳的聲音在腦中炸裂,摀著耳朵也不見改善,反而讓那聲音拿著長矛在腦中亂撞著,更何況這四人中 : 兩個是兔子、一隻獅子、還有一隻是蛇。

   於是四人、全滅。

 

 

   怎麼想也沒想到可愛的小雪人會有那種功能,御手杵還能讓那些小雪人掛在身上走來走去,或許可以說是某方面的心理素質強悍? 從城堡中的醫務室甦醒,第一眼看到單純可愛的小雪人在對自己微笑讓他心情非常複雜,小雪人把端著水與食物的盤子放在病床房的櫃子上後,對他微微行禮便離去。

   若沒有那種功能還表現得像是個詛咒玩偶一樣,或許他還能用看待短刀的方式看他們,這產生的心靈創傷太大了他一時間無法接受。

   默默地拿起水杯飲啜,會糾結這些是因為他是仿品的關係嗎? 又開始鑽牛角尖的山姥切國廣沒有注意到再度被打開醫療房大門。

   「 醒了嗎? 」蜻蜓切抱著一根拐杖糖走進來「 現在那三人在大廳等你。 」只有五歲幼小的身軀卻表現出大人的沉穩,讓人放心「還要再休息一下嗎? 我想他們是不會介意的。 」瞥見床邊櫃上還放著清粥,乾淨的湯匙代表還未動,因此提出意見。

   「 不、不用了。 」像我這種仿品怎麼能讓那些名刀等待? 「 請帶我過去吧。 」

 

   「 阿,山姥切君來了阿。 」在三人中眼力最好的髭切率先發現他,朝他揮揮手邀請他過來。

   優美的搖籃曲曲調迴盪在大廳中,大廳的大窗、天窗和地板都是用糖玻璃製成的彩繪玻璃裝飾透著軟色的陽光,中央是座種著大樹的花圃,些許小雪人成群坐在樹枝間、草坪上閉著雙眼開口哼著曲調,三人都坐在樹下的長椅喝著茶,悠閒地享受這午後時光。

   有隻小雪人來到他的腳邊,微微輕扯著他鞋子上的蝴蝶結,露出可愛的笑容邀請他。

   還是個可愛的孩子嘛......外表冷漠實際心軟的山姥切不自覺露出溫和的笑容,伸手抱起小雪人,走到長椅上坐下......

 

   過了一陣子心靈沉靜、被歌聲治癒,三日月才開口詢問「 要走了嗎? 」他閉著雙眼,沒有回答。

   應該是不知道要不要離開吧,因為接下來不知道會碰到主上設的什麼鬼機關,在心理上強烈排斥,雖然知道還得繼續進行遊戲,但就是不想被主上整阿啊!!

   果然這一切都是主上的錯,這是一個蓋章認證的事實!!

   「 對了,蜻蜓切你的能力是什麼啊? 」摟著膝丸的髭切突然開口,靠在他肩上的膝丸好像真的睡著了,身子微微起伏著,偶爾還聽到小小聲叫著『兄者... 』的夢話。

 

   「 是可以把被拐杖糖碰到的物品切成兩半的能力。 」稍微晃了晃拐杖糖,蜻蜓切大概也猜到主上的惡趣味,槍組的各位都是拿這種較為長形的點心,日本號還拿到棒棒糖,真的讓人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 喔喔~ 」髭切發出表示理解的音「那乾脆把這個世界切成兩半吧~ 」偷偷戳了戳膝丸的臉頰笑著說「 反正總要出去的吧? 」

   「 抱歉、那種事可能做不到。 」該說髭切真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平時看起來天然呆呆傻傻的人做出的事無法預測阿。

   「 也不可能做到喔,主上的靈力很強大,否則不可能運行這個遊戲。 」晃了晃懷錶表示要開始『 skip 』了,蜻蜓切迅速的在腦中整理情報,向他們行禮說道「 接下來應該是藤森,粟田口派都在裡面,森林中有走道、請盡量不要離開走到範圍,祝各位一路順風。」

   「 謝謝。 」三日月笑著回應他,有了一次經驗後三日月這次轉得比較順利、或是說主上看不下去用靈力自動操控轉動的時間,錶蓋蓋上、四人身影瞬間消失。

 

   跟上次傳送的感覺一樣,只是一瞬間發生的事,連反應都來不及,轉瞬間已來到一座淺綠色的森林,溫和的色調讓人感覺十分舒服。

   但往上一看,滿滿詭異的小型龍捲風在天上轉著,還沒有傷到一草一木,像是個單純的背景布幕。

   不過滿場混亂的氣流很明確地告訴他們這是真的,山姥切還得壓著自己的裙子和帽子否則會飛起來,倒是髭切的外套像是黏在他肩上完全飛不走究竟是怎麼回事?!

   「 看來,來到一個挺有趣的地方呢。 」三日月笑著說。

 

 

 

< TBC >

 

   接下來是粟田口家上場的時候了呦~

评论
热度(10)
©霧潯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