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潯

灣家人請注意喔~
然後先說一下,在樂乎這邊大多數人看得懂的是簡體所以文會轉成簡體版的,但直接對話的話還是繁體字(因為輸入法不是繁體的話很容易搞錯字)
請各位別太介意w

腦補速度跟手速成反比,大概就是個網路線拔掉才會產文的寫手
( cp : all姥、雙狐 ...((以下n個cp省略<<吃很開(然後又進化了... )

有事請噗浪找喔w
https://www.plurk.com/decaysnow

【刀亂全員向】公寓本丸【04】

【04】異世界的遊戲

 

 

 

 

 

 

      「 嗚… 」山姥切國廣靠著牆壁坐在地上,在那光包住自己睜不開眼時,感覺身體有一瞬離開了地表,有重點類似霧每次施展傳送法術時的感覺,但又有些微妙的不同。

      可能是靈力給人的感覺不一樣吧,霧的靈力永遠都是非常混亂亢奮、又維持著一定的穩定度才沒有讓法術失敗,明明就能好好施展,卻刻意要弄得每次都要爆炸的感覺,存心是想要練他們的膽量與忍耐極限。

      而這次的,給人感覺較為舒服祥和,其中又包含一點興奮,像是在歡迎他的到來,比起審神者的舒適許多......他沒有要罵審神者的意思,這是事實。

      「 婆婆、切? 是這樣叫的嗎? 快點醒來喔~ 」恍惚間身子被人推動了幾下,他應聲睜開雙眼「 髭切? 」看見的是髭切在逆光下發光的金色瞳孔,以及不知為何在他身邊纏繞透明白霧,勾勒出疑似獅子的外型,雄獅的鬃毛折射著陽光有點刺眼,但本人似乎沒有察覺的樣子,很開心地應聲。

 

      「 嗯! 你終於醒了真是太好了~ 」由半蹲的姿勢站起,他才注意到髭切身上的衣服並不是他們原本的水手服,白色的短袖襯衫搭上吊帶短褲,紅色細繩綁成蝴蝶結繫在領子上,外套像髭切往常一樣披在肩上,只不過換成黑色的西裝外套了。

      「 其他人呢? 」不太優雅的手腳並用從地上站起,他身上的衣服也被換過了,變成白和湖水綠為主要色系的蕾絲邊小洋裝,好險裙底下還有燈籠褲否則他可能會忍不住破口大罵,同色系的條紋過膝襪搭上一雙綁著大蝴蝶結的白色娃娃鞋,闡述著自家審神者的惡趣味。

      「 還沒看到。 」搖搖頭否認,髭切好奇地盯著他的頭頂看。

      「 ? 」但好險,即使到了異世界,審神者並有刻意讓他露出臉龐,白色的蕾絲邊小斗篷剛好遮住臉部,大大的蝴蝶結上扣著兔子扣子,微微的拉扯感使他察覺頭上似乎也綁著蝴蝶結,但被斗篷帽子遮掩所以他並不是很在意,完全沒有任何想把帽子拿下來確認的想法,或是說他根本不想把帽子拿下來。

 

 

      「 你的頭上…是兔耳朵? 」目不轉睛的盯著他的頭頂「 蛤? 」被注視下他下意識的摸向頭頂,頭上多出兩個…軟綿綿的長狀物連結著他的頭頂的神經,他疑惑的試著動了動頭上的那兩個…不明物體?!

       「 ?!!! 」山姥切國廣忍不住衝到附近的水潭,俯下身子盯著水面中的倒影。

      他的頭上了一對兔耳朵,即使他用盡全力想催眠自己那並不是,但因為他的自我否認委屈捲起的兔耳朵一再提醒這個事實,就連斗篷上方都特別好心地做出可以把兔耳朵塞進去的空間,看起來像是斗上外加的兔耳。

      但他非常清楚,藏在斗蓬下有一對連著他頭頂的兔耳朵,因為他的情緒變動而晃動著。

      今日,他對審神者的惡趣味有了更進一步的理解,雖然他寧可不要知道。

 

       速度相較山姥切緩慢的髭切,才剛起步要追,卻發現自己連對方的車尾燈都看不著「 婆婆切,你忘記帶你的東西了喔。」憑著自己不錯的眼力才找到山姥切,手上提著一個蓋著紅布的竹籃,髭切微微掀起紅布一角,能看到裡頭精緻的甜點與麵包。

      「 ? 」疑惑地接過竹籃,明明裝滿了食物的竹籃卻毫無重量,紅布看似單純的蓋著上頭,卻有一邊被固定在竹籃邊緣上無法完全掀開,抽手後還會自動蓋上,這也算是審神者增加的貼心功能之一嗎…

       「 對了!那個竹籃會自動補充點心喔!我剛剛在等你醒來時吃了一些,不過在掀開時竹籃又是滿滿的喔!」髭切微微歪頭瞇著眼開心的分享這一點「 而且每次的點心都不一樣,但都很好吃~我大概吃了四次吧?真希望弟弟也在呢~ 」

       「 這樣啊… 」知道這把傻呼呼的源氏重寶很在意自己弟弟,雖然膝丸的名字連帶全本丸的刀名老是記不起來,但絕對不會做出傷害自家弟弟的事,不過記不起名字這點對膝丸的心靈創傷有多大就另當別論。

 

 

        「 ? 」檢查籃子時發現籃內被陰影覆蓋的角落有一個深藍色白直紋的束口袋,配色是用堀川家的配色,束口袋的繩子是用橘色的細繩、末端則用小金牌固定,袋面上有他刀紋的圖案,得在陽光下才能看出、暗處並看不到,一看便知這是審神者指定給他的物品。

        「 那是? 」髭切疑惑的看著他拿著的束口袋,開始翻找外套的口袋「 你也有嗎?」把束口袋解開,倒出一顆巴掌大的銀灰色金屬球,湊近眼睛看能看到些許紋路,像是霧說的『電路圖』的紋路。

        「 沒有。」搖搖頭,髭切很有興趣的盯著他手上的球「 阿,不過我有拿到一張小書籤。」後知後覺的說道,髭切從外套口袋中抽出一張書籤。

       書籤是兩層式的,上層是髭切戰鬥服的配色,兩塊白夾一塊黑,上半部有髭切刀紋的刻印,估計膝丸大概也是同樣的設計,只不過是黑白相反的樣式。

       書籤下層是單色的淺黃,估計是看髭切的髮色決定的,中間寫著兩行字『 找你弟弟,不要忘記名字。』簡單明瞭,山姥切看看自己手上的金屬球…嗯、那這顆球是要做甚麼?

 

       「 弟弟就算不提醒我也會去找的,為什麼要強調這個呢? 」髭切鼓起腮幫子,好像在說霧看不起他的樣子「我們可是兄弟啊~! 」取過書籤,髭切看著書籤上層笑了起來。

       其實……重點應該是後面那句才對。

 

      「 而弟弟的名字,叫做肘丸對吧!婆婆切! 」

      「 不,叫做膝丸。 」

      「 咦?! 」

      「 還有,我叫山姥切國廣。 」

 

 

      在多次糾正髭切呼喚本丸內同伴的名字的期間,山姥切國廣也試著找這個金屬球的秘密,不像髭切的書籤只需一看即懂,他對這顆球毫無頭緒。

       髭切在這期間也試著找尋膝丸,漫無目的的領著他在無邊無際的在森林裡閒逛,有時候甚至不考慮要走哪裡,單純是追著蝴蝶到處跑,路上沒有作任何標記。

      大約八分鐘後,山姥切國廣從研究金球球中驚醒,悲劇的發現自己完全不認得周遭的景色,而髭切還在觀察小動物,半點緊張或是嚴肅感皆無。

 

     「 腕丸~ 」雖然糾正多次,但髭切仍然記不住他弟弟正確的名字「在哪裡呢~? 青鳥先生會帶我們去嗎~? 」回看枝頭上好奇盯著他的青鳥,接受到視線,青鳥振翅飛起,往另外一頭飛去「所以是這邊嗎? 」髭切興奮的快步追上「 頸丸~! 」

      又來了嗎? 嘴角抽搐的山姥切國廣板著臉跟上,憑著打刀擁有的高機動,要追上髭切並不算難,還可以說是輕而易舉「山公切! 快點快點! 」大幅度的揮動手臂,披在肩上的外套依然好好地貼在肩膀上,髭切試著跳了跳讓自己五歲的身形在樹林中顯得更明顯。

       那個...名字好像一直叫錯對吧? 『 不要忘記名字。 』這點他好像完全沒做到吧...

 

 

      胃開始痛的山姥切決定做點事情改變現狀,憑著自身打刀的能力跳上樹枝「 咦? 」髭切驚訝地看著同伴的行動,因為這片樹林至少是數百年的古森,即使是最矮的樹木也有八、九尺高。

      藉由樹與樹間的空間反覆在樹幹上彈跳,藉此達到他所要的高度,看著五歲的幼童在做這種難免的感到驚訝。

      原來打刀還兼職當忍者阿,他現在才知道。

      「 總不能一直像隻無頭蒼蠅到處亂竄吧。 」站在樹梢上,山姥切伸手阻擋刺眼的陽光,俯視地面,快速的找到他們一開始在的地點,以及現在他們所在的方位「不太遠,大約向西一公里…剛剛在兜圈子是嗎? 」

       「 追著蝴蝶或鳥跑果然沒有成效嗎… 」山姥切在心裡嘆一口氣「 不,還是有的喔。」不屬於他也非髭切的聲音在從身後傳來,作為一把戰刀的本能跳離樹梢,才想起自己身上既沒有刀,以及他在空中。

 

      「 哈哈哈,不需要如此驚訝吧,山姥切。 」神態自若的沉穩聲音,來自掛在樹枝上,身上滿是樹葉看起來有點淒慘的紺藍色兔子,或說是大名鼎鼎天下五劍最美的一振:三日月宗近「爺爺我下不去了,能幫我嗎? 」附上完全不合時宜的悠閒笑容。

      「 啊啊!!! 」自顧不暇的山姥切持續往下墜落中。

      「 小心!! 」另一道聲音從另一方傳來,轉瞬間、一條青色大蛇遮蔽了他的視線,他試著伸手抓住蛇鱗,但沒想到倒是自己的被被被人揪了起來「腔丸! 」髭切在下方用金色的眼瞳紀錄著一切的發生,臉上綻放出大大的笑顏。

       抓著他的人在樹枝上狼蹌的跌了一下「 兄者!!!!」悲憤崩潰的聲音,不難猜到這位揪住他被被的人正是苦主膝丸「 為什麼兄者又忘了我的名字啊?!!!!!! 」

 

 

      等待膝丸一邊帶路一邊平復情緒「 現在我們處的環境,是主上利用童話書作為架構,以靈力製造出的遊戲。」順著溪流而上,膝丸像是名導遊般簡單介紹這遊戲「 照著故事劇情走大概就可以了,原本的故事是要愛麗絲驚醒才能從夢境中脫離,但我想以審神者的性格應該不會這麼容易就解決。」平常會念童話書給今劍聽,愛麗絲這個故事對他並不算陌生。

      「 而且有很多個點和原版的不一樣,比如說: 現在有兩個兔子先生。 」指了指自己和三日月宗近,同樣穿著黑色執事服,但膝丸頭上並沒有兔耳朵,不過領子上多了一個兔子形狀的裝飾品「 而且還多了一些...奇怪的能力。 」膝丸拿出自己的書籤,果不其然和髭切的書籤造型類似,兩層黑夾一層白、膝丸刀紋的刻印則在下半部,跟他們的不同,膝丸的刀紋發出淡淡的綠色微光。

      下層單色的淡綠,跟膝丸的髮色一樣,上頭也寫了兩行字『 找你哥哥,不要忘記名字。』跟髭切是對稱的款式呢...「 那、你是怎麼變成蛇的呢? 是這個書籤的能力? 」提問的是三日月宗近,快速的找到重點發問,並拿出刻有自己刀紋的金色懷錶。

 

      「 嗯...我也不是很清楚,拿到這書籤後,我開始回想我擁有過的其他名字,像是薄綠、蜘蛛切...而我想到『 吠丸 』的時候刀紋自動亮了起來,然後腦中冒出了許多...像是使用說明之類的東西,然後不知道為什麼就能隨心所欲地變成大蛇了。  」膝丸皺著眉頭努力思考著,過程太過莫名其妙,他一時半刻也沒搞懂。

      髭切笑著伸出手將膝丸眉間的皺褶撫平「 不要忘記名字,是指自己的名字吧? 」膝丸將視線完全擺在他身上,他微笑著放下手、閉上雙眼,一字一句的念出口「 踝丸,我的名字、有哪些呢? 」髭切的聲音像是黑暗中的一抹微光令人忍不住想出手碰觸,即使在碰觸的那一瞬間發現取貨人的名字又寫錯了。

      「 鬼切、友切... 」髭切帶著溫柔微笑、書籤夾在食指與中指間等著他「 ...獅子之子。 」書籤上屬於髭切的刀紋亮了起來,是溫和的淡黃色光芒「 恩恩,這樣就行了,對吧? 」語音剛落,一層白煙把髭切包裹在其中,持續大約一秒,白煙像是受到指令般快速散去,髭切也已不在那裡,變成一隻白色的巨大雄獅,威風凜凜的由上往下盯著他。

 

      「 ...兄者? 」膝丸睜大雙眼,看著那隻獅子凜凜的氣息瞬間散去「 嗯❀ˊ^▽^ˋ✿ 」背景突然開出漫天小花,獅子的前腳往他身後一踏,整隻獅子把他壓在下面「等等、嗚嗚喔$^&$%&! 」膝丸要窒息了「 嗯❀ˊ^ v ^ˋ✿ 」此為因為弟弟而感到非常開心到開滿小花的髭切回應。

      友情提醒一下 : 獅子是大型貓科動物,但不代表每隻貓科動物的屬性都是聖上,犬型性格的大型貓科動物也是有的,若是不想因為玩遊戲而不小心死不瞑目,請謹慎選擇你的寵物。

      比起看見一隻獅子往膝丸身上壓,山姥切認為他比較像看到一隻變種的黃金獵犬往膝丸身上壓。

      於是他看著膝丸用力拍打旁邊的地面求救,頻率從一開始快速拍打逐漸變慢「 阿、要掛了。」三日月提醒才想起膝丸要窒息了這件事。

 

 

      好不容易將髭切這尊大獅子請下來,看著髭切拍著膝丸的背幫他順氣,山姥切拿出自己的金屬球仔細端詳,若說霧給他們的物品是他們使用『能力 』的契機,那這顆金屬球必定有些玄機在裏頭,只是他沒有發現罷了,霧再無聊也有無聊的理由,不會毫無理由的無聊,這是他身為初期刀的經驗。

      他仔細觀察並翻轉球體,球體表面是複雜而非雜亂、亂中有序的電路圖,電路的末端通常是圓圈的圖案,有時心也有空心的,奇怪的是裡面有一個小小的、類似三角形的圖形夾雜在裡面,有點像他刀紋裡山的圖案,與他相連的有八條電路,其中三條是與其他電路相連的線路,剩下五條末端皆是空心的圓圈。

      他試著用手去比對那五條長短不一的電路線,卻意外地發現那五條線似乎是照他手的大小繪製的、完全與他的五指吻合,指尖剛好可以壓住那五個空心圓圈,吞了一口口水,他收緊指尖。

 

      在他同時按下那五個圓圈的瞬間,金屬球上布滿的電路由那五個圓圈亮起傳送至中間的三角形圖案,接著蔓延至整個球體表面,湖水綠的亮光自他手中綻開,是他眼瞳的顏色...

      束口袋上刀紋也亮起了燦金色的光芒,小小的字在光芒中形成『 肯定你自己吧。 』主上...小字大約只存在兩秒便散去,待在一旁三振太刀並沒有發現袋子上的字,。

      現在他不需要將金屬球握在手心內,球體會自動在離他掌心大約十二公分處漂浮著,他的手上也有些許電路的圖案同樣散著湖水綠的光,攤開手掌,一顆銀灰色、同樣布滿湖水綠電路的金屬大球漂浮在他身邊,球的直徑比他還要高,腦中從按下那個瞬間就冒出了大量的使用說明表,他吐出一口氣將那些說明表消化一遍。

       「 那是? 」被他這邊的大動靜吸引,三人將目光擺在他身邊的巨大球體上「呃... 」拉了下斗篷的帽子遮住臉,他動動手指,那顆大球自動分裂重組,眨眼間已變成另外一種樣貌「 ...應該、是我的能力、吧... 」口氣非常不確定,這個像是小型衛星砲的造型究竟是......算了八成是霧的惡趣味。

 

 

      「 這樣啊,只要達成條件就能使用能力了是嗎?」親眼見證了三人的能力,刃生經歷漫長的三日月很快的理解了規則,露出高深莫測的笑,他手中的懷錶上刀紋也自動亮了起來「 能力嘛...阿、還是得照原作的劇情走不能略過阿。 」三日月打開懷錶看了眼時間「 現在已經遲到了喔,各位,不過沒關係。 」

      「 只要調整一下『 你們的 』時間就可以囉。 」三日月笑著調整懷錶上的時間,做工精緻的懷錶上方出現由光子組成的懷錶表面,他們看到懷錶的分針逐漸往回轉動、以忽快忽慢的速度...「 哈哈哈,爺爺我不太會用阿... 」

      「 不過,這就行了。 」錶蓋蓋上,他們所處的位置也不是剛剛的河畔,而是一棵巨大神木的樹洞內,而且不斷往下墜落中,四人皆同,就連負責傳送的三日月也是。

 

      「 喔呀,爺爺我好像調快了耶。 」三日月打量著上方的樹洞,手遮著嘴巴睜大眼睛無辜地看向他說到,光線越來越少,憑著打刀夜戰的能力還能勉強看出周遭的環境,但很明顯地這就是一個很深不見光的無底洞「爺爺!! 沒有其他辦法嗎?!! 」

      「 嗯...那~ 」三日月稍稍思考了一下,他感覺到自己的斗篷前襟被人扯動「 歡迎來到仙境、 」三日月的話語像是打開了某個結界的入口,從下方飄出大量的氣球與泡沫,將他們包圍起來,光線也從那入口竄出。

      轉眼間,他們已墜入一個滿是娃娃地的龐大房間內,明亮的色系一下晃暈了眼,氣球與泡沫接住他們下墜的身體,巨大的娃娃張開雙手迎接他們的到來,緞帶與絲帶在空中飛舞,他們降落在一座糖果築城的城堡內。

      「 愛麗絲。 」三日月笑著盯著他,把剛剛未說完的話語補上。

 

 

 

< TBC >

 

      也是一堆的設定。

      【仙境快報】已轉職機械法師的小白帽愛麗絲,左青蛇右白獅(物理),已被GM三日月拖進仙境了!!

      【仙境快報】準備已久的各位!! GAMESTART!!!

       ((小潯才不會說小潯是為了寫被被左青蛇右白獅(物理)才有愛麗絲的劇情的!!

 

      對了,如果照髭切哥哥叫膝丸的方式,等外部構造講完了就輪到內部構造,內臟骨頭肌腱乃至血管細胞之類的這樣,突然有種小潯是在上人體基礎課的感覺,寫個文順便複習人體構造究竟是為了甚麼。

      所以之後就固定肘丸吧不然小潯會累。<

评论(2)
热度(17)
©霧潯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