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潯

灣家人請注意喔~
然後先說一下,在樂乎這邊大多數人看得懂的是簡體所以文會轉成簡體版的,但直接對話的話還是繁體字(因為輸入法不是繁體的話很容易搞錯字)
請各位別太介意w

腦補速度跟手速成反比,大概就是個網路線拔掉才會產文的寫手
( cp : all姥、雙狐 ...((以下n個cp省略<<吃很開(然後又進化了... )

有事請噗浪找喔w
https://www.plurk.com/decaysnow

【刀亂全員向】公寓本丸【03】

【03】童話書,參上≧▽≦!!

 

 

 

< 正文 >

 

 

 

    在這世界上總有各種殘酷的事實,他們總能證明同一件事:不要相信不能相信的人,尤其是是自家的審神者。

    為什麼他會認為自家麻煩製造機的審神者不在視線範圍內就能免於一難呢?他真的錯估審神者的破壞力攻擊範圍了,身為初始刀還會錯估審神者攻擊範圍,難道是因為我是仿品的關係嗎?

    不知道為什麼會掛在樹枝上的山姥切國廣奮力掙扎著,但作為支點的兔耳被被紋風不動,不管他怎麼扯怎麼搖晃身子試圖讓自己落下,卡住被被的樹枝依舊不肯鬆手。

 

    『 為什麼還掉不下去?! 難道是因為我是仿品的關係嗎? 』這是目前在山姥切國廣腦中不停重複播放的跑馬燈,因為他那清楚表現內心話的崩潰表情,粗體還放大的字簡直快要實體化飄在後頭變成背景之一了,即使把它寫在被吊著的白布上也不顯得突兀。

    倒是因搖晃落下的樹葉裝滿了被被的凹陷處落在後頸的樹葉隔著布料摩擦皮膚,山姥切國廣抓緊帽子,用他一貫的倔強不想離開自己的被被,明明只要放開手就能脫離現在的窘境,但內心裡總有某種感覺讓他不能放手,硬是要讓被被的帽子蓋住自己的臉龐,保持著詭異的方式懸吊著,還不忘用力搖晃身子讓卡住被被的樹枝折曲。

    若不是因為他的靈魂是附喪神,現在他們使用的容器也擁有足夠的能力可以維持這古怪的姿勢,若是換成普通的小孩子肯定馬上掉下去了吧?

 

 

    微微偏頭,眼角捕捉到一旁的『同伴』。

    數珠丸恆次,黑白色頭髮像降落傘的繩索般纏在樹枝上,向上髮絲像暈染在宣紙上的墨水在樹枝之間勾勒圖樣,像是俯瞰從高岩上流下的瀑布,黑色的髮絲是瀑布上方的流水、白色則是瀑布長時間沖刷逐漸形成的廣闊湖泊,髮絲間夾帶著他隨身攜帶的數株,而本人目前正淡定無比數數珠念經。

    處驚不變,難道、這就是天下五劍之一的氣場?

    果然是天下五劍的關係吧,也是、堂堂天下五劍怎麼可能會像我這區區仿品一樣慌張掙扎著,山姥切國廣又非常安定的開啟了自卑模式。

 

    「 還真沒想到審神者會使用這種方式,真是嚇到我了啊…你們、能不能救我一下?」熟悉的聲音從正上方傳來,山姥切疑惑地抬起頭,但幾乎大部分視線的帽沿妨礙他辨認上方的人是誰「 鶴丸...? 」勉強從視線裡剩下的少許空間辨認出上方人的顏色,平時總覺得柔和的陽光在此覺得刺眼無比,幾乎是要把被背光的人通通蓋上一層濃厚的陰影。

    但好歹也在同一座本丸裡相處了好一段時間,而且像鶴丸這種到處作死的人沒理由記不住,或該說平時聽到這個聲音就該準備逃跑才對,作為固定受害役的山姥切國廣覺得自己那已經非常不穩的SAN值開始高速往下刷。

    「 對...可以救我嗎?  」目前頭上腳下倒插在樹枝間隙的鶴丸國永,銀白色的瀏海因地心引力往下垂,有點維持不住臉上笑容的鶴丸摀著似乎…沒有撞紅的額頭「我要腦充血了… 」另一隻手用力推著樹枝想讓自己從樹枝間隙滑出去,一樣是無果。

    為什麼、這世界上的樹,都比高速槍的刀裝還硬啊…

 

 

     悽慘,這是目前他們體會過最悽慘的情況,因為被被遮住大部分視線的山姥切國廣可能沒看到,但在上方倒插在樹枝間的鶴丸很清楚看到附近同伴們的慘況,尤其是長頭髮的刀刀們,那頭長髮卡在樹枝間不知要花多少功夫才能毫髮無傷的脫離樹上。

    見此,他不禁感嘆 : 自家的審神者是有何等的智商才能把傳送的出口設在半空中?還是用像散彈槍散射的方式把人傳送出去? 

    而且出口下方還是樹林!! 應該放個氣墊城堡才對吧? 把出口設在半空中就該在下面放個氣墊城堡是基本禮儀不是嗎?!!

 

    精神逐漸耗弱的山姥切國廣逐漸開始思考他還要繼續這種堅持多久,明明是鬆開手就能解決的事不是嗎? 源自心底堅持的與理智上的反對使一向腦筋直覺物理系的山姥切國廣陷入了混亂模式中。

    在腦中一片混亂時,好像看見遠處似乎是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的人影,兩人被欄杆尖端勾住圍巾末端掛在上頭,不禁讓他想起短刀們的布玩偶洗好後曬乾的情景,若要說的話跟他現在的情況也差不多,那頭一紅一白的人影互相打鬧著,完全不擔心會被吊死的樣子。

    在欄杆旁邊好像還有看到堀川國廣的樣子,似乎是在勸架,但因為兩人已經打到殺紅眼完全不理會堀川國廣,不過兩人似乎沒注意到旁邊還跪著幾個人,因身形推斷是和泉守兼定、長曾彌虎徹和陸奧守吉行,不禁讓他想感嘆為甚麼都學不教訓呢?

    堀川國廣身後緩緩飄起黑氣,即使不會看氣氛,光看堀川國廣逐漸黑掉的臉也該知道堀川國廣現在心情並不好,更何況是曾經作為新選組同伴的沖田組二振。

    即使不看接下來的發展也能猜到結局,生氣的堀川國廣可不是好惹的角色,即使是閻王級弟控的一期一振也不會去惹他,不過一期一振和堀川國廣通常是站在同一陣線啦。

 

 

    對了,山姥切國廣恍惚間突然想起一件事,勉強算是自家審神者少數做對的事之一。

    雖然他們肉體的力量很小,但防禦能力極高,似乎是審神者附加的法術,一般人類會受傷會死掉的事情對他們通通不管用,也難怪審神者會這麼沒良心的把出口設在半空中。

    『 反正不會受傷那就沒關係啦~』似乎能聽見審神者的聲音在腦中響起『既然不會死就能好好享受世間百態不是嗎~ 』歡愉的口吻好像完全不知道自己說出的話意義是甚麼。

    想當然爾、以審神者的個性,其中當然也包含各種現實中不太可能發生的事以及正常人不會去做的事。

    所以說,說好的『 融入現世生活 』呢?!這根本連『 融入 』這個部分都很難達成了吧?!

 

    「 哎呀呀…你們就是她所說的受害者們吧? 」女人的聲音在樹林下方傳來「…自家的人自己都不好好照顧,老是隨性而為,真是、這性格能不能改一改啊? 」像是老媽般的碎碎念使人不禁想到自家本丸的燭台切光忠。

    「 請問小姐是? 」因為最愛護的頭髮纏繞在樹枝間的而變得有些崩潰的小狐丸,目前卡在樹幹附近,雖然受到的物理傷害並不多,但心靈受到了強大傷害。

     接著開口的是鳴狐的小狐狸「 呀呀那種口吻聽起來像是主上的熟人呢,可否將我們從樹上救下來呢?」鳴狐正活用著自己打刀較太刀靈活的優勢,幫助小狐丸把一絲絲頭髮從樹枝上取下。

     但真的照這種方法必須花上好些時間,而且有發生這種慘劇的不只小狐丸一人,若是有更快捷的方式那是最好。

 

     「 確實,雖然並不想承認,但我的確是你們主上朋友,不過就定義而言、我想她應該算是損友。」冷漠地吐出話語,接著似乎想起了不堪回首的記憶在嘴裡念著些什麼,但看她的憤恨想要把人宰掉再鞭屍的神情大概能猜測是在抱怨霧的所作所為。

     悶在嘴內模糊不清的話語包含的強烈惡意,令他無法完全信任這個人,但......總有一種找到同類的歸屬感從心底湧上來是怎麼回事呢? 難道是因為同樣是遭主上殘害的關係嗎?

     「 好了,快下來吧。 」女人朝他們招招手,一瞬有種她是由數十個人的殘影組合成的『實體 』,其中包含了許多高矮胖瘦不定的男女,甚至還有看到自家主上的影子在裡面...?

    淺青草綠的法術輕柔的包住他們全身上下,一寸一毫肌膚髮絲也無缺漏,響指後將他們每個人傳送到她面前的空地上,清清嗓子吐口氣喘息將剛剛充滿戾氣的模樣收起,轉為跟語氣一致的冷淡神情。

 

 

    「 客套的問候語就免了,我對那些話沒甚麼興趣,我就開門見山的說吧。」女人像在趕時間般的將語句快速念過,連點意會的時間都沒有就接下了下一句「 你們主上應該有說過吧,她是從異世界來的。 」似乎是察覺到自己的語速太快,面前的小孩子們露出迷茫聽不懂的眼神,不禁放慢速度一字一句的字正腔圓的唸出來。

     「 她本身對現世的適應程度......也就是你們看到的那樣,雖然好像還算可以但她總是覺得太無聊,因此你們才會被你們主人殘害成這樣。」能略則略,只要重點講出來他們有懂就好「 雖然她以前也是那樣,不得不說她的標準太高,總之就是她不想讓你們過、得、太、無、聊。 」最後幾字甚至是用咬牙切齒的口氣唸出來的。

    女人頭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好像隨時爆發的樣子,若不是他們現在的身體較矮,否則應該會看不到被劉海遮住的青筋,可見她跟主人...有著很深的過節。

 

    「 反正她就是那樣的人,你們大概也不用想有正常的現世生活了。 」再度緩下情緒後,女人用拇指抵著自己的太陽穴「不過她是不會做出什麼傷感情的事,搞一些莫名其妙的競賽還是什麼人性選擇題什麼的不是她的風格請放心。 」

    「 總之,你們就在這異世界的遊戲裡好好玩吧,反正在那世界裡,外面的時間是停止的,可以不用擔心。」女人憑空拿出一個方形黑盒子,憐憫的用右手輕輕撫摸盒面,在穿過樹葉的陽光下緩緩現出原本的模樣。

    「 對了,因為這是異世界的遊戲,風格也是異世界的,在玩的過程中請盡量不要讓自己被洗腦,智缺霧她是希望你們能玩得開心而不是被洗腦,從遊戲裡回來後的幼兒園時間才是融入現世的時候,否則這可本末倒置囉。」與冷漠的聲音相反,女人細心的一一叮嚀著注意事項,不時偷看寫在手上的淺綠色小字,以免自己少講了甚麼。

 

 

    『 其實是個溫柔的人嘛。 』目前這是站在她面前聽令的刀刀們的感想『果然只有主上是異類。 』智缺霧這個形容實在是太好了,即使是主命為自身一切的長谷部也不得不承認。

    「 對了,進去後若是沒有達成指定條件是出不來的喔。 」確認只剩這一點後,女人把手上寫的小字抹去,淡綠色的微光從她手心飄散「沒問題吧。 」

    用的是肯定句而不是疑問句,似乎完全相信他們對此沒有任何問題才說出口的話語,卻讓人感覺到些許詭異?

    「 不過、 」還沒他們回答,女人逕自打開黑色的盒蓋,盒蓋一離開盒壁像是失去支撐點般朝四方倒下,露出裏頭鮮紅色書皮的厚重童話書。

 

    「 即使有問題也來不及了。 」女人嘴角勾起笑,眼神流露出懷念的情緒。

    童話書從盒底立起書底朝向他們呈現45度角,鮮紅色的書底上除了邊框的金色裝飾之外什麼也沒有,但看那亮麗的色澤可推測這本書肯定被主人好好愛護著「 新增章節。 」女人開口。

    「 前導,新來的訪客。 」淡黃色的牛皮紙內頁開始由內發出同色的柔和光芒,金色的邊框上像是有金色的水流在裡頭流轉著,鮮紅色的書皮上出現淡淡的圖騰,並非日式的家紋而是異國的皇室圖騰。

    「 初始設定開始。 」書底自動掀起到盒底上露出發著光的牛皮紙內頁,原本柔和光芒瞬間增強了數倍,隨著光芒加強內頁自動快速地往前翻動,隱約能看到童話書特有的鮮豔色彩圖畫,但未能看清楚已被接下來前頁掩蓋。

 

    「 咦?! 」五虎退發現身上被一層淡黃色的光芒包覆而驚叫了起來,但不只有他、所有的刀刀們都是同樣的情況「角色設定已確定。 」

    「 呵呵呵,真懷念阿... 」女人莫名的笑了起來,厚重的童話書也從後頭翻到了前面的第三頁「 The story is start . 」到了剩下幾頁翻頁速度變得緩慢,從第三頁到第二頁的速度差讓人一時之間愣了神,若說之前的是連看也沒看的快速翻過,現在就是仔仔細細的用心閱讀。

    「 Have fun ,everyone. 」第一頁,比之前更加緩慢,但隨著第一頁落在第二頁上的距離越近,它們的身體已完全被耀眼的光芒包覆而睜不開眼,當然也看不見那第一頁緩緩落下的景像。

 

 

    第一頁落下後,所有刀刀們也被那光芒帶進了書本中,空地上只剩下捧著書的女人。

    「 OK,完成了。」確認所有人都進入了遊戲後,女人吐了一口氣「 希望他們不會被毀三觀毀成瘋子,那樣也不能怪我了。 」

    她還記得智缺霧把這本書遞給她時是甚麼表情,那時候她真該一拳往那張寫滿了『怎麼樣我做的超好對吧對吧對吧?! 』的臉揍下去,那傢伙真的很喜歡刷別人的SAN值下限。

    確認無誤後,書封自動蓋上,鮮紅色的書封上烙著金色的書名『 愛麗絲夢遊仙境』。

    嘆了一口氣,女人將這本書帶進為了他們這群附喪神們新開的班級,在每個班都是用花朵命名的狀況下,那智缺竟然會把自家刀的班級叫『彼岸花班 』,她真的覺得很無言,一定要如此秀智商下限才滿意嗎她?!

 

    「 自己做的要自己負責阿,智缺霧。 」

 

 

 

< TBC >

 

    持續的寫設定中。

    小潯已經有種設定寫不完也沒關係的決心了,反正小潯的設定多的要死根本寫不完。

评论
热度(18)
©霧潯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