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潯

灣家人請注意喔~
然後先說一下,在樂乎這邊大多數人看得懂的是簡體所以文會轉成簡體版的,但直接對話的話還是繁體字(因為輸入法不是繁體的話很容易搞錯字)
請各位別太介意w

腦補速度跟手速成反比,大概就是個網路線拔掉才會產文的寫手
( cp : all姥、雙狐 ...((以下n個cp省略<<吃很開(然後又進化了... )

有事請噗浪找喔w
https://www.plurk.com/decaysnow

【刀亂全員向】公寓本丸【02】

【02】有種公家機關叫做學校

 

 

 

<正文 >

 

 

 

    夜,皎潔的月光還高掛在夜空上,不知是否是在有結界保護的公寓裡的原因,還未就寢的御手杵握著遊戲搖桿,看著逐漸變得模糊的電視螢幕,指關節抵著額頭希望腦部的昏脹能好一點,在迷糊中看了一眼窗外「還好、還沒天亮...卡關卡太晚了,現在睡應該還來的及吧? 」

    雖然掛在房間裡黑白時鐘已是五時,但還沒有養成看時鐘習慣的御手杵沒有發現,時鐘運轉發出的細微機械聲無法進入他的耳中,收拾遊戲光碟和手把、拿起遙控器將電視關閉後,轉身飛撲到床鋪上倒頭就睡。

    明明是五時天還未亮? 現在的季節日出可不是這麼晚的阿,還會再早一點的、不是嗎?

 

    身為審神者的少女抱著白色的兔子玩偶搖著腦袋走出了房門,腳步沉重緩慢卻沒發出半點聲音「 ...真是、這時間真是不好... 」揉著雙眼打了一個大哈欠「 還看不清楚陰晴圓缺,這想讓人不發現也難吧? 」大拇指在太陽穴上施力,側眼掃過天上那模糊的月色「 本來不想處理的,但到這時候還不死心,會被有老人生理時鐘的刀刀發現的阿~ 」

    雖然思考迴路曲折離奇、常常會被人誤認為精神病院病患,但所作一切全為自家刀刀著想的審神者,踏著搖晃不穩的步伐,走上了階梯。

 

    「 呦~系~ 」少女有些吃力的攀上公寓頂樓水塔,汗水沾濕通紅的雙頰,黑色的髮絲黏在面頰上,她用衣袖抹去額上的汗水「 ok、快到了~ 」即使氣喘吁吁還是掛著笑容,黑色的頭髮亂糟糟的披在後背,雜亂而捲曲的髮絲顯示出她還未作梳洗的模樣,若是有人看到肯定會說她是一個野孩子。

    以奇妙的方式掛在背後的白兔玩偶被捲曲的頭髮淹沒,黑絲糾纏在白兔身上,看起來像是被詛咒的玩偶,在結界裡因朔行軍而漸漸沉重的濃墨中,兔玩偶的雙眼似乎隱隱散發著光芒。

    「 哈哈、到了~ 」手腳並用的翻上水塔間上方,女孩吐了一口長氣,黑色的眼瞳閃閃發亮,掛在她背後的玩偶似乎是在呼應他興奮的情緒,玩偶的身軀騰空浮起「好了我看看喔~ 」雙手圈成圈放在眼前當作望遠鏡,左右來回檢視公寓周遭。

    「 好了好了~讓我盡一下作為主人的禮數吧~! 」對了、有沒有聽見鈴鐺的聲音啊?

 

    一雙白皙的、屬於幼童的手搭上她的肩,從手部開始逐漸浮現的身影懸浮在她身後,綁著一長一短的雙馬尾的黑髮女孩興奮地看著周遭的一切,原本掛在少女背上的兔玩偶現在趴在女孩的頭上,飄動的黑髮散發著淡淡微光。

    哼著疑似兒歌的曲調「 眼睛~ 」女孩定睛在另一棟大樓屋頂上「鼻子~ 」那大樓上閃過幾枚藍光、一瞬即逝「 嘴巴~ 」作為的審神者的少女笑了起來。

    女孩像是在挑釁闖入結界的不速之客般,綁在蝴蝶結的細繩上的銀色鈴鐺發出聲響,起初細微的鈴聲在腦中逐漸放大,最終在腦海中響徹、連思考的餘裕都沒有的狂響著。

    「 腦門。 」女孩銀鈴般的笑聲飄散在寧靜的空氣中。

 

    「 各位~起床了~呦!!!! 」一大清早,少女突然拔高的尖細叫聲貫穿全公寓的刀刀們耳膜,使他們一致性的「知道了!!!!!!!! 」其回應也是如雷聲般宏亮至震破耳膜,少女驚魂未定的摀著雙耳「 ...我家本丸的隔音設施有這麼爛嗎? 」我記得這公寓不是由可以承受強大靈力的建材建構成的嗎? 該不會只有無損功能卻不提供隔音功能吧?

    「 是您把叫做『 播音器 』的東西打開,還在『 播音器 』上加裝『 麥克風 』,還設定成開啟系統後可以聽到『麥克風 』傳回來的聲音,不是嗎? 」屬於幼童稚嫩的聲音確有不似孩童的沉穩與悠閒,大概是因為她忘記鎖門、他才能輕易進入屋內。

    「 爺爺我應該沒有念錯吧? 」老人生理時鐘組之一 : 三日月宗近,悠哉悠哉的晃進審神者房間,微微歪著頭問。

    補充一下,是大約五歲左右的『小』三日月宗近玩著頭上過長的髮飾晃進審神者房間。

    「 嗯,爺爺你這次沒說錯喔。 」少女勉強的笑了笑,用顫抖的手將播音系統關掉,我說阿、可以不用回的那麼有精神沒關係,審神者我三魂六魄都要被震飛了阿...

 

 

    待到本丸刀刀到公寓中庭集合好後「 好啦,聽我說。 」女孩輕咳幾聲把已經開始自顧自聊天的刀刀們注意力拉回來「你們應該都知道在學校裡不可以做什麼事吧? 尤其你們外表還只是五歲小孩。 」少女利用她勉強算是青少年的身高與五歲幼兒的身高差,硬是幫自己製造出小大人的氣勢。

    雖然對於在場最年少快兩百、最年長已破千、平均快八百的附喪神們沒啥用處。<<感謝人數眾多的粟田口大家族貢獻良多

    「 知道~ 」軟幼的聲線一同回答女孩的問題,她非常滿意、覺得受到了治癒的點了點頭。

    真心覺得,自己當初有偷偷使用不法管道要求這件事實在是做得太對了! 雖然過程有點違法還差點被撤除審神者身分,但看到這成果只能說這一切真值得!!

 

    會有這種像是在開幼稚園的畫面,主要是因為他們所處的時代,是屬於『 不受時間管控的空間之外的時代』,意思即為會被時間影響的時代,即使有本丸的結界在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

    即使能在結界內用靈體的狀態解決敵人,但審神者的靈力不可能將世界上的每一個角落的畫進結界內,必定有敵人或在結界外遊走著,因此時間政府賦予他們能夠在結界外正常行動的『容器 』。

    他們在這時代的『 容器 』會隨者時間而老化,但為了要消滅時間朔行軍,必須要讓自己所屬的『容器 』能夠維持在最佳狀態並且得融入社會中不讓人懷疑,派遣至現世的審神者就是為了能讓他們能做到這件事而存在的——為了要讓他們融入現世。

 

    但是呢,這裡每位附喪神,可是都有上百甚至上千年的刃生經歷,不管是生活習慣還是口語用詞都與現世有些差別,若是直接把他們丟入社會中,肯定會產生不適症以至於通通變成NEET族全部進化(?)成明石,這可不好了呢。<<明石躺槍((反正他也懶的反駁

    於是,身為審神者、名為『 霧 』的女孩( 用非法管道 )向政府提案 : 讓他們從『 容器 』的幼兒型態慢慢習慣現世的生活,回到公寓本丸後再變回靈體的型態做日常戰鬥的訓練,雖然需要多花點時間,但至少到了中學時期時就能成為一股強大的戰力,能夠在城市中各個角落行走不被人懷疑,比起直接成青年型態卻對現世適應不良的情況比起來好很多。

    於是乎,此本丸的所有刀刀,現在全部都是只有五歲的小不點,無一例外。

 

 

    身為審神者的霧一直沒說,會提出這個提案 :一是因為她不想每天一直抬頭看刀刀脖子很痠很痛撒隆巴斯都不夠用;二是因為她就是一個喜好正太的大變態,為了自己私慾因此提出這項提案,不過現在以上兩者並不是重點。

    而既然所有刀刀還都只是五歲的幼兒時期,依照國家的法律與制度,他們全部都得去幼兒園上學,因此才會產生現在的情景。

    雖然人數眾多去幼兒園肯定會被人懷疑,但在後面給他們靠的可是時間政府阿,因為人數大量而被懷疑的情況可說是完全沒有,竄改腦部記憶什麼的可說是非常的方便,就連身為審神者的霧都想要竄改一下自己的記憶看能不能挖出點有用的東西讓自己在學校的考試成績能再往上提升一點點...

    阿不過霧她想要怎麼樣那並不是重點,重點是正太們。

 

    「 霧。 」小鶯丸雙手捧著茶杯,雙頰被熱呼呼的溫氣熏得通紅「 沒問題? 」指的是哪件事她心知肚明。

    「 當然沒問題囉~我可是審神者喔,別小看我! 」自信滿滿地拉著頭上寫著『\(審☆神★者)/』的紙張「 倒是你們這些平安世代的老人生理時鐘刀,不要那麼早起,睡飽一點知不知道? 」輕輕揉了揉小鶯丸的頭,偷偷使用靈力將小鶯丸背在身上的保溫瓶延長它保溫的效果,到估計能維持溫熱的狀態到放學後再偷偷的把靈力痕跡藏起來,視線轉到另一邊。

    若不是顧慮到他們現在的軀體還是小孩子,她今早就把自家刀刀們踹起來去打人了,那些朔行軍是在結界內所以可以用靈體攻擊,但因為他們在睡眠期間是在調整靈體與讓靈力能夠與容器相容,所以她大發慈悲的沒有把他們踹起來,自己去解決那些擾人清夢的傢伙。

 

    再說,雖然只是容器,但她的心理上一直不斷的提醒她 : 小孩子睡不飽可是長不高的,要是等到刀刀們十七、十八歲的時候發現自己的身高還沒回復成靈體的身高怎麼辦?!! 你能想像岩融因為睡不好到成年時只有一米五嗎?!!!

    身高變矮什麼的,已經很矮的審神者可是絕對不會接受!! 不然她晚上時為什麼要單槍匹馬的自己解決掉敵人的朔行軍?! 就是為了能讓自家刀刀能長到原本應有的身高啊!!((p.s : 短刀脇差或是比較矮的刀刀另外算 )

 

    「 平安時代的! 不用那麼早起知不知道! 尤其是你獅子王! 不要以為你可以可以藉由個性擺脫你也是個平安老人的事實!! 早上起來遛鵺不要以為我沒有看到!! 」圈起手在嘴前形成大聲公的形狀,朝另外一邊爬上樹梢幫五虎退把小老虎抓下來的小獅子王吼。

    「 咦? 」騎著一團黑乎乎的鵺站在樹上,小獅子王眨眨灰色的大眼睛、疑惑的往審神者看「咦? 不能遛嗎? 」但很明顯的重點錯誤,小獅子王的臉失望地皺了起來。

    「 可以遛!! 」看到正太心情不好,霧心急地回應,腦袋才開始用理性的方式迴轉「阿不對鵺好像不能遛......龜吉沒問題、小狐狸還可以、小老虎可以說他是貓、鵺...這一團黑乎乎的要怎麼解釋啊? 」食指抵著下巴,霧也一起重點錯誤。

 

    「 算啦不管,反正時間政府會解決這件事。 」不管是洗腦還是催眠什麼的,只要交給時間政府來辦就行了吧,可愛即是正義的道理在時間政府可是通用的,上次信濃來的時候她就已經確定了這一點,小獅子王這麼可愛一定沒問題!!

    「 那就是行啦! 嘿嘿~ 」抓起卡在樹枝上的小老虎,小獅子王拍了拍鵺的身軀,黑乎乎的鵺縱身一躍,跳過在樹底下聚集的人群到空曠的地點著地「 來,你的同伴。」抱起小老虎遞給小跑步跑過來、眼眶裡還泛著淚水的小五虎退。
    「 謝、謝謝... 」小獅子王爽朗的笑著摸摸小五虎退的頭,場景十分的溫馨和諧令霧的嘴角不經意上揚,果然正太就是世界的寶藏阿~

    雖然充當布景布的正太一期背後氣息混濁黑暗、表情看起來快要殺刃了。

 

    「 好啦~ 鬧也鬧夠了,趕快去學校吧。」拍拍手再度將眾刀的注意力吸引回來,霧雙手插腰說「 若是發生了什麼事,就打電話跟我說吧。 」霧爽朗的笑著說道。

 

 

 

<TBC >

 

    明明就該寫刀男,但這一張章卻是爆多的審神者鏡頭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雖然審神者不太重要,但設定就...一不小心寫了很多,攻擊力也是...很op,攻擊方式也是...胡來一通,不過作為守護五歲小正太們的審神者,應該是是沒問題的,因為可愛即是正義!!!!!!

    接著~就是刀刀們的幼兒園生活囉☆

评论(4)
热度(19)
©霧潯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