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潯

灣家人請注意喔~
然後先說一下,在樂乎這邊大多數人看得懂的是簡體所以文會轉成簡體版的,但直接對話的話還是繁體字(因為輸入法不是繁體的話很容易搞錯字)
請各位別太介意w

腦補速度跟手速成反比,大概就是個網路線拔掉才會產文的寫手
( cp : all姥、雙狐 ...((以下n個cp省略<<吃很開(然後又進化了... )

有事請噗浪找喔w
https://www.plurk.com/decaysnow

【特傳冰漾】盒子裡的精靈【05】

【05】聽說形象一毀就回不去了

 

 

 

< 正文 >

 

 

 

時光飛逝,當年單純的小男孩的模樣已不復存,轉變為成熟而穩重的大人,這讓他不由得發出感嘆。

先別吐槽為什麼一開頭就要開始講古,還有中間怎麼略掉了一大堆有的沒的balabala,那不是很重要再說這太令人太不堪回首了。要知道他的精神以及san值儘管已經變得比以前堅強許多,但漾漾的轉變在心理層面上總讓他非常無法接受。

想當年他還只是個孩子是多麼的單純,剛認識他的那幾個禮拜是他認為他最喜歡漾漾的性格的時候,單純無心機也沒攻擊力,是個從頭到腳讓人十分放心,會讓人想保護的孩子,誰知道之後他用很殘忍的方式見識了什麼叫做力量的差距。

op種族就是如此op,他看到現在已經麻木。

 

『 希望漾漾可以很單純的長大。 』漾漾的姐姐,白陵玥如此說道。

雖然不清楚白陵玥對單純的定義是甚麼,但可以肯定的是跟他定義的完全不一樣。

他是多麼希望漾漾是個人畜無害、攻擊力0、溫和善良、單純無心機的好孩子啊,然而在妖師的教育體制下這只是表面。

比如說現在情況:

 

現在他跟漾漾在醫療班,別誤會、漾漾沒有受傷也沒有出什麼事醫療班也沒發生重大意外,若說真的有出事情的也不會是他們。

「 我說你們,請回去喔。 」漾漾站在走廊的轉角處,笑的人畜無害,看著來人臉上越發扭曲的表情,伸手一指、那群人被一股看不見的力量往後扯,看著他們害怕驚恐而扭曲的神情,拚命掙扎卻也逃不出蜘蛛網的模樣,不由得嘆一口氣。

「 要是你們都乖乖配合接受治療就不用這麼麻煩了吧,逃獄後醫療班顧不到,要是病情惡化怎麼辦? 怎麼一個個都不懂的照顧身體阿。 」覺得醫療人員十分辛苦的漾漾說道。

恩…大概就是這樣。

 

 

簡單描述一下現在的情況就是 :

漾漾現在是在醫療班裡幫忙把逃獄的人抓回去,雖然漾漾並不是藍袍,但因為妖師家族中有幾個有鳳凰血統的人,而且妖師一族的藥術鳳凰一族無法使用,所以醫療班開放讓妖師一族進駐幫忙。

雖說妖師是毀滅世界一族,但只要站在同一陣營就沒什麼好怕的,還是一個很大助力,這是鳳凰一族族長琳婗西娜亞說的。

有妖師加入後,不但醫療效率增高了,而且病患完全逃不出去了呢! 真的是個非常大的幫手喔! 這是全體藍袍說的。

拜託放我出去好嗎??!!!!我知道我錯了但不要關這麼久阿!!! 言靈這能力也太他x的op了吧!!! 來自全體獄囚。

 

就他所看到的現狀,鳳凰族對妖師的評價是讚譽有加,其他的則是…非常糾結。

糾結的點在於妖師一族在醫療的幫助上非常大,但其『效率』太好、『服務品質』太過優良,以至於一堆人在醫療班裡不到期滿不能出去,沒有緩刑也沒有假釋,就是要關到你好的意思;另外就是那位惡名昭彰的惡鬼巡司白陵玥。

他小時候就已預測這女魔王未來肯定會成為一名令人敬畏萬分的女王,長大後果然如此,沒有人(包括非人)見到她敢不低頭禁聲,就算是資深黑袍也是對她尊敬無比。

因為那女魔王是他姐姐的關係,漾漾在抓獄囚時,比起其他藍袍可說是特別的輕鬆,用越見的話形容就是 : 有個不管是誰都會畏懼她的姐姐真是一個非常強大的後盾呢((開門丟人鎖門一氣呵成

 

「 這樣應該都解決了吧。 」生理時鐘告訴他已過零時,偏著頭,仔細回想今天逃跑的人數「算了,反正『 再逃的人就在醫療班裡鬼打牆到死好了 』。 」聳了聳肩,想不起來有沒有抓完的他果斷放棄。

反正就算有漏也會有其他藍袍幫忙抓回去的,不用擔心這一點。

再說他操控言靈的能力已經練至爐火純青,聽似隨口說出的話,只要他想便能成真,前導的祝詞不是沒有,只是他放在心裡,言靈可是由心而生的咒語,有誰能規定妖師一定要把咒語唸出來才能成真呢?

「 好了~那我去休息囉~ 」漾漾開心地大聲宣布,路過的藍袍無一不是摸摸他的頭對他說辛苦了,就連路過的九瀾也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後,呵呵呵的笑著叫他去好好休息「欸~竟然沒有偷我內臟耶~ 」此為漾漾感想。

雖然想吐槽你想被偷內臟嗎,但在傳送陣的光芒遮蔽視線後這一切已不是重點。

 

 

傳送陣的目的地的漾漾的房間,白藍色調的清爽色系印入眼簾後,漾漾將他的本體擺在桌子上,從衣櫃中拿出便服後衝出房間,據腳步聲的來源方向判斷是浴室無誤。

漾漾雖然沒有潔癖,但身上帶著髒污睡覺他怎麼樣也不能接受,尤其是醫療班裡常會沾上的血漬以及多重藥物;藥是種用對方式的毒,守世界的藥物有些揮發性發極強,沾在衣服上若是不小心跟另外一種藥物起作用,其後果可稱不堪設想。

妖師一族也是藥物學界裡的大宗,要是發生藥物後續處理出問題,不只會被人當笑話,妖師一族的女魔王白陵玥會先清理自家門戶,那種事他一點也不希望會發生在漾漾身上。

不過……坐在本體上等待漾漾自次開啟房門,亞誠心的希望他,能夠在醒著的狀態跟漾漾單獨相處的時間可以再長一點。

 

自從漾漾10歲,開始在醫療班裡穿梭、學習醫療班的藥術、用妖師和鳳凰的藥物交互作用產生的種種奇蹟,他被稱作天才藥師開始,他能醒著的時間逐漸變少,有時甚至會兩個星期至一個月在沉睡,漾漾也試著找過醫療班的藥書試著解決這種情形,但卻屢屢失敗。

他不認為這是他的詛咒即將失效,因為那個盒子上的魔力明顯好好地在運轉著,一點失效的預感都沒有,他在這幾年間也沒燒過任何東西,只要有漾漾在身邊要燒任何東西都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更何況他還只是一隻盒子精靈?

當他還在沉思時,漾漾已經以非常高效的速度洗完了澡穿好衣服回到房間「亞,怎麼了嗎? 」看到他坐在盒子上沉思,漾漾擔心他會對自己的沉眠現象有什麼奇怪的想法『 在他找到治療方法之前不准放棄希望! 』默默在心裏祈禱著,他用指尖輕輕碰亞的頭。

「 今天,可以當我的垃圾桶嗎? 」在亞醒著的時候,他都會睡前都會講一遍發生了什麼事給亞聽,有時候是在抱怨、有時候是在感嘆、有時候是在興奮、有時候是在無奈……他往往會講到睡著,亞會踏上他的枕面陪他一同進入夢鄉。

「 可以,說吧。 」

 

 

 

< TBC >

 

停了非常久在此感到非常抱歉,因為有考試考試和考試((淚崩

 

 

另外最近感冒了(小感冒而已不是流感請放心),去診所看病,在小潯描述完症狀後 :

醫 : 「那你有沒有喉嚨痛或咳嗽? 」

潯 : 「沒、 」

醫 : 「你之後應該會咳嗽就先開給你吧(增加藥單),那你有流鼻水嗎? 」

潯 : 「 (說沒有啦你沒聽到嗎?!!)…ㄇㄟ、 」

醫 : 「之後應該也會這種狀況,先幫你加鼻炎的藥,你有失眠、睡不著的情況嗎? 」

潯 : 「(※內心一片無言)…ㄇ、 」

醫 : 「你之後應該也會有這類症狀,先把藥開給你,幸好妳不是發燒才來,好了,去櫃檯等取藥吧。 」

 

開一堆根本沒有症狀的藥你是當台灣健保不用錢嗎?!!!!!!!!!!!<<內心狂嚎

评论
热度(7)
©霧潯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