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潯

灣家人請注意喔~
然後先說一下,在樂乎這邊大多數人看得懂的是簡體所以文會轉成簡體版的,但直接對話的話還是繁體字(因為輸入法不是繁體的話很容易搞錯字)
請各位別太介意w

腦補速度跟手速成反比,大概就是個網路線拔掉才會產文的寫手
( cp : all姥、雙狐 ...((以下n個cp省略<<吃很開(然後又進化了... )

有事請噗浪找喔w
https://www.plurk.com/decaysnow

【刀亂】姥姥【三山】

★自家的本丸設定

☆有幼兒化、女體化、各種化的設定出沒注意

★鶴山出沒注意<<作者的私心

☆完全歡樂向,世界觀已毀滅,這世界沒有什麼事正常的了。

★各種亂來,不要指望小潯的文裡能看到『 常理 』這兩個字。

 

 

 

< 正文 >

 

 

 

審神者房間。

目前房內有一人二振,臉上寫著『老娘是瘋子,耶☆』的審神者緊張的看著眼前的二振,深怕一個不小心,自己會遭遇和刀匠一樣的的命運——被丟進火爐裡燒。

雖然上次燒刀匠的事件就是她策畫的,刀匠也沒被燒死,上次事件後刀匠也沒變的比較聽話,1;30還是非常常出現,但她相信如果要燒審神者,刀匠肯定是第一個贊同,這真的、太不妙了啊!!!!

雖說她名義上是此本丸的審神者,但實際上她只是個虛名代理審神者,真正的審神者目前有事正在忙( 比如說 : 考試、考試以及考試((泣 )不能每天穿越時空管理本丸,因此由身為雙胞胎妹妹的她來幫忙管理。

 

房間內空氣十分沉重,場面卻十分眼熟 : 都是她家的刀正坐在她面前投訴她的景象。

恩…其實有時候不是正坐啦,你要變成一株盆栽的刀刀怎麼正坐,她連他們現在是怎麼樣的表情都看不清楚了( 雖然百分百是不爽 )還談正坐。

上次的藍色草莓事件她還心有餘悸,粟田口家的短刀們挑在半夜十二點時利用夜戰加成把她吊起來狠揍了一頓,雖然表面上不會有傷口,但有夜戰加成的短刀,只能說不愧對夜戰特等這稱號阿……

從此之後,她每天都向官方祈禱『 Nomore 粟田口,pleas. 』粟田口的短刀已經夠多了、夜戰加成打起來已經夠痛了、拜託不要再增加粟田口家的人數了! 她還不想死啊拜託官方不要再出粟田口啦!!!

呃…扯遠了,拉回來。

 

 

「 審神者,請您解釋清楚為什麼姥姥出陣回來後便成了這副模樣呢? 」三日月宗近抱著身體發生變化的山姥切國廣坐在她面前,她已經不知道是第幾遍看到這景象了。

上次是發生甚麼啊? 有點忘了,好像是變成小孩子吧。

當時全本丸都在一期一振的保護之下,理由是既然是小孩子就是粟田口的範圍,全本丸的刀刀都是粟田口的意思,想起來不知道為何還覺得有點懷念呢,明明才前天還昨天發生的事。<<記性也太爛!!

KBC還送來鎖鏈說要把她綁在火爐上,以免她對小孩子亂教一些莫名其妙的東西。

於是她就被綁在火爐上,看著刀匠面帶微笑、笑的你心裡發寒的笑,度過艱難的幼兒日。

 

但事實總是很殘酷的證明兩件事 : 

一是應該直接把審神者丟進火爐燒不用仁慈,因為這傢伙只要活著就荼毒單純可愛的小刀刀們。

二是要綁的人應該不是審神者(這要用燒的)而是三日月,因為這傢伙竟然想向幼年的小姥姥索吻啊!!索吻啊!!還有沒有道德觀啊?!!雖然不算很超過但人家只是個小孩子你怎麼下的了手啊老頭?!!

 

咳咳、又扯遠了…「 我不是很清楚,這可能是那個時代的問題吧、等等等你不要拔刀阿你相信我啊這真的不是我用的!! 」審神者驚叫道「 要變的話我會連被被也會一起變女生,怎麼可能只有姥姥呢你相信我! 我是那麼不公平的人嗎?! 你這要鶴爺怎麼辦啊?! 」

此本丸有兩把山姥切國廣,一把是初期刀、另一把是撿來的,前者被本丸一致認同暱稱是『被被 』,是本丸等級最高,經歷瘋人模式審神者的經驗也最多,在每次發生異變時都是由他掌控大局並安定刃心,是本丸最可靠的近侍,三日月也是由他鍛出。

後者則是因為三日月鍛出時,本丸刀刀們( 最低的 )平均等級在60up,要在KBC站崗定點臨檢的情況下帶他練根本不可能,因此才有的二代目被被,或說是『姥姥 』的出現。

 

被被是鶴爺的、姥姥是爺爺的,這是全本丸一致認同的事。

但由於審神者要爺爺姥姥出陣出的比較勤勞,因此鶴爺、爺爺、姥姥現在練度是在同一等級,爺姥天天放閃( 雖然程度只有牽手 )讓鶴爺每天苦不堪言,他跟被被等級相差太大,被被又特別忙( 處理審神者每天製造的災難 ),能好好休息的時間少的不得了……能偶爾在不用出陣、審神者不發瘋的清況,兩刃能依偎在一起已是他最大的幸福。

另外就是,審神者自認自己是滿公平的,每次發瘋波及的就是全本丸的刀刀,不可能只有姥姥有變、被被沒有變,這太不公平了,不可能會發生這種事!

 

 

而三日月不知道有沒有把她說的話聽進去,或是他根本不care,看著姥姥的睡顏出神,使審神者有點緊張,深怕一個不小心爺爺會不爽拿刀砍了她。

姥姥似乎是經驗太淺( 溫柔的被被不想讓姥姥被審神者殘害 ),比起被被或是本丸的其他刀要花更多的時間才能操控變化後的軀體,表面上是在睡覺,實際上是在慢慢適應變化後的身體,看樣子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

「 主上。 」

「 是! 怎麼了?! 有什麼要求請說!!! 嬸嬸我一定會確實完成的!!!! 」

儘管稱呼和回答內容似乎有點不符身分,但現在這不是重點。

 

「 姥姥,會懷孕嗎? 」三日月盯著姥姥的睡顏,手不老實的想往姥姥身上摸去,但似乎是良心發現,最終只是攏了攏山姥切長及臀部的金髮。

「 不會,你們只是附喪神,要懷孕實在太困難了。 」她理性的回答問題,但腦內已是一片大爆走,什麼腦洞都冒出來了,源源不絕的靈感湧現,這是一個開一堆坑的節奏阿斯……但至少她還記得要為姥姥著想。

「 但在此之前請你考慮姥姥的心情,若是他會感到一點不悅、不相信、害怕…我不會放過你的喔爺爺。 」審神者露出難得的認真神情,對於自家愛刀的事她一直是擺在心中的第一位,任何事也不能撼動自家愛刀的地位,就算因此敗光家產買愛刀周邊同人本本也不能改變這個事實!!!

「 還有爺爺,據我所知你們的程度好像還是像小學生一樣在牽手而已喔,一下子像變成大人是不對的,請循序漸進地來好嗎? 」但很可惜的是,她正經不過三秒鐘的毛病又犯了。

 

「 我知道了。 」三日月宗近笑著回答。

「 恩恩,知道就好~ 」審神者也笑著回應。

 

 

送走抱著姥姥(公主抱)的三日月後,審神者如釋重負地伸了伸懶腰「 好險沒有死於刀下~ 」每次和自家刀刀談判時總會擔心自己會不會被砍死,好險這次沒有。

但就物理方面而言,審神者有著被夜戰加持的短刀圍毆也無大礙的身體素質,應該是怎麼砍不會死的,簡單而言就是審神者是一個非常紮實的沙包、絕非黑心貨,缺點是貨物既出概不退換、還是個不可回收垃圾。

「 主上! 」屬於堀川國廣的聲音從遠處傳來,隨即是急促的腳步聲,不過數秒人已出現在眼前,不愧是高機動的脇差。

不過氣溫怎麼下降了一截阿? 本丸裡的空調應該沒有壞吧…

 

堀川笑容燦爛拿著本體刀,後方黑氣不忍直視「 主上您知道三日月和鶴丸去哪裡了嗎? 」充滿活力的聲線內是否有隱藏殺意她並不清楚,但不可否認的是、堀川國廣也變成女生了。

「 呃…怎麼了嗎? 」是說你跟姥姥一樣也變成女生了啊…

等等,一樣變成女生了…「 因、」「 等等堀川哥哥你為什麼變成女生了?!! 」

「 … 」沉默、一片沉默。

「 對不起您請說…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搶你話的對不起我錯了…

 

「 沒關係。 」堀川稍稍收斂黑氣的範圍「 是這樣的,自從三日月出陣回來帶著兄弟見您後,有些刀劍們突然變成女生的模樣,跟以往是在睡眠時變化不一樣,是直接昏迷後改變。」堀川認真的說道。

「 原來如此阿… 」但這次不是她做的,她並不清楚為什麼會變成這樣「那你為什麼要問那兩位爺爺去了哪裡呢? 」爺爺他才剛走呦。

「 因為三日月的靈力隨著鍊度增加,似乎可以建構出類似結界的空間,有點擔心兄弟會被他帶到哪裡去……而鶴丸一早就說要帶兄弟出去,說是要去出陣時找到的地方,但不清楚是在哪裡,請問主上知道他們會去哪裡嗎? 」堀川有些焦急,但更明顯的表現他的情緒的是身後的黑氣,形狀已經無法固定,在房間內蔓延開來。

 

「 不知道,但我會試著把他們找出來。 」難得能正經一回的審神者拍了拍堀川的頭頂「你就先去休息吧,最近的活動真是辛苦你了。 」眼角瞥見遠處非高機動的兼桑往此處奔來,速度比起堀川而言是十分的緩慢「 兼桑~把堀川帶回去休息喔~ 」不過倒是來對時間了。

來的早不如來的好,審神者一直是信奉這個歪理的人。

好不容易將堀川送走後,審神者揉了揉太陽穴,接下來還有多人的投訴呢?

 

其實審神者不怎麼care這兩對戀人做了甚麼,只要是他家本丸的刀,不管他們做了什麼這點都不會變,該回來的時候就會回來,她並不怎麼擔心。

而且聽說爺爺昨天向姥姥表白了,再加上她叮囑過,應該是不會對姥姥亂來。

但,進度飛速發展什麼的,非常抱歉那並不在她的預想範圍內。

 

『 等他們回來後再問問他們對於今天變成女生的感想吧~ 』兩把山姥切都要問,他們的答案一定很有趣!

重度山姥切控的審神者天真的想。

 

 

 

< 完 >

 

食量太大導致沒糧吃,因此自己產。<<自作自受

评论(1)
热度(25)
©霧潯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