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潯

灣家人請注意喔~
然後先說一下,在樂乎這邊大多數人看得懂的是簡體所以文會轉成簡體版的,但直接對話的話還是繁體字(因為輸入法不是繁體的話很容易搞錯字)
請各位別太介意w

腦補速度跟手速成反比,大概就是個網路線拔掉才會產文的寫手
( cp : all姥、雙狐 ...((以下n個cp省略<<吃很開(然後又進化了... )

有事請噗浪找喔w
https://www.plurk.com/decaysnow

【特傳冰漾】盒子裡的精靈【02】

【02】淹你全家

 

 

 

< 正文 >

 

 

 

「 你是甚麼東西,老實說出來。 」眼前的小孩趾高氣揚的對著他說,似乎把他當奴僕之類的存在,使喚他是理所當然的事。

這麼沒禮貌,有沒有家教啊?

他撇過頭,這麼沒有家教的孩子,不想回你。

「 快說。 」孩子血紅色的眼微微瞇起,壓迫感撲面而來,周遭溫度急劇下降,他可以看見一旁的玻璃茶壺裡漂浮的純白色花朵被冰封在金蜜色的茶水中,像要是將它保存在最美的一刻。

 

對此他第一個反應竟然是『 那個拿出來可以當冰棒吃嗎? 』的沒藥救吃貨發言;第二個反應是『 挫冰機!! 』的沒藥醫白癡發言,最後才想到自身的安危。

以他的屬性而言,他極有可能會跟那朵花有一樣的下場!

不過可以吃冰嗎? 看起來很好吃耶~

 

「 喂… 」自小就忘記點『 耐性』這非常重要的被動技能的小亞,使用了『 威脅 』這個不知道為甚麼已經Lv : MAX的技能,效果十分優秀!!

自帶『 水球 』被動技能的盒子精靈果斷決定一秒妥協。

比起自尊,生命比較重要吧。

「 不知道…漾漾醒來後就是這樣了。」小心的看著眼前的小孩,他緊張的說出實情。

小孩沉默了。

 

 

其實他覺得這事實挺蠢的,但無可奈何的是、這就是事實啊!

就算你覺得這事實在怎麼蠢,他都是事實啊! 無可撼動的事實啊!!

他不知道為什麼會在一個水藍色的盒子裡醒來,也不記得以前的事,有些模糊但又很清楚的記得他不是一開始就待在這盒子裡的,但除此之外什麼也想不起來。

然後進來這個盒子後,腦袋又被灌輸了一個訊息,好像說要…淹你全家?

 

一開始他不是很能理解這一句話,為什麼要淹水?

而且淹你全家是不是有點太弱了點啊?

炸你全家、轟你全家、燒你全家、殺你全家…這些聽起來都比淹你全家來的強阿,而且用淹的威脅性也感覺比較低,比起前面四者的衝擊力較低,感覺是個慢慢來的節奏,時間長了恐懼感才會增加,還不是能馬上死的方式。

再說、這還得是特定場合才有用處吧,要是密室或是低窪地區才有可能辦的到,去對一個住在高山上的人講,他不笑死你才怪。

 

之後他很快地發現,為甚麼不用那四種方式,不是不行,而是辦不到。

你要一個水系的盒子怎麼炸怎麼轟?

條件不允許他也只能妥協了。

 

 

然後,他聽到女生的聲音,不是一個、是很多個人的聲音交錯在一起,有些似曾相識的嗓音要他乖乖聽話、不用擔心,他認不出是誰,但他聽的懂她們交雜在一起又無比清晰的話『傾聽他人的哭訴,也能從盒子裡出去喔。 』

先不管為甚麼這盒子的指示是要淹別人全家為甚麼會蹦出這規則,這規則也未免太莫名其妙了點吧?

想要出去得傾聽他人哭訴? 真沒見過這一種詭異的規則…

但比起要淹死人,這方法的可行性好像也比較大,反正都是能從這盒子出去的方法,挑條簡單且快速的路也是挺正常的吧。

 

聽說女孩子是水做成的,這一點雖然沒有證實,但在他記憶中這一點是一個對於性別的偏見,他記得的女生是非常兇狠且霸氣又暴力的,雖然不記得是誰,但讓他徹底拋開社會設對於女生的偏見,改為貼上一個『絕對不要惹! 死都不要惹!!! 』的標籤,不過現在這些並不是重點。

待在盒子裡過的,除了他以外,似乎全都是女生,盒子裡有些殘留的記憶,不知道是不是看他是男孩子的關係,他常常聽到到許多『可愛的男孩子最讚了! 』、『 這麼可愛絕對是男生! 』、『 男的才好! 不會懷孕! 』等等自動觸發的記憶。

他真的越來越不懂現在的女生了是怎麼回事了…

 

 

撇開上面那些奇奇怪怪的東西不談,先來總結一下:

 

一 : 要達成這盒子給的目標,才能從這盒子裡出去。

這點沒有問題、也滿正常的,雖然目標是不怎麼正常,但既然獎勵是獲得自由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在奇怪也要完成! 他可不想一直待在這盒子裡。

 

二 : 每個人都是以附身的形式存在在盒子裡。

隱隱約約記得的東西,大概就是所謂的真實了。

這是前幾屆似乎很有學問的女生提出的論點,到他這一屆,雖然還是打著大大的問號,但很多事情變得明白許多。

 

三 : 可以用『 盒子精靈 』的靈體形態出現在人們眼前。

靈體型態的意思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像他現在是個水藍色的小人,這可能跟關他的水藍色盒子有關係,有點透明、可以看見臉,而且有衣服,像他在身上穿的是淡白色的蓬蓬燈籠裙,下面是條紋過膝襪。

環頸式的蓬蓬裙,頸子後頭綁著大大的蝴蝶結,頭上戴著白色的髮箍,配上他的中長髮看上去真的很像女孩子……但他還是男生!!是男生!!!!

 

四 : 因為用淹的這難度實在太高,建議採用成為心靈知己聽他訴苦的方式,只要人家確實的抒發情緒而且有眼淚後就能出去了。

這個似乎是口耳相傳下來的方式,每屆都有一點小更正,算是補充吧。

反正既然有用,那就用吧。

 

 

不過現在,以上那些都不是重點。

這兩種方法對現在的他而言,基本上是沒什麼用。

一是現在他待的地方,簡單用一句話形容叫做『 冰天雪地 』,快要凍死人了有夠冷!! 這種地方是要怎麼淹阿? 根本不可能!!

二是…你看那個小孩!! 怎麼看都不是會需要人安慰的角色阿!!

 

「 …你是白癡嗎? 」小孩沉默許久終於發表了他的感想。

意料之內的回答,但難免有些不爽。

他知道自己很笨,但也輪不到別人來說!

扭過頭不理他,但小孩完全不在意他的反應,稍稍思考一下再度開口「 我可以幫你找找看你為什麼會變成這樣。」語氣裡充滿堅定、不容拒絕的氣勢。

嗯? 他聽到什麼?

 

「 我可不相信有我找不到的事。 」小孩自信滿滿的說「 反正你現在也只能跟著我不是嗎? 」

其實不是只能,如果把他拿去送人他就會跟著別人了…但這種掃興的話,最終是埋在心裡頭,沒有說出口。

「 我叫做颯彌亞‧伊休沐‧巴瑟蘭,給我記清楚了,忘記了可是會揍你的喔。 」

「 那麼、你叫什麼名字呢? 」

 

雖然心中有無限疑惑,包含他為什麼要幫我、名字那麼長是為什麼、這麼長誰記得住…等等問題,但現在被他拋諸於腦後,愣愣地告訴他問題的答案。

「 我叫、褚冥漾。 」

 

 

 

< TBC >

 

開這個坑主要是想要寫寫看雙主線的感覺。

兩邊的反差是小潯私心,對、就是私心!

评论
热度(8)
©霧潯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