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潯

灣家人請注意喔~
然後先說一下,在樂乎這邊大多數人看得懂的是簡體所以文會轉成簡體版的,但直接對話的話還是繁體字(因為輸入法不是繁體的話很容易搞錯字)
請各位別太介意w

腦補速度跟手速成反比,大概就是個網路線拔掉才會產文的寫手
( cp : all姥、雙狐 ...((以下n個cp省略<<吃很開(然後又進化了... )

有事請噗浪找喔w
https://www.plurk.com/decaysnow

【特傳冰漾】與我共寫日記本的你【08】

【08】這世界很小

 

 

 

< 正文 >

 

 

 

「 所以說,那兩個傢伙到底來幹麻?! 」日式紙門內傳出女孩不滿的咆嘯,明明紙門上加了隔音的咒術,但還是很清楚的傳入他的耳裡。

這裡的人很不簡單,這是自他進到這塊領域後堅信的想法。

建構成這棟房子的一切事物都被層層法術保護著,舉凡特意刻在梁柱內層的咒文、附在沿廊木板裡層的法術,就連窗簾上也是繡滿守護法陣、還特意繡在裡層不仔細看還看不出來。

「 別生氣嘛,過幾天他們就會走了。 」另外一個男孩聽似好聲好氣的勸那名女孩「 不過,或許明天就會從世界裡消失了。」不過一秒,他立馬更正自己的猜想。

 

那句話是在對他說,他可以這麼肯定。

隔音法術不會無端出問題,若不是這裡的核心陣眼被人破壞、那就是有人刻意解除,而現在的情況,他可以用十罐蜜豆奶肯定百分之百為後者。

所以意思是要他趕快回自己房間待好,否則出了什麼事可不是他想的那麼簡單而已。

嘖…也就是說整座房子都在他們的掌控之下嗎?

那麼,就算他想要做什麼也會馬上被他們知道,把身為地主的主場優勢發揮的淋漓盡致阿…果然這幾天還是乖一點好了。

 

 

只要他不要做出什麼太過分的事,依父親朋友的態度應該是不會放任那兩個人亂來,這是目前可以確認的事。

但現在最讓他搞不明白的一點就是 : 為甚麼那兩個人要針對他攻擊?

在他記憶中可沒有對著兩位做過什麼事讓他們看到他就想要把他殺掉,精靈善記也善忘,他自己做過什麼事情都是記得清清楚楚、不像父親忘東忘西差點連他自己的名字也忘了。

 

不過,先不管那兩個還想搞出什麼花樣,但就現在看來只有乖乖待著一條路可以走了。

既然他不管做什麼事都是不自量力、那還不如靜觀其變,而且在別人的領地裡搞些小手段也不是他會做的事,如果今天是他、他也不會希望自己家裡會有些不識相的人搗亂。

 

但…坐著等死可不符合他的個性呢。

想到此,他的嘴角不禁上揚。

如果他沒記錯的話,父親現在待的地方是族長的書房,有關於『妖師』的文獻應該也在那裡,現在他若是去找他父親也不算是什麼奇怪的事吧?

思及此,他不去理會那兩人的閒言惡語,轉身往父親所在的地方前進。

 

 

『 走了? 』小玥在聽到腳步聲越來越遠後,用脣語問了在對面的然。

刻意解除隔音法術也不是件簡單的事,在妖師本家下方可是有所有結界的核心,由凡斯親自設置,只要在本家的範圍內,入侵者想解開任何一個法術都是件苦差事。

雖說既然他們有了妖師血統要解開『 應該 』是件輕而易舉的事,但身為族長的凡斯似乎是不想讓他們惹事生非,特意加強各結界的修復能力,否則若是平常哪有那麼困難,根本是想解就解、想除不能除。

順便聲明一下,此處說的解開非彼解開,這裡的解開是開啟的意思,除去則是接整個法術破除,是不太一樣的意思請注意一下。

 

『 恩,是走了沒錯。 』然閉起眼睛感受本家的靈力流向,同樣用唇語回答小玥。

雖然他們操縱這房子法術的能力被凡斯族長壓制住,無法隨心所欲的使用,但並不影響他們使用一些普通的探查法術,只是判斷出動向還是可以的。

「 漾漾還在房間吧。 」小玥吐出一口氣,解除手中的小法術,不再繼續開啟隔音結界,這次凡斯族長可能真的不高興了,那個結界壓力根本不是平常能比的,對她的精神產生很大的衝擊,險些站不住腳。

「 在,漾漾一直都很乖的。 」說道這還笑了下,然的弟控本色不留餘力的發揮出來,看到他那笑容讓小玥有些無語『是我是他親姊,還是你是他親兄? 』這樣的問話吞回肚子裡。

 

「 辛西亞看到你這笑容不知道會說甚麼。 」最後選擇用挖苦的方式嘲笑他。

然聽到辛西亞的名字,呆愣了一下,就後露出釋懷的笑「 她一直都知道的。 」

「 夠了,辛西亞不在這裡就不要露出那種笑,有礙眼觀。 」擺擺手要他別那要笑,一個人也要閃是哪樣,這要單身的人怎麼活啊?

「 小玥是你太成熟了吧。 」一秒收到小玥的白眼,然自然也知道其中緣由,笑了笑並沒有再多說甚麼。

 

像妖師這種黑暗種族,多多少少都會受黑暗種族的血統影響,如他們早已不是天真的小孩子,必須得為妖師一族出一份心力。

而像漾漾這種未受血統影響,在這年紀擁有應有的天真可愛的孩子,族裡並不會硬性的要求他便的早熟,反而會更加努力的保護這樣的孩子,或是說、這樣單純無心機的孩子是他們的精神依靠也不為過。

對於小玥和然來說,漾漾的存在本該是令他們羨慕以及忌妒的,但或許是妖師的血派在下意識影響他們的思考,他們非但沒有討厭他、反而更加喜愛他( 當然方式因人而異 ),或許這是因為對妖師而言、最重要的就是家人吧。

 

 

 

來到了父親所在的書房,此時這裡已有三名大人和一名小孩子在進行著不知道算不算是深層次的對話了,似乎是再用一種很古老語言在對話,其中不時穿插著幾句精靈在談話時常用的客套話,很明顯是父親說的,習慣成性難以改變。

他是聽不懂他們用那古老的語言交談著什麼,憑著父親那幾句精靈常用的客套話也拼不出個大概,但坐在那著藍色長髮的該死老頭腿上的黑髮小男孩似乎聽得懂的樣子,不時插入幾句跟他們交談內容同語言的句子,三個大人還笑笑地拍拍他的腦袋。

小男孩像是不懂的樣子,歪著頭問抱著他的死老頭,死老頭露出意味深長的眼神塞給他一塊蛋糕,騰出一隻手豎在嘴唇前看著他,小男孩也跟著做出同樣的動作看著死老頭,兩人相視而笑。

 

語言不通真是個難題,這是他第一個想到的。

第二點,從那個小男孩可以參與其中的話題看來,他們交談的內容應該不是什麼重要的事,但應為那名叫做凡斯的男人在場一下子拉高他們交談的水準與深度。

這跟看無字幕的外國電影一樣,雖然你聽不懂他們在講甚麼,但只要在場有一個看起來很厲害的人物,你就會認為他們在討論什麼高深度的議題,搞不好他們只是在討論今天三餐吃什麼的話題,聽不懂對方說的話真的是一件很麻煩的事啊…

 

「 欸? 小亞你來啦~ 」父親看到他非常開心的向他揮揮手,另外三人也一同看向他。

「 恩。 」應了一聲走到他們眼前,那個死老頭的視線真的非常的礙眼…

「 呦,好久不見阿。 」無視他怒視,死老頭非常自在地喝著他的黑咖啡,而坐在他腿上的小男孩看著他幾秒鐘後甚麼話也沒說,將視線擺回手上的蛋糕。

這是什麼意思? 他被無視了嗎?!

小亞心中莫名的燃起一股無名火,明明比我還小的小孩子是在跩什麼啊?!!!

 

 

 

< TBC >

评论(1)
热度(10)
©霧潯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