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潯

灣家人請注意喔~
然後先說一下,在樂乎這邊大多數人看得懂的是簡體所以文會轉成簡體版的,但直接對話的話還是繁體字(因為輸入法不是繁體的話很容易搞錯字)
請各位別太介意w

腦補速度跟手速成反比,大概就是個網路線拔掉才會產文的寫手
( cp : all姥、雙狐 ...((以下n個cp省略<<吃很開(然後又進化了... )

有事請噗浪找喔w
https://www.plurk.com/decaysnow

【刀亂】雨、傘及…(續)【鶴山】

 吹風機嗡嗡的聲音在耳邊響著,熱風輕撫他的面頰,雙頰因熱氣而變得通紅,金黃色的髮絲在空中狂舞著…

「 鶴丸國永,把吹風機拿遠一點,我的頭髮要燒焦了。 」將那隻拿著吹風機的手推遠一些,他嫌棄的看著後面想幫他吹頭髮的人。

收到的回應是狠狠往他腦袋揉的毛巾。

「 誰叫你要亂跑。 」鶴丸一臉『你活該。 』的模樣,繼續幫山姥切把頭髮吹乾。

期間山姥切沒有吭過一聲,自知理虧的模樣使鶴丸氣焰更盛,但表現方式不是揉的更用力那麼幼稚。

 

「 以後別再那樣做了,小心感冒。」在他追著山姥切跑時,兩人拿在手上的傘是當裝飾用的,一點雨水都沒遮著,鶴丸甚至懷疑難道他有受到蒼天的眷顧,怎麼雨水好像都往他臉上打?

因為實在是沒用,拿著又很難跑,跑到半路乾脆收起來,不管追人的一方還是被追的一方、雨停時都成了落湯雞。

進門前被鶴丸母親念了一頓,進門後更是直接被轟進浴室裡,兩人一起。

兩人在浴室裡大眼瞪小眼,由於隨後發現母上大人她將兩人的居家服(含內褲)放在一旁的架子上,也沒多想就一起洗了。

 

唯一讓山姥切不解的是,鶴丸明明是和他同時間一起洗的,但不知道為甚麼鶴丸頭髮已經乾了、他的髮梢還在滴水?

他有問過鶴丸,他的回答是 : 我用念力烘乾頭髮。

先不論這是不是有可能或百分之兩百是鶴丸在唬爛,光是鶴丸知道獵人、富堅休刊休不停、官方出的模型也是非常有病這幾點已經讓他非常驚奇了,還以為他根本不會知道那些事。

之後鶴丸好像敷衍他說了什麼,然後…就變成現在這樣了。

 

 

目前兩人坐在鶴丸房間的床上,執行著吹頭髮的動作,但執行者鶴丸似乎想稍稍改變一下計畫。

鶴丸放下手上的吹風機,改為撈過山撈切的腰,慢慢地往自己身上靠攏,兩人距離越來越近,山姥切的背緊貼著鶴丸的胸膛,不知道是不是熱風的關係,山姥切的耳朵似乎有點紅?

見他乖順的模樣讓鶴丸不由得感嘆 :

「 你也有今天阿。 」

 

……

What?!!!!

 

 

本以為他會說甚麼話的山姥切還因為自己的猜想紅透了臉,本想想一些比較隨便的話平復心境,但沒想到卻等來了這一句話。

恩,目的是達到了沒錯,但不知道為甚麼有一種失落感…

「 你在期待什麼嗎? 」鶴丸問。

「 並沒有。 」山姥切答。

 

鶴丸輕笑一聲,輕吻山姥切潔白的後頸「你…?!! 」隔著布料可以感覺到山姥切繃直的背脊「 我剛突然想到,我們好像沒親過。 」

沒親過就沒親過又怎麼了嗎……等、等等…

「 有吧,上次…有親… 」山姥切急忙改口,內心已敲響警報燈,鶴丸的胡來程度不是他能預測的。

跟美國中部地區的龍捲風一樣,說來就來、說走就走,不論你做了多少事前準備最後只會變成一片殘骸,目前所知的最好方式叫做順其自然、躲(乖)地(乖)下(配)室(合)。

 

「 那是臉頰! 」鶴丸反駁「 又不是嘴。 」

親親就是要親嘴,阿不然要幹麻?

他認為這理由無比正當,但山姥切怎麼想他就不清楚了。

 

 

「 … 」沉默不語,但他燒紅的耳根替他回答了。

「 你不反對吧。 」也沒想過反對不是嗎。

「 … 」摟在腰上的手臂逐漸收緊。

「 我就當你是默認囉。 」鶴丸的聲音融化在耳邊,溫柔而又甜膩,吸引人卻又偏偏不能接受,但並不是不能、是不敢。

 

山姥切緊張的閉上雙眼,但並沒有如想像中迎來唇上的親吻,倒是臉頰上有柔軟的觸感,停留一秒便輕輕離去…

咦? 不是嘴嗎…?

臉上的溫度又上了一階,他有一種臉燒起來的錯覺「嘿嘿,嚇到了吧! 」某人的毀氣氛也總是那麼恰到好處,作為冷卻劑的功效十分優良。

但有時候他是滿希望不要出現…

 

 

「 我知道你是屬於安於現狀的類型,面對沒嘗試過的事,會怕很正常不是嗎? 」鬆開懷在他腰上的手。

「 我也是第一次嘗試,也會有點不安,我不是說你不相信我喔。」改為面對面環抱。

「 都相處了這麼久,我還會不知道你的個性嗎? 你相信我,只是會害怕接下來發生的事而已。 」鶴丸把臉埋進他的懷裡。

「 放心吧,我會等的。 」

「 我會一直等下去,直到你不會害怕的時候。」

 

鶴丸待在山姥切的懷裡,能清楚聽見他的心跳聲,從狂躁逐漸變緩,似乎是冷靜下來了。

但他冷靜了鶴丸卻沒有辦法冷靜。

等等我剛剛說的那些話沒有打動他嗎難道是我忘記將智商及思考模式跟他放在同一點所以他沒聽懂我該用更簡單的方式表達他才能聽的懂我剛剛講那一堆話哪裡是重點嗎…

打斷他思考的,是撥開他瀏海的動作、以及屬於唇瓣的柔軟觸感。

 

「 笨蛋。 」他聽到山姥切這麼說。

依平常的狀態應該是他對山姥切說才對,但現在那並不是重點。

他抬起頭,映入眼簾的是山姥切的淡淡笑顏,溫暖的湖水綠裡有他的倒影,金黃色的頭髮還是那麼耀眼,不過好像亮的讓人睜不開眼。

因此他索性閉上雙眼。

 

隨後—

雙唇交映。

 

 

 

< 完 >

 

抱著『 沒親到算啥甜文 』的想法寫的,基本上又是一個任性產物,反正爽就好、耶☆

评论(1)
热度(14)
©霧潯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