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潯

灣家人請注意喔~
多半都是繁體字,然後霧潯這名字繁體很多劃我知道www簡體是「雾浔」,稱呼的話有潯就好了w

目前是準備爆炸的高三,因此更新會很慢——很慢——
還請各位見諒(土下座

有事請噗浪找喔w
https://www.plurk.com/decaysnow

【刀亂】雨、傘及…【鶴山】

為甚麼標題長成那樣,至今仍是未解的謎題,大概跟某人的取名障礙有關。<<這就是真相。

現代學園paro注意。

鶴山青梅竹馬注意。((根本看不出來_(:3 」∠ )_

 

 

< 正文 >

 

 

 

「 唉,還在下雨阿。 」白色頭髮的少年無力的趴在桌子上,側眼看著著窗外陰鬱的天空。

自中午下起的磅礡大雨到下午雨勢轉弱但依然未止,厚重的積雨雲覆蓋整片天空,比起中午算是散了一些,但壓抑感依然瀰漫在空氣中,就連呼吸也感到很不自在。

「 安靜點,最後一節課了,忍一忍。」坐在前座的友人低聲道,擔心被老師點名而習慣性的拉低了自己的連帽,尋求安心感。

「 知道啦。 」重新坐正拿起筆在筆記本上抄寫老師說的重點,並把寫在黑板上範例試題一一寫進去,把每題答案的詳細過程寫在下方。

這堂課的老師有在結束上課前點人回答問題的習慣,而且獲獎得主常常是那幾個人…

 

「 你又中獎了。 」在心底暗自竊笑,前座的友人羞窘的站起來回答問題,聲音有點顫抖不穩,回答完坐下時還用眼角瞪了他一眼。

雖然以他那時表情以及他精緻的面容而言,那瞪視實在是沒有什麼殺傷力。

不過阿,到現在他還是不知道,老師會那麼喜歡點他回答問題是因為他在上課時拉帽子,只要他不拉帽子就沒事,這是他偶然路過教職員辦公室時聽到的消息。

一個像是聚賭喝酒時活絡氣氛說的小玩笑,但如今是由掌握學生生殺大權的老師講出的玩笑,那對身為學生的他們可不是玩笑了。

對於此,他只想說……加油、你想不回答是不可能的了。

 

 

「 放學啦~ 」後座平時總是活力十足的叫著這句話,今天似乎是受天氣影響,叫的有氣無力的。

「 恩。 」有點敷衍的應了一聲,不理會後座的騷擾,開始收拾自己的課本和筆記本。

一旁圍成一圈的女孩子們嘰嘰喳喳的說著什麼,他聽得不是很清楚,語速太快音調過高,他還沒聽清楚他們說了什麼她們一團人已經朝他走了過來。

不,準確來講是他和他的後座,目標一次兩個,有明確瞄準目標且從未偏離,或該說從開學就狙擊著了。

 

「 鶴丸同學和山姥切同學,要不要一起回去呢? 」似乎是看他和國永收拾完了,因此趕緊過來約他們,語速還是一樣快但帶著急躁與不安,聽得是個出信心不足的領頭羊。

「 你們接下來應該沒有事吧。」在她後面的女生接著說,底氣很足,旁邊的幾位女生也好像有話要說。

以鶴丸國永的話來說 : 這估計是個車輪戰、不好對付,要記得對付這種局面的第一要務就是打亂節奏!

一旁有些同學正在看好戲,雖然不多但讓不擅長應付人的山姥切國廣有點不安,熟知他情況的鶴丸馬上替他回應,一如往常。

 

「 是沒事。 」鶴丸國永笑笑地回道,瞥了山姥切國廣一眼要他放心,這舉動沒有被那群簇擁上來的女生發現,知道的、就他們兩個而已。

女生們雙眼一亮,正要開口卻被鶴丸國永打斷。

「 但我要回家休息了。 」鶴丸國永補上一句,拉起山姥切國廣的手加速逃離現場,還不忘告別還在教室的人「掰啦~ 」

錯愕的神奇浮現在那幾個女生的臉上,看戲的幾人更是不顧那些女生的面子、毫不猶豫地笑出聲,有些做自己事的人也抬起頭目送他們離開。

 

 

「 你其實不用這麼狠,她們有點可憐。」被人拉著手走到了川堂,見附近沒有其他認識的人後,山姥切國廣對著拉著他的鶴丸國永說。

那幾個女生錯愕的模樣在他腦海徘迴不去,雖然覺得有些好笑、但也覺得她們有點可憐,尤其是旁邊那幾個看戲的人還不顧她們感受大笑。

「 可是國廣,你不是覺得她們很吵嗎? 你上次有跟我說不太喜歡她們一群人像是在狩獵的行為。 」鶴丸國永露出像小孩子般不服氣的表情「 而且,她們要跟我搶你。 」還補上一句讓山姥切國廣沒辦法反駁。

 

「 恩… 」

「 國廣,你臉紅囉。 」像是發現新大陸似的,鶴丸國永順手戳了下他的臉頰。

「 !!!! 」被戳了臉頰後,國廣像隻炸毛的貓驚慌的看著他,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的帽子突起兩塊似貓耳形狀的三角形,看來他好像不小心按到什麼開關了。

 

「 真可愛呢。 」不愧是貓科生物,語氣裡藏不住的笑意使國廣臉又上升了一個溫度。

「 吵死了!!! 你有帶傘吧,回家!!! 」國廣那像是恨不得有雙翅膀直接飛離現場的模樣,讓鶴丸國永開始思考把他害羞模樣拍下來的可能性與生存率有多大。

「 好好~ 」

 

 

「 不管到哪都有人盯著看呢。」即使不理她們還是會圍過來,身邊人的不安他也看在眼裡,不擅長應付他人的視線這毛病從小到大都沒有變。

雖然這點很麻煩、未來在工作上會很不利,但他害羞的模樣又很可愛捨不得讓他改變…這要該怎麼辦阿……

阿,竟然有人拿出手機對著他們了。

伸手壓低國廣的帽子,順便把自己外套的帽子也戴上,用眼神警示對街拿手機拍照的女生後,他牽起他的手,雖然兩人撐的並不是同一把傘,兩傘面間的空隙使兩人的手淋到雨變的濕黏。

 

「 國永。 」國廣喚了聲他的名字,但他只是加快腳下的步伐,能快點離開這裡就快點吧。

「 現在我可是避雷針呢,有沒有嚇到阿。」無奈的朝他笑笑,國廣愣了一下才意會過來。

那是中午時他開的小玩笑,如果人群是雲、他們的視線是閃電、那擁有極高回頭率的他就是避雷針了,當時說出口時馬上被他的前座拿作業本敲頭,叫他趕快把作業交上來。

「 那為了安全起見,我是不是該離避雷針遠一點呢? 」國廣露出少見的笑容,悄悄的把手鬆開又往一旁退了幾步,而他還因為那笑容出神著,回過神時才發現他們間的距離突然變大了。

「 不用等等你不要跑我追不上你給我回來啊啊啊!!!!!!!! 」

 

其實他們之間差的距離不大,國廣他刻意保持一段距離,讓他以為追的到而又不會跟丟的距離。

等他追到時,是國廣在他家的門前等他了。

「 現在,放晴了喔。 」國廣說。

確實,現在天空已經放晴了,已近黃昏的時刻使天空變成橘紅色,也染紅了國廣白皙的皮膚,一貫嚴肅的神情上多了若有似無的溫和微笑。

「 是阿。 」他慢步走近他,牽起了他的手。

 

 

 

< 完 >

 

然後就是晚上了耶☆

大概就是一篇由避雷針開的腦洞,然後讓被被小惡魔附身一下(?),因為平時都是他被調戲,讓他用機動(正解)玩一下鶴爺平反一下。

评论(2)
热度(25)
©霧潯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