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潯

灣家人請注意喔~
然後先說一下,在樂乎這邊大多數人看得懂的是簡體所以文會轉成簡體版的,但直接對話的話還是繁體字(因為輸入法不是繁體的話很容易搞錯字)
請各位別太介意w

腦補速度跟手速成反比,大概就是個網路線拔掉才會產文的寫手
( cp : all姥、雙狐 ...((以下n個cp省略<<吃很開(然後又進化了... )

有事請噗浪找喔w
https://www.plurk.com/decaysnow

【特傳all漾】漾漾的總受日常【07】

【07】女僕裝什麼的最討厭了【重漾】

 

延續上篇的女僕裝~(被揍飛

所以漾漾還穿著女僕裝<<這是重點,考試會考(別

 

 

 

 

<正文 >

 

現在是鬧劇結束的一小時。

引發著與參與者通通被抓進醫療班關緊閉。

雖然關緊閉的人都是常逃醫療班的人們,但今天都意外地都關關待在牢房裡休息。

據巡房監控的越見表示,他們都在牢房裡看影像球,而且看得很開心,估計腦內不停叫著好萌好可愛等詞彙。

 

嗯? 你問為甚麼他知道他們腦袋裡在叫甚麼嗎?

放心吧,我不會回答你因為我是藍袍,畢竟就算是藍袍頂多也只知道他的腦袋有沒有壞而不是他在想甚麼。

我會知道當然是因為,我也跟他們要了一顆影像球過來看阿~

 

不愧是我們醫療班的偽娘女神(?)!

雖然黑館那邊常常說甚麼漾漾才是他們黑館的吉祥物,不准我們醫療班搶之類的。

開什麼玩笑啊! 漾漾明明就是我們醫療班的偽娘女神! 你看漾漾待在黑館的時間比較多還是待在醫療班的時間比較多?!

 

不得不說,漾漾穿著女用藍袍的模樣真的超可愛的! 九瀾的提議真是中肯到不行!

而這一群人不知道用什麼方式拍到的漾漾,是穿著『女、僕、裝 』。

偽娘女神穿著女僕裝,氣嘟嘟的把一群人抓來關的模樣,真的超可愛的啦!

 

現在我這張是漾漾又羞又憤的追打著其他人,據提供者說他在拍那張的時候,漾漾因為看到別的蒼蠅...錯了是情敵正在拿影像球拍他,因此急著要他把照片刪掉,但他又非常故意的拍了好幾張,所以漾漾才會氣得追打他。

不過漾漾似乎忘記其他人也會拍他了...但還真的好萌阿~

 

 

而漾漾本人嘛...怎麼說呢?

現在正在接受哥的心靈輔導。

現在還窩在角落不肯出來,不過女僕裝還穿著就是了。

 

然後他身邊還跟著一個重柳族...

雖說我們醫療班的偽娘女神是個心地善良、有點天然呆的天真好孩子,可是妖師的身分是改變不了的。

不過重柳這支應該是專門追著妖師跑的時間種族,只要看到妖師就一定會大開殺戒,但現在跟著漾漾的這隻重柳族卻不會傷害樣樣,反而常常幫漾漾。

 

而且聽漾漾說跟著他這隻重柳好像是少主之類的身分,但很神奇的竟然會違反條約不殺他。

對於此現象,漾漾也曾跑來問我們,不過我們只能說漾漾真的是個單純又單蠢的好孩子。

愛情會讓人改變一切的的阿漾漾~

 

「 妖師... 」阿,現在換重柳族勸導了。

不過哥...勸導無效也不用冒黑氣啦,畢竟漾漾還在低潮嘛。

雖說平時我是挺自家兄長的,但現下情況...我也不好說甚麼。

 

女僕裝很可愛啊~為什麼要不高興?

雖然說漾漾是男生,但已經是公認的偽娘了吧? 只是漾漾不肯承認罷了。

每天帶著甜美的笑容穿著女用藍袍治癒病患順便讓醫療班眾人養眼睛,為了見漾漾,我們鳳凰族的藍袍們各個都想分配到Atlantis的醫療班,每天都會收到一堆調轉的請求;Atlantis的學生以及袍級也是搶著任務搶著受傷搶著治療,只求見漾漾一眼,就算負傷失血在所不惜。

 

嗯? 你問漾漾是偽娘他們都不在意嗎?

你以為可愛又沒心機的天然系男孩子滿街都是嗎? 

而且穿上女裝還比女生可愛的男生滿街都是嗎?! 

你以為會乖乖穿上女裝當個偽娘治癒他人心靈的男生滿街都是嗎?!

 

怎麼可能啊! 光是條件一就已經剩不到幾人了好嘛!

不過呢~既然想追漾漾的人這麼多,我們醫療班可不會乖乖看著漾漾被拐走。

想追漾漾的,先被醫療班整到死再說吧!!!!!!

 

 

「 ......漾漾。 」據過往經驗顯示,漾漾生氣時叫他妖師不會理他。

可是...叫漾漾......感覺不和自己風格...

雖說他叫自家蜘蛛小藍,但那也是因為那是他的寵物兼夥伴以及照片提供...咳咳,總之就是他不太習慣叫其他人小名。

 

叫名字好像也是可以...但...還是算了吧。

不過漾漾「 ...... 」還是不回他話。

看來這次真的生氣了...吧?

 

「 我幫你,怎麼樣? 」既然漾漾不想讓任何人知道他有穿女僕裝的經驗...那這樣的話...只有一個方法了吧?

「 ? 」微微轉過頭,但不肯直接面對我。

怎麼好像有點像小孩子在耍任性...而且意外的有點可愛...

 

把遮住一半面容的面罩拉下,帶著有些無奈的笑容看著他。

「 我會把他們的影像球全部銷毀,記憶我也會洗掉,包括我自己的,怎麼樣? 」不意外看到他馬上轉過身睜大眼睛手足無措的看著我。

 

「 咦?可是、可是... 」有需要這麼驚訝嗎?

不知道何時已經拉著我袖子上的手已經抓的死緊,口中的話語停停頓頓,估計他的腦袋裡大概在暴走中,所以很難找出一句可以回答我的話吧?

 

雖說洗記憶不是第一次洗,但洗自己的記憶倒是沒洗過,也不知道會怎麼樣。

不過「 既然你不想讓任何人知道,我會幫你的。」隨後露出淡淡的微笑。

但他卻咬著下唇低下了頭。

 

「 ...沒關係。 」打起精神似的甩甩頭,雙馬尾上的鈴鐺發出〔 鈴~ 〕的聲音。

眼中已不見之前的憂鬱,換成以往熟悉的溫柔眼神。

「 真的嗎? 」畢竟他剛剛已經憂鬱了一小時,而且月見怎麼勸都不起作用。

 

稍微往旁一瞥還能看見月見正在冒黑氣的治療傷患,反而換他的弟弟越見在說服他不要遷怒他人。

怎麼感覺好像是我的錯...?

「 嗯。 」溫柔而堅定的聲音將我從思緒中拉回。

 

「 就當作是一個意外吧,雖然很...... 」尷尬的停頓一下,注意到我還在等他,有些緊張的把末句補上「 但、但還算是挺好玩的!!!! 」突然大叫出聲,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事,臉上竄出一陣緋紅「 ...不是嗎? 」默默地再補上一句,接著像個犯錯的孩子一樣低下頭,用著眼角偷看我的表情。

「 呵。 」輕笑出聲,但不帶任何輕蔑意味,單純只是覺得好笑而已。

真是的,這要我怎麼回達『是。 』以外的選項啊?

 

「 不要回答呵呵嘛...這就我怎麼接話啊? 」接著賭氣似的搥我胸口一下,力道很輕,比起生氣反而更像在撒嬌。

原來漾漾生氣的時候也會傲嬌一下啊......小藍,拍起來!

 

眼角瞥見自家蜘蛛老早已經就位,便勾起有點邪惡的笑「可是如果我直接回答『 對阿。 』的話,你要怎麼回答啊? 」肯定會嚇到吧?

「 咦?!诶诶!?甚麼?!什麼東西?! 」果然沒錯。

 

 

玩(調)鬧(戲)一陣子後「 不要再笑了啦... 」漾漾偏頭看著以怨恨目光瞪過來的病患們。

哼,被閃到是你們活該,誰叫你們想看漾漾穿女僕裝的模樣而跑來湊熱鬧,我可不會同情你們。

「 要回黑館嗎? 把衣服換下來。 」雖說女僕裝真的很萌,但有其他人也在看就會讓人不太高興了。

「 嗯! 」露出甜甜的笑容,拉起不知何時牽起的手「 走吧! 」切開空間「 嗯。 」回以一笑。

 

「 對了! 上次那個點心... 」「 知道了,等等我去幫你拿。 」「 耶~ 」

 

 

 

 

<後話 >

 

好像有一半都是越見在腦補( 腦內補充說明,簡稱腦補(被揍 )?

可是原本全部都是重柳在偷窺漾漾的內容好像不太好...

嗯......還是算了吧~畢竟讓重柳一直噴鼻血實在太不道德了。( 那你就不要讓他跑去偷窺漾漾洗澡阿混帳!!! )

 

接下來小潯要段考了~( 那你還在這邊幹什麼?!還不去看書!!!!)

關於前面那著『這是重點,考試會考。 』是改自【笨蛋、測驗、召喚獸】的下集預告中的最後一句~

......不過如果考試真的考出來......小潯會笑死在教室裡wwwwwwww

那麼~小潯去看書了~希望跟小潯一樣是學生的大大們也考試順利喔~

评论
热度(10)
©霧潯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