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潯

灣家人請注意喔~
然後先說一下,在樂乎這邊大多數人看得懂的是簡體所以文會轉成簡體版的,但直接對話的話還是繁體字(因為輸入法不是繁體的話很容易搞錯字)
請各位別太介意w

腦補速度跟手速成反比,大概就是個網路線拔掉才會產文的寫手
( cp : all姥、雙狐 ...((以下n個cp省略<<吃很開(然後又進化了... )

有事請噗浪找喔w
https://www.plurk.com/decaysnow

【特傳all漾】漾漾的總受日常【03】

【03】同學【千漾】

 

千漾注意~千漾注意~千漾注意~( 因為很重要,要講三遍 )

是千漾迷的舉手~((舉~

同學戀好萌~((開小花

好拉好拉放正文啦

 

 

 

 

<正文 >

 

 

「 呼~ 」轉著手中的筆趴在桌上「 漾漾。」接著就是一本書輕放在我頭上。

等等為什麼我只是趴在桌上轉筆而已,就有一本書放在我頭上?!

左手扶住頭上的書不掉下來,抬頭看著那個在偷笑的眼鏡。

「 千冬歲。 」笑什麼啦? 很奇怪耶!

走到我旁邊坐下,隨手拿起我放在旁邊一疊的書,那疊書現在對我是...「 漾漾,現在變男生的褚巡司規定要把這一堆學會對吧? 」...噩夢

 

「 千冬歲,你怎麼會知道... 」他根本惡魔阿!!!

為甚麼哥會因為被說是甚麼男女通吃形的,然後不知道為甚麼罰我將高級祝福術全部學會啊!!

就算是遷怒也給我一個遷怒的理由吧?!

男女通吃形是哪裡惹到你了嗎? 為什麼要因此罰我學會這堆祝福術啊!!!!

「 因為我是紅袍。」...原來學長說的這句話已經廣為流傳到很多人都拿這句來敷衍人了嗎?!!!

 

 

「 好啦,我不是故意的,漾漾你不要生氣嘛。」看著同僚賭氣似的趴在桌上生悶氣,由心底生出一種想要欺負他一下的感覺。

不知道為甚麼欺負漾漾時,會感覺特別愉悅呢?

比起用消息去壓榨那些不長眼的反妖師團體,觀察漾漾的一舉一動反而更加有趣呢。

「 嗚... 」低鳴一聲便爬起來面對褚巡司出的那一堆的作業。

 

在一旁靜靜的看漾漾認真的模樣,全心全意的神情真的很令人著迷。

不過看到這樣的漾漾,我不知道該不該打斷他的學習,告知一下褚巡司把他趕來這邊目的呢?

還是算了吧,畢竟是漾漾的關係才會變這樣,到時候再處理就可以了。

其實漾漾如果沒有說那句『反正最後不管是男是女都是用嫁的進褚家大門吧 』就不會變成現在的祝福術地域了吧?

 

 

褚巡司聽了漾漾說的那句話,疑似玩心大起,把漾漾騙來學祝福術,跟妖師族長他們一起去挑禮服。

其實應該是挑婚紗的,但我想漾漾一定會發現這樣不對,畢竟哪有男生會乖乖穿上婚紗呢?

因此將原本的婚紗改成禮服,再以任務之名逼漾漾穿上那件禮服,一向屈服在褚巡司淫威下的漾漾即使有再多怨言也會乖乖照做。

至於任務嗎,到了抵達地點再告訴漾漾他的任務就是跟褚巡司結婚,漾漾一進入迷茫狀態就趕緊完婚,至於之後的流程就很明顯了,不需要再多想什麼。

就是,集體搶婚!!

 

自從褚巡司對漾漾說這句話後,對漾漾有意思的人們開始集體策畫搶婚流程。

無法得知褚巡司是在哪一個場所行婚禮,但目前嫌疑最大的是妖師本家。

比起其他場所,在妖師本家舉行婚禮更加安全,搶婚的難度也會大大提高,甚至可能有被詛咒的風險。

不過,這些大概都不是問題。

 

喜歡漾漾的人士遍及五袍,搶婚雖說難度很高,但人一多,褚巡司的陣法也很有可能撐不過一群人的破解速度。

現在已經出完褚巡司『親自 』發的一堆任務大概只有平時跟漾漾玩在一起的我們幾個。

畢竟要是漾漾認識的人全部去出任務,就算是漾漾也會起疑。

目前的黑袍和紫袍人員幾乎都在出長期任務,白袍也是一堆的三天任務無法馬上解決,連藍袍也有一堆的採集珍稀藥草的任務。

而身為紅袍的我,自然也是有一堆勘查任務,不過我都動用人脈早早解決掉了。

 

 

「 漾漾,這邊少畫囉。」「 诶? 」把筆拿過來,在漾漾所作的筆記上多添上一筆。

「 阿,原來是那邊少畫喔......千冬歲謝謝你! 」露出豁然開朗的神情,給我一個靦腆的笑容又埋頭在進入文字的世界裡。

....好可愛,怎麼能這麼可愛? 鼻血差點流下來...

這樣就更不能讓他順利嫁給褚巡司了!!!

 

現在正以高效率解決任務的人有 : 夏碎哥、冰炎學長、阿利學長、蘭德爾學長、黎沚先生、九瀾先生、休狄王子、伊多、雅多、雷多、月見、越見等幾人。

但現在有空閒的人只有我、賽塔先生、戴洛先生以及那個不殺妖師的重柳。

萊恩的話,必須經過莉莉亞同意,但請喵喵過去說服現在還沒看見成果,可能有些困難。

嘖,時間有點不太夠阿。

 

 

「 呼~終於看完了。 」伸了伸懶腰,坐太久背會痠阿~

往左一看,千冬歲低著頭,不知道在想甚麼。

嗚,打斷他思考會不會被他罵啊?

上次來恩打斷他思考就被念了一頓耶...

「 漾漾? 」「 嗚喔?! 」不要突然轉頭過來嚇人啊!!

 

「 抱歉,嚇到你了? 」明明是道歉,隱忍著笑的神情太過明顯,讓我好想一掌拍掉那個笑。

不過還是不要比較好,免得到時候被他報復。

「 咿...不要笑啦。 」就算千冬歲現在這種有點惡質的笑很帥,但我也不想被笑嘛!

等等,該不會我是M吧? 仔細想想的話我怎麼都是被欺負的那一個? 從小被姐...現在的哥欺壓,進了守世界先被學長揍,接著一堆有欺善怕惡的東西跑來欺整我,現在是一堆我認識的人常常這樣玩我,而且不知道為什麼被玩的時候還不覺得生氣...

該不會我真的是M吧?!不是吧?!不是這樣吧?!怎麼突然覺得事實好可怕啊我可以逃避現實嗎?! ( 潯 : 可以啊~只要你承認你是萬年無法反攻的總受命就可以了。(笑)  漾 : 你滾!!! )

 

 

「 好啦好啦,那我請你去吃蛋糕怎麼樣? 」千冬歲提出補償方案。

「 好。 」秒答。

「 噗! 」直接笑出來。

怎麼又在偷笑了啊?!

「 漾漾,有沒有人說你真的很像小狗啊? 」憋住笑,千冬歲發出了迷之感言。

呃,好像是有耶。

 

先是被...現在的哥這麼講,接下來是喵喵,再來好像是伊多吧? 很多人都這麼講過。

但是我現在還是不知道他們想表達什麼意思,問他們也只會把手放在我的腦袋上揉阿揉,說著什麼單純真好之類的話。

講出實質原因的,只有...現在的哥直接給我一句『 聽不懂就是你智商不夠,怪我囉? 』這種相當欠揍(但我又不敢揍就連在腦中想像畫面都會怕 )的話。

 

「 總有一天你會懂得。」接著也把手放在我頭上揉阿揉。

因為千冬歲現在是站起來的,所以非常輕鬆地就可以把手放在我頭上。

記沒錯的話,現在千冬歲好像179左右吧,快要超過180的樣子,比我高個4~5公分。

是說,再送學長去燄之谷的時候我明明有長高阿,跟學長差不多高的樣子,但學長一回來他又比我高個6公分了...還很囂張且幼稚的跟我說我變矮了。

結果我認識的其他人( P.S : 那些其他人通通是指男生,或者可以說是漾漾的攻君們。 )也不知道為什麼,幾乎身高都超過180,沒超過的也在180左右而已。

結果我好像又是最矮的樣子...

 

「 咿...那要不要去啊? 」用眼神示意他把手拿下來。

「 要去啊。 」燦笑。

「 那走吧。 」回以一笑。

他牽起我的手走進移動陣裡。

不過目前被蛋糕洗腦的我沒有發現,他牽起我的手時,好像幾個不明生物哈阿哈阿哈阿的喘著。

 

 

 

 

<後話 >

 

這一篇好像比較短耶...

阿~不管啦~

反正同學戀好萌~( 開著不明小花 )


评论(1)
热度(19)
©霧潯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