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潯

灣家人請注意喔~
然後先說一下,在樂乎這邊大多數人看得懂的是簡體所以文會轉成簡體版的,但直接對話的話還是繁體字(因為輸入法不是繁體的話很容易搞錯字)
請各位別太介意w

腦補速度跟手速成反比,大概就是個網路線拔掉才會產文的寫手
( cp : all姥、雙狐 ...((以下n個cp省略<<吃很開(然後又進化了... )

有事請噗浪找喔w
https://www.plurk.com/decaysnow

【特傳all漾】漾漾的總受日常【02】

【02】兄姊【岳漾】

 

 

潯 : 你們這群人! ( 被眾無視 )

潯 : 通通給我過來! ( 眾人繼續無視)

潯 : 給我對岳哥叫一聲...( 被岳哥踹飛 )

岳 : 敢無視我? ( 霸氣測漏 )

眾 : 不敢!!!!!! ( 狂冒冷汗 )

岳 : 跪下。 ( 瞇眼+霸氣全開 )

眾 : 是!!!!!!!!!!!! ( 超整齊的跪下 )

潯 : ...給我對岳哥叫一聲...( 爬回來+被岳哥踩 )

岳 : 沒你的事,滾。( 各種霸氣不解釋)

潯 : 是...

 

 

 

 

<正文 >

 

 

「 漾漾小朋友... 」用指尖持續敲桌子...

完蛋了讓學長逃走了被姊知道我一定會死得非常慘的....

「 怎? 」背後傳來獅毛輔長的聲音...

輔長...竟然放下刺繡來找我...醫療班要毀滅了嗎?!!

要不來怎麼會放下他最愛的刺繡跑來找我啊?!!!

「 小冰炎逃掉醫療很多次了,不用那麼在意... 」

「 蛤? 」「 『 蛤 』? 」

 

稍微將我現在坐立難安的原因跟輔長講了一下...

「 噗! 原來小漾漾你根本就不是在不爽小冰炎逃掉,而是怕褚巡司來找你啊!!! 」接著很沒形象的亂笑,所以我正在考慮要不要把他踹到牆上當壁花。

但還是算了,畢竟走廊上的屍體都快腐爛了,要是把他踹去當壁花會延長復活進度,到時候姊又可能會將這筆帳算到我頭上...

還是算了吧,我還不想死...雖然我想姐一定不會讓我死...

所以是生不如死嗎....?

對不起我錯了姐請你原諒你沒用的弟弟啊!!!!!

 

 

接著,神奇的事發生了。

正當我抱著頭趴在桌子上腦殘...不是是懺悔(?)時,好像有人用移動陣移動到這裡,接著就是變態獅毛輔長撲上去「喔喔、 」〔 碰!!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很明顯此劇情就是 : 某位變態撲上那個傳過來的人身上,接著被那個人一腳踹飛。

就這樣,結案。

 

「 漾漾。 」一道沒聽過的男生傳入我耳裡。

具我的腦殘資料庫(?)顯示,此聲內包含屬性有 : 沉穩、冷靜、腹黑、女王、霸氣、霸氣、以及各種不解釋的霸氣和其餘無法解釋的霸氣。

等等這霸氣好像太多了吧...

「 褚、漾、漾。」抬起頭,發現自姐老姐的正以非常『 燦爛 』的笑容,看、著、我。

嗚嗚嗚媽媽我要回家啊!!!等等不對家裡有褚家魔女,而且老媽一定非常樂意幫助老姐!!!

嗚嗚嗚怎麼辦啊!!!!!!!!!!

 

 

「 痛! 」腦部遭受痛擊,HP-100,精神受到霸氣攻擊,HP-10000。

『 偽娘藍袍褚萌漾』陣亡,請於五秒內選擇選項 : 【A】被姐整的生不如死【B】一樣是生不如死(笑)

等等等!!!!五秒哪夠選擇啊!!再說也請給我腦殘的時間好嗎?!

 

【疑似吐槽的第一點】

為甚麼精神攻擊比物理攻擊多兩個0啊?!

如果精神攻擊比較高的BOSS應該是皮薄血也薄的類型啊!

但我面前這個很明顯是根本殺不死的類型到底是怎麼回事?!

遊戲BUG啊!!!好大的BUG啊!!!!GM快過來處理啊!!!

 

【疑似逃避現實(?)的第二點】

那個偽娘是怎麼回事?!我從來沒有承認這回事! 給我擦掉!!

褚萌漾又是怎樣?!作者你給我出來面對!

冥的注音是『 ㄇㄧㄥˊ』,萌是『 ㄇㄥˊ 』,作者為什麼你竟然忘『 ㄧ 』了?!

不要給我扯說不小心忘記打了! 這個也給我改掉!!

 

【疑似無法改變(?)的第三點】

最後,那個選項!

兩個都一樣不是嗎?!!

而且為什麼【B】選項後面還有一個(笑)?!

原來現在連選項都要講求人性化了嗎?!

 

〔 啪! 〕「 痛!!!! 」

因為沒在時間內選擇,所以啟動隱藏選項【C】~

【C】乖乖受死吧孩子,我會在天上or地下看著你的。

所以不管是升天還是下地獄都有人陪的意思嗎....

還真人性化......也太人性化了!!!就沒有好一點的選項嗎?!!

「 漾漾。 」惡魔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對不起我錯了阿哥!!!!!!

 

 

經過自家老......哥的一番教訓.......或者說是調教,我深深覺得女王屬性的人真的不要結識比較好。

「 漾漾,有意見? 」挾帶著滿滿霸氣,以根本不是質問語氣而是拷問語氣的逼問我...

明明是同一個老媽生的,為甚麼現在是男生的老姐如此霸氣?!!!!

「 沒有!!!! 」要命啊!!姐...哥你現在根本就是魔皇吧?!

關於『 魔皇 』這個詞是那個不知道從哪裡爬出的混帳給我一張『女王+魔女+惡鬼=魔皇殿下( 性轉後 ) 』這種根本意義不明的紙條得出來的結果...

而我現在對此紙條的感想是 : 作者你給我出來面對!!!!!!

 

「 其實我們看到小玥變成男生時也嚇了一跳呢。」在後方跟然一起泡茶來喝的辛西亞這麼說。

「 為了證明他是妖師的族人,所以我們叫小玥用血緣發動移動陣,結果就來到你這裡了。沒有打擾到你吧漾漾? 」也在喝茶的然這麼說。

「 事情發生經過就是他們講的這漾,有問題嗎? 漾漾。 」一手扶著臉頰一手拿茶杯的魔皇殿下這麼說。

「 ...沒有。 」大氣不敢喘一聲,端端正正的坐在哥面前我的顫抖著聲音回答....

 

「 倒是,門外面的那些藍袍是沒事做嗎? 再那邊打混摸魚的話,要我發幾個任務給你們『 打發時間 』嗎? 」看也不看門外的人一眼,講完話便憑空變出十本任務紀錄本擺在桌上評估著。

一聽到此言,門外有好幾人一同抽氣,原本淹進房間的小花也馬上收回去...

其實看到小花從原本快到我膝蓋的高度直接降下去,感覺還挺爽的....

不過...哥,不喜歡小花淹進來就直說了吧,不需要威脅人家吧?

「 因為很煩。」所以其餘不解釋...

哥你還真簡潔......

 

「 沒辦法嘛~畢竟小岳是男女通殺型的呢。 」突然飄出一段話又馬上繼續喝他的茶的辛西亞把話題丟到哥身上。

...這麼說的話,好像有聽千冬歲說過,似乎有某位疑似因為愛情腦袋變成豆腐腦的女妖精跑去寫情書給姐...

「 ...反正最後不管是男是女都是用嫁的進褚家大門吧... 」默默做出這個結論後我就趴在桌上裝死了。

因此沒有看到,自家老哥聽到這句話時,臉上的笑容好像有越發燦爛的傾向。

 

「 這麼說也是呢~ 」意外表達覆議的然這麼說。

「 如果真的結婚的話,小岳一定要邀我們喔。」其實應該會比哥還早婚的辛西亞這麼說。

「 恩。你也別想逃阿,漾漾。」把把焦點丟過來我這邊的哥這麼說。

「 絕對不會逃的啦!! 」廢話! 逃的話哥會把我宰了吧?!

而繼續趴在桌上裝死的漾漾沒發現的是,那三人互相用眼神討論的話題,似乎是自己婚禮的(女用)禮服是要什麼款式的樣子呢~

 

 

「 對了,漾漾。」因為漾漾依然在裝死,因此沒有發現,那三個人( 兩人一精靈 )的身後似乎都飄出黑氣的樣子.......

「 嗯? 」沒有發現黑氣的漾漾只有應聲,沒有抬起頭。

「 給我去把高級祝福術給全部學會,過幾天後我會抽考。」畢竟他還要用那幾天的時間去挑自家弟弟的禮服呢。

「 欸?!!!!!!!!!!!!!! 」要死了那很多耶!!!!!!

 

 

 

 

<後話 >

 

所以漾漾就把自己賣掉了~

岳哥快去挑漾漾的禮服吧!!!

然後結婚當天就會看到一堆人來搶婚www<<其實根本沒有結婚這件事~


评论
热度(16)
©霧潯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