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潯

灣家人請注意喔~
然後先說一下,在樂乎這邊大多數人看得懂的是簡體所以文會轉成簡體版的,但直接對話的話還是繁體字(因為輸入法不是繁體的話很容易搞錯字)
請各位別太介意w

腦補速度跟手速成反比,大概就是個網路線拔掉才會產文的寫手
( cp : all姥、雙狐 ...((以下n個cp省略<<吃很開(然後又進化了... )

有事請噗浪找喔w
https://www.plurk.com/decaysnow

【特傳all漾】漾漾的總受日常【01】

【01】冰漾~任務狂

 

有一點夏漾,但現在主要是冰漾喔~

 

 

 

 

<正文 >

 

〔 蹦~!!!!! 〕爆炸聲突然從寧靜的醫療班傳出。

「 唉... 」嘆了一聲便繼續自己手上的動作。

畢竟現在的他,面對此景,已經是見怪不怪了,還順便可以發揮一下腦殘 :

 

Atlantis醫療班的每日一問 : 當病患打爆牆壁逃獄時你會有何反應呢? 

(P.S : 我們已經隨機訪問了三位藍袍,以下是他們的回答。 )

【 藍袍A 】

「 啊! 冰炎殿下又打爆牆壁跑出去了! 」相當的普通呢,讓我們來看下一位。

【 藍袍B 】

「 小冰炎阿...這個星期已經打爆牆壁三次了! 可以不要增加我們醫療班的修繕費嗎? 」其實我覺得,你先把你手中的針線放下,以及把那個刺繡、還有你之前刺的那些有的沒的給全部拆掉就能減少醫療班每天收到抱怨信了。

【 藍袍C 】

「 冰炎殿下...好帥啊~~~ 」同學請停止花癡吧,他已經讓我們醫療班的修繕費直線飆升了,還有你的小花已經淹沒你旁邊的無辜病患了,請考慮一下病患的人權吧,雖然他很有可能不是人啦。

 

 

又嘆了一口氣,默默來到窗邊,剛好看到那名逃獄的病患就在下面與一群藍袍纏鬥著。

「 颯彌亞‧伊休沐‧巴瑟蘭,請你『 好好 』的待在醫療班休息室是會怎麼樣? 」

黑色長髮的偽娘( 漾 : ...算了,我不追究了。 ),靠在窗邊,居高臨下(?)的看著外面的銀紅髮病患。

而關於那個居高臨下,沒辦法,他剛好在二樓嘛,所以當然從上往下看嘛~

只見那名病患頓了很大一下,但還是輕而易舉的閃過藍袍的追擊還把人打回他剛出來的大洞內。見此,我只好、默地抬起手......

 

「 學長...請你躺回去好好休息好嗎? 」您老都已經一千零一十九歲了,可以不要這樣虐待自己的身子嗎? 小心長不高喔。

「 ...有任務。 」淡淡道出三個字後,又跟下一個撲上去的藍袍打起來了。

有任務...很好、非常好、你這個禮拜已經搶了別人五個任務,逃掉醫療班三次,是不嫌累是嗎?。

......默默的在手中聚集實體化的言靈,默默地將實體化的言靈化成像鍊子一樣的造型,默默地甩出看不見的言靈鍊子,默默地把鍊子另一端套在那個病患身上。

然後,默默地往後一拉。

堂堂的冰炎殿下就往後跌坐了。

 

「 漾漾的手法相當熟練呢。」悠悠的女生從旁邊傳出來。

「 呃...沒有...那個班長... 」班長阿為什麼你會在這邊啊?!!!你又想把剝三層下來了嗎?!!!!

「 什麼沒有啊? 動作相當俐落、果斷,而且總共耗費時間不到兩秒呢。 」班長拿出一顆影像球,在我面前晃來晃去。

....班長,你該不會要把這個當下次逼我穿女裝的籌碼吧。

你們給我正視我的人權阿混帳!!!!!我現在都穿著女用藍袍了你們還要怎樣?!!

 

「 ...我先『 請 』病患回去休息好了... 」

「 這樣啊~加油喔。 」

 

 

兩手扶著窗架,用著街頭跑酷的姿勢,直接從二樓跳下去。

......反正我黑館四樓都跳習慣了,區區醫療班二樓算什麼?

至於班長在後面說什麼小心走光之類的我自然當作沒聽到。

就算會走光,你們還不是要我穿短一點的裙子!!!!!! 再說我現在都有穿安全褲好嗎!!!!!!

 

「 學長。 」走近跌坐且正在掙扎的『病患 』,我決定先用勸說的方式。

雖然到最後可能還是要打起來啦。

帶著夏碎學長教出的『標準燦爛笑容 』,以最『 燦爛 』的笑容看著不知道為什麼滿頭黑線往下掉的學長。

照著夏碎學長教我的守則 : 笑容必須非常『 燦爛 』,而且要燦爛到他『 下跪求饒』這樣才算可以喔~

 

「 褚... 」學長依然滿頭黑線。

「 怎麼了嗎? 學長 」笑容依然燦爛。

「 你被夏碎帶壞了... 」擺出恰當好處的疑惑表情。

「 哪有阿,夏碎學長沒有教壞我啊。 」回復燦爛笑容。

「 .... 」又沉默了。

 

「 所以學長,你可以回去休息了嗎? 」腹黑模式解除,回復單蠢呆萌漾。

「 你先把言靈解開吧... 」對於某人的腹黑模式,暗自決定要去找搭檔重新申明不要亂教給某漾一些有的沒的尤其是腹黑。

「 喔好。 」於是單蠢的漾漾就呆呆地把冰炎身上的禁制解開了。

 

 

「 那學長請跟我來,剛剛那間病房被你打爆所以去下一間... 」轉身走回學長開的大洞,但此時的漾漾似乎忘記一件事。

他好像沒有在冰炎身上再綁一條言靈鍊好確保他不會落跑。

唔,學長沒有應聲? 怪了,之前不是都會應個聲嗎?

「 學長? 」回過頭,但哪裡還裡有學長的影子?

只有看到疑似移動鎮發動後留下的餘光。

 

「 .... 」理智斷線前十秒。

「 .... 」十秒也太久了吧!<<此為路人藍袍A的心聲

「 .... 」有人要幫忙倒數嗎?<<此為路人藍袍B的心聲

「 .... 」嗚嗚不要拆掉我的花阿~我才剛繡上去而已耶<<此為某獅毛變態的心聲

「 .... 」有時間繡花還不如把時間花在更有意義的事情上,比如說處理掉走廊外的一堆屍體,你說怎麼樣?<<此為某個明明應該是很善良但現在開始冒黑氣的藍袍大哥心聲

「 靠杯你給我回來關啊!!!!」最後怒吼聲隨著理智斷線一併爆出。

 

是說,好像都沒有人同情一下那被打爆的醫療班牆壁以及那幾個不知道叫啥名字還被冰炎打飛的藍袍?

阿, 算了,那不重要。

 

 

至於事後,漾漾到底知道不知道那些任務,都是玥姐發給冰炎動他弟的條件呢?

唉呦~那不重要啦~

畢竟可愛的漾漾~

【 根本沒察覺到其他人對他的感情!!! 】

 

而那些其他人~因為人數眾多所以挑幾位出來講 : 

某位借他浴室好欣賞某漾出浴景(?)的暴力銀紅髮黑袍。

某位教他腹黑燦笑好驅逐其他蒼蠅的腹黑紫髮紫袍。

某位當他好同學實則吃豆腐吃最多的眼鏡黑髮紅袍。

某位利用自家小飛狼玩弄單純可愛的某漾的腹黑棕髮紫袍。

某位跟蹤兼偷窺到留出白鼻血只好帶著蜘蛛趕緊閃人的銀髮校外人士。

某位以偷別人內臟吸引某漾注意的詭異黑髮藍袍。

某位以揍自家兄弟然後雙生子感應受傷好讓某漾治療的嚴肅藍髮白袍。

某位用鄰家大哥哥的溫和氣息吸引某漾的腹黑藍髮白袍。

某位肖想某漾妖師血液非常久的吸血鬼金髮黑袍。

以上幾位等等皆是,拐不到啦!!!!!!!!!!!

 

 

 

 

 

< 後話 >

 

呼呼呼~小潯欺負冰炎欺負的好爽~

因為冰炎現在的狀態是 : 不做完玥姐指定的任務不能動漾漾,動了就在增加十件任務~

所以冰炎根本就是被玥姐欺壓啦~

评论
热度(25)
©霧潯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