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潯

灣家人請注意喔~
多半都是繁體字,然後霧潯這名字繁體很多劃我知道www簡體是「雾浔」,稱呼的話有潯就好了w

目前是準備爆炸的準高三,因此更新會很慢——很慢——
還請各位見諒(土下座

有事請噗浪找喔w
https://www.plurk.com/decaysnow

【鶴山】照片

   ※注意事项:

  cp:つるんば,师生的那篇设定。

  八分搞笑一分感慨一分妄想,可恶好想看真实发生版本的喔(不你



 

  |★☆《正文》☆★|



 

  鹤丸国永,作为一名学生间公认最没有师长架子还没有女朋友的帅哥老师,在年轻气盛的学生中有着不错的人气,若排除那个考试量实在太多的元素的话,在学生的老师好感度排名可以妥妥的坐上第一名宝座。

  但是,近期不怎么意外的有流言蜚语恶意攻击,起因据说是调侃了几个孩子王(鹤丸老师盖章认证),那些小萝卜头做一点点小报复而已,鹤丸国永老师本人也不怎么在意,眯了眼点点头继续敲打键盘给亲爱的学生们出考卷。

  倒不是说要报复、施压什么的,只是他的工作性质,本来就是要为了学生的大好光明前途着想而努力嘛!

  笑得十分光明灿烂、像是要将提问者内心的疑惑与不着边际的恶想用光明驱散的鹤丸老师,引起了在场其他老师学生们的一阵恶寒。

  原来鹤丸老师你是腹黑型的吗?!

 

  这故事得从从前一阵子讲起,大概是在学生们跟鹤丸老师混熟的那段期间开始的。

  每个班上或多或少会有几个喜爱惹事、管不住自己嘴巴的人,上课恶意消遣其他同学,好言相劝又屡劝不听,他是实在没办法才出此下策阿,说的慷慨激昂,唬得听者一愣一愣的。

  既然对手是血气方刚只有身体发育且智能上未跟上实际活过岁月的小屁孩,不要脸没关系但说到喜欢的人——瞬间秒怂汗如雨下舌头打结下跪认错了。

  老实说他也没坐什么嘛,只不过是某个人开始起哄时,把他喜欢的女孩子的照片挂在教室最前面而已嘛(重音)!

  顺带一提是海报大小的那种,直式,有几个喜欢吵就挂几张在前面,不够挂就挂到教室两侧,他就不信在女神的注视下这等平民胆敢无理!

 

  自从这个做法开始实施后,鹤丸的在学生间的排名从前几名暴升到第一名——开玩笑,给学生的生活带来新的惊喜,这还不升值吗?

  鹤丸摆摆手,哎呀学生就是这样,嘴巴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嘛,每次看到照片挂出来就高举双手投降,下课后还在走廊上大吼大叫的乱传留言什么的,到最后还不是很喜欢这种作法吗;再说,对其他想好好上课的学生而言,这种作法无疑提升的上课的品质,耳朵也不需要再受到催残,吵闹的家伙可以看着女神的照片让心灵获得治疗,这是不是个对彼此都有利的 win-win 做法吗?

  鹤丸的一番歪理说的头头是道,连本要劝退他的老师也被他说服了,于是鹤丸的‘镇邪术’也被传开来。

  反正又不影响他上课,谣言和评价什么的就随便他去吧。


 

  鹤丸对着第一个到教室的山姥切眨眨眼睛,毫不掩饰骄傲地说着自己的丰功伟绩“哼哼,这是有次某个同学的女神路过时想到的,既然请不到女神本人来坐镇,那就摆个照片意思意思下,就结果而言效果还算令人满意嘛!”刚刚来教室的路上有碰到大吼大叫咒骂他的人对吧,那是上一班受(照片上的)女神的笑容宠召的同学喔!

  山姥切面对黑板前数张大型海报发愣“……六班的?”即使是不怎么在乎谁谁谁有暧昧关系的山姥切也说得出来是谁喜欢的对象“对阿,很吵齁。”他点头,没办法,谁叫上课到一半时某一班一直传来叫某个女生名字的声音,很吵、真的是很吵,吵到令人想不记住都难。

  而且上面还有他班上的同学——山姥切看过那位昵称‘娘娘’的女同学发怒的情形,大概是椅子都在天上飞的那种程度,女人生起气来是比要山姥切上台表演还可怕的——发现这件事的山姥切决定帮鹤丸一起把海报收下来,在怎么样也不能让鹤丸惨遭毒手!

  海报挂得并不高,踩在椅子上很轻松就能拿到,从钩子上取下来后卷起来就行了“我们班上有吗?”随口问问,鹤丸站在他右侧接住海报卷“目前没有,你们班很乖还用不到。”山姥切将手搭在他肩上准备下来,趁着那群人还在路上拖拖拉拉,鹤丸神采飞扬地决定调戏一下自家的小恋人。

  “而且有本人在还要挂什么照片呢?”双臂穿过腋下绕到背后,上臂施力,一把将他抱起来转圈圈“呜、国永……”尚未告白,但彼此之间的关系两人心知肚明,山姥切的情商这几年内有了显著性的成长,起码对他略带暧昧的接触不再认定为普通好友会做的事,这点让鹤丸备感欣慰。

 

  他们班上没什么缺点,就是迟到风气很严重,一整群人慢悠悠地晃啊晃的来教室已成常态,以教务主任长谷部的话来说是怠慢吗?其实就鹤丸的观点来说也还好,在他们慢慢晃的期间他可以做其他事情,比如说发考卷阿、准备惊吓阿、或是和他可爱的恋人增进感情。

  师生恋据说是不被允许的,但他这种接近童养媳的师生恋——多少有点的缓和空间吧?我亲爱的国广。

  不,不管哪一个都没有比较好,那两个出现在新闻上都会被民众骂死的,还有国永你快放开我同学快来了!

  说曹操、曹操到,门口一位女同学“哇~”的露出迷之微笑“哎呀这不是平均59分的水宫同学吗?帮我保密一下喔。”女同学锐利的视线在两人之间徘徊,考虑到自己的成绩和他俩的秘密“那我叫同学们继续晃。”一副‘喔齁齁齁齁齁我懂了’的共犯表情毅然决然退出了教室。

  “等等!水宫同学——!!!”

  “哎呀国广有什么关系嘛~?”

 

  “有,关系很大,总之你快放我下来!”山姥切捏脸颊拉头发,说什么也不肯让其他同学看到他们这样子,传开了的话鹤丸的绯闻又要多上不少了

  “很在意吗?”鹤丸手里还拿着卷起来的海报“吃醋了?”脸颊上一圈红印子,说起自己的暧昧绯闻反倒脸不红气不喘,罪魁祸首抿抿唇,说不清楚,也不知从何说起,他俩的关系还未公开,鹤丸对自己的情感很清楚,明知道是错误的闲言闲语没有采信的价值,这些道理他都理解。

  “没有。”但又……“、有一点,不开心。”

  说不上来,并不是有人缠着鹤丸不放的不开心,也不是鹤丸身边环绕着女性的不开心,再说在他们关系未公开的情况下,鹤丸身边不乏追求的女性,但都被他拒绝了,比起那些有关暧昧情愫的,比较像是竞赛项目输给别人的不开心。

  难道、他是在意他比不上那些人吗?

 

  “那我把照片丢了?”鹤丸终于肯让他好好站在地面上,但他提出的提议一秒被山姥切否决“你不是要镇邪吗?”因为有几个班级的人太无法无天才出此下策的,鹤丸刚刚才这么说的,山姥切也不得不认同这个方法很有效,就他所知那几个班级真的很吵,如果能安静一点对他的耳朵也好。

  “让你不开心的话镇邪也没意义喔。”鹤丸捧起他的脸,力道很轻、一转头便能挣脱,但他并没有那么做,直视她的双眼,认真的将他口中一字一句刻入心中。

  他的所作所为与其说是为了耳根子清静,倒不是说是为了炫耀给山姥切听,本是喜欢热闹的人,不太在意吵闹这回事,挂照片也是临时起意,一但对这件事不满意,要丢的话随便找个理由丢就行了。

  当然,不满意的条件内包含山姥切觉得不开心。

  本末倒置的话可是笨蛋喔,他堂堂鹤丸国永是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的男人,既然对达到目的没有帮助还成阻力,那就只剩清除一条路可以选啰。

 

  “随便你啦……”

  “收、到!嘿嘿嘿。”


 

  两人还在你侬我侬放闪光时,此时的教室外……

  “看吧,我就说山姥切同学跟老师关系不简单,我的五百块呢?”

  “拿去拿去,你头很大耶!不要挡我视线!”

  “吵死了给我安静一点,被听到怎么办?我还没偷窥够耶!”

  “唉呦,被发现就进教室继续看阿,怕什么啊?”

  “啧啧啧,这你不懂啦,情趣!这是情趣!”

  “你不要乱用国语课本上的词汇喔,小心等一下老师过来揍你。”

 

  两人似乎忘记了,同学们似乎、迟到的有点久呢?


 

  |★☆《完》☆★|

 

  颓废人种很久才更新一次真是对不起……主要原因是都在肝游戏(o

评论(1)
热度(56)
©霧潯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