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潯

灣家人請注意喔~
然後先說一下,在樂乎這邊大多數人看得懂的是簡體所以文會轉成簡體版的,但直接對話的話還是繁體字(因為輸入法不是繁體的話很容易搞錯字)
請各位別太介意w

腦補速度跟手速成反比,大概就是個網路線拔掉才會產文的寫手
( cp : all姥、雙狐 ...((以下n個cp省略<<吃很開(然後又進化了... )

有事請噗浪找喔w
https://www.plurk.com/decaysnow

《献予》设定

《献予》设定


  嘿,是的,就是之前跟風說的那個腦洞,佔個tag抱歉。

  喔对了忘了说,这坑其實是爷+鹤x被,所以……唉嘿w





 

  《山姥切国广》

 

  樱花妖精,本体为堀川家附近山里的千年樱树,降生在堀川家。

  所属伊达组,鹤丸随从(兼监护权上的女儿外加童养媳(?!),以及三日月未来可能升级成老婆的干女儿(?!)。

 

  拥有将自身所拥有生命(血液),转换成湖绿色的雾气给予他人治疗的能力,制造出伤口后雾气会变成樱花形状,使用过多会命危昏迷,严重会进入假死状态,伤口会很快地恢复;另外一点就是:接受的人若收得太多也会爆炸(吃太多饲料撑死的概念)。

  不管是血液还是雾气都难以保存,通常抓到他都是眷养起来,必要的时候才会试着伤害他测试是不是真的,毕竟一个不好可能爆炸(物理)

  外貌跟性别可因为雾气所含量而改变,可自由转换男性女性,但外表年龄看所含量多寡,少的话幼儿,足够的话是少年(应实际年龄改变),真的太多、多到身体已经无法容纳才会有雾气盘旋在周遭,情绪起伏很大的话也有机率会变成这样。

  年龄算是他本身容器的容量单位,可使用的生命会因为实际年龄而改变,超过了使用额度就会进入假死,可藉由吸收他人的血液或食物回复少许(液体类可以直接皮肤吸收,当然吃进去也可以,不管是哪里的(喂)

  如果是把人整个爆掉的消耗量会直接进入假死,如果是把还受重伤濒死的人变回无受伤的人也会进入假死,遵守一命换一命、一命救一命的原则,另外是烧伤救不太了(因为本体还是植物),硬要医治的话也可能进入假死,因为消耗量太大。

 

  年幼时不太会控制能力,在山中和动物游玩时意外被绑架,在挣扎过程中把绑架犯爆炸,他也因此进入假死状态,后来接获同类消息的鹤丸赶来,报警并处理后事,将他送回堀川家,因为诊断已死,堀川家便将其下葬。

  数日后身体回复醒了过来,发现无法单靠自己的力量脱出,便请求山里的动物把他挖出来,但因为那场面太惊悚被自家人视为不祥之物,长期冷漠对待,后来家族衰弱,在各种有心人士转手,受过很多不太人道的对待。

  最后辗转被鹤丸救下,到了伊达组(有权势的名门),因为多少有点血缘关系(长船),且伊达环境十分适合他,便让他待在伊达家帮忙。

 

  因为幼年时被漠视了好一阵子,在加上之后的遭遇,让他对自己很不在乎,将自己视作道具。

  受伤了一下就好了,根本没什么,长年累月下来,比起自己受到的损伤,更在意任务的完成度,觉得要发挥自己最大限度的利用价值,不然会失去自己存在的意义。

  而家族方面也因为漠视让他觉得恐惧,认为他们心中的‘山姥切国广’在下葬时就死了,现在的他根本不是以前的‘山姥切国广’,只是长的很像他、还会变成各种型态的物体而已……否则小时候不会那么对他。

  纵使长大后,残余的家族已经释出好意,仍挥散不了内心的阴影,认为他们只是想看着他怀念以前的‘山姥切国广’,是个情绪敏感、内心处于极度不安和自卑、甚至把自己当成过去死掉的自己的仿品的孩子。



 

  《鹤丸国永》

 

  伊达组的头头,种族仙鹤。

  倾听他人祈福和愿望的神使,凡是鸟类皆是使仆,可得知他们的收集到的情报,某种意义上是情报达人。

 

  能力除了和鸟类沟通,另外就是变回本体(鹤),将灵力包裹在身躯外头化型的能力,不会爆衣非常感谢(期待看到甚么的人可以不用期待惹w)

  在山中有座属于鹤丸的小神社,里面挂满了由祈愿化成的纸鹤,祈愿到达一定数量后便会化成愿望。

  而鹤丸的任务,便是将这些已经变成愿望的千纸鹤送上天空,让祈愿的纸张变成灵力承载着愿望飞往该去的方向,让愿望得以被实现。

 

  少数能在无伤状态,碰触雾气散逸状态下的山姥切的人,只是身体上会开始长出羽毛,大概是将额外多出的生命化作羽毛的概念,但和自身自然长出的羽毛不同,需要花点时间才能把羽毛收回去(就跟突然灌一瓶饮料需要时间休息的概念一样的),收回去后能力也会稍稍强大一点。

  攻击方式风属性外加羽毛攻击,再外加仙鹤★飞踢、精神攻击、毁你三观大法、呵呵呵吓到了对不对阿,总之常常搞笑(。),以及让人意外的定点攻击狙击枪。

  伊达组创立的骨干人物,经历了不少苦才发展成如今规模,主力部下都是他从小带到大的,某种意义上可以算是其他人的爹,闲着没事会故意恶心自家的‘儿子’们,儿子们表示:爹你旁边坐着别碍事。

  和三日月算是旧识和恶友关系,平时做最多的是互相用力坑,遇到共同敌人才会结盟,不然就是“嗯?有难阿,那好我去坑他一把!”的状态。

 

  人缘很好,不少人都跟他有点关系,当然被整死想宰了他那些不算。

  作为神使活得太久,见过很多事情以至于有时候看得很轻,为了不让自己失去原本的初衷,而变成活在当下的愉悦主义者,有点浪漫情怀,没人专注他会很着急很寂寞,一个人行动时总冷着一张脸不想搞事,但有人就跟嗑药没啥两样,

  救过小时候的被被,对他的能力很感兴趣一直放在心上,后来一直找机会接近他,历经了一段时间终于将他从想利用他发财的人手中救下,担任起了养小孩的职责(?!)

  之所以把人家当女儿……除了自家儿子够多了之外,纯粹是因为小贞想给他弄造型,萝莉塔so卡哇伊,就让继续他当女孩子惹(绝对不是因为萝莉控、也不是因为萝莉香香软软小小只的很好抱!就算长大后是个巨乳美少女也绝对没有想近距离吸奶香这种肮脏龌龊的想法!真的!请相信正直好男人如他国民男友鹤丸国永!

  再说就算是男孩子他也是把人家抱着怀里好好疼阿不是吗?!!(等等



 

  《三日月宗近》

 

  三条集团总裁,外表是黑的切开来还是黑的。

  持有同样名为‘三日月宗近’的刀,为家族遗传的可召唤刀剑的能力。

 

  可以从空气中召唤自己的刀出来,召唤时会出现一圈金色的圆,等待圆由内一层一层分裂,变成三日月纹后,便可从中抽出刀;拥有极高的物理破坏力,丢出去也可以自动回到手边,无法破坏。

  刀上也住一个同名为‘三日月宗近’的灵,为三条家取名的传统,若刀灵有名字便延用刀灵的名,是个五分看戏、三分犯蠢、一分失智、剩下呵呵的任性大爷,常常叨念着“某个孩子”,两个三日月常常在内心互呛,顺带一提是从低级用词的幼儿园吵架到不带脏字的成年人吵架都有,各种干话一次满足。

  两个三日月都觉得对方很烦,一个觉得你都不让我去找那个孩子很烦,一个觉得你整天念着“某个孩子”又不说清楚那到底才烦吧,天天那孩子喜欢吃什么喝什么有什么小习惯、还有各种称赞词、闲着没事就是催他去找那个孩子,到底有完没完?!谁不知道他说的孩子就是他老婆!

  (翻译一下:我老婆超可爱的喔!你知道我老婆超正的吗?我好想我老婆喔。你这废物单身童贞魔法师到底要不要让我去找我老婆?)

 

  因为刀里的三日月的关系,让为了在嘴炮上斗赢三日月的三日月脑袋比同年龄的人早开发了许多,很聪明很灵敏,且又是刀里的三日月影响,让他很任性爱怎样就怎样,而家里也处于一种放任的态度让他自由发展。

  于是就这么长成了奇怪的形状。(等等

  事业上很拚,为了气死刀里的三日月于是把全部精力投资在事业上,呵呵就是不让你去你老婆啊呵呵,有时候闲着没事会跟鹤丸互相坑,原因就……没啥原因,看他人生赢家很愉悦就想坑他,反正就是爽。

  和粟田口的年长组是旧事,在某次他刚好离席的宴会中发生大火以致他们受伤,从此被他们忘了,但还保持着一定联络,藉由粟田口的鸣狐(本体为狐狸神使)得知山姥切的情况(因为鹤丸跟一期算旧识,为了山姥切,鹤丸也请鸣狐帮忙过)。

 

  以前曾为了堀川家拥有的利益到访过堀川家一次,有碰过小小只的被被(死过一次的),当时的三日月没啥想法就忘了,但当时刀里的三日月碰到他变得很慎重,没有没心没肺的开他玩笑,但他也没放在心上。

  之后在一场鸿门宴上雇用了山姥切(由鹤丸派来的),见识到他的实力,对他产生浓厚的兴趣,再加上刀里的三日月怂恿,就直接问他要不要当他女儿惹(等等

  没办法鹤丸动不动就说他家山姥切怎么可爱怎么萌、刀里的三日月也在说他家的孩子怎么可爱怎么萌,看他两的反应这么大不如就把这孩子拐过来好了(等等

  一个很任性且令人搞不懂他脑袋装了什么的人,跟他交朋友应该算是遇人不淑(喂





 

  目前设定先这样,其他人更新时再放。

  多种癖好一次满足,觉得愉悦w(双性转换被被、纸鹤神使鹤爷、互呛腹黑爷爷)


评论(6)
热度(26)
©霧潯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