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潯

灣家人請注意喔~
然後先說一下,在樂乎這邊大多數人看得懂的是簡體所以文會轉成簡體版的,但直接對話的話還是繁體字(因為輸入法不是繁體的話很容易搞錯字)
請各位別太介意w

腦補速度跟手速成反比,大概就是個網路線拔掉才會產文的寫手
( cp : all姥、雙狐 ...((以下n個cp省略<<吃很開(然後又進化了... )

有事請噗浪找喔w
https://www.plurk.com/decaysnow

【三山】传染

   ※注意事项:

  cp:みかんば,两个单箭头暗恋模式。



 

  |★☆《正文》☆★|



 

  如果是你是一个理智的人,那请不要跟一个不理智的人起哄。

  如果你已经是一个不理智的人了,那就更不要跟一个不理智的人起哄。

 

  本丸慰劳会中,喝了酒后的审神者无意间提起他以前和朋友开的玩笑。

  “我有个朋友阿,他是个妹控,整天念着他妹妹,有次他念到我都背得出来了,我就问他‘那你知道你妹内裤什么颜色吗?’,原本想说是开玩笑嘛,但他想都没想就直接跟我说‘黑的阿。’有没有搞错!天啊大哥为什么你会知道妳妹的内裤颜色啊啊啊!”审神者一手拿着酒,又哭又笑说的合不拢嘴,不知是口水还是酒糊了满脸都是,明显已经喝醉了。

  “是是,主上酒瓶不要乱甩,倒出来很难清的喔。”烛台切夺过审神者手中的酒瓶,审神者一喝醉,什么能说的、不能说都一股脑倒出来了,再让他喝下去可能就要儿童不宜,对于短刀的心灵发展健康有着极为不良的影响!不管是小贞还是粟田口的短刀们都还在现场,可不能放任审神者乱来!

  被夺走酒的审神者很不高兴,抓着烛台切的袖子发酒疯“那那、烛台切,你知道大俱利的内裤颜色吗?”指了指一个人坐在外面与世隔绝的大俱利伽罗,审神者不服气地问“回答不出来就还我酒!”

  躺着也中枪的大俱利伽罗表示:关我什么事了?!

 

  谁知烛台切帅气一笑“小伽罗嘛,黑色阿。”顿时全场陷入一阵沉静。

  嘴巴一致呈现O字形看着非常帅气的烛台切光忠,烛台切潇洒的拨了拨刘海,开口:

  “大惊小怪甚么,没洗过衣服吗?”

  本丸的马麻·烛台切·最近儿子孙子都来了·光忠·发现本丸一票人都当马麻是空气马麻觉得不开心,今天再次确立了自己的神圣地位,除了厨房神圣领域外又多了一个知晓所有人外衣内衣的奇妙地位,不知道该算好还是不好。

  审神者突然想起来,这个本丸,好像有洗过衣服都知道彼此内裤颜色齁?

  唉唉唉唉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审神者忍不住发出猥琐的笑声,刀剑男士一阵背脊发凉。


 

  “来来来,本人支持多元成家的,说说看你们喜欢的人内裤什么颜色齁——”不知从哪里挖出更多的酒,甚至喝醉酒不怕事大的几把刀也一起进来闹,审神者抓住机会逮住离他最近的狮子王,左右两侧一个次郎太刀挡道,两个冲田组的一个拿手机录影一个拖着酒瓶蓄势待发准备灌酒。

  可恶阿刚刚应该跟大俱利一起溜走才对!狮子王欲哭无泪!

  “说啦!颜色而已!又不会有人去做地毯式搜查!”审神者又不是没钱让你们只能穿一件内裤,起码都右四、五件可替换的好吗?总不可能每个人内裤颜色都是五个相同的吧?还有些是重复的,有啥好担心的!

  顶多是晒衣服时多注意一下颜色而已嘛!

 

  狮子王左顾右盼,内心一番挣扎,抬起头那悲壮的表情,让人以为他是为国捐躯的烈士。

  “是、灰、色!”夺过大和守手上的酒瓶一顿猛灌,半醉的人皆拍手叫好,发出奇怪的笑声。

  “齁齁齁齁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下次洗衣的听好了!狮子王喜欢的人内裤是灰色的——!

 

  受害者接连出现,堵门的刀刀秉持着专业精神,一个都不放过!

  想跑的肯定心里有鬼!拖回去!公开处刑!!!!

  就连先逃跑的大俱利也被抓了回来,大俱利表示有完没完!?

  大概就跟习俗一样,第一人开创了先例后,后人往往会遵从这样的步调。

  就像上课时有一个人举了手想去厕所,之后就会很多人都都会举手说想去厕所一样,反正差不多是那个概念。

 

  “哎呀!可以吗可以吗喜欢黑色胖次的一期一振可以嘛!剩下一半了一半了一半了!上阿一期一振赌上你身为天下一阵的名号!哇阿!干啦干啦干了啊!各位!一期一振干了1公升的清酒啦!刷新喜欢紫色胖次的长曾弥的纪录啦!再重复一次,喜欢黑色胖次的一期一振刷新纪录啦!”

  审神者卖力喊着,喊的叫卖似的,还有那串前赘词是什么鬼阿,山姥切捂住耳朵躲在喝醉酒的尸体堆里面,想伪装成一条被被逃过一劫,旁边是喜欢红色胖次的龟甲贞宗和喜欢白色胖次的千子村正和微笑青江……怎么感觉这里反而比较危险?

  山姥切抬起头,稍稍看了一下附近没人关注他,便努力匍匐前往另一堆尸堆。

  那边喜欢粉色胖次的江雪和喜欢咖啡色胖次的长谷部好像挺安全的,到那边去好了……不对什么喜欢胖次明明就是喜欢的人的胖次颜色!

  糟了,完全被叫卖状态的审神者影响了!

 

  静悄悄的匍匐前进大约两公尺,感觉臀部突然有种怪异感,像是被人抚摸的感觉,还揉了一下?!

  山姥切内心一个爆炸,哪个变态摸他屁股!

  “哈哈哈,想去哪里啊?”等等,这声音是、!

  三日月一把掀了山姥切的白布,山姥切吓得滚走撞到旁边桌脚“主上,这边有一个喔。”一个也不能放过,三日月脸上明明白白地写着这几个大字,还有不怕事大看好戏的好心情“不、不要过来!”山姥切继续往后退,还因为踩到自己的白布滑倒好几次,三日月笑的像个变态似的慢悠悠向他靠近。

  果然变态是会传染的,尤其是黄汤下肚后传染力更强。

  瞬间审神者有个错觉这好像是那个啥常出现的场景吗?错觉逆?

 

  “哼哼哼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山姥切,你是逃不掉了阿。”左右各一座大山挡路,后方墙壁死路,前方一群变态堵路,四面夹击,就别再多做无谓的挣扎了吧!

  山姥切还维持着被白布绊倒的撩人姿势,审神者突然有种欺负良家妇女的错觉,不过这个念头没出现多久就被审神者抛飞,拜托这个本丸哪来的女性?只有一群男性好吗?

  阿对了,那个宗三、还有那个蜂须贺、喔还有那个乱藤四郎算特例,嗯,反正就是特例,审神者也说不上来。

 

  山姥切逃跑无法,咬着下唇脸上逐渐泛起红晕,大和守安定蹲下拿酒瓶往他脸上蹭,另一边的加州清光也不遑多让,手机对着他的脸拍摄,三日月、三日月依旧笑的很、嗯……真的越看越像一群人在欺负良家妇女了。

  奇怪了我怎么养出这样的刀啊我记得我不是这样教的阿。

 

  “说吧山姥切~喜欢的人内裤什么颜色的阿~?”冰冷的酒瓶在脸颊上磨蹭,山姥切眼神到处飘移,似乎还找着任何一丝可以逃离的机会。

  “别傻了山姥切,就算逃出去也会被抓回来灌到死喔,你看看那边的大俱利伽罗。”像滩烂泥瘫在地上再起不能,旁边满是已空的瓶瓶罐罐,凌乱的摆放在四周,甚至有人无聊在旁边拿绷带围了一圈白线!

  但老实说,比起犯案现场更像处刑现场,这个处刑现场实在太残忍了就算是审神者我也不敢多看。

  这是杀鸡儆猴吧?很明显是杀鸡儆猴吧!你们这群人要不要这么夸张?

  大和守的颜艺越来越恐怖,脚边不知何时又多了几瓶酒,份量都挺大的,灌了明天肯定宿醉头痛的那种,本丸里哪来这么多酒的?

  而清光的设备越来越齐全,甚至连麦克风都伸过来了,需不需要这样?!

 

  “山~姥~切~”两个人同时用个诡异的音调叫唤他的名字,就连身为主使人的审神者都觉得背脊发凉了,天啊我到底教了什么啊我记得他们原本不是这样阿。

  山姥切还在挣扎,这孩子倔强的性格果然没有这么简单改变呢。

  “没关系啦山姥切,只是颜色而已,就算那个样式再潮配色再fashion,只要讲颜色就好也不会马上被认出来啦。”老实说刚刚就好多喜欢黑色的和喜欢灰色的了,到底是真是假他也不知道,反正只是闹着玩儿以何必认真的呢?

  山姥切低下头,脸已经红的像是要滴血似的,身体轻微颤抖,用力吸了一口气,抢过大和守安定的手上的酒瓶,加州清光的麦克风也顺势凑过去——


 

  “ 他 ! 没 ! 穿 ! ”


 

  突破所有人耳膜、三观和大气层的声音就这么炸了出来,穿过在场所有人的脑袋引发巨大的震荡,所有人的下巴都吓掉了,呆愣地看着边哭边灌酒进入酒醉模式的山姥切国广,没过几秒不胜酒力的山姥切就倒了。

  What the……?!

  ……我的天阿没穿有没有个搞错啊?是我耳朵残了还是我的语言系统出了错?怎么会没穿?

  难怪他会这么犹豫不决,因为根本就没有内裤颜色这种东西可以让他说啊!

 

  俗话说:潮水退了就会知道谁没穿裤子,裤子脱了就会知道谁没穿内裤。

  审神者当机立断转头问向旁边的放弃劝导的烛台切“烛台切,哪位脸皮超厚的大大至今为止还没把内裤上缴国库的?”至于用词什么的就别太在意了。

  面对这诡异的问题,烛台切面有难色,旁边的冲田组的下巴还没装回去。

  天啊天啊我们本丸怎么有人不穿内裤的啊啊啊啊……

 

  “哈哈哈!”这时刚刚都神隐的三日月突然开口,蹲下来摸了摸睡梦中不自觉蹭着酒瓶的山姥切。

  等等,虽然早有耳闻,但是……?!

  接收审神者疑惑的视线,三日月面对他露出胜利的微笑“嗯,甚好甚好。”把山姥切连人带酒包一包抱起来,看起来是要回房间的样子……“主上,请问我还要回答吗?”三日月笑咪咪地问。

  “不,我想不太需要了……”赶紧抓起旁边愣住的人让开一条路让三日月通过,睡梦中的山姥切打着可爱的呼噜,三日月忍不住多蹭了他几下。

  “哈哈哈,甚好甚好!”



 

  |★☆《完》☆★|

 

  来自很久远以前爷爷不穿内裤的梗w快要段考了来发发疯w

评论(32)
热度(89)
©霧潯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