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潯

灣家人請注意喔~
然後先說一下,在樂乎這邊大多數人看得懂的是簡體所以文會轉成簡體版的,但直接對話的話還是繁體字(因為輸入法不是繁體的話很容易搞錯字)
請各位別太介意w

腦補速度跟手速成反比,大概就是個網路線拔掉才會產文的寫手
( cp : all姥、雙狐 ...((以下n個cp省略<<吃很開(然後又進化了... )

有事請噗浪找喔w
https://www.plurk.com/decaysnow

【鶴山】訊息——不要回頭

【07】不要回頭

 

  ※注意事項:

  CP:つるんば,是的就是那篇很久遠以前感覺要鬧鬼不鬧鬼的那個。

  突然發現很喜歡寫這種有點鬧鬼的感覺……剛剛這麼想的時候不知道哪裡的抽屜還開起來了一下(鐵製的,有磁鐵,開起來會有聲音),但是目前在家的只有我一個人,家裡也沒寵物……

  哼哼哼哼哈哈哈哈哈哈……



 

  |★☆《正文》☆★|



 

  時間大約晚上10點,天氣微涼準備入冬,短袖短褲可以收起來換成長袖,有時候可能還要加件薄外套,前陣子才大考完,不少人進入了頹廢模式。

  好段時間沒有開遊戲,掉積分的刷積分、掉排名的刷排名、準備重修的繼續哀號,山姥切敲了下好友裡亮著的白色頭像,沒過幾秒時間對方接起來了,只是沒開麥可風和攝影機,大概還在外頭不知何處浪,不太方便開,不過可以打字留言回覆。

  剛好今天需要人照顧的室友不在,聽說是回家拿厚一點的衣物和寢具,免得之後感冒,今天在家過夜,明天就會回來了。

  正好……這樣就不會打遊戲到一半被打斷了!

  「哈囉?能聽的到嗎?」山姥切調整自己的麥可風,聊天室裡馬上回應『聽的到喔!還有鏡頭往上一點太低了。』附上一些奇怪的梗圖,惹的山姥切忍不住偷笑「鶴丸,這樣可以嗎?」把攝影機往上調一點,可以好好完整的拍到山姥切的臉『OK!』鶴丸發送了兩個拇指過來,山姥切不做評價後點開了遊戲。

 

  大概是考試前的小約定,鶴丸朋友做的一款小品RPG遊戲,鶴丸也有參與一點製作,找他來測試這個遊戲玩起來的感覺如何、有沒有BUG,簡單來說現在是封測時間。

  遊戲開頭動畫很文藝,細碎的雨聲搭配溫柔的鋼琴曲,整體是朦朧的藍綠色,點選的地方會有水波的效果,背景看起來像是公園的樣子,選單介面也很文藝,瘦長優美的草寫文字令他一眼認出那出自鶴丸的筆跡「你該不會只負責寫字吧?」上下切換按鈕,音效也很優美……原來鶴丸參與的作品可以走文青風?

  畫面上三個選項分別是『撐傘.啟程』、『回首.再續』、『收傘.離去』,按照遊戲的玩法,三個選項分別為『開始遊戲』、『讀取存檔』、『結束遊戲』,第二個選項旱地三個選項間有點的空行,八成是完成遊戲後有特典或是日後談吧。

  這跟他認識的鶴丸好像不太一樣?

  『才不只咧!很多文案也是我提議的喔!』鶴丸反駁,這讓他對劇本會很正常的可能性下降100%,肯定會有甚麼神展開的對吧。

  「我會好好期待有甚麼發展的。」點選『撐傘.啟程』雨聲更加清晰了一些,背景設定是在雨天阿……有種恐怖片的開頭預感。


 

  細細的雨聲轉為磅礡大雨,伴隨汽機車刺耳的喇叭聲音,一閃而過的光暈,雨聲大的震耳,好一陣子才轉弱停止,黑色的畫面上隱約有水波的圖案。

  「今天是雨天喔。」同樣是手寫字的文字在水波中浮現,這遊戲該不會所有文字都是鶴丸寫的吧?

  『戳戳有驚喜喔。』鶴丸在聊天室裡提醒,文字下方也出現了請用滑鼠遊玩遊戲的提示。

  在畫面點了幾下,隨著點擊的水波黑幕漸漸散開,變成灰白色的畫面,顏色除了黑灰白外只剩下窗戶外頭晴朗的藍色,隱約能看見畫紙般的質感,畫面是橫向卷軸的形式,背景大概是教室,主人公站在畫面中央,靜靜的看著不知何方。

  「該回家了……」文字一筆一畫的從主人公頭頂上出現,最末端有一個跳動的小倒三角形,點了一下文字隨之散開,散開的墨水依附到附近的線條上,背景某一小塊變的比較清晰了,接著文字繼續從同樣的位置出現「應該快要下雨了……」可是外面的天空明明是很清爽的天藍色,看不出哪裡有要下雨的徵兆,就連朵雲都沒有。

  文字再度散開,另一小塊背景變的更加清晰……原來是個對話遊戲嗎?目標是把所以背景都回復的樣子?好像滿新穎的遊戲體驗,前陣子好像也有一款遊戲差不多是這種玩法,但是玩法不太一樣。

 

  搜索一下周遭,不意外的背景變的清晰了許多,背景的色調也豐富了許朵,天空上的雨雲也逐漸出現,果然是靠搜索來進行遊戲的阿……算是解答了他剛剛的疑惑。

  重複出現的文字會直接淡去不會溶入背景,算是一個小小的細節,看得出在這點小細節上滿用心的,畫面表現上很舒服,鶴丸的字很美,為畫面加了不少分,搭配上音樂他真的覺得這款遊戲很不錯。

  文字中透漏不少主人公的訊息,家裡的事、好友的事、學校的事,是個脾氣溫和的主人公,遇到事情沒有抱怨也沒有不滿,看事情的態度很平淡,靜靜的接受然後解決他,是個會比起說話更擅長動手的主人公。

  差不多探索到一階段,遊戲基本操作大概搞明白了,鶴丸便開始說哪一處有彩蛋讓他去找,像是合作的辦公室、有關製作人的小塗鴉、某些同意合作宣傳的其他作品等等。

  「要下雨了……得趕緊回家才行。」主人公的頭頂上浮現文字,大概是每過一定時間就會出現的樣子,鶴丸偷偷透漏其實放久一點會進入另一個結局,算是致敬另一款稱的上經典的恐怖RPG遊戲『魔女之家』不過這個結局很無聊不太好玩,建議他不要一開始就解這個結局,跟劇透沒什麼兩樣。

 

  「說到這,我這邊感覺快要下雨了呢,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阿。」鶴丸突然開麥嚇了他一跳,背景有著些許雜音但不算太嚴重「今天天氣預報不是才說20%?」看了眼窗外,天色暗了看不清天空上有沒有雲「對啊,反正我有帶傘應該沒關係,不過我記得你衣服好像還在外面晾吧,如果下雨了記得要收進來喔。」

  「我會記得收的,你家的話,燭台切還在應該不用吧。」其實他有鶴丸家的備份鑰匙,如果真的有需要可以直接過去沒問題,之前那件事後,他也給了鶴丸他家的備份鑰匙,大概是種以防萬一的心態吧。

  不過……沒下雨的話就懶的收了,尤其手上還有一款遊戲可以玩的時候,不太想分神去做其他事。

  「嗯嗯!」鶴丸似乎正在搭車,有刷卡的聲音「對了對了,你還記得以前那個隔壁的婆婆嗎?有次下雨家裡只剩我們兩個,然後我們顧著打遊戲,跑來我們家敲門的那位。」這麼一說也勾起了他不少回憶「記得啊,一進門就很著急的說『衣服還沒收啊你們兩個!』。」

 

  「對對!我記得好像是我老媽拜託的吧,因為完全猜到了我們兩個在家裡,肯定就是打遊戲打到天昏地暗!根本不記得下雨要收衣服這件事!」鶴丸忍不住笑出來,他的附近好像有人咳嗽,小小聲的不知是不是錯覺,鶴丸接著說「其實那位婆婆人很好阿,很照顧我們,以前也常常偷塞糖果給我們,然後我們都藏起來在半夜偷吃!」

  「對阿,不過聽說前陣子出車禍走了……」氣氛突然變得沉重。

  自知說錯話的山姥切聲音逐漸隱沒,鶴丸索性也閉上嘴巴不說話,大約隔了幾秒鐘的沉默『我剛剛好像太大聲了有人瞪我欸怎麼辦?』聊天室裡跳出一則訊息,山姥切的眉間鬆了開來

  「乖乖跟他們道歉吧。」這大概是屬於鶴丸國永的溫柔吧,令人很安心的感覺。

 

  遊戲繼續進行,離開了教室,旁邊就是樓梯,還有著大大的箭頭告訴他路在哪裡,原本打算蒐集完整資訊在下樓,但一超過範圍就會出現文字叫他趕快回家,走不過去只好作罷,每一層樓差不多都是這樣,能得到的資訊是他跟他好友的事。

  是個從小認識的朋友,和他不同班但一直有來往,不過最近課業繁忙比較少時間可以聯絡,總體來說正在逐漸疏遠的路上。

  出了校門也是差不多的樣子……只要把這主人公送回家就可以了?

  正當他這麼想時遊戲畫面閃爍了一下,原本乾淨的畫面突然添上不少顏色,突然轉變成寫實精緻的畫風,偏陰暗的背景似乎也提醒了現在『即將降雨』的事實,瞬間的反差令他嚇一跳,尤其是主角身後數尺還跟著一個……不明的巨大黑色影子?!

  然而這個畫面只有一瞬,卻深深地烙印在腦海裡,如鼓聲般的心跳聲,咚、咚、咚……逐漸加快敲擊的節奏,迴盪在僵硬的肉體中,耳後有些暈眩和麻痺……

 

  「將將☆嚇到了嗎?」鶴丸又突然開麥嚇人「你為什麼沒說是恐怖遊戲……」鶴丸有參與的遊戲果然不是普通的文青遊戲……他怎麼不知道有加了恐怖元素進去!

  「因為不恐怖啊,你想太多了啊。」這是一個針對想太多的遊戲玩家而設計的心理恐怖型遊戲,其實一點都不恐怖只是你想的太多,什麼也沒想的無腦玩下去當然就不可怕囉「沒有那種故意要嚇的彈出式驚嚇啦,放心放心!」

  好吧……現在暫且相信你……

  再往前走一點,便碰到了主人公的好友,好友似乎是在門口等了他一陣子,讓主人公愧疚了一下,接著又沒心沒肺的互相開玩笑,邊走邊聊了一下近況——穿過路口時一台卡車朝著主人公疾駛而來。

  但不如他預想的主人公被撞上,一瞬間畫面又變寫實的畫風,那個黑色的巨大影子擋在主人公和卡車之間,黑色影子像座堅實的城牆般接住卡車,但因為反作用力卡車頭近乎全毀,爆裂的碎片從中飛濺開來。

  但下一秒又變回原本乾淨的畫面,不管是剛剛的黑色影子還是卡車,像是不曾存在過般。

 

  「……你說過不會有這種驚嚇的。」山姥切忍不住對鶴丸吐出一口怨氣「蛤?這算嗎?」這是推進劇情啊哪來的彈出式驚嚇了。

  於是山姥切決定不做評價。

  伴隨著好友的「不走嗎?」山姥切只好繼續點擊畫面推動遊戲發展,鶴丸剛說了不要想太多就不會可怕了,但這個遊戲……如果不想多一點的話就完全失去他的遊戲性了啊,雖說細思極恐,鶴丸八成是故意的……明知道他會怕還硬要塞給他玩。

  可惡,下次再有鶴丸推薦的遊戲他就不玩了!

  山姥切在心裡憤恨的想,繼續努力進行遊戲。

 

  伴隨著主人公和好友間不穩的氣氛,終於把主人公送回家了,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人際關係好麻煩啊……鶴丸你想的嗎?」剛剛一路上好友在說學校裡的巨大修羅場,首尾相連還互相牽涉的詭異平衡,似乎只要再加入一個不定因素就會全盤崩裂「才不是,是負責原本文案的人想的啦。」能想出這麼可怕的修羅場也是一種人才啊……

  然而進了門,隨著畫面推移,畫風又變成了寫實的畫風……那個巨大黑影正站在主人公身後,滴滴答答的雨聲也逐漸放大,雨、開始下了,似乎要昭示他這個事實,那滴答的聲音變得更加清晰,從後方傳來——

  『山姥切,冷靜聽我說。』聊天室出現鶴丸的訊息,不知甚麼時後又把麥關起來了『不要說話、也不要亂動,看著我打的文字就好。』

 

  滴答。

  『不要回頭。』

  ——那個聲音,並非從耳機裡傳來的,只是和耳機的音樂混在一起,才會覺得特別清晰。

 

  滴答。

  他不敢動、也不敢切換畫面看後面到底怎麼了,如果鶴丸有從鏡頭看到的話,代表他的攝影機一定有拍到什麼,鶴丸的言語讓他害怕後面是什麼可怕的鬼怪,畫面上的那個黑色影子佇立在那,近在咫尺,接收了光線無法反射的影子朝主人公伸出了手——他不敢動。

  身體激起一陣寒顫,背上寒毛豎起,光著腳踩在冰冷地板上都令他感到感到陣陣的不適,種種的不安令他讓以鎮定,水滴墜落的聲音還在繼續,一個物體切切實實的在他身後的感覺很不好,腦袋裡嗡嗡的雜亂不堪,對後面的未知的事物抱持的恐懼又好奇的心態,即便令人不安仍讓人想一探究竟。

  滴答。

  『冷靜,看著我打的文字就好,別害怕,我在這。』因為恐懼而不敢喘息,心臟像是被提到了高處,懸在半空上下不來,缺氧的腦袋很不清晰,意識都快要被抽離。

 

  滴答。

  畫面上黑影的手,在快碰到主人公時頓了頓,像是想起甚麼般收了回去。

  滴答。

  他感覺後方好像有甚麼靠近,但他不敢動,他並不覺得在那身後的東西會像那個黑影一樣收回去,就算收了回去又如何呢?要是轉頭他還在那的話——他不敢想像,手指抓著桌沿不放,身軀不自覺往前傾,像要離那個東西遠一點似的。

 

  滴答。

  黑影消失了,畫面也變回原本的狀態。

  但他身後有物體在感覺卻沒有消失,稍微遠離了一點,但他可以肯定那切切實實的存在,是想要讓他安下心,在他回頭的那一刻吃掉他嗎……?

  空氣中有甚麼東西揮動的聲音,鶴丸沒有再打字,他看著留言後面顯示的時間著急。

  滴答。

  你在哪裡?

 

  那個東西揮了揮什麼,再次向他靠近,這次逃不掉了吧……

  他閉上眼睛,緊縮著身軀像要把自己縮成一個小球,無法控制的發抖,那個東西一步一步的朝他靠近,腳步聲很輕很輕,但在敏感的人耳裡無限放大。

  『那個東西』抓住了電腦椅的椅背,緩緩地往後拉,山姥切因驚恐無法放開桌沿,雙腿早已麻痺,快要從椅子上掉下去,他看著地板的陰影。

  ——那個東西,靠近他的耳側,吹了一口氣說道。


 

  「嗚哇~♪」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哈哈哈嚇到了嗎☆、嗚啊——!」

  伴隨一劑肘擊和某人面部受創摔倒在地,順便連著椅子一起翻倒的聲音,這場鬧劇總算拉下帷幕。


 

  「山姥切你好狠喔……」鶴丸捏著鼻翼努力止住鼻血,他只是想嚇嚇山姥切啊怎麼被打到流鼻血了「那種場合就不要亂嚇人了吧!」如果是平常就算了,這種時候就別做死了行不行!

  「剛剛真的以為有鬼在後面了!而且還剛好卡在這種橋段!」指了指只剩下主人公的畫面,剛剛他叫他不要回頭的時間點太剛好,又卡在這種時機說!即使沒有在玩這款遊戲,單看他的發言也會覺得毛骨悚然吧!

  鶴丸幸災樂禍的笑了幾聲,鼻血好像又有點流出來的趨勢,趕緊拿衛生紙擦了擦「是真的有鬼沒錯啊。」鶴丸不以為然,甩了甩手上憑空出現的紙鶴,指向房間外的客廳。

  「欸?」山姥切順著手指的方向看過去,房門正開著,客廳中間多了一台曬衣架,上頭掛著徹底濕透的衣物,底下積了一小攤水,零零散散的小水滴一路從陽台炎生至客廳,很明顯是從陽台推進來的。

  滴答。

 

  「不是說了下雨要收衣服嗎?怎麼完全忘了啊?」仔細一看鶴丸褲管上也有被雨水濺到的痕跡,一點一點的「我不知道……」房間裡完全沒聽到聲音啊……山姥切轉身跑向房間另一處的窗戶,打開一條小縫,磅礡大雨的聲音響徹整個房間「呃……」眨眨眼睛,這……

  「……我本來想損你打遊戲打得渾然忘我,但這好像是隔音太好的關係。」鶴丸也對這隔音能力感到震驚「嗯……等等你剛剛說什麼?上上句!」

  「啊?就真的有鬼啊?」鶴丸淡定的重複一遍,山姥切的臉都發白了「不然你以為衣服誰收的?我一進門就看到衣架在客廳中間了耶。」你沒收我沒收當然是剩下的第三者收囉。

  「那、那……」那個鬼呢……?!

  「那麼怕幹麻?影視作品看太多覺得鬼都是壞人喔?放心,他不會害你的。」

 

  「再說了。」鶴丸看向自己的手,做出抓握的動作,手指和掌心間留了一段距離,像是在握刀柄般握著「大部分的鬼都不會傷人——」

  放開手,鶴丸看向客廳中央,趁著山姥切不注意時,展開紙鶴的翅膀向窗戶丟去。

  「——只有人才會。」他看不清鶴丸的表情,只知道在那一瞬間那不是他熟識的鶴丸。

  飛向窗戶的紙鶴身軀逐漸轉淡,最後穿過玻璃消失不見,在夜空中發出小小的亮光。

  大概飛向他該去的地方了吧。



 

  |★☆《完》☆★|

 

  現在是海龜湯時間!ヽ(∀゚ )人(゚∀゚)人( ゚∀)人(∀゚ )人(゚∀゚)人( ゚∀)ノ

  來吧諸君,請猜猜看在「不要回頭」後發生什麼事吧!(ゝ∀・)

  想要的話順便連遊戲內容和對應的場景一起猜也是沒問題的(ゝ∀・)

  ↑因為遊戲內容是自己想的,沒有參考所以也各種歡迎

 

  海龜湯的規則大概就是提問→我回答是與否→繼續問→找齊所有線索後說出完整故事!(*´∀`)~♥

  然後那兩題是分開來的呦w所以應算是有兩題可以猜?(。◕∀◕。)

  當然前提是有人想猜就是了……。・゚・(つд`゚)・゚・

 

 

  猜到的完整故事的來點文阿來點文啊來互相傷害阿(゚3゚)~♪ <喂

  然後點文的話還是先限定被被受喔(。◕∀◕。)←因為雷點很奇妙保險起見先這樣w

  (其實還挺簡單的啦一發中是沒問題的



  然後為什麼這篇是用繁體字發呢~

  因為這樣才讓人比較好想像遊戲一筆一畫的感覺啊~繁體字的筆劃比較多感覺寫起來比較費工所以wwww雖說打字是沒什麼差別就是了www

  以及,讓大家想像一下鶴丸寫到手快斷掉的感覺是怎麼樣wwwww(壞耶

  如果不介意的話其實想改回原本繁體字發了……因為簡體字本人常常要簡繁轉換來看,很容易漏掉錯字以為只是轉換錯誤而已,而且霧潯的錯別字還特別多……(╥﹏╥)

评论(8)
热度(23)
©霧潯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