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潯

灣家人請注意喔~
然後先說一下,在樂乎這邊大多數人看得懂的是簡體所以文會轉成簡體版的,但直接對話的話還是繁體字(因為輸入法不是繁體的話很容易搞錯字)
請各位別太介意w

腦補速度跟手速成反比,大概就是個網路線拔掉才會產文的寫手
( cp : all姥、雙狐 ...((以下n個cp省略<<吃很開(然後又進化了... )

有事請噗浪找喔w
https://www.plurk.com/decaysnow

【三山】关于本店店花(性别男)的二三事(3)

  ※注意事项:

  cp:みかんば,现代架空。

  来自审神者怨恨的助攻,亲家们刷存在感中,越写越high不是错觉。

  别问作者为什么不吃药因为不!想!吃!\\\\٩( 'ω' )و ////



 

  |★☆《正文》☆★|



 

  三日月和山姥切开始同居了。

  得知这讯息的同一时间审神者已经哭晕在厕所,进入嫁女儿症候群的爸爸状态,更详细的说:是被女儿骗还没结婚,但其实女儿已经结婚多年只差没生个娃,可是随时准备当爷爷的爸爸在多年后才知道女儿结婚的状态。

  “呜呜呜我可爱的女儿啊……”模糊不清夹杂哭泣声的哭嚎,穿过厕所的门板传出来。

  “审神者你连老婆都没有哪来的女儿?”安定敲了敲门板,审神者沉默了一会,过了几秒钟后又继续哭诉。

  “呜呜呜我可爱的店花阿……”

 

  不行,这货没救了,店员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犹豫要拿是要拿“KEEP OUT”还是“封印”的胶带封门比较好。

  “我觉得‘封印’比较好,而且搭上审神者的鬼哭神号好像真有那一回事。”清光在门上比划比划,其他人点头附和“中间贴一个阵怎么样?我记得审神者有买过圆形的那种!”大俱利伽罗默默地拿出一袋审神者买的胶带

  “喔喔喔感谢感谢!首先先从中间最重要的阵眼开始吧!”

  审神者在里面听的差点吐出一口血,你们这群不肖子!!!养你们这么久怎么对干爹的!!!

 

  最后还是鸣狐比较乖,制止了其他人封门,把审神者从里面挖出来。

  “鸣狐……爹好感动啊……”只差没有扑上去用力抹一把眼泪鼻涕,审神者感动地用双手抓着鸣狐的手,但鸣狐眨了眨眼,用另一只手剥掉了审神者“妨碍生意。”虽然现在的时段人比较少,但也不能放任审神者在这制造噪音装神弄鬼。

  再说、怎么人都到后面来了?现在还是营业时间喔。

  审神者备受打击,真不愧是他家的好孩子……!

  说到这,山姥切现在还在这啊……不行,作为爸爸有事一定要跟他说!

  “等等麻烦帮我叫一下山姥切,我有事想跟他说。”


 

  山姥切匆匆忙忙地赶过来,模样有点小狼狈,似乎满急着赶回去的。

  “……审神者你想说甚么事?”刚刚有听清光提过审神者哀号的内容,鸣狐还叮咛‘别太在意。’,是要在意甚么?

  三日月还坐在位置上,因为他们都跑到后面去围观审神者发疯……今天没机会和三日月多聊聊,不过回去应该还有时间吧?

  “不是什么大事,过来一点,山姥切你听我说喔——”

 

  “——如果人家满足不了你,你尽管笑他没关系。”审神者拍拍他的肩,你们年轻人齁,最爱玩了,这点青春过的审神者是懂得,虽然到最后只有右手陪他,想起来有点悲哀“审神者你在说什么?”山姥切一脸茫然,显然是没弄明白。

  唉唉唉,他家店花这么单纯,真怕他会被人骗了啊“字面上的意思,你们不是同居了吗?这点我能体谅,要请假的话可以请没关系,不要太频繁就好,我会担心。还有,以后他敢欺负你找我出头没关系!”山姥切依旧满脸不明白,傻乎乎继续替他辩护“是同居了……可是他不会欺负我啊。”

  “啧啧啧,我这么说好了,长得好看的男人肯定都不是好东西!需求肯定有的吧?”

  听到这句话,山姥切的脸逐渐变红,像是煮熟的虾子,再加热一下或许就有烟从头顶窜出来。

  “……等等审神者你到底在说甚么?!!!”

 

  “蛤?不就是……那方面的需求吗?怎么了吗?”

  唉?包丁不是认证了人家是人妻吗?还结婚满多年了不是吗?怎么好像跟他想的不一样?

  山姥切咬着下唇,好像要说出什么很重要的话,因为话语的份量太重以致难以开口。

  “我、我……我跟他、”艰难地吐出几个字,山姥切的脑袋好像能看到具现化的烟冉冉上升“山姥切?”要叫救护车还是???

  “我跟他还没到那种关系!!!”山姥切大叫完后马上转身跑出去,留下审神者一人在原地脑袋一片空白。

  等等等……他干了甚么了?说好的结婚多年呢?他都设想了100种夫夫结婚后可能会发生的事,结果现在是根本还没结婚吗?!就算没结婚,他被闪得这么久,都荼毒他几年了,别告诉他他们还没告白、还没一起盖棉被过!

 

  等等,要是他们真的连告白都还没呢?

  审神者愣了几秒才追出去,等到了那边,山姥切坐在三日月旁边、趴在桌上任由三日月拍拍他的背,好像还小声碎碎念着什么,三日月到是被逗乐了、笑的灿烂,让他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是不是做了什么蠢事……?

  山姥切侧着脸用一边眼睛看着三日月,小声说了点什么又把脸埋回臂弯里,三日月则微笑摸摸他的头,接着那张人神共愤的脸凑近山姥切的耳朵说了点话,山姥切身躯一震后,更用力的把脸埋在臂弯里,拍了几下都叫不起来,三日月无奈的向其他店员笑了笑,陪在山姥切身边到店打烊,在公主抱威胁下山姥切才肯起来和三日月一起手牵手走回家……

 

  隔天山姥切就请假了。


 

  还是三日月打过来请假的,打来的那瞬间审神者心中满是问候祖宗十八代的话,但还是忍了下来。

  山姥切的哥哥堀川和表哥长义带着便当去探望了,从电话那端传来两人帮忙整理厨房的声音,三日月简单说了山姥切身体不适想请假就挂了,连他问候的时间都不给就这么挂了!

  不行!他身为店长、身为雇主,有需要知道员工的实际状况!不然被人说是虐待员工怎么行?!于是他果断的打给了最可靠的堀川!堀川最疼山姥切了肯定不会造假!

  “喂?堀川呦~!”不愧是堀川,非常迅速地播通了“是审神者啊,怎么了吗?”充满朝气的声音传过来,感觉一点杀气和黑水都没有!非常的活泼清爽!感觉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

  等等不对啊如果他们那个的话堀川不是会生气吗?难道没有?

 

  “啊,我只是想问问山姥切怎么了,三日月没说清楚只说是身体不适而已。”背景音是长义准备回来上班的声音,等等再顺便问问他好了,大概再过几分钟就会到了“嗯~只是没盖被子着凉了而已,休息一天就没事了!”

  “长义说他会去你们那边帮忙,不过他会送午餐和晚餐的便当过来,大概花十分钟左右,还请审神者不要太介意喔!”堀川笑呵呵地说,他更觉得有点诡异。

  长义回来帮忙他没什么意见,反正长船刀在厨房里开party他都不管了,让弟控去送个便当也没什么,只不过堀川的反应真的让他很在意……“不会不会,对了堀川你在整理厨房对吧?”

  “对啊,兄弟一直念的要整理厨房、要整理厨房,所以我就先来帮他整理了!”山姥切要准备下厨这件事他是知道的,不过整理厨房有需要整理这么久吗?“喔喔喔!那还真是辛苦了!”堀川笑了笑“不会不会!毕竟是兄弟想做的事嘛!”

 

  “嗯嗯!那么我先挂了喔,山姥切麻烦你照顾了。”

  “好的,掰掰~”

  完全没有提到到底怎么个着凉法啊堀川大大,所以到底为什么会着凉啊他好在意啊啊啊!

  而且山姥切说整理厨房……厨房里发生什么事了嘛他真的好在意啊啊啊!

  这时候长义刚好从店的后门回来,审神者当机立断拉着他追问。

 

  “蛤?不就腰酸吗?怎么了?”长义一脸淡定的回答他的问题。

  等等等等……一个说是身体不适、一个说是着凉感冒、现在又冒出一个腰酸的,先对好证词好不好!造假也造好一点!

  “真的假的?你确定吗?”审神者抓住长义的手臂“对阿,我还看到三日月一直往国广腰后塞枕头。”然后枕头塞太多了还被山姥切丢在他脸上,堀川也看到了喔。

  枕、枕头吗?!那么果然、果然还是那个了吧!

  “好像是因为昨天弯着腰整理厨房的柜子所以腰酸吧。”长义慢悠悠的说“再说枕头垫在腰后面的确比较舒服,也比较符合人体工学。”

  审神者什么也不想说了。


 

  过了几小时的自我调解和开导后,审神者又回复了平时打混摸鱼的模样。

  少了店花和三日月的店里比较清闲一点点,审神者很认真地思考一番该什么时候给山姥切排假才能获得最多的客人,有他俩吸客神器当然是摆在店里越多天越好啊,而且有稳定的假日感觉比较不用担心他俩太过纵欲,不过要在店里玩羞耻play的话也是一种麻烦啊……

  啧,为什么他已经变成“他们一定会那个”的前提去想啊啊啊啊!

  审神者抱着头乱叫,吓到了不少人,一旁休息滑手机的鸣狐也被吓到了。

  “啊抱歉抱歉!没事没事!”随口呼拢了几句话后审神者无力的摊在位置上,可恶啊女儿嫁掉果然还是很不爽……

 

  “审神者。”鸣狐看着他,金色的眼睛像在说不用隐瞒“……我只是很在意山姥切到底为什么请假,证人的证词都没串通好,实际情况到底是什么啊!超令人在意!”

  鸣狐身体顿了顿,拿着手机的手也放了下来,正巧让他看见聊天软体上方的名称写着‘山姥切被被’

  嗯?山姥切现在可以滑手机了喔?

  记得山姥切、鸣狐还有大俱利的感情挺好的,都是不喜欢讲话的交流障碍组,常常都是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沟通,有时候还是靠电波沟通的,虽然可能可以借手机看一下讯息,不过估计借了也看不懂他们在说甚么,还是不要借好了。

 

  戴着口罩看不出他的表情是什么,鸣狐金色的眼睛静静的看着他,几秒钟后他才开口:

  “——车库门没开。”

 

  金色的眼毫无造假愚弄之意。

  审神者陷入了哲学思考模式。



 

  |★☆《唉嘿W》☆★|

 

  关于鸣狐最后一句话,可以想一下“车库”、“车库门”跟“车”的关系。

  因为每个人的想法不同、解读出来的也不同,是个开放性的答案w

  如果真的想不出来是什么,可以在留言告诉我,我会说“我”的想法、也就是“审神者”的想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所以就欢迎大家多多联想吧w

 

  至于正确答案嘛~大概只有本人和鸣狐知道了w

评论(20)
热度(56)
©霧潯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