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潯

灣家人請注意喔~
然後先說一下,在樂乎這邊大多數人看得懂的是簡體所以文會轉成簡體版的,但直接對話的話還是繁體字(因為輸入法不是繁體的話很容易搞錯字)
請各位別太介意w

腦補速度跟手速成反比,大概就是個網路線拔掉才會產文的寫手
( cp : all姥、雙狐 ...((以下n個cp省略<<吃很開(然後又進化了... )

有事請噗浪找喔w
https://www.plurk.com/decaysnow

【三山】关于本店店花(性别男)的二三事(2)

   ※注意事项:

  cp:みかんば,现代架空。

  很日常的随意写w

  不知道会写到哪里呢……大概就是写到爽(喂



 

  |★☆《正文》☆★|



 

  “要整修店里吗?”

  望着墙上贴出的告示单,三日月喝了口咖啡,顺便往山姥切的咖啡多加几块方糖“嗯,除了跟你那部作品的合作外;店里有几个小地方湿气太重时会有小漏水,不是什么大问题,但审神者一直看那个地方很不爽,再加上之前一直想整理店面,厨房那边烛台切有想法也要改造的样子。”

  山姥切没有制止他的行动,一只手撑着脸颊看着他加方糖。

  “一期一振有说要接这个case,是因为鸣狐的关系吧?记得要价几十万的样子。”眼角余光瞥向另一边正在收拾桌面戴着口罩的白色短发青年,他家的侄子们常常到店里来玩,山姥切也喜欢陪他们玩,那些小孩子们也常缠着山姥切,有时候还会不小心把山姥切叫成“妈妈”,但山姥切不太介意还满开心的样子。

  而一期一振,是那些侄子中的老大,也是他小说的封面绘师,会接这个case,有10%是他自己想做做看;5%是顺便宣传作品;5%是从一开始案子就谈的很清楚;80%是因为鸣狐有说小侄子们很喜欢来找他,但动线好像有点不方便他们走动。

  为了弟弟们和小叔叔,一期一振便接下室内装潢和设计的工作。

 

  为了家人们这个理由很可以,至于一期是不是弟控末期,这点三日月并不是很介意,再说他也很满喜欢陪他们家的小孩子玩,如果他们能比较好走动那也不错。

  ……除了某个奶茶色头发的小孩子之外,现在那个小孩子正朝着山姥切挥手刷存在感。

  这小子,常常往山姥切身上贴,偷吃豆腐不说,还会故意打断他和山姥切聊天,还要求山姥切对他好!

  明明这家伙的目标是厨房里的长船家,缠着他家的国广做什么?!

  “你不要跟小孩子较劲啦。”山姥切知道三日月跟包丁处的不是很好,每次见面三日月话都变得很少,皮笑肉不笑的样子……说实话满可怕的“哈哈哈,我可没有喔?”

  他想藉由你的关系接近长船,这种伤人的话他怎么可能明讲?

 

  “我记得……他好像比较喜欢小豆吧?因为会做甜点。”小豆长光是店里的厨师,和烛台切光忠、小龙景光同样是长船家的,包括前一阵子来看表弟国广、顺便来帮忙的本作长义也是长船家,说起来他家国广也和长船家有点关系……

  审神者常开玩笑说‘厨房是长船家的天下’、又有‘厨房是男公关店’的说法,因为长船家的气质意外非常适合去当男公关,至于本人是怎么想就不得而知了。

  “记得是那样没错,上次小贞和谦信一起来找他们的时候他很兴奋呢。”等到方糖溶化后,山姥切端起杯子喝了几口,加了方糖后的咖啡味道比较适合他的口味“毕竟有免费点心可以吃吧。”同为吃免费点心一员的甘党山姥切露出浅浅的微笑。

  觉得心脏被狠狠捶了一下的三日月僵在原地,说不出半句话,喉咙像被甚么东西紧紧锁着差点没办法呼吸,几秒钟后才缓过气来。

  为什么我老婆这么可爱——?!!


 

  “宗近?怎么了吗?”

  “不,没什么,只是在想长船家跟你有点关系阿,想起来好像满复杂的。”

 

  长船家和粟田口家同样是大家族,因为很多原因……辈分到底该怎么叫一直是他们满困扰的问题。

  比如说鸣狐,实际年龄比一期一振小了一点,但在辈分上他算是叔叔,他们都叫他小叔叔,这还算好的了,起码很清楚明白,比较惨烈的是长船家。

  光忠的辈分其实是长光爸爸的那一辈,而长光的辈分也是景光爸爸的那一辈,景光的辈分好像算是长义亲戚的爸爸的爸爸的那一辈?有点复杂他记得不是很清楚,简单来说小龙和谦信其实可以叫烛台切‘爷爷’,而山姥切的母亲是长义那一支……

  “真的有点复杂,我只记得是舅舅那一边的人而已……宗近,非直系的往上算五、六个辈分要叫什么?”光是要将年龄对上辈分就已经够麻烦了,更别说是要全部连在一起看,不只外人搞不清楚,估计就连长船家的人也弄不太清楚。

 

  “嗯……远亲?”

  “噗、……太精辟了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们不也只叫你‘表弟’而已吗?”

  “因为太麻烦了,所以只看年龄和支系来分,不然一直叫烛台切爷爷他会哭的。”

  “哈哈哈哈哈!”

 

  不过那段时间的午餐和晚餐该去哪里呢?

  突然开始担心伙食问题了,如果没人帮忙,这自动门感应不到的诡异体质让他很多地方都进不去,还是要打电话订外卖?不过味觉已经被养太好了呢……

  “……有在长船家接受教育,虽然不到烛台切他们的程度,不介意的话……”山姥切突然冒出一句没头没尾的话,但是三日月听懂了他的意思“我家有厨房!”山姥切为了他要下厨啊!

  “我前一个礼拜去整理?”你几乎没在用厨房吧,不先整理肯定很可怕,搞不好一开火就爆炸。

  “你可以直接搬进来喔。”一直来回跑挺辛苦的,搬到他家可以省下一笔车马费和时间,而且或许有机会他可以不用担心早餐了!

  “啊,公寓租期也快到了。”如果不续租他可以开始准备搬家,三日月家离本丸挺近的,好像还不错?!

  “我接你。”整理好行李打给我吧!

  两人不自觉的脸又红了,在一旁围观的审神者表示:远远的就闻到纯情恋爱的酸臭味,妈的放什么闪啊混帐!


 

  感情好可以电波交流就是了吗!可恶单身人士都没人权的!还有三日月你他X拐我家店花还不够现在拐同居啊!边陪小孩子玩一边发出控诉的审神者异常哀怨,小心他之后情人节光棍节都在门外贴“现充勿入”!

  某个奶茶色头发的小孩子异常兴奋,睁着圆圆的眼珠子盯着那边看,鸣狐当机立断把他抓了回来“包丁,打扰人不好。”

  一碰到小叔叔包丁立刻抓着他撒娇“我知道啦小叔叔~我只是看一下而已嘛~”最重要的是有生命危险啊小包丁,撒娇没有用的这是为了你好啊“包丁,我能问一件事吗?”审神者趁机切到包丁和那两个只顾着放闪的人中间,避免这小子顾着看店花敷衍他“嗯?审神者你想问什么?”

 

  “你满喜欢山姥切哥哥的对吧?好像常常跑去找他玩。”几乎每次进到店里这小子就跑到山姥切那边撒娇,要不是他还是孩子他真想叫警察来把这孩子连同三日月一起抓走。

  可恶那个三日月再诱拐他家店花就要报警了喔……

  “对呀!是人妻我都喜欢喔!果然人妻是最棒的了!”包丁笑得灿烂,讲出令人惊愕的话。

  等等等等……你刚说啥?人妻?是人妻对吧?他家店花啥时嫁了喜帖都没发给他?!

  包丁拉扯审神者的袖子说“审神者~什么时后可以看到厨房里的大哥哥啊~?他们会一直待在厨房里吗~?”

  突然明白什么的审神者没有回答,转而看向鸣狐。

 

  “从一开始就这样吗?”喜欢人妻属性这件事。

  “不确定……一期东西应该都有收好。”鸣狐静静地说,这孩子某一天就突然变成这样了。

  原因不明,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也是不明,唯一能肯定的是包丁、是个人妻控。

  “这样啊,辛苦了你们。”拍拍鸣狐,审神者由衷的同情他们。

  说起来包丁见到山姥切是三日月来之后的事……第一次就飞扑上去了呢。

 

  审神者想了想,总结一句话:去你的三日月。



 

  |★☆《完》☆★|

 

  最近很喜欢亲戚感的长船派www感觉很可爱www

  如果说长船家充满了人妻属性的话被被好像也会有一点人妻属性吧~这样w

  可是那个族谱大概会复杂到完全看不懂wwwwww今天仍还没想出来有甚么办法可以让曾曾爷爷辈的烛台切只大被被10岁wwww

 

  是说明天就要段考还在这边写文没问题吗?wwww

评论(21)
热度(65)
©霧潯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