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潯

灣家人請注意喔~
然後先說一下,在樂乎這邊大多數人看得懂的是簡體所以文會轉成簡體版的,但直接對話的話還是繁體字(因為輸入法不是繁體的話很容易搞錯字)
請各位別太介意w

腦補速度跟手速成反比,大概就是個網路線拔掉才會產文的寫手
( cp : all姥、雙狐 ...((以下n個cp省略<<吃很開(然後又進化了... )

有事請噗浪找喔w
https://www.plurk.com/decaysnow

【三山】关于本店店花(性别男)的二三事

  ※注意事项:

  cp:みかんば,现代架空。



 

  |★☆《正文》☆★|




 

  虽然本人不承认还极力否认但所有人都公认,山姥切国广,是某间名为“本丸”的餐馆的店花(性别男)。

  被通称作“审神者”的店长,语重心长的教育新来的新人,就算是大家公认的店花但不要当着人家的面叫,找死吗你?!他不喜欢别人称赞他漂亮也不喜欢别人叫他店花,小心人家一个脸红害羞就把你轰出去。

  新人用力点点头,接着看向店内靠窗的某一角十分和谐还疑似飘出粉色泡泡、且因为都是高颜值画面看上去非常美好的店花和客人“审神者他这算偷懒吗?”而且那位客人好像称赞店花漂亮了耶,店花脸红了耶,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不,那个是例外。”审神者面色复杂的说道“我觉得增加客源也是很重要的事,不管是朝圣的还是脑补的。”指了指一旁捂着嘴笑的女性客人,新人好像理解了甚么“虽然我很不想承认……但是打扰别人恋爱会被马踢。”他悲壮的说道,新人的表情变得更复杂了。

  虽然本人没有表示店长没有承认但所有人都公认,店花有个男朋友,是个小说家,叫做三日月宗近。

 

  要说这个三日月宗近,用简单一句形容便是人生胜利组。

  高富帅、帅到人神共愤、走在路上回头率200%、脸能掳获3岁至80岁的女性,是个男性会对其恨之入骨的狠角色。

  工作是小说家,因其文笔和颜值拥有不少粉丝,放在店里简直是吸客神器啊!

  再加上人家是这家店的忠实客户,午餐晚餐整点必定报到,早餐早上店没开别问了,要不然他可能真的会照三餐报到——能有这样忠实的客户,一切都要感谢本店的店花兼天使山姥切国广。

 

  虽然目前没有官方说法,但据粉丝们说:

  三日月长的太帅、帅到人神共愤、帅到回头率200%、帅到连自动门都感应不到他!

  没错就是这样帅的没天理走在路上能掳获一票迷妹的人生胜利组——自动门就是感应不到他,在门前站了好几分钟都不开,不管做了甚么动作、跳了几下,自动门不开就是不开!

  这么说起来其实挺惨的,如果不是有开关可以按的自动门,他基本上都进不去,平时要去超商买个饮料买个食物,如果没有开关可以按,那他注定被堵在门外!

  若不是有好心人帮忙,不然通常就只能苦等到放弃,去寻找有开关可以按的自动门。


 

  而本店的自动门,是没有开关、只靠上头的感应器的。

  三日月第一次造访本店是在几年前的冬天,那天是晚上,不是尖峰时段还算悠闲,店员还可以偷偷找个位置坐一下休息,在大家精神极度放松时,一个黑色人影就这么站在门前,天色昏暗,自动门没有开,那个人影晃了晃,好似摇摇欲坠的人偶。

  当时他们很害怕,以为有个鬼站在门前,谁也不敢动作,赶紧打手机请会驱邪的朋友来;唯有山姥切不同,刚刚去整理进货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看到外面有人觉得好奇,傻傻的直直地往门口走。

  一群人在后面尖叫“山姥切住手啊啊啊!!!”,山姥切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走到门前……自动门感应到山姥切就这么开了。

  就这么开了啊啊啊!!!在场一群人集体崩溃!!

 

  据当时被误认成鬼的三日月形容当时那群人的状态:群魔乱舞。

  “还有一些人拿着驱魔的东西对着我,到底哪边比较可怕啊,我还想‘我是不是换家店比较好’,要不是国广叫我不要在意,我大概再也不会想进这家店了吧。”

  之后还发生了不少趣事,比如说在外面冷到缩成球的三日月,因为穿衣问题一直被误认为是可疑人士,差点被赶出去;脱下帽子口罩瞬间收获一票客人迷妹;吃饭时旁边一群人围观像是什么珍奇物种似的;吃完饭聊了会天要出去又被堵在门前,只得求助山姥切再帮他开门一下。

 

  若要说三日月是因为山姥切会帮他开门,才会变成这家店的忠实顾客也不为过。

  三日月在此之后就常常会到这家店,山姥切看到他站在门口因为门没开苦笑,就会走过去帮他开门,三日月好像满喜欢看着玻璃自动门,从他和山姥切之间缓缓移开,总有一种莫名的舒畅,过一阵子后他就变成了忠实客户。

  总会整点准时笑咪咪的站在门外等着山姥切开门,待在店里两个小时吃饭顺便和山姥切聊聊天,聊到心满意足后在两人一起走到门口,由山姥切目送三日月离去;接着在下一时段又出现在门前,继续重复同样规律的生活。

  他的新作也以这家餐馆为背景,写了一系列的书,不少粉丝也因为这一系列的书前来朝圣,为餐馆赚了不少钱,要不是如此审神者也不会放任山姥切跟三日月两人在店内公然放闪。

  废话,审神者是一个单身多年的光棍啊!如果不能赚钱的话,谁会让自己工作的时一直被放闪啊!


 

  今天好像偷懒的有点久,山姥切看了眼墙上的时钟,还有店里忙碌的同事们,内心愧疚感缓缓滋生,逐渐占领他的内心。

  三日月干了最后一杯饮料,今天也喝三、四杯阿“该回去工作了。”放在桌面上的手机三不五时传来震动,想也不用想是编辑部的索命连环call“你的稿应该早就完成了吧?”每次都这样欺负编辑不好喔,山姥切将空杯子收拾收拾,一并放上托盘。

  “嗯,不过没有想交的意思呢,哈哈哈。”不愧是任性十足的作家三日月宗近,写完了、可能还超出作业量许多——但人家不想交就是不想交,你能拿他怎么样?

  “当你责编的人真辛苦。”山姥切拿起托盘送进厨房,没过一会又出来了,手上还有点湿气,估计是顺便洗了手,毕竟他刚刚不小心害山姥切差点喷茶,大概是掩嘴的时候有沾到一点吧。

  “要回去了?”

  “嗯。”

 

  两人走到门前,三日月心情好像很好,眯着眼不自觉的露出微笑。

  “不要再欺负责编了喔。”山姥切叮嘱他,三日月不以为然,转过头开玩笑的对他说“嗯~可是挺好玩的呢~要不然那你抱我一下?”

  山姥切眨眨眼“可以啊。”接着张开双手迅速的抱了他一下,分开后别开眼说“说好了喔。”红红的耳朵很是显眼,三日月内心彷佛炸成了一朵朵烟花“……好!”三日月也没想到山姥切会真做,脸爆红的只管答应。

  “晚上我还会再来喔。”三日月说道,山姥切站上门前的脚踏垫,自动门缓缓开启。

  “嗯,等你。”山姥切点点头,两个脸红的人看了看彼此,露出会心一笑,挥挥手道别。


 

  新人揉了揉眼睛,和审神者两人面面相觑。

  “理解了吗?”审神者目光移向几名捂着心脏在位置上颤抖的女性客人“理解了。”新人露出哀莫大于心死的表情,这个年头赚钱真不容易。

  大概过不了多久网路上的同好圈可能会炸一片吧。

  审神者已经能看见那样的场景呢“新人呦,去拿卫生纸给客人,别多问,快去。”拍了拍新人“在这工作你要习惯,有些事情你不要多问比较好,大家心神领会就好。”

  新人点点头,乖巧地送卫生纸去了,审神者在心里为内心淌血的自己点了一支蜡。

  可恶,我养这么大的店花竟然就这么被拐走了……!!!



 

  |★☆《完》☆★|

 

  随手写一篇,大家开心就好w

评论(27)
热度(109)
©霧潯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