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潯

灣家人請注意喔~
然後先說一下,在樂乎這邊大多數人看得懂的是簡體所以文會轉成簡體版的,但直接對話的話還是繁體字(因為輸入法不是繁體的話很容易搞錯字)
請各位別太介意w

腦補速度跟手速成反比,大概就是個網路線拔掉才會產文的寫手
( cp : all姥、雙狐 ...((以下n個cp省略<<吃很開(然後又進化了... )

有事請噗浪找喔w
https://www.plurk.com/decaysnow

【鹤山】兎追いし団子の里【中秋节贺文】

  ※注意事项:

  cp:つるんば,有女体被被请注意~

  ……嗯、是、雾浔家的萝莉姥姥长大惹w



 

  |★☆《正文》☆★|


 

 

  “鹤桑,你这样真的很糟糕。”

  太鼓钟坐在鹤丸的对面,面带难色的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土下座的鹤丸额头紧贴在榻榻米上,印出红红的印记,身侧还摆着他的本体。

  “但是鹤桑,你掀人家的被被是故意的吧?这种辩解可能不会接受。”

 

  别说是堀川不接受了,这理由就连站在鹤丸这边的伊达组们也不接受,烛台切表情和太鼓钟一样,他俩面面相觑,要安慰也不知该说什么话,老实说、这次鹤桑真的太过分了。

  “手入室近期都没有预约。”

  大俱利伽罗静静宣读手入室预约表补了最后一刀。

  鹤丸受了致命一击,倒地再起不能。


 

  时间稍微倒转几小时。

  因为邻近中秋节,时之政府开放了新的活动,要追兔子和捡团子,原本以为会很简单,但实际走过几次后便发现体力消耗和得到团子的速度根本不成正比,追着那只会神隐的兔子体力一下子就被消耗殆尽,更别提还要再在茫茫草原中寻找团子了。

  于是审神者祭出了玄学大法——兔女郎装!

  此玄学毫无根据也毫无科学证明,成功率看缘分、运气、人品以及上辈子积的阴德,没办法审神者锻刀运很差,但如果是出阵的话,运气还算不错的,有玄学加持肯定会更好!

  如果再不行只好献上肝脏了,审神者满脸悲壮地说道。

 

  抱着这样的想法审神者找上了自家一代目山姥切被被,可是自从喂了团子后他一直待在房间不出来,因为不确定究竟是真的不出来、还是有甚么原因不出来、以及不想在门前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于是审神者改去找最近因不明原因长大的少女山姥切姥姥。

  嗯,原本是萝莉,现在是美少女。

  长大的原因不明,只确定少女姥姥好像心事重重,一开始会以萝莉之姿显现可是因为审神者的身体那时各种毛病,间接影响到她的灵力,才会显现成刀剑女士,而如今长成美少女……也是完全没有任何的依据,审神者依旧懒得去医院检查身体,因此完全无从查起。

  ‘反正就是有一个美少女出现在这个男性占了几乎99%的本丸里面了嘛。’搧搧手,同为女性的审神者满不在乎的说道‘嘛,我是满放心的啦,你们也不会对人家怎么样,要是谁敢欺负人家,我就跟他吃不完兜着走就是。’

  ……开玩笑的谁他妈敢欺负我可爱的宝贝女儿看我他妈还不整爆你!!!

 

  于是乎,为了玄学,少女姥姥在一顿哄骗下顺利地穿上了兔女郎装。

  那效果惊为天人,少女姥姥的身材本来就很好了,很标准的S型身材,要胸有胸、要腿有腿,搭配上深V的兔女郎装凸显身体曲线差点害审神者鼻血喷出来,在这女性一只手能算出来的本丸,她实在太危险了!

  可是要换下来的话,玄学就失效了……审神者咬了咬牙,一秒用她的白布把她包紧紧的,吩咐她一定要保护好自己,被欺负的话就把那个人揍爆!

  手入室很空资源很多尽量揍没关系的!婶婶允许妳这么做!

  少女姥姥用力点点头,审神者也先行去筹办出阵的事务。

  而这时,鹤丸看到了包得紧紧的少女姥姥,然后他、顺从自己毕生致力做死的意志,做了一件、会被审神者丢出去的事。


 

  鹤丸国永,性别男,刃生千年,今年一岁多,不知道能否活到两岁。

  大约在几十分钟前,因为致力作死的关系大力掀了姥姥的白布,从背后用力的环抱住姥姥。

  然后手好死不死的抱到了人家胸部!

  又好巧不巧的,人家兔女郎装布料少、露出的肌肤面积多!

  一个不小心,手顺着柔软的胸部滑进了衣服里面!!而且还疑似擦到了不好明说的地方……!!

 

  少女姥姥一时还没办法反应这个‘惊吓’,愣在原地、双颊逐渐转红,鹤丸的手还在衣服里面,一时之间还没反应过来,一张半开着嘴忘记闭上,接着才尖叫着把手抽出来,还差点把人家的衣服扯掉,少女姥姥马上抓着白布再次把自己包起来,捂着胸部退了好几步远离鹤丸。

  而鹤丸,脑内还循环播放着刚刚摸到人家胸部的触感,一只手掌好像掌握不住的浑圆,好像还从指缝溢出的感觉,香香软软的,以前的总是趴在他身上的小萝莉也能长到这种程度吗……?!

  两人都太过震惊说不出话,少女姥姥一张小脸红通通的,因为身材太好,审神者告诉她要好好保护好自己,不要被人占了便宜,有谁欺负她就揍爆他……可是这个人是最照顾她的鹤丸,而且她……

  鹤丸好像也要说甚么,总觉得不妙,要是再下去的话……!

  脑内一片混乱,像是一堆纸本资料散落一地,不知该从哪片拾起,在鹤丸土下坐前少女姥姥赶紧逃走了。


 

  这件事目前已知有伊达组和少女姥姥本人知道,不排除其他人知道的可能性,这本丸什么没有就不嫌事大的人最多了,如果能抢在事情闹大前解决鹤丸应该不至于被丢出去……!

  “你赶快去跟人家道歉吧,不然可不是手入躺个几天就能解决的事了。”最严重可能会躺到一辈子,上次千子村正当着短刀的面脱衣服,被一期一振锁进手入室三个礼拜出不来,要不是蜻蜓切再三保证会顾好千子村正,否则他大概永远不可能出来了。

  现在还有救!只要事情还没闹大还有救!

  鹤丸重重叹一口气“要道歉我也想啊……但我追不上她。”突然有一股悲哀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中,想道歉也得先追上人家,可是当他一踏进少女姥姥十公尺内人家马上跑得不见踪影了,这要他怎么道歉?!

  “别说了,我知道你们想说甚么,我刀装都带了、只差没把马牵出来,但就是这样还追不上啊啊啊——!”

 

  突然一阵沉默,在场另外两位打刀太刀都是机动3字头的,追不上人这种事简直他们的日常。

  “鹤桑,你不是跟她很好吗?之前都是你照顾她,以前总看你俩形影不离的。”修行回来机动高达141的太鼓钟只好伸出手拍拍鹤丸。

  鹤丸一时语塞“……以前是那样没错……”声音落了下去,鹤丸失神地望着榻榻米“国永,你们发生什么事?”有问题,肯定有问题,大俱利伽罗知道从姥姥长大的前一阵子,姥姥她开始刻意回避鹤丸。

  那时他们都认为是吵架,那段时间审神者拿了一大堆桌游到本丸来玩,因为输了就有惩罚游戏,以至于大家非常热衷于互相伤害,八成是鹤丸自己做死还拖姥姥下水,惹她不开心了,鹤丸没说发生什么事、他们也没有多问。

  鹤丸沉默,三人知道这是他的难处便不再多说。

  “再不行的话,要不然我去追他,你再跟人家道歉好不好?”

  “……不,没关系,我自己处理就好。”

 

  当其他人在活动图里水深火热的追着会神隐的兔子,鹤丸也在本丸里追着他可能这辈子都追不上的兔子。

  从早上追到晚上,吃完晚餐后,他和那些出阵的人一起赤疲劳躺尸在大厅里。

  追不到、真的追不到,倒底是少女姥姥他跑得太快还是他跑得太慢已经分不出来了。

  “鹤桑,要不要我扶你回房间?”望着某处的一抹白布,身边正绽放着樱吹雪的太鼓钟还叼着刚刚从姥姥那拿到的团子,是刚刚突袭她拿到的,嗯,全程大概只花了三秒钟。

  对比鹤丸凄惨的模样,太鼓钟由衷地感到现实的残酷。

  虽然他很想帮忙,但鹤丸坚持要他自己处理……那他就尊重鹤丸的选择吧。

  “……麻烦你了贞小子。”


 

  他再次醒来时,是感受到身边有熟悉的气息。

  “是姥姥吧?”他躺在床铺上,一日的劳累让他的身体沉重的像是动不了,就连挪动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右侧有布料摩擦的声音,以及十分熟悉的香味……即使不睁开眼睛,他也能马上分辨出那是他追了一整天的人。

  以前总爱趴在他的胸口睡觉,早就习惯她身上的香味和重量了,少了这分重量还会觉得不踏实,只是——大概是他做了什么事,从某一刻起,她开始逃离他。

  不是疏远而是逃离,字面上的意思,他不确定自己到底做了什么罪无可赦的事,但她会逃离他一定有甚么原因。

  “抱歉……我到现在还是不知道我做了什么事情惹你生气……除了早上那件事,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姥姥坐在他的右侧,能听见浅浅的呼吸声,手上似乎拿了东西……?“啊。”

 

  “啊?”一块软软的东西塞进了他的嘴巴,糯米的香甜在口中绽放“好多了吧?”团子似乎混入了灵力,仔细咀嚼甜味咽下后身体变得轻盈、疲劳一扫而空“这是?”充盈的灵力化作樱吹雪,鹤丸坐起身,正视姥姥。

  “活动的,追兔子拿到的团子,吃下去后体力会回复很多。”姥姥此时已经将衣服换成了小洋装,大概是怕又发生早上那种事吧……鹤丸有些汗颜。

  黑白二色小洋装的长度只够遮住臀部,露出一大截腿部,右腿绑上了一圈白色的蕾丝,中间用黑丝带固定,左腿则是长筒黑丝袜,以至于视线不由自主地往蕾丝和裙摆中间肌肤的绝对领域看……查觉到姥姥脸红鹤丸马上把视线移开。

  小洋装外层是黑色,胸前分成两片包覆胸侧,外层裙摆长度只勉强包覆臀部,后面在腰上绑了一个大大的蝴蝶结,后面还挂着一球毛绒绒的兔尾巴;里层是白色的平口裙,好好地把胸部包起来了,虽说看不见也是另一种色气,裙摆比外层长了一些,可以看到荷叶边的波浪,还有蕾丝边装饰……

  总结一句话,给负责衣装的加根鸡腿。

 

  鹤丸有点词穷,这个惊吓实在超乎他的想像。

  “很漂亮……”姥姥习惯性伸起手准备要拉自己的白布,但伸到一半才想到布已经先取下来了,转而扯了扯头上白色毛绒绒的兔耳朵“不要说我漂亮……”

  “抱歉。”

  气氛有点尴尬,姥姥红着脸低着头,鹤丸则完全不知道能把视线摆在哪里,好像不管摆在哪里都不太好啊啊啊——!!!

  “早上的事,我真的很对不起……”

  “没关系……”

 

  过了一会的沉默,鹤丸沉淀好心情开口“会讨厌我吗?”他照顾她很长一段时间,那时她还是个可爱的小萝莉,还比较没有伤杀力;可现在变成绝世美少女,杀伤力瞬间平方再平方乘以百倍,无法再用原本的心态来看待她了。

  再说,他本来就对她有好感。

  不是萝莉控的那种好感,是真真正正的喜欢她、喜欢山姥切国广这个人。

  她一开始的远离,可能也是察觉到这一点吧。

  “不会。”姥姥说,声音里似乎还藏着一点惊愕“那就好。”鹤丸露出放松的微笑。

  只要不讨厌他就好……其他的、再说吧。

 

  如果再不说些什么,他们的关系就要停止在此了……!

  她很明确的知道这件事,只是她不知从何下手,为什么鹤丸会觉得她讨厌他,那时候她会远离他的原因才不是因为讨厌他!是、是……

  因为她对鹤丸情感改变了,从山姥切哥哥那知道那是“恋爱”,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要在鹤丸旁边就无法冷静,姑且先远离他一阵子,强迫自己冷静一点。

  且从那时开始,她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成长,大概是因为她想正大光明的站在鹤丸身边吧,这样鹤丸就不会再被说是萝莉控了——急切的,想要从小孩子长成大人。

  “最喜欢了……”

  “什么?”鹤丸一愣,姥姥拉着自己的裙摆低声说“最喜欢鹤丸了……”

  “因为鹤丸不想被说是萝莉控……!”姥姥急的都哭了!

 

  萝、萝莉控……?!!鹤丸的脑袋好像被重重的打了一下。

  他想起来了,他想起来了!在姥姥开始远离他的前一阵子,那时候审神拉着他们一起玩桌游!

  因为当时那个桌游要创角色,而角色名字是要由其他人来取一个当事人最适合的昵称,于是他就被取了‘萝莉控’,还全场一致好评通过,整场游戏‘萝莉控’、‘萝莉控’的叫,再加上游戏NPC的AI实在太……他只能说、这世界对萝莉控有甚么偏见?!全程开嘲讽还地图炮的干什么啊!

  鹤丸自认脾气不差,可是一直被人调侃嘲讽三不五时就要呛一下,他还是有底线的,这游戏的AI他绝对给负评!

  在游戏最后好像还差点和他们撕破脸,要不是有人阻止他绝砍了那个游戏。

 

  大概是那时那个反应,吓到了姥姥吧。

  突然间所有事情都接在了一起,鹤丸喘了口气,接着用力地抱住姥姥。

  “对不起,那时候被我吓到了吧!”姥姥哭着点点头,那时鹤丸的模样,让他觉得身为萝莉没办法和鹤丸站在一起,还会害鹤丸被人调侃,内心饱受煎熬,本身的自卑又将多种情绪揉合在一起,更加复杂的资料使他无法处理“嗯!……现在、鹤丸不会在被说是萝莉控了吧?”

  这孩子,怎么还在想这件事啊,鹤丸捏捏她的脸颊。

  “真是的,就算被说是萝莉控也没关系,只要你还在我身边就好。”

  今天也一起睡吧,鹤丸说道,用指腹抹去她的泪水。


 

  本次活动要追兔子,鹤丸也追到了自己的兔子。

  隔天鹤丸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把那个游戏找出来砍了,歧视萝莉控害他家姥姥不开心的元凶,罪无可赦!砍了!

  虽然现在没有人会叫鹤丸萝莉控了,但他又多了新的称呼,“光源氏计划”、“童养媳”、“三年起步最高死刑”等等的……

  ……怎么突然觉得萝莉控好像比较好了?

  身上还趴着小洋装的姥姥,鹤丸拍着她的背,很认真的思考该如何下聘才不会轰出本丸。

  嘛,团子还真好吃呢。



 

  |★☆《完》☆★|

 

  各位中秋节快乐!!!

  为什么老是有三年起步刷存在感大概是因为作者的性癖问题(抹脸

  虽然写完的时候团子活动都结束了我也把弟下城50层打完了,昨天刚开今天打完,这、就是效率!(不包含写文(爆

 

  是说本人觉得鹤丸这样真的好爽喔,好希望有人画兔女郎的被被喔(喂

  好啦不废话了祝各位中秋愉快w

评论(9)
热度(37)
  1. Gen.霧潯 转载了此文字
    ...窒息而死
©霧潯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