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潯

灣家人請注意喔~
多半都是繁體字,然後霧潯這名字繁體很多劃我知道www簡體是「雾浔」,稱呼的話有潯就好了w

目前是準備爆炸的高三,因此更新會很慢——很慢——
還請各位見諒(土下座

有事請噗浪找喔w
https://www.plurk.com/decaysnow

【鹤山】师生

  ※注意事项:

  CP:つるんば,老师鹤x学生被被,现代架空。



 

  |★☆《正文》☆★|



 

  高中二年级,开学第二日。

  依分组重新编班的新班级还未熟悉彼此,虽然不到冷漠但气氛不算融洽,没有切切私语的声响,眼神空洞地盯着桌子不开口,教室内弥漫着沉寂的空气,等待姗姗来迟的老师将这片安静打破。

  “抱歉拿点东西来晚了!”一身白的教师怀里抱着一大叠英文杂志,用肩膀推开大门,几乎是同时间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他身上,无声地注视让他稍感惊叹“唉你们也太安静了吧和我想的有点不太一样耶。”正常来说应该吵吵闹闹的吧?

  看来这班有点乖过头了阿,还是他带的其他班级太吵了?

  目光自然而然的移到角落处戴着帽帽的学生身上,对方此时也睁着圆滚滚的眼睛回看他,帽子和过长的刘海遮住大半张脸,手上的书本正翻到一半,鹤丸对他露出安抚的微笑。

  看来这个班级对他而言有点难放松阿。

 

  卸下手上的物品,老师拿起遥控器走到投影幕前,白过头的简报浮现了‘鹤丸国永’的书法草写,干净俐落的笔触着实另在场的人亮了眼睛。

  “新学期新编班,相信很多人没见过我吧,你们这班我教过的还特别少,第一节课就先自我介绍吧。”笑嘻嘻的说道,鹤丸播放下一张投影片“我叫鹤丸国永,是英文老师喔,吓到了吗?”不,只要看过课表都知道这节是英文课啊老师……

  “如果我记没错的话,我记得你们好像叫我‘过劳少年白’是不是啊?”鹤丸敲了敲桌面“在此声明,老子天生就是白发,天天都在考试是在为你们好,逼你们看书,免得到时冲刺直接死在起跑线上,老师的辛酸你们不懂啊。”虽然疑似在说狠话,但他轻快的语调并没有让人感到被冒犯的感觉。

  这位老师好像还算好相处的?

  他听见底下的学生窃窃私语,脸上的笑容不由得加深几分。

 

  拿起点名版,鹤丸用随口说说的语气,直接点名了他一开始目光所及的人。

  “而小老师嘛,国广你可以吗?”山姥切身体一震,突然所有视线都聚集过来让他很惊恐,无法马上分辨出那些人看他时是甚么样的表情,反射性地拉了拉帽子遮住自己的脸“工作跟一年级的时候一样啦,别担心啦!你一年级做得很好不是吗?”这孩子还是这么容易被吓到呢,真可爱。

  同学们对这举动似乎有点意外,山姥切的内心应该很混乱吧。

  “老师你教过山姥切同学啊?”班上的话夹子逐渐被打开,气氛终于不像一开始的死寂“对阿,一年级他也是当我的小老师,做得很好喔!再说这个班里我只跟他比较熟,国广没问题吧?”被称赞的山姥切红了脸,小幅度的点点头“……没问题。”

  “很好!不枉费我从其他老师那边抢来你们班的课。”目光从新回到点名版“那我们来点名吧,之后我们还要相处两年,希望我能在两年内记住你们的名字啊,来、首先一号——”

 

  “等等老师你刚刚说什么?什么抢课?”

  鹤丸一愣,接着才想起来他刚刚说了什么“啊?就是我是从别的老师手上抢来你们班的课阿,怎么了吗?”语气太过理所当然,以致底下一面哗然,鹤丸还没想到有甚么不合理的地方,而山姥切马上偏过脸低着头不说话。

  “老师你这句话感觉很不对阿!为什么要抢我们班的课?”坐在前排的女同学举手发问,手机还藏在书课本下,估计刚刚还在偷聊天,到上课才藏起来。

  “啊,因为我之前答应国广要教他啊,才会去跟其他老师抢来你们班的课,虽然说这样我要再多教一个班啦……不过,约定就是约定,所以我是因为国广才教你们班的啦。”

 

  嘛,也就是你们之后的生活十分精采了就是,大概是每日课表上排满考试的那种精彩。

  鹤丸笑得很灿烂,灿烂的让人心里发发寒。

  不可否认鹤丸是个好老师,他教过的班级,经过证明英文能力是真的比较强,且考试的难度并不难,只要有读英文杂志基本都能考出不差的分数,考卷最后是是手写题加分题、有写有加分,算是挺良心的,只是那考试频率……嗯,意思即为每天都得拨出时间读英文杂志的意思。

  “好了,我们继续点名了!有话等我点完名再说好不好?”


 

  国永抢课的原因,才不只是因为高一时约定要教那么简单。

  山姥切低着头,假装在看课文、视线不敢往上飘,一是害怕同学看到他脸上泛起的红晕,二是……跟国永对上眼,总觉得心脏又会漏了几拍,刚刚他好不容易才缓过来应声的,不要这么容易又破功啊。

  国永对他而言,是邻家的大哥哥、崇拜的对象,还有恋人……吗?

 

  他在很小的时候,就被这个鬼点子很多大哥哥吸引。

  这个大哥哥也喜欢跟他玩,也不会嫌他烦的把他带在身边,偷买零食给他吃被大人抓包,社区办活动时也是抱着他去玩,国永的朋友他几乎都认识,也对他爱护有加。

  若是有谁敢欺负他,国永总会把他抱起来揉一揉、安慰安慰;接着叫一群人去给那欺负他的人‘教育’,不知道国永到底教育了什么,并不像用武力的教育,但可以很确定的是那些人被教育后彻底改头换面了,不在欺负人且课业方面都有改善,导致他小时候一直以为国永会魔法,使用后会立刻让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魔法。

  体育不差、课业可以排进前几名、人缘更是好的不可思议,这样的人出现在他面前无疑成为小时候他的崇拜对象,虽然他的性格有点麻烦……可是国永总是包容他,只要一闲下来就会跑来找他,顺便附带一大堆的“惊吓”。

  等他有手机后,国永做的第一件事是把他手机码输入进去,然后笑嘻嘻地说:

  “你的通话纪录之后会被这个人刷爆喔!”

 

  之后,事实也证明了通话纪录真的满满的都是国永,但是爆掉的是国永的手机帐单。

  那时候国永在外地的大学,总能很神奇在每天他有空的时候打手机给他,一聊就聊了几个小时,持续下来帐单理所当然的爆了,国永妈妈表示:你再打手机打这么凶,手机费就自己打工出!

  国永经过评估后表示他可能要打多几份工,他那时想了想要不换他打给国永,这样国永的帐单就能少一点……经过一番波折,发现当时只有国永的室友智商还在线上。

  据国永说:当时室友双手一摊,翻了一双大大的白眼,表示“你白痴吗不会视讯啊!”

  不用钱、有网路就行、可以对话还可以看到脸,这个选择听起来比起他们想的方法实在好上几百倍。

  要不是室友的脸太嘲讽,他会很开心接受这个建议,不然他当时真的很想伸手往他眼睛戳下去。

 

  之后,他们没办法实际见面的时候就会视讯,再加上国永会教他功课,可以省下一笔上补习班和请家教的钱,他家人也赞同让他们两个天天视讯,虽然他们会这样交流的原因已经变质……

  他很喜欢国永,小的时候懵懂无知,只觉得国永很强很厉害,长大后发觉他们已经无法用“朋友”来概括——哪个朋友会闲着没事打爆手机费、天天视讯聊到天南地北、两人单独见面像是反射动作般一定抱一下。

  最直白的一点就是——有国永在的时候,他坐在国永大腿上的时间,远远高于坐在椅上的时间。

 

  国永和他约定过很多事情,像是要常常跟他说话、教他课业什么的……这些他都做到了,甚至做的比他想像的还多很多。

  国永对他的约定都做到了,那他是不是也该、好好的兑现他对国永的约定呢?

  山姥切抿唇,目光游移不定,紧握衣摆的掌心逐渐汗湿。

  鹤丸的点名还在继续,充斥的笑闹声、暧昧的八卦以及偶尔突然其来的惊吓。



 

  ‘想要、一直待在国永身边……’

  小小的国广这么说,国永阖上了故事书,轻轻地拍拍逐渐闭上眼廉的孩子。

  ‘那就待啊,我会为你留一个位子喔。’

  国永换了个姿势,让小小的国广能比较舒服地躺在他的肩窝上。

 

  ‘那么,国永旁边的位置,是我的了喔……’

  ‘是啊,是你的喔。’

  ‘嗯……’

  小小的国广,露出甜甜的笑容,靠着国永的肩窝睡着了。




 

  |★☆《完》☆★|

 

  想写很温柔的他们。

  希望看到这篇文的客官们会觉得很温柔(。•ㅅ•。)♡

  ……虽然感觉不出来大概也是雾浔的锅对不起雾浔去切腹谢罪L( ;ω;)┘三└(;ω; )”















 

  虽说如此但完全不能掩盖鹤爷你好像是三年起步啊Σ(゚Д゚;≡;゚д゚)

评论(8)
热度(91)
©霧潯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