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潯

灣家人請注意喔~
然後先說一下,在樂乎這邊大多數人看得懂的是簡體所以文會轉成簡體版的,但直接對話的話還是繁體字(因為輸入法不是繁體的話很容易搞錯字)
請各位別太介意w

腦補速度跟手速成反比,大概就是個網路線拔掉才會產文的寫手
( cp : all姥、雙狐 ...((以下n個cp省略<<吃很開(然後又進化了... )

有事請噗浪找喔w
https://www.plurk.com/decaysnow

【右んば】幼被(1)

  ※注意事项:

  主成分大概是三鶴山(みつば),因为不知道要打啥cp总之先这样吧(喂

  有幼化的被被,还有一个幼儿控变态的婶婶,这是一个放假中本丸很闲的日常故事w



 

  |★☆《正文》☆★|



 

  “如果能看见小小只的山姥切,我就此生无憾了。”幼儿控的审神者如此说道,看着她双手合十虔诚祈祷的模样,山姥切国广很努力地压下准备拔刀的手,用力地吸一口气,接着吐出——

  “主、”

  “被被你就让我妄想一下会怎么样嘛不要报警啦拜托你了!”

  “……”

  “嗯,很好!被被乖喔,好乖好乖~”

 

  那瞬间山姥切突然发现自己完全被审神者当成小孩子了,而且还是1岁小孩还在努力学走路和讲话的那种,摸头之熟练差点让他想报警,虽然说审神者原本的志向似乎是幼儿园老师……因为亲朋好友一致反对她走这条路,怕她出现在社会版头条上,所以才来当审神者的。

  “阿,好想摸小孩子啊~”

  审神者感叹着发出了犯罪宣言,估计还有五秒钟保护者组会把审神者强行带走拖去重新教育,山姥切决定用布把自己包的严实一点,装作甚么都没看到。

  那时谁也没想到flag立了就一定会发生的这回事。


 

  事出突然,这天审神者心血来潮决定来锻个几发,看到1:30出现时打了个哈欠,和刀匠交流几句后,完成一下想摸小孩子犯罪发言的每日任务,便回到自己的房间,和平常一样、没有任何改变。

  直到锻刀室出了点差异。

  本应是由审神者灵力召唤的付丧神,在没有外力的情况下自己从锻刀室走了出来,体型也不是原本应该有的体型,衣装的尺寸也配合当前的身形做了调整,更严重的是——他没有应有的完整记忆。

  刀匠精灵也吓了一跳,眼前有一个金发小孩子拖着长长的白布,抱着对现在而言没办法握好的打刀,似乎光是抱起来就费了一点功夫,小孩子左右张望一下,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在这里,如刚出生的幼儿般发出几个短短的音节,刀匠换抱着胸,左思右想仍想不出那几个音能凑出什么句子。

  小孩子把帽帽摘下,大概是觉得太阻碍视线,左右晃了晃脑袋,一缕与众不同的头发翘了起来,刀匠精灵灵光一闪,阿、这就是审神者说的呆毛吧!

 

  这个情况,只能请审神者解决了吧?

  刀匠精灵只想得出这个方法,虽然明天社会版头条可能就是审神者了。

  但小孩子可没给他时间看到门口有一点小小的缝,便悄悄的开门钻出去了,留下找不到人准备等明天头条的刀匠精灵。

 

  小孩子钻出了锻刀室,抱着刀到处乱跑,虽然说是陌生的环境,但他可不认为自己会迷路,他可是国广的第一杰作喔!可别小看他!

  钻出锻刀室后他注意到了这个地方的人似乎不少,利用自己娇小的身形,巧妙的躲过其他人的视线,跑着跑着发觉身后拖得长长的布有点碍事,可是这块布又给他一种异样的安心感……在行走方便和安心之间,小孩子犹豫了一会还是选择了安心感。

  不过拖在地上也不方便行走……鼓颊思考了会,小孩子笨拙地把白布尾端绑了起来,虽然有点重,可是比拖在地上好一点,小孩子原地转了圈,确定不会松脱拖在地上后露出满意的笑容。

  而这一切,全都被粟田口家的两个小孩子看到了。

 

  “没错吧?”褐色头发的男孩悄声问身边的人。

  “绝对不会错!”浅绿色头发的男孩则是大力的点点头肯定。

  ““这个本丸……有人妻!/有小孩!””

 

 

  这事很快地传开了,当然传到自带幼儿侦测雷达的审神者耳里,在发作的那一刻被人强行按倒丢进小黑屋里关紧闭,等她冷静一点再放她出来。

  不然就是小孩走丢的时候再把审神者放出来,自带侦测雷达的话找起来应该也会满方便的吧,无言之间用眼神达成共识,在小黑屋门外贴上‘内有猛兽,小心回避’的告示牌后离开了小黑屋,只留下审神者发出幼童控变态的奇怪声音,看起来颇有几分‘内有猛兽’的征状。

  原本毛利和包丁还想隐藏这件事的,然而马上就被其他人发现,接着传到了全本丸,有空有闲有兴趣的全都来围观——

  ——接着全部被某位爱弟心切的一期哥哥丢出去。

  理由是粟田口的小孩子众多,外表年龄比较接近,让小孩子待在粟田口才是明智之举,你们这群想攀关系、想骚扰的变态给我全部出去!

 

  小孩子的身分从身上的服饰被证实——确实是山姥切国广。

  虽然没有记忆,衣服也做了点改变,但是刀上的刀铭是绝对不会有错,即使令人不敢相信但她确实是山姥切国广,是的,还是‘她’,非常神奇的竟然不是男性而是女性!光是这点就让全本丸暴动了。

  除了申请想当哥哥的、申请当保母的,还有未来长大当恋人的……阿不,想申请恋人的那位已经被人拖出去重新教育了,目前恋人候选人的位置还是空的,估计未来就算有人填也会被强制退掉,目前已经有十几个人已经联署盖章通过了‘想童养媳的,下次活动就给我全程参与不准喊累也不准偷懒!’的法案。

  这些暂且不提,甚至还有人跑去向小山姥切申请想当把拔!

  理所当然的,申请把拔的人被公认是马麻的山姥切国广本人亲自轰了出去,现在拿着手传札在手入室里排队。

 

  “想吃点心吗?”毛利拿出糖果在小山姥切眼前晃了晃,看见新奇的东西小山姥切的眼睛马上就亮了起来,伸出手想拿,但在快碰到糖果时小山姥切犹豫了一会,眼神飘向一旁围观的人……

  某位捧着一碗点心笑容灿烂、第一个跑来申请想当把拔、被轰出去后自己拿着手传札去手入室、手入完后火速赶回来的把拔候选人M,因为存在感太高完全无法无视,让人有些汗颜,坐在山姥切腿上的小山姥切忍不住往山姥切怀里缩了缩。

  毛利不满地拿着棒棒糖说教“爷爷!就算你要当人家的把拔,但你这样会吓到人的喔!”小山姥切的注意力应该要摆在我身上啊!爷爷你来抢什么戏份!

  “哈哈哈,抱歉啊。”把拔候选人M笑容满面的回应,笑得毛利心底有点发寒,此时包丁见机扑在山姥切身上“总队长,爷爷好可怕喔……”装出害怕的模样,包丁趁机撒娇取得注意。

  “……三日月,不要欺负人。”摸摸包丁的头安慰,山姥切板着脸对他说到,包丁露出小恶魔的笑容,还偷偷向他做了个鬼脸,毛利也在时候趁机靠在山姥切身上,用行动表明自己的立场。

 

  三日月眼神无辜“我没有喔。”但不管是毛利还是包丁都察觉到一丝寒气“欺负人这种事可不是爷爷会做的喔。”唉呀呀,仗着山姥切在场就无法无天了吗,现在的孩子们还真有个性呢……

  ‘我们好像做的太过份……了?’

  包丁用眼神示意毛利,后者没办法维持脸上的表情,眼底凝结一层薄薄的水气。

  ‘我们惹到不该惹的人了!怎么办?’

  山姥切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小山姥切则是完完全全把头埋在山姥切的怀里,以包丁还毛利目前的炼度而言,完完全全不能跟已经养老生活已久的三日月比,一期哥好像在隔壁房的样子……如果是用跑过去求救大约有15公尺的距离,用叫的话一期哥则会马上冲过来,但是会给其他人一点困扰。

  ‘要求救吗?’

  ‘只能求救吧!’

 

  “呦,在做什么啊?”又一名把拔候选人T结束手入赶了回来,戴着帽帽空降在三日月和山姥切之间“杀气都冒出来啰,收敛一点。”鹤丸指了指自己的脸对三日月说,要不是知道大家的本体都放在自己的房间里,要不然真的会让人以为三日月会拔刀砍了他们。

  一期一振还在隔壁房间,你敢砍他弟弟我也真佩服你了。

  “哈哈哈……抱歉吓到你们了。”三日月笑了几声,微微低头表示歉意“那么,我先离开了。”自知现下的情况对自己不利,先别提隔壁的一期一振,鹤丸这项举动已经情势拉到他身上,不先退一步可能会把之后的所有路堵死呢。

  ‘他应该不是回房间拿本体吧?’

  ‘……求他不是!一期哥救命!’

  两名小正太瑟瑟发抖,等到三日月的背影消失在转角处后五人才松一口气,鹤丸拍拍两位短刀的肩膀安慰。

 

  “跟好你哥哥,不要乱跑,不要刺激老人家,知道吗?”闲着没事去吃点心阿,不要刺激老人家阿知道吗?

  ““是!!!””毛利和包丁简直是要哭出来了,大声答应后喊着“一期哥!”冲了出去。

  “三日月没这么可怕的……”山姥切望着两个小正太跌跌撞撞地跑出去不免感到有些无奈,虽然这有很大一部分应该是三日月自己的锅……“嘛,之后三日月再自己去找一期一振和解吧,不然他接下来的生活就得躺在手入室里了。”虽然一期一振平时人很好,但是一说到他弟弟的事就会爆炸喔。

  小山姥切维持着埋在山烙切胸前的姿势,偏头露出半张脸偷看鹤丸,鹤丸拉了拉自己的帽帽“我们都有帽帽,是同伴喔!”小山姥切不知是有听没有懂、或是略懂略懂,但他有感觉到鹤丸释出的善意,和刚刚目标摆在山姥切身上的人不一样,这个人是看着他的。

  “不是坏人喔!”鹤丸再次重复,小山姥切的脸离开山姥切的胸膛,用着圆圆的碧绿色眼睛盯着他看“真的不是坏人!”鹤丸也盯着小山姥切,一大一小似乎在无言间达成了什么默契,小山姥切很用力的点了一下头。

 

  “认同了?!”你们刚刚是做了什么?山姥切的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一头雾水,这孩子虽说应该是他,但他完全猜不到这孩子再想甚么。

  “没错,这就是同类的交流!”鹤丸为这发展沾沾自喜,虽然他也完全不懂是发生什么事!不过感觉小山姥切不怕他了!比起刚刚那个爷爷他的进展更顺利一点!

  不都是附丧神吗?当然是同类的交流阿。

  哎呀哎呀山姥切这你就不知道了,小孩子看到跟自己一样特征的人会有种同类感阿。

  那你知道他什么意思吗?

  不知道!完全看不懂!嘛~反正就结果而言还不错嘛!

  两人用眼神交流顺便拌嘴,看的小山姥切也是一头雾水,他们两个是在做甚么?

 

  “接下来是晚餐了吧?山姥切你先把小山姥切交给我吧,你先去找三日月,免得他带本体去饭厅。”不至于会带本体去饭厅啦……山姥切反驳,不疑有他的让鹤丸抱小山姥切。

  “麻烦顾好她。”小山姥切对于这项举动很是恐惧,抓着山姥切的袖子像是不愿意离开妈妈“会的,交给我吧。”鹤丸笑着摸摸小山姥切的头,小山姥切的警戒心稍微消退一点点,但仍不太自在地让鹤丸抱着。

  他们应该没问题吧……算了现下的当务之急是找出那个爷爷。

  山姥切起身离开去找三日月“你还不会说话对吧?我先教你一些简单的词吧!来,跟我说喔——”鹤丸正努力地教山姥切说话,有种新手爸爸正在逗自己小孩的既视感。

  画面看起来很温馨——想到此而放心的山姥切露出浅浅的笑容——果然交给鹤丸没有问题。


 

  不过山姥切忘记鹤丸没问题不代表三日月没有问题。

  更何况两人的恶友关系还摆在那,要不有争执都难。


 

  晚餐时间,小山姥切的惊人之举直接吓坏在场所有人。

  “把拔~”小山姥切对着鹤丸叫道,眼睛看着汤匙上的青椒,语气中带有一种哀求和不情愿“不行,撒娇也没有用,不可以挑食。”印有卡通图案的小汤匙更接近小山姥切的的嘴“把拔……”小山姥切的语气更哀怨了,刚刚他吃了一小块,味道让他差点吐出来,很努力地忍着那个味道才勉强吞进去。

  “不行~”鹤丸加油添醋的说,顺便指向旁边还在帮忙添饭的烛台切“挑食的小孩会被光坊丢出去喔,上次主上不吃茄子也被他丢出去喔!”审神者不吃茄子是真的,不过实际情况是,审神者很勉强地咬了一口后受不了那个味道哭着跑出去。

  在那之前还发生过不吃秋葵、不吃苦瓜、不吃芹菜和不吃青椒的案例,不过那些暂且不提。

  小山姥切身躯一震,咬着下唇、眼泪再眼眶中打转“马麻……”小山姥切看向吓得筷子都掉了的山姥切求救。

 

  小山姥切刚说了啥?!

  晚餐时间被放出来的审神者,嘴巴大的可以塞一颗他最讨厌的青椒进去,每一秒都被拉长成一千秒似的,意识知觉停留在小山姥切说的那句“马麻”上在场的人除了暴风圈中心的两人没事之外,其他人都被这资讯量重击的说不出话。

  “你、刚刚说甚么?”山姥切的眼皮跳啊跳的,他的直觉告诉他——这肯定是鹤丸的锅!

  “马麻~”小山姥切没听懂他问的问题,只觉得山姥切还不想帮他,鼓着红通通的脸颊,他又在求救了一次,正巧回答了问题。

  坐在山姥切旁边的三日月感觉突然被雷劈了四次左右,身体化作焦土失去知觉,哈哈哈我知道这都是假的,老人家了耳朵不好使阿。

  接着又一声“马麻!”让他脸直接栽进碗里“三日月啊啊啊啊——”

 

  望着场面一阵混乱,鹤丸摸摸困惑的小山姥切,顺便把他碗里的青椒全部移到自己碗里,继续自己的新手把拔喂食大业,鹤丸露出邪恶的笑容。

  听审神者说小孩是单身人士最大的杀器——果然是真的阿。

  一开始打定主意要收拢小山姥切真是做对选择了,鹤丸得意的不得了,趁着烛台切顾不到这边,给小山姥切的碗里加了一只鸡腿,一想到刚刚三日月的模样笑得合不拢嘴。

  “把拔?”小山姥切疑惑的音调上扬,无意间又给三日月戳了一刀“没事没事,你很棒喔~!”把鸡肉撕成丝再喂给小山姥切,鹤丸现在的心情可好了。

  等山姥切处理完老人后他们一起去洗澡吧~



 

  |★☆《不知道有没有续但是感觉就是还没完的样子》☆★|

 

  感谢穗太太,小被被太可爱了(´///☁///`)

  因为超喜欢小被被,意外写得有点长,原本想说两千字差不多结果到了五千还没完wwwwww拖了有点久阿wwww⁽⁽ଘ( ˙꒳˙ )ଓ⁾⁾

  要写数学背英单背国文弄的脑袋都快昏了,好像还有甚么海报要做的样子,社课也要弄……快虚脱了……

评论(26)
热度(91)
©霧潯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