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潯

【三山|みかんば】还债刀——末日




  ※注意事项:

  CP:みかんば,职业是军人x镇暴警察

  这一篇原本是玩噗浪游戏的时候,因为玩家全都死光光,队友表示想看みかんば殉情所以就打了小段子给他,然后原本预定是写另外一篇刀,但是既然队友说小段子虐的话干脆拿这小段子来交还风刀好了!d(`・∀・)b(是有多懒

  这家军人大概是个受诅咒的职业,别人家的是“碰碰碰碰碰碰碰碰”杀了十二只,这家是“biu”杀了两只,军人拜托你好好输出到死好不好wwwww(然后对不起当时玩军人运气超烂的雷包就是我。゚(゚´ω`゚)゚。

  对了游戏是别人制作的,这边只是觉得好玩想推广而已,游戏平台是噗浪,欢迎来玩喔!(*゚∀゚*)

  以上~~



 

  |★☆《正文》☆★|



 

  末日的第十天。

 

  “抱歉,国广,爷爷我好像打不太中那些僵尸呢……”

  三日月放下枪只,空气中弥漫的铁锈味和烟硝味呛得他眼睛不太舒服,身上各处伤口隐隐作痛,山姥切站在一旁,手里也拿着枪,望着底下发出无意义吼声的僵尸和倒地成为僵尸食粮的尸体。

  “当初不应该让你从军的。”

  “哈哈哈……”

  作为他们驻扎地的大楼已无法保证能否再存活,大楼里还有一位与他们同行的幸存者,然而僵尸似乎怎么杀也杀不完,四周累积的尸块好像吸引更多僵尸来,腐败尸体的味道令人作呕,他们已经杀了不下百只了吧……包括曾经和他们要好的人。

  他累了、他也累了,因为后座力而震麻的手臂快要抬不起来。

  “宗近……”山姥切轻唤对方的名字“怎么了?”

  “很不想这么说……但是……”有增无减的僵尸群,鲜血与烟硝味,他颓然跪下,他不认为还有机会获救,求救讯号即使成功发送了,也要等一段时间救援部队才能到达,更何况他们的求救讯号号还没成功发送过,底下的僵尸却越来越多。

 

  “……举枪自尽吗?”三日月问。

  “……很胆小对吧。”山姥切嘲弄性的回应。

  对方沉默了,山姥切明白这选择是多么愚蠢和懦弱,身上各处泛着血的绷带看的刺眼,两人都已受了重伤,要逃也逃不掉。

  至少……他不希望对方是被僵尸咬死的。

  最后的最后,他不想看见对方因僵尸啃咬而变得残破的模样。

  “嗯,就那么做吧。”三日月说道。

 

  三日月和那位幸存者说了。

  幸存者点了点头,如释重负地喘了口气,那是已经放弃、得到解脱的模样。

  在三人达成共识的情况下,最后一颗被视作救命绳索的催泪弹扔了下去,烟雾从瓶罐中喷出,驱赶了周遭的所有僵尸,但他们都知道只是暂时驱赶,等等它们还是会回来的。

  幸存者告别了他们。

  他说,他想去比较高的地方,感觉离天堂比较近,被他杀死的家人应该会比较好找到他、带他回去吧……恨他、不想再看到他也罢,至少在最后,让他自己决定自己的墓地。

 

  ……最后剩下他们两人了。

 

  在大楼里的某一间房间,对着彼此亲吻爱抚、衣衫尽褪、倾诉自己的爱意。

  两把手枪放在床边的柜子上,两人享受了最后一次的欢愉,眼神交流后各自拿起一把手枪。

  “再见了。”

  “嗯,再见了。”

  枪口抵着彼此的左胸口,感受心脏的跳动,用拇指滑开保险。

  最后一次深吻,两人同时扣下板机。

 

  ——将哀号声也封在唇瓣之间,不愿分给任何人一点。



 

  |★☆《完》☆★|

 

  死了喔!都死了喔!!(`・ω・´)

  没有那种我故意不开枪让你活下来的剧情两人都开枪了喔!!!(`・ω・´)(干

  虽然说是刀但是结局不知道算是BE还是HE,两人都深爱着彼此,更因为爱着对方,更不希望对方死于僵尸口中,宁可杀死彼此也不愿对方在生前多受苦,而且还是有和平达成共识的殉情喔!

  没有硬逼是两人都接受的殉情喔!!!(`・ω・´)(是要重复几次

 

  其实说刀好像也没多刀,人家都约好没羞没臊去天国play了好像也还好( • ̀ω•́ )(喂

  喔对了死掉的时候是全裸没错,小三日月可能还插在里面的那种(喂!

  对不起我只是想毁气氛(´・ω・`)

评论(6)
热度(24)

灣家人注意喔( 有時候會打出注音,不懂的話請見諒 )
近期不斷補動漫跟小說

腦補速度跟手速成反比,大概就是個網路線拔掉才會產文的寫手
( cp : all姥、雙狐 ...((以下n個cp省略<<吃很開(然後又進化了... )

個人主義 : 只要有總受甚麼都好!!!

有事請噗浪找喔w
https://www.plurk.com/decaysnow

© 霧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