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潯

灣家人請注意喔~
然後先說一下,在樂乎這邊大多數人看得懂的是簡體所以文會轉成簡體版的,但直接對話的話還是繁體字(因為輸入法不是繁體的話很容易搞錯字)
請各位別太介意w

腦補速度跟手速成反比,大概就是個網路線拔掉才會產文的寫手
( cp : all姥、雙狐 ...((以下n個cp省略<<吃很開(然後又進化了... )

有事請噗浪找喔w
https://www.plurk.com/decaysnow

【三鶴山(みつば)】还债随笔——未读


  來自噗浪上的跟風活動w

  這邊霧潯是32個,所以是到刀,總之一個一個慢慢還w


  ※注意事项:

  CP:三山(みかんば)+鶴山(つるんば)

  意识流虾机巴乱写,有点开车的感觉绝对不是错觉,可是这真的是很普通的吃药!(正直脸

  以上~



 

  |★☆《正文》☆★|



 

  以下是未读邮件:

 

  《from:鹤丸国永》

  主旨:还好吗?有没有好好休息?

 

  《from:三日月宗近》

  主旨:我会早点回来,不要硬撑。


 

  他躺在床铺上,粗喘着、用仅存的理智对抗迎上从各处传来的一阵阵热潮。

  床单因汗水而染湿,喉咙深处似乎在燃烧,连呼出的空气都变得干燥。

  山姥切紧闭着眼,眉间皱起一座座的小山,隐忍着身体各处的不适感,温度不断上升,好像身体都要融化了……

  他该吃药的。

  稍早时,他和他的两位恋人为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起了点冲突,那时他的身体就有些异样,可那时正在气头上,论辩论他说不赢那两个人,于是赌气把自己关进房内,也因此没有吃药。

  药还在房间外,只要出了房门走几步就可以拿到了,他的两位恋人也都有工作,暂时不会回来。

 

  但是现在的问题是他起不来。

  身体的力气像是被抽干般,将他牢牢地固定在柔软的床铺上,这就是所谓的报应吗?

  赶快睡吧,醒来后身体就会好了。

  忍着不适感等到好转并不是第一次,他对自己催眠。

  睡一觉醒来就会好了。


 

  《from:三日月宗近》

  主旨:你还没吃药吧?可以开门吗?

 

  《from:鹤丸国永》

  主旨:抱歉,我要用有点强硬的方式进来了。

 

  《from:三日月宗近》

  主旨:又想自己忍着撑过去吗?

 

  《from:鹤丸国永》

  主旨:不是跟你说不舒服时要跟我们说吗!

 

  《from:三日月宗近》

  主旨:接下来会让你有点不舒服,但这样是最快好起来的作法。

 

  《from:鹤丸国永》

  主旨:我们会负责的,之后你要打要踹都可以,你再稍微忍一忍喔。

 

  ………………

  …………

  ……

 

  又一封邮件寄来,机身震动发出轻微噪音,指示灯闪烁。

  床上的人缓缓醒来,身上的衣服和身下的床单已经换了一套,原本不适的燥热已经好转,桌上多了一瓶水壶和一张小纸条,山姥切有点艰难的坐起身,在后背垫块枕头让自己舒服一点。

  抓起手机点开邮件,未读邮件的数目差点让他想把那两个恋人拖过来揍一顿。

  “不需要每件事都写在里面吧……”想起稍早前的吵架原因,山姥切红着脸关闭手机丢在一旁。

 

  ‘不要对我有所隐瞒,你们这两个臭老头!”



 

  |★☆《完》☆★|

 

  其实这篇算是自由心证。

  只是单纯的吃药或是各种意义上的吃药都可以啦w

  ↑虽然本人是当成ABO的吃药(喂

评论(4)
热度(53)
©霧潯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