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潯

灣家人請注意喔~
多半都是繁體字,然後霧潯這名字繁體很多劃我知道www簡體是「雾浔」,稱呼的話有潯就好了w

目前是準備爆炸的高三,因此更新會很慢——很慢——
還請各位見諒(土下座

有事請噗浪找喔w
https://www.plurk.com/decaysnow

【刀剑乱舞|三山】讯息——共同

【06】共同

 

  ※注意事项:

  cp:三山(+另一对出场不多的鹤山((是不同的被被请放心,没规定只能有一把山姥切吧?)

  一个很闲的日常向,真的很日常,非常非常的日常。

  好像很久没提到自家本丸了所以现在提一下,有关自家超神奇的经验值之壁(等等

  还没想到还需要补充甚么,就先这样吧(喂

  以上可接受者,往下↓



 

  |★☆《正文》☆★|



 

  【第七届大阪城再开!现在让我们访问从第一届参与到现在的审神者!】

  电视萤幕上出现斗大的标题,配上壮阔的音乐一下子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目前是大阪城的活动期间,剃刀园长主任开课的尖峰期,这段期间是让炼度还不够的刀剑男士们尽快适应战场上的情势变化,对上甚么样的阵行该以甚么样的策略应对,没有出手没关系,最重要的是训练及时反应的能力,突然反射动作般能马上“有意识地”站到位于上风较好出手的位子。

  再说、如果轮到他们出手,园长主任的职业能力可是会被怀疑的喔。

  而这次,自家本丸是属于早早挖完50层,解完任务拿极道具,然后努力的在地下城找寻毛利藤四郎。

 

  “审神者先生,请问您对于这次奖励还算满意吗?”担任记者角色的刀将麦克风举道受访人眼前,险些戳上他的脸“呃、普通普通吧……唉你们不要一直笑啊!”就连摄影机画面都有着些微的晃动,估计拍摄组的腹筋挺强大的。

  八成是某些人起哄说要拍一下匾额“进化的过程”吧。

  “那请问您对这次的景趣想法如何呢?”全程参与活动的审神者有点难堪的搔搔脸颊“呃、对这块惊叹号的感想如何吗?”指了指头上已经贴上5片惊叹号的匾额,审神者从袖子中抽出另一片惊叹号“后面惊叹号摆不下了……”匾额后空间已经贴满了“所以我只好贴在前面。”说着拿起惊叹号‘啪’的把惊叹号黏在匾额最前端。

  “现在已经第六次看到这片惊叹号了,我的内心毫无波动,为什么每次挖到底都会有这种看起来超级廉价的的惊叹号啊?”审神者站在梯子上环抱着胸百思不得其解的模样有种莫名的共鸣感,使人备感亲切。

 

  原因无他,自家本丸的匾额上至少也有后来黏上的4片惊叹号,作为本丸的初期刀,山姥切很清楚自家本丸有挖过几次:第一次时审神者还没上任;第二次实力不足,没有挖到底;第三次时才挖到底,之后便没有再缺席。

  算上原本就有的,一个惊叹号代表参与一次的话,那他们也参与了五次。

  “前面的空间还可以再黏两个,我要再想想接下来能黏在哪里,虽然有人建议说黏在纸门上,但这样采光会变差,我再想想有没有其他位置能黏好了。”做出沉思的姿态,审神者对镜头挥挥手,大概是结束录影的意思“等我想到了再跟大家说喔~”

  新闻上的影片切到下一个,是这次四把脇差修行的许可开放的消息,昨天刚开放的。

  还记得昨天自家审神者一进门时就被青江壁咚的事,被吓到的审神者惊恐的点点头同意后,青江便将早早准备好的极化道具带在身上,在众人的目送中出行。

  这个小插曲的热度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的审神者又将注意力投进地下城中。

 

  因为那个毛利藤四郎……还没挖到。

  据审神者说机率有0.1%的,可听说现在已经掉到0.06%了,社群网站上满满的哀怨发言,包括审神者自己也是满满怨念,目前审神者已经把挖地下城当成提高炼度了,抱着不奢求能挖到、挖到就算赚到的心态,目前正被一期一振投以很可怕的眼神威胁中。

  本丸里没什么人,排内番的人工作估计还没结束、出阵的还没回来、远征的三个部队也还没归来,一向吵吵闹闹的难得安静下来,就当作享受难得的安宁吧,他对自己说。

  ……那家伙,还在地下城,努力跟上极短不科学的机动吧?

  山姥切翻了身,以面向庭院的方向侧躺,脑袋枕在左手肘上,平时遮住脸庞的帽帽落在脑后,调整一下脑袋的位置好让自己躺的舒服一点,睁着眼睛望向院里的池子。

  若有人经过肯定大呼小叫的说‘这是哪国的公主殿下在等待王子殿下啊?’然后被他丢去田当番或马当番,有闲时间和体力起哄不如去帮忙其他人做内番;不过很庆幸的是,这些事都没有发生,这时间会起哄的人都不在,不会起哄的也乖乖待在自己房间休息,换言之、现在没有人会打扰他。

 

  那么家伙会跑去地下城……应该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歛下眼帘,伸手在身后的散落的物品中摸索,指尖碰触到一块平滑冰冷的物体时确定了方位,但没有转身、而是更加努力的伸长手臂把那个物体捞过来,不是说转身去捞会花多少力气……只是单纯的、不想动。

  他不在、很无聊、不想多浪费力气……脑中恍惚间闪过几个字词,他无奈的笑了笑甩开脑中的想法,如此颓废的话,他只有听审神者为自己的运气感到绝望时说过啊。

  熟练的启动被称作平板的物品,他点开结成介面在点更换的按钮。

  ——是和以往不太一样的排列方式,以前同等级的话会按照刀番顺序排列,现在则改成以经验值量排列,就算他们已经满等,多出的经验值仍会计算。

 

  第一页按照顺序由上而下:岩融、萤丸、鹤丸、姥姥、他、光忠。

  岩融园长是地下城的主力,排在第一名他并不意外,再加上这个本丸没有巴形主任(不用指望审神者的运气,地图捞的或许、勉强、有一点点、微乎其微的可能,可是锻刀基本上是毫无悬念的完全没希望。),因此地下城的主力一直都是他。

  萤丸是祕宝之里或连战队时的支援组,负责尾刀,能排到第二名大概能归于这点吧。

  而鹤丸和姥姥……他猜大概是祕宝时刷出的经验值,因为鹤丸动不动就被警察以“萝莉控”的罪嫌抓走,临走前在送姥姥乐器,大概是个安慰小孩子要用糖果、但刚好身上没有糖果就用乐器的概念,于是审神者很愉快地用了这个特点,在祕宝之里时让他们两个同一队,获取大量的乐曲。

 

  他还记得姥姥抱着乐器回来时微妙的表情,以及鹤丸哭诉自己甚么都没做、只是看姥姥一眼就被抓走了,但仍被众人以眼神霸凌的模样。

  那时三日月环抱着他、把重心在他身上,对着鹤丸嘲讽笑的表示“肯定是你做了什么不该做的吧?我和切国出阵时可从来没被抓走过喔。”说着还亲了他一口,气的鹤丸差点拔刀。

  然后隔天出阵时三日月就被警察抓走了。

  事实证明FLAG不能乱立,立了就别想不会发生。

 

  而最后一个光忠……不会吧小贞那时的战力扩充经验加成有这么多吗?

  高到三日月跟着队伍连续不间断的挖了好几天地下城但仍无法超越的高,三日月每次归来第一件事就是察看自己到底突破经验值之壁了没,接着顶着赤疲劳趴在地上,不是等体力恢复后继续出阵、就是被人拖进手入室——自家本丸是手入室有空就要把伤患拖进去主义,就算只是跌倒擦伤或是心灵受创皆可通用。

  有需要这么在意是不是在同一页吗……隔一页也没什么阿……

  反正本人还是跟他住在同一个房间不是吗,他对萤幕上那张顶着黄疲劳的脸说。

  早上会陪他赖床、晚上会哄他入眠,开party时会靠在他身上醒酒,隔天睡姿不良全身酸痛的两人再一起醒来,只是因为经验值的关系不在同一页而已……其实根本不用在意经验值甚么的嘛!明明人就在身边了干嘛在意那种多余的事!

 

  关闭平板后叹了一口气,他闭上眼睛稍作休息。

  审神者有说过不要躺着看平板,不但手容易酸、眼睛也是,离太近的话眼睛还会有点干干的。

  看来他说的是真的,眼睛有点酸涩,姑且先闭上眼睛休息。

  离用餐时间还很久,小睡一下吧……


 

  待他再次醒来时,已是夕阳时分。

  张开眼便看见恋人过分放大的睡颜是甚么样的体验?

  如果用这问题问山姥切,他会回答“是种知道为什么睡到一半身上多了几分重量、还变得有热的元凶是谁的体验。”不过这只限定在山姥切处于完全清醒且非常冷静的情况下。

  被热醒的山姥切盯着三日月的脸,抿着唇、脑袋有点空白,不知是三日月的抱着他的关系或是夏季天气热的缘故,抑或是两者都有?身体有些发烫、尤其是自己的脸,潮红在白皙的皮肤上迅速扩散开来,腰上和腿上的重量他猜测分别是三日月的手和腿,使两人几乎紧密贴合在一起。

  虽然薄毯盖住了两人大半身子,他无法用肉眼确认,但肉体互相传导的热度正努力敲打他的脑袋,告知他们两个不仅亲密的睡在一起,还睡了一段时间啊!

  总觉得自己脑袋开始冒烟了。

 

  三日月穿着内番的衣服,头上没顶着赤疲劳倒是飘着樱花,睡得挺沉,黄色的头巾摺成方形垫在手臂上,脸上浮现淡淡的微笑,似乎梦到不错的梦,但当下他管不了这么多。

  “宗近!”他试着摇晃三日月的肩膀,三日月咕哝了几句反倒睡得更沉“宗近!”你要睡可以,但是你不要抱那么紧啊!山姥切有点欲哭无泪,餐厅那传来热闹的声音,算算时间远征队伍已经归来,内番也结束,现在大概是要准备开饭了。

  “宗近、宗近,醒醒,要晚餐了,再不去餐厅会被烛台切骂喔。”似乎听到关键字,三日月眨眨眼惊醒过来,脸上还印着红痕和发丝“醒了吗?”替他稍微整理衣装和头发,看他还没完全清醒估计也睡了不短的时间。

  三日月盯着山姥切发楞,大概是因为他替三日月整理仪容的动作太过自然,反而一时之间无法做出反应吧。

  “宗近?”还没醒吗?

 

  “切国。”阿,好像醒了“嗯,该吃饭啰。”三日月好样没有听到他的话,看向另一边眼睛一亮找寻甚么,但因他们两人还处于一种纠缠在一起的姿势有点不方便,费了点力气才取得他想要的物品。

  三日月拿起平板熟练点开介面,接着献宝似的举到他眼前,任谁都能看出他眼里的雀跃。

  “切国,你看,我们在同一页啰。”三日月说道,身边的樱吹雪似乎更灿烂了些。

  他说的是真的,现在的排行变成:岩融、萤丸、鹤丸、姥姥、宗近、他。

  等等,不但突破了烛台切超高的经验值之壁还超过了他?

 

  “你为了这理由?”虽早有预料到,但这理由……

  “嗯!”点了点头,为了一个孩子气的理由,他努力了好几天才达到,期间不乏在赤疲劳的状态被人拖进手入室里休息,还被审神者安慰说不用太在意没有排在山姥切上面之类的话。

  就是因为审神者这么说三日月才更在意啊!

  他可以肯定,史上最不会安慰的人非审神者莫属!

  因为审神者变向的督促,他费了许多力气才排到山姥切上面!

 

  “很累吧。”双手捧起对方的脸,好能看清楚对方的模样,虽然有休息过仍不掩疲态,这几天连续出阵大概真的累坏他了。

  “嗯。”不打算说些肉麻的话惹得对方实行‘物理治疗’,单纯回应了一声表达回应。

  “……明明不用这么拚的。”我不在意这种东西,在说平时也看不见,只有点开平板才会发现阿。

  “嗯、我知道……‘想更亲近你’、这种感觉吧。”说起来,他是有点小孩子气了呢。

  “不是已经在这里了吗。”两人睡在一起,相当于枕边人的距离,或许还更近了一点。

  “哈哈哈,是阿……”



 

  |★☆《完》☆★|

 

  俗话说没图没真相,今天就放个图来见真相!

  顺带一提,爷爷最后一场(也就是超过被被经验值的那场),王点掉落被被,然后回来他就飘樱花了……好嘛!这么喜欢老婆就是了嘛!单身婶婶表示有狗粮汪汪吃吃。

  然后挖了这么多天依旧没挖到毛利(炸

  这次机率真的太过分了,刚刚听说机率又回到1.2%但总觉得是假的,决定大哭表示哀怨。

  然后决定发发个毒誓。←等等


 

  如果毛利来了就来点文啦啦啦——!!!

  题材不限,CP右姥都可,性转幼化也可,没特别的雷点,只要不渣攻贱受就行。

  然后有极大可能是HE,因为本人不太会写BE(更精确说是没写过←狠不下心的废物

  不限点的个数,阿反正随意点随意点,点到100个也可以反正随意ヽ(∀゚ )人(゚∀゚)人( ゚∀)人(∀゚ )人(゚∀゚)人( ゚∀)ノ

  不过当然前提是“有人点”和“毛利回家”啰w

评论(2)
热度(26)
©霧潯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