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潯

灣家人請注意喔~
多半都是繁體字,然後霧潯這名字繁體很多劃我知道www簡體是「雾浔」,稱呼的話有潯就好了w

目前是準備爆炸的高三,因此更新會很慢——很慢——
還請各位見諒(土下座

有事請噗浪找喔w
https://www.plurk.com/decaysnow

【刀剑乱舞|三山】讯息——小拳拳捶你胸口

【05】小拳拳捶你胸口

 

  ※注意事项:

  cp:三山,〈睡觉〉那一篇的后续,忘了说这是现代paro,ooc本人的锅。

  因为看了某支影片,满脑子都是“咩OAQ小拳拳捶你胸口,都不哄哄人家,大坏蛋QAQ”被洗脑了,然后就写了(喂

  女体化的百合,有雷请叉叉谢谢,能接受的话放轻松看就好w反正跟上一篇同理嘛w

  全篇为执念有点深的爷爷(还是奶奶?),有雷一样请走叉叉。

  段子坑~再次提醒这是个段子坑~



 

  |★☆《正文》☆★|



 

  那天晚上,她做了一个梦。

  她坐在自己的房间内,面前是自己的电脑萤幕,桌面是山姥切躺在她身边的照片,有点模糊,因为那时山姥切枕在她的另一只手臂上,暖暖的吐息轻轻降落在手臂内侧软嫩的肌肤,她趁那时拿出了手机自拍,因为兴奋和紧张以及一点害羞,平时自拍掌镜都十分完美的她甚至拿不稳手机,脸上泛起红潮,拍了好几张才勉强有一张还算清晰。

  其他模糊的照片被她删掉了,没办法,模糊到看不清楚人脸那实在没什么保存价值。

  现在,她盯着自己的桌面,突然觉得有一点不满。

  “还是换其他照片好了。”她碎碎念着,点开资料夹寻找另一张她足以令她满意的照片,以及——想把这张模糊的照片删掉。

 

  最后,她换了一张照片,但没有把模糊的那张照片删掉。

  大概是觉得再删下去的话,她跟山姥切之间大概没剩多少回忆存在了,她自嘲的对自己的脸说到。

  画面上是她和山姥切在一家饰品店里,那时她跟山姥切在店里挑送给一期一振的生日礼物,毕竟平常受她很大帮忙,生日时想送点东西做回馈,但后来因为看见一个很适合山姥切的发箍,反而和山姥切嘻闹起来,山姥切睁着圆滚滚的眼睛盯着镜头,而她则揽过山姥切的肩伸出食指偷戳她的脸颊。

  平时自拍的功力正常发挥,画面上她笑得灿烂、还有点傻,大概是沉浸在调戏山姥切的喜悦里吧。

  不得不说,带着发箍的山姥切超级可爱——只可惜她那时要转头偷亲的计划失败了。

  不管怎么看这张都很完美呢!

 

  完美?

  一个声音从心底冒出,她点了点头,重复那一句话。

  “嗯,完美。”

  “真是她妈该死的完美主义。”

  笑着对心底的声音说道,她知道这是那声音想要的答案,那声音得到答案后不再说话,只留下嗡嗡的噪鸣声,她撇撇嘴,噪鸣声一下一下的淡去,最后她发现那是稳定的心跳声,一下一下,把心底那股酸意送达全身。


 

  她是个完美主义者,这点她并不反驳。

  如同无法接受照片上有任合一丁点缺陷,与人相处也是同样,在适当的时机与时间露出恰到好处的表情,尽可能的……不让人讨厌。

  尤其是山姥切,不想被她讨厌、绝对不能,要是被她讨厌了,总觉得心里会有甚么东西崩解消失,她无法接受山姥切跟她相处的时间里有任何一丁点的失误与差错,不管是失礼还是出糗都不行,不论何时都要是最完美的状态——不论是谁都会无法自拔的喜欢上她的状态。

  天生的姣好容貌使她在成长过程中无比顺利,只要和对方意的方式应对,便有一堆人倒贴上来,但只要知道她真实的模样,便会感到对她这种态度感到不满,说的直白一点就是不满自己只是一枚旗子、或说是工具人?

  体制早已扭曲的教育告诉她:一个人的价值在于身上的附带利益,有什么技能、有甚么样的能力、可以给她带来甚么样的利益,将利用价值、情谊和附加价值,揉成一团放在一把天秤上测量,有着甚么样的重量就以相对应的方法去应和。

  简单来说,就是个阶级制度吧。

 

  吐了一口气,将自己摆在世界中心的生存方式实在不太好,先不说这就是所谓的“公主病”,真面目一被人发现,闲言闲语便在暗处蔓延,如苔藓般,一开始不太在意他的生长,但时间一久猛然惊觉已经占据了大部分,要洗刷得花上一番工夫,还会留下不好的印象。

  要是一不小心失足在此可会令她悔恨莫及的。

  所以,不管是什么样的差错都不允许。

  如履薄冰的生存方式很累,但没办法,如同已经点燃的引线,既已点燃便没办法使他停止。

  再说她也习惯了这种生存方式。

 

  要显得呆呆的,不要吝啬,她旁边有其他人不要介意,只要她还在身边就可以,撒娇她会接受,不用耍心机没有关系,像小孩子般的闹脾气也没关系,山姥切是个温柔的女孩子,还是个小傲娇,接受范围比想像中的还广,在这范围内维持适当的互动关系,有时候再让这种关系在安全范围内跌宕起伏一下。

  如果太过稳定反而失去了惊喜感,一出好的作品需要好的起承转合,以及一个能够抓住她的心的悬念,一点一点的,拉近她与她的距离。

  可是啊,她还是普通的女孩子,即使用多么理性的方式对待,难免会有些忌妒之情存在。

  恋爱中的人,不管是智商还是情商都会大幅降低吧。


 

  因为鹤丸抓着山姥切不放,害她的醋意简直要化成实体显现出来,在她俩抢夺抱着山姥切睡觉的权力时,山姥切似乎不太舒服,发出几声哼声小小挣扎了下,鹤丸趁这时候像之八爪章鱼缠着山姥切不放。

  如果在抢下去肯定把山姥切吵起来,到时肯定被山姥切讨厌,只好先选择收手,但她又没办法忍受鹤丸独占山姥切……之后理智战胜了了一时的情绪,她决定先去洗手间一趟,发泄自己的情绪顺便冷静冷静。

  脑袋里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情绪根本冷静不下来。

  可恶我也想抱着山姥切睡觉啊——!等等回去一定要踹飞那只鹤——!

 

  无意间看到一旁镜子,镜子里的黑发女性面容姣好,但脸上阴冷的表情令人退避三舍。

  三日月心头一震,这种模样、山姥切肯定不会喜欢的、吧?

  虽然对方可能不会在意,平时什么鸟事都见多了,堀川家的孩子脑袋跟他们大概不会是同一个次元的,抱着简单暴力的物理至上宗旨,和旁边打着如意算盘的人比起来单纯的可爱,她知道的,即使在她面前表现得不尽完美也没关系,那孩子不会在意这种事。

  可是,三日月自己没办法接受啊。

  将人放上天秤的观念不只对其他人,对自己也是如此。

  从一开始,那些严苛的完美主义要求从来不是为了其他人,而是因为她自己。

 

  她被自己可怕的表情吓到了,像是失去了立足点般,她跌坐在地上,夜晚冰凉的地板使心中的寒意更甚,切国、切国……心中呼唤着她的名字,三日月明白,这样的丑态只有自己看到,比起被山姥切知道,她自己的心魔还比较严重,但是、但是!

  她没办法思考,用相同的准则套用在自己身上的话,她无疑是大扣分了。

  没关系的山姥切没有看到、她没有看到不会有影响、她没看到……她安慰自己,但仍忍不住想像最坏的结果。

  够了、停止、打住,冷静下来,她还在睡,不信的话现在回去看看确认啊!

 

  之后便发生了一场闹剧,最终换得的结果是她可以用力吸山姥切的奶香,光是这一点她便觉得今天一整天都值得了,尽管有一点不太愉快但还是不错的一天!。

  山姥切问她是一个女人还是两个女人时她吓到了,并不是害怕闹鬼,而是觉得山姥切知道她另外一面的事,当下那瞬间她还差点说是两个,她并不想承认那个凶狠忌妒心强的女人也是她,但转念一想,这样事情会更麻烦,才改口说是一个。

  三日月乔了一下自己的姿势,山姥切已经睡着了,胸口稳定的上下起伏,沐浴乳的香气充斥着她的鼻腔,差点没忍住直接亲上她的胸部,在上头留下点点的红印,这种可以吃豆腐的机会并不多啊!不好好把握怎么行!

  于是她偷偷地把手伸进山姥切的衣服里,香香软软的触感令她心情大好,同时她又害怕山姥切会突然醒来,要是她醒来的话,看到的不是她认识的三日月怎么办?

  三日月把脸埋进她的胸口中,让思绪随着她的意识沉进梦里。


 

  她坐在电脑桌前,桌面仍是那张她认为很完美的照片。

  和平常一样,她会在梦里回忆一整天内发生的事,然后给自己做个检讨。

  不同的是这次山姥切靠在她的肩上,用被子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发丝搔的她有点痒但她并不介意。

  现在是在她的梦里,不管做什么应该都不算过分吧?

  “请你,不要被我吓到了喔。”




 

  |★☆《完》☆★|

 

  Q:标题的意义是什么呢?

  A:表示一下三日月埋在山姥切胸口的行为是撒娇的哟!(ゝ∀・)

 

  标题与内容不符耶——(◔౪◔)惊不惊喜?意不意外?(◔౪◔)<喂

评论
热度(26)
©霧潯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