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潯

灣家人請注意喔~
然後先說一下,在樂乎這邊大多數人看得懂的是簡體所以文會轉成簡體版的,但直接對話的話還是繁體字(因為輸入法不是繁體的話很容易搞錯字)
請各位別太介意w

腦補速度跟手速成反比,大概就是個網路線拔掉才會產文的寫手
( cp : all姥、雙狐 ...((以下n個cp省略<<吃很開(然後又進化了... )

有事請噗浪找喔w
https://www.plurk.com/decaysnow

【刀剑乱舞|鹤山+三山】讯息——不要喝

【01】不要喝

 

  ※注意事项:

   现paro,三人皆学生党这样。

   cp:鹤山+三山,构成状态长这样:鹤→→→被←←←爷

   三山同居室友,鹤丸邻居。

   段子坑,这个坑里满是段子w

 

  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话~往下吧↓



 

  |★☆《正文》☆★|



 

  上午1点43分。

  扫了一眼萤幕右下角的白色数字,山姥切手臂向上伸直稍微活动一下筋骨,几个小时都窝在电脑桌前身体有点僵硬,久坐所导致的酸麻感从身体各处传来,沉重的眼皮也抱怨着今日的过度操劳,脑袋里昏沉沉的喘不过气,四肢有些不听使唤,似乎连将鼻梁上滑下的细框眼镜推回原位的力量都没有。

  山姥切还坐在这里大概全倚赖着已经劳累不堪的精神支撑,一不留神可能整个人电脑椅上栽下来,

  长叹一口气,萤幕上的作业报告还没结束,文字尾端的那条直杠一闪一闪的,作为参考资料的书本摊在桌面上等着他收拾,一旁的手机还写着小组作业进度的讯息,所幸这次的分组没有冗员,不会发生需要几个人独揽作业的状况,他的部分也快处理好了,剩下的就交由其他人处理。

  明天再努力一下应该就结束了吧……迷迷糊糊地想,就连他口中的“明天”已经是“今天”也没察觉。

  以他们这次组长的口头禅来说就是:人事已尽功德圆满,早点洗洗睡去玩沙。

 

  档案存档,和同组成员报告进度,收拾桌面……要是档案损毁或是不小心蒸发他可能会陷入生无可恋的状态,真的。

  敲打几下键盘用快捷键完成存档,不忘再将档案打开检查,确认无误后舒缓绷紧的神经打了个大哈欠,睡眼耸耸的山姥切头上的呆毛晃了晃,似乎对自己今天的进度感到满意,敲了几下键盘关机。

  ‘收拾完后去洗脸刷牙,睡前记得关灯,冷气温度不要调太低,被被要包好包满,小心感冒,乖。’老妈子式的叮咛从脑海中浮现,不由得感到无奈,他已经不是小孩子啦,这点小事他还是很清楚的。

  完全可以想像自己的兄弟站在电脑桌前一边念一边动手整理桌面的场景,虽然那个声音听起来并不像兄弟清脆活泼的声音,不过此时脑袋昏沉的山姥切并没有想这么多,只想赶快回去休息而已。

  门外的脚步声渐渐靠近,他辨认出是室友那像是老年人的脚步声因此不太在意,此时的山姥切还在找著书签收拾桌面,恍惚间看见书籍上出现‘山姥切’的字样。

 

  作为这次作业的参考书籍,他很清楚这本书里绝对没有出现山姥切这样的词过,三个字拆开来或许有,但他非常明确的肯定这本书里绝对没有连在一起山姥切三个字。

  有点昏沉的脑袋逐渐变得清晰,脑中开始回放当时在翻这本书时的过程,一字一行清清楚楚的文字从脑海流泄出来,他很清楚这里面根本没有山姥切这三个字,但一闭上眼他的名字却又深深烙印在记忆之中——这本书里到处都是他的名字。

  嘶——事情似乎变得有些怪异,喉结上下滑动,喉咙深处有些发干。

  山姥切不想多想,跟作业奋战了一整天,他已经够累了,再出这一桩他的身体撑不下去,可本能的危机反应迫使他无法不去想,纵使他多想直接倒下去睡觉。

 

  “山姥切?”室友三日月温和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伴随三下敲门声“我可以进去吗?”山姥切甩甩头想把刚刚怪异的现象甩出脑袋,等心情平复后应门“有什么事吗?”

  三日月站在门前,穿着长袖睡衣,怀里抱着一个保温瓶,估计是睡到一半爬起来的,头发东翘西翘好像还没睡醒。

  “你在赶作业的时候,堀川拿过来的,不过被我忘记又睡了一觉,因此现在才拿给你。”憨憨的笑着说到,眼睛眯成一条线,头歪歪的……“喂喂不要站着睡着啊!三日月!”

  三日月作为一枚公认的心智年龄是老人家的人,常常做出一些脱序的行为,令人哭笑不得,身为室友的山姥切常常需要花点心神去照顾这位脱序的老人家,俨然成为三日月的看护,据本人的说法是免得一不小心室友就莫名其妙的死在半路上很骇人的!

 

  “三日月你好重!不要睡觉!起来!”

  “哈哈哈……”

  “别笑了!快点!还有几步路,回你房间去睡!、哇啊!”

  “哈……呼……”

  “竟然睡着了……喂!给我起来!不要压在我身上!三日月!三日月!”


 

  一番折腾后,山姥切抱着兄弟的保温瓶回到房间,顿时觉得身体更沉重了。

  趴在床上几十秒后发现睡不着后山姥切坐起身,将目光转向桌上的保温瓶,会在晚上送来的东西,应该是比较好入眠的饮料吧?

  扭开瓶盖,淡淡的苹果香混着蜂蜜的香甜从里面飘出来,被折腾得有点惨的山姥切顿时感到松了一口气,不愧是兄弟阿。

  而当他准备一口干时‘不要喝。’一道分辨不出是谁的声音在脑中炸开来,炸得他眼前一片白,赶忙放下保温瓶免得洒的满地都是。

  “甚么鬼啊……?”为什么不要喝?兄弟给的东西,品质有把关,不可能会有甚么奇怪的东西参杂在里面吧。

  ‘不要喝!’那声音变得更大声了,吼得他差点摔到,是怎样?!

 

  他撑在床铺上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山姥切自认脾气不算太好,但只要没踩到他底线他还不会大发雷霆,再者真的吼出声可能会吵到邻居,虽然他记得这处的隔音设备做得很好,但如果真是如此到时被骂的可不只他还包含在美梦中的三日月了。

  ‘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不要喝……’

  “够了!到底是怎样?说清楚啊!”头痛欲裂更助燃了他的火气,眼前一片混乱,色块破碎成一块块不规则的小碎片,混成一团刺痛他的双眼,身体不受控制的瘫在地上,过了好一会才粗喘着回复意识。


 

  〔叮咚。〕清脆门铃声响起,听在山姥切的耳里甚是刺耳。

  估计是他刚刚的怒吼声吵到邻居了,门口站的应该是来投诉的人吧,若是平常山姥切肯定是皮皮锉怕的不得了硬着头皮努力向对方道歉,兄弟说过只要诚心诚意的道歉对方还是会原谅你的,而这大概也是对的,山姥切道歉时一直都很顺利,没有特别被刁难也没有冷嘲热讽大声嚷嚷什么的,把话说开后就自然而然的和好了。

  虽然山姥切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道歉时总是特别顺利、顺利到令人害怕的程度,但这跟现在暴怒的山姥切一点关系都谈不上。

  〔叮咚~〕现在的山姥切只有想把那个按门铃拖去宰了的想法。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尤其现在那个按门铃的人似乎不知好死的把他家的门铃当游戏机狂敲。

  山姥切连去厨房拿菜刀的欲望都出现了。

  最终还是忍下杀意走到门前,用门上的猫眼看一下门板对面是什么人,大半夜不睡觉在这里玩他家门铃干什么。

 

  不看还好,一看吓一跳。

  猫眼的对面——空无一人,仅有叮咚叮咚的声音不间断从喇叭传来,山姥切饱受摧残的精神终于撑不住了,捏紧胸口的布料浑身颤抖,双腿无法支撑身体颓然倒下,够了、真是够了。

  靠着墙壁双手环绕膝盖缩成一个球,山姥切无声啜泣,不知过了多久,连门铃声都停止了好一阵子,哭累了昏睡又醒来的山姥切用手背擦了擦眼角的液体,墙上的时钟显示是在三点多,抱膝睡觉的姿势并不是很好,一觉醒来身体反而更疲惫了。

  ‘山姥切?’语尾拉高的音调使他神经一紧,但他很快地辨认出声音的主人是谁‘你还好吗?’这次的声音是从喇叭传来的,他连忙爬起身冲到门前的猫眼确认,印入眼帘的是一名一身白的人,在暗色调的走廊中很是显眼。

  “鹤丸?”声音有点颤抖,他甚至没办法好好的开锁,费了一点工夫才将门打开,像是找到救命的绳索似的扑在鹤丸身上“呜啊吓到我了,你没事吧山姥切?”山姥切说不出半句话,只是靠在他的身上轻轻颤抖啜泣“你好像有点惨啊……好了,没事了,我们先进去好不好?”鹤丸很快地察觉到他的精神状况,拍拍他的背安慰,一下一下,稳定而让他安心的频率。

  山姥切点点头,幅度很小但足以让鹤丸知道“那么打扰了。”一手穿过膝窝、另一手扶着他的后背,打横抱起他,动作很温柔,山姥切在他怀中找了一个舒适的位置便又睡去了。

  以至于没有听见鹤丸道歉的“对不起。”,饱含着歉意以及担心。


 

  山姥切再次醒来时是中午了,还好鹤丸叫醒他否则他可能会一路睡到晚餐,如果排除他是用极为夸张的唱歌剧形式叫醒他的话。

  三人的午餐十分和谐,没有打架也没有吵架,和上一句相同如果排除鹤丸继续唱歌剧,而且三日月也加进来一起唱,还硬把他拉进来一起唱的话还演了一出诡异的三人洒狗血八点档戏码之外,这是一顿和谐的午餐。

  嗯,和谐的午餐,山姥切一度是眼神死的姿态。

  山姥切并没有将昨天他遇到的是全部告诉他们两个,一是看他们演得很开心不想打断他们,二是觉得告诉这两个似乎也不太有帮助,一个惊吓成瘾一个老年痴呆感觉只会惹出很多麻烦,为了自己的胃着想他决定先向惊吓成瘾的那位隐瞒全部实情。

  废话他不想半夜被惊吓成瘾的那位抓出去,说要亲眼见证奇迹还怎样的,他想睡觉请让他睡觉谢谢。

 

  他只问了三日月昨天有没有被他吵醒。

  昨天他的吼声、以及后来的门铃声,制造了那么多噪音三日月应该睡不安稳吧。

  但出乎意料之外的,三日月回答没有,看着他的眼神有点奇怪。

  三日月说“这间公寓的隔音很好。”又补充一句“不管做什么应该都是听不到的。”

  因为三日月看他的眼神有点不太对劲,形容不出来,令他心里觉得有点怪怪,于是他说了句“没吵醒你就好。”后草草结束话题。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兄弟的保温瓶还放在桌上,锁得紧紧的,看不出跟之前有任何差别。

  他扭开瓶盖嗅了嗅,味道好像没变太多“山姥切那是?”鹤丸从他身后冒出来,盯着他手上的保温瓶瞧“兄弟昨天给我的,因为一些原因……没有喝掉。”

  “唉唉~”鹤丸凑近瓶口嗅了嗅“从昨天放到现在阿……虽然有点可惜,但放这么久可能有点坏掉了吧,而且你看。”伸出一根手指指向书桌旁的窗户,阳光从窗户穿过照在书桌上“被晒了一个早上,就算是保温瓶也加温了吧?”

  鹤丸说的对,手上的保温瓶温度确实有点烫,至于里面的东西有没有坏掉……

  “还是不要喝比较好吧。”

  鹤丸难得诚恳的对他说道。

 

  山姥切背脊有点发寒。

  “你想想看嘛要是你喝下去拉肚子了被你那兄弟知道肯定会很自责啊,你兄弟是希望你好好休息好好睡不要搞坏身体,如果你拉肚子了不就背离他们的意思了,你不是不想让兄弟担心吗?那就顾好身体不要吃坏肚子让他们担心嘛,还有、”鹤丸接着劈哩啪啦地说了一长段话,还是山姥切用手捂住他的嘴巴才停止他的长篇大论。

  “好了好了,我不喝啦。”叹了一口气答应他,鹤丸马上呵呵呵的笑起来。

  这应该是他的错觉吧……肯定是错觉。

  只是碰到了奇怪的事情不要这么紧张兮兮的,疑神疑鬼的,兄弟有说过没有什么事情是物理不能解决的!下次碰到就往那个恶作剧的人脸上狠狠揍一拳吧!

  暗自下了决定的山姥切没有注意到旁边的鹤丸被他的气场吓了一跳,看着他欲言又止。

 

  把兄弟做的饮料倒掉时又碰上了三日月“要倒掉啊?”简单叙述一下缘由,因为感觉被晒了一个上午可能坏掉了,虽然自己一口也没喝到……“哈哈哈,真可惜啊。”

  “你兄弟刚送来的时候其实我有偷喝一口,因为那时你还在跟作业搏斗,我叫你时似乎都没听到。”有些不好意思地搔搔脸颊,三日月憨憨笑着说“真的很好喝喔~”

  山姥切突然有股冲动要把手上这个倒到一半的保温瓶往三日月脸上砸过去,不过还是忍了下来。

  一番喧哗后,终于把饮料倒完了,闻着香味总觉得心中在淌血,真的好香啊——

  “还真可惜啊。”

  三日月幽幽地说道。



 

  |★☆《完》☆★|

 

  太久没有写文,手有点生,希望还看得懂♥(´∀` )人

  没想到一个下午家晚上就飙得出一篇文呢哼哈哈看来手速还是一样烂呢!(喂

  如果可以的话,就给一点评价吧,问题也可以,太久没写文了感觉表达不清楚啊!ヽ(・×・´)ゞ

评论(11)
热度(72)
©霧潯
Powered by LOFTER